和政治教师的简短对话

【明慧网2004年12月22日】本学期有一位毕业不久的政治教师下课时经常和我在同一个办公室休息,看着眼前这位年轻的政治教师,我便想起了学生时代和教师生涯中所接触的许许多多的政治教师,想起了他们所说的话。我感到他们是最大的受害者,此时我便起了怜悯之心。

我说:“教政治的真不容易啊,有时你们不得不紧跟形势。譬如,文化大革命时期,你们必须紧跟形势,在课堂上讲刘少奇的坏话,后来刘少奇平反了,你们又必须紧跟形势,在课堂上讲刘少奇的好话,这些出尔反尔的话刚好被同一个人听到了,结果人们就因此贬低政治老师。有些话不是你们要讲的,可是你们又讲了,言不由衷,这就是你们的难处了。”

他说:“是啊,三个代表不是我要讲的,可是我还是在课堂讲了。不过我认为讲一点唯物辩证法还是很有意义的。”

于是后来见面的时候我便又和他聊天,这时刚好我看了网上发表的《九评共产党》,我受到很大的震动,想和这位政治教师交流一下。

我说:“现在网上有很多人认为我们中国还是不要搞马克思的那一套好,你的观点呢?”

他说:“是的,这个问题一直有争论,不过马克思哲学还是应该学的。”

我便向他列举了列宁、斯大林残杀无辜人民的事实,以此说明马克思对人类的祸害。我说:“在战争时期宣扬斗争学说还可以理解,可是在和平时期还宣扬斗争学说,就是不理性的表现。”

他说:“这是领袖没有学好马克思主义的表现,马克思说,主观必须符合客观。马克思的学说还是符合科学的,马克思认为主观必须符合客观,神是不存在的。”

我说:“如果一件事情你已经做过了,你就说做过;一支笔在你的眼前,你就说是一支笔;一个人站在你的眼前,你就说是一个人,如此主张主观必须符合客观,这当然没有错。可是马克思的主观必须符合客观不可避免的出现了错误。

“譬如说,在显微镜出现以前,我们人的肉眼看不到微观生命的存在,因为看不到就不承认它的存在,这不是错误的吗?又譬如说,遥远的宇宙空间的星球,如果我们没有那样的望远镜,我们就看不到它,难道我们就可以否定它的存在吗?

“所以,马克思的‘客观’实质上是看得到的就相信,看不到的就不相信。人的肉眼看不到神,难道就可以否定神的存在吗?二千多年前没有现代的通信工具,人们不可能约定说同一个谎言,所以我们从二千多年前各个民族关于神的描述就可以知道神的存在。”

他不能够回答我的问题,正好上课铃响了,我们一起到教室上课。

从这位政治教师的身上,就可以看出他所受的毒害之深,一方面他们必须作为××党的传声筒,中国历次政治运动中所出现的歪理邪说都通过他们的口灌输给学生,由于各级的考试必须考这些东西,他们又强迫学生去背诵,让毒物進一步祸害学生。学生为了应付考试,并不是真正相信这些东西,很多学生就坦言,不相信马克思的那一套,不相信××党的那一套。

可是,学生的抗毒能力毕竟是有限的,学生中出现的各种无神论的观点,其实大多源于各个年级的政治老师的灌输。在江××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中,政治教师更是起到了助纣为虐的作用。学生所听到的各种各样的谎言大多源于各年级的政治老师。

我们在讲真象时可别忘了政治教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