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杀人放火置之不理,迫害法轮功学员却肆无忌惮

从重庆大爆炸案谈起


【明慧网2004年12月23日】

* 恐怖组织成员,因恐惧而暴毙

重庆市铜梁县公安局一科科长陈明海,兼任国安大队科长和县610恐怖组织成员,是铜梁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之一。11月18日上午10时左右,一妇女谭某去公安局焦急而又恐惧的向陈明海反映说:其夫要杀她,她家里已安有炸药雷管,要求陈立即制止等。而陈置之不理。谭某回家后很快被其夫袁代中杀死在床,并被肢解尸体。而后袁用摩托车驮着炸药冲進铜梁县巴川镇洗马村四社一麻将馆内,立即以自杀方式(15时50分)引爆炸药,现场人员立即倒入血泊之中(其中包括一个一岁的婴儿),有的肢体飞溅,有的头被炸掉在地上又滚又跳。爆炸的冲击波夹杂着碎玻璃、铁片已伤及公路上的行人。这就是震惊中外的重庆铜梁爆炸案。爆炸造成14人死亡(包括凶手本人),29人伤。

案件发生后,铜梁县领导、公安局、刑警、治安、消防相继赶到。恶人陈明海看到现场手脚发抖,面如土色,非常害怕,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的嚣张气焰没有了。次日陈明海心肌梗塞而死,现年49岁。也有人说他是畏罪自杀,因为此次爆炸,袁代中是凶手,陈明海渎职,难逃罪责。真是恶有恶报。

陈明海紧随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犯下累累罪行。他带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100多人次,非法送劳教16人,劳改2人,迫害死荣昌县副县长张方良和铜梁安居粮站学员龙刚(女,30多岁)以及一名学员的家人。他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近100人。他给法轮功学员挂黑牌在铜梁巴川镇、安居镇游街。它非法抄家,收缴大法书籍、讲法录音、录像带等1000余件,并敲诈钱财数万元。常常穿便衣非法跟踪、监控法轮功学员。当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象,谈到善恶有报是天理时,他不但不听,反而说:“我抓了你们那么多法轮功,我的身体照样很好,我也没有什么病。”

恶人在行恶的时候感觉自己被撑得很大,很了不起:有人撑腰,有人给钱,手中还有权;打死打伤法轮功学员还有功,谁也奈何不了,因此不可一世。其实当报应来时,啥也不是,瞬间便没命了。

*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

其实江氏集团只是在利用陈明海为其卖命而已,不会给他任何未来,只是利用纳税人的钱哄哄他而已,陈自己在临死前也感受到了这点,要不为什么这么恐惧呢?其实江××脑子里根本不知道有陈明海这样一个走卒在自愿为其卖命。现在爆炸案闹大了,震惊中外了,江泽民集团为了让百姓的愤怒不指向它,江的邪恶帮凶罗干、周永康同样会把陈明海处决的,不会保护它。陈明海自己去死了,罗干、周永康高兴还来不及,凶手和纵容凶手的警察都死了,它处理起爆炸案来不就更省事吗?工具嘛,能用时就用,不能用时就扔。为江氏集团卖命的多可悲呀!其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铜梁县公安局局长陈文的恶报早就给陈明海敲了警钟,只是他太执迷不悟,从而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铜梁县公安局局长陈文是铜梁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陈明海则紧随其后。7-20以来,在陈文的层层布置下,铜梁县成立了“专门处治法轮功”专案小组,由县至各乡、镇,多次布置公安、联防等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抓人、骂人、打人、送劳教、判刑,无恶不作。2000年3月,陈文和陈明海对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来的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无端打骂、滥施酷刑。陈文把学员反铐(所谓的“苏秦背剑”),抓着手铐将法轮功学员提起来,然后摔下来再用脚踩手铐,雪亮的手铐立即被陷進肉里,现手脚仍然还有伤痕。陈指使5、6个恶徒用手指粗的钢筋猛抽法轮功学员脚杆,肉立即变黑色,肿起很高。陈还指使几个彪形大汉轮番的用拳头猛击法轮功学员头部,打耳光,直至打累才放手,还用脚猛踩她们,并且大骂污言秽语。这些被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后来被送拘留所非法关押,被敲诈钱财。3月5日恶警将县人大代表、法轮功学员李正美骗至县公安局拘留所无故关押1个月,先后无故将辖区内15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劳教。

