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美术展艺术家们的故事(图)


【明慧网2004年12月23日】2004年12月16日至19日,在麻省理工学院沃佳纪念堂(Walker Memorial)举行的“真善忍”美展上,三位艺术家,法轮功学员陈肖平女士、汪卫星女士和樊弘女士特意从加拿大与纽约赶来,参加与观众的对谈,并现场导览,介绍自己的创作体悟。


莲心:油画  40 in × 39.5 in

◇ 陈肖平

陈肖平女士有五、六幅作品参与展出。《莲心》的创意,缘自2003年她与几千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华盛顿林肯纪念碑下烛光夜悼时的感动,当时她在夜色中手捧莲灯,泪流不止。想到受迫害而死的同修,不免悲从中来,但她在作品中表现的更多的不是悲伤,而是亮色与希望:如果世界上的每个人都能知道了真象,都能在心中手中点一盏莲灯,那迫害马上就会停止。

《天人合一》是来自她心中最美好的一段记忆,她初学法轮功,习炼打坐,是在一个小岛,之后就常去海边炼功,那种人与自然、海天浑然一体的感受,美妙而真实,所以,她就用画笔将之记录了下来。

“小时候的我最喜欢画仙女,长大后临摹了很多白描和敦煌壁画中的神仙。六岁时,当中学老师的父亲常带我去美术老师家玩。一次看了老师的水墨画,回家我也画了一张丝瓜小鸡,这画入选了地区的美展。父亲看我画画方面有天分,书画同源,于是十岁那年,我又成了著名颜体老书法家沈觐寿的学生,此后书艺大增,获得了书法比赛中的许多奖项。

十五岁师从福建著名山水花鸟画家,学了四年传统山水画,临摹了大量古今山水画作品,后来又在师大艺术系学习素描。

带着对艺术的理想和对老师、好友的眷念,我来到了生活中第二个故乡:远离夏威夷的美属热带小岛——塞班岛,幻想找到艺术的天堂。我在那里唯一的大学里学习水彩陶艺、艺术史,并拥有自己的画室、画廊。我深深着迷那散发着原始热带风情的海岛,我倾心描绘那些充满了纯朴的土著人。从装饰画到写实风情画,我渐渐受到当地政府及艺术界的肯定,98年获总督颁发的杰出艺术奖,成为第一位获此奖的中国人。1999年到2002年举办了三次个人画展,作品被夏威夷银行、市政府、旅游局及各界爱好者收藏。分部设在太平洋的VERIZON公司选用我的作品为电话卡封面、挂历及黄页封面。5所学校邀请我为客座老师,还被请去艺术节画肖像、去免税店画游客……成了当地很成功的一个画家。

99年5月始我修炼法轮功。也许是缘份,那天在朋友家吃饭,电视上李老师正在打手印,老师那祥和的神态和优美的动作深深打动了我。我惊呼起来:这不是佛的动作吗?太美了!这就是我要的。读完《转法轮》一书,我