陈文作恶多端,天理不容。报应来时快如电,半年后,2000年9月16日,恶警陈文带其妻及妻弟(舅子),共三人,开着“皇冠”车出去,陈文把小车开進停在路边的一大车轮子下,三人当场死亡,遭了恶报。剩下一个可怜的小女儿,将受凄凉之苦。江泽民给陈文的那点沾满善良者鲜血的钱能换回三人的命吗?能抹去小女儿一生的痛苦吗?愚蠢啊!那些还在继续行恶的恶人应该清醒了,迫害大法不但会把你们自己送上绝路,说不定还搭上妻儿老小的性命,不要再做江的陪葬品。无权钱少都可以,健康平安是第一。奉劝恶人的亲人一定要阻止家人行恶,既是挽救他们,也是给自己开创美好的未来。

* 江氏集团对百姓的死活不管,迫害法轮功耗费巨款

此次爆炸案件发生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帮凶罗干、周永康亲自打电话给铜梁:不准上网,不准上访,下面和上面要保持一致的态度,指定记者采访,对遇难者的家属压低救济经费,由民政局开支等。

大陆当局是最善于给自己涂脂抹粉,歌功颂德的。重庆晚报称18日下午发生爆炸,19日下午就核实全部身份,20日(即24小时)善后工作便全部完成,可谓神速。那么是怎样完成的呢?晚报称“死者所在地的乡镇和铜梁县民政局已经全力开展对死者家属劳动力情况、经济状况的调查核实,对符合城镇低保和民政救济的,将迅速落实相关政策,使死者家属的基本生活得到保障。”并没有谈到是否赔偿、死者家属何时得到赔偿的问题,更是隐瞒了这次事故的相关责任人陈明海等渎职犯罪者。

事实上,死难者家属非常悲痛(他们还不知道爆炸是由陈明海的渎职造成),对善后处理非常不服,当局采取高压的手段,越有意见的家属越少给经费。从晚报上也可以看出来。什么是“符合城镇低保”的呢?首先死者家属必须是城镇户口,其次家庭生活必须非常困难。凭很多吃低保人的经验,只具备这两个条件还不过硬,得有关系,有后门才是硬道理。所以到底有多少死者家属能拿到低保还难说,况且申请低保是有时限的,一般是一年,满了又得申请,那就不一定又能评上。即便拿到低保,“死者家属基本生活得到保障”了吗?低保是有级别的,低的每月四五十元,高的一百三四十元。有的死者是家庭经济的主要来源,这几十、一百来元钱能使受难者家属基本生活得到保障吗?江氏集团养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陈文、陈明海等,每月给其工资上千元,加上杂费,一年领取几万元(敲诈勒索、收礼受贿的没算在内),一月的收入便可以把一个低保家属养活一年,一年的收入便可把一个低保家属养活十几年甚至几十年。这种差别太大了吧?江氏集团拿百姓的血汗钱迫害法轮功,干着祸国殃民的坏事,而对老百姓的死活不管。

江泽民盗用国民经济总收入的四分之一(足以解决所有下岗职工的生活困难)迫害法轮功,光维持天安门广场的镇压,每天就耗资上百万元。就铜梁而言,咱们来做个简单的统计,耗资也是非常惊人。县公安局国安大队和县610办公室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两个邪恶机构的恶人至少10人;各个乡镇派出所、镇政府、也都有人参与迫害,就算15人吧(其实不止);还有检察院、法院、看守所、拘留所、宣传部也有人参与,也算15人吧;还有街道居委会、法轮功学员单位领导等也在参与,就算10人吧,合起来就是50人(其实远远不止,陈明海严刑逼供上访回来的法轮功学员,一次就带了20名刑警去),江泽民拿着纳税人的钱给他们发工资,平均每人每月1000多元,50人每月就是5万多元,一年就是60多万元,这是他们揣進腰包的。江氏还给他们配备轿车、电脑、空调、监测装置等各种现代化设备,耗资不低于30万。为了维持他们的邪恶运转,搞了很多邪恶的活动(如绑架、办洗脑班、非法关押、搞邪恶的宣传、开会整人、出差接受邪恶的指令、过节发津贴搞吃喝等等等等),这些耗资不会低于他们的工资收入,每年至少也是60万元。各项加起来,铜梁县从上到下迫害法轮功这一整套机制的运转,每年至少耗资150万元。这些钱等于农民2000亩水稻的总收入,这得花多少劳力啊。江氏集团拿着老百姓的血汗钱,干着迫害百姓的恶毒的事。

* 公安与公害

铜梁爆炸由迫害法轮功的警察陈明海玩忽职守引起,造成14个无辜生命死无完尸,肢体飞溅,其中包括1岁的婴儿。事也凑巧,爆炸案发生一个月前,万州也由警察的恶行引发6万民众怒围政府,当局武装镇压。10月18日,万州一挑夫因不小心弄脏一女子的衣服,其男伴胡宗权(自称国土局副局长)便打断挑夫的腿,并扬言打死了拿20万元买命,群众愤怒,叫来110巡警。结果110警察一下车就与胡宗权握手,并立即放走凶手胡宗权,留下挑夫。另几个挑夫因说公道话,被当场诬陷为小偷并被推上警车。群众愤怒了,约5、6万民众围住政府大楼,要求给挑夫一个说法。老百姓说:“你们说法轮功中南海上访是有人组织的,这次总没人组织吧。”结果没等到说法,等到的是用催泪弹和橡胶子弹的镇压,造成200多人被拘捕(其中包括中学生)。据可靠消息,事后万州公安局内部开会又欲栽赃到法轮功头上。

有百姓说:公安变成公害;以前的土匪在荒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公安中确实也有一些好人,但老百姓的传言也决不是空穴来风。特别是那些自愿充当江戏子的陪葬品、迫害法轮功的恶警造成了多少善良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抄家、酷刑折磨、迫害致死、致残……中原大地陷入白色恐怖之中。“焦点访谈”造假,处处栽赃法轮功,大肆渲染血腥的场面,装出一副珍爱生命的伪善面孔,挑起不明真象的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而对象袁代中这样真正的行凶、杀人放火却置之不理。江利用电视报纸等進行造谣欺骗,煽动仇恨,使多少民众被蒙蔽,甚至仇视大法,致使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更加肆无忌惮。万州事件和铜梁爆炸足以使民众惊醒,江氏集团对善良百姓从来就没讲过什么人权和法律,从来没把善良百姓的死活放在眼里;恰恰相反,它就是屠杀善良百姓的真正元凶。而且还在不断的“培养”出魔鬼化的警察,对百姓充满仇恨的警察,敢于残酷迫害千千万万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这样伤天害理的警察。屠杀自己善良百姓、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狠毒、邪恶的人(诸如陈文、陈明海等)却受到邪恶江泽民的奖励。邪恶之徒的本性不会自我改变,今天它迫害法轮功时,老百姓麻木,不抵制,不能说句公道话,就会助长邪恶的嚣张气焰,明天它对其他百姓也会这样,因为它就是毒,它就是邪。万州事件和铜梁爆炸正好证实了这一点。老百姓说:江折(泽)民,就是折磨人民。

请世人不要再麻木,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不要再相信江氏集团的谎言,快快了解真象,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对所有人的迫害。我们必须制止这场迫害。只要说句公道话,就是在反迫害,人人反迫害,邪恶就会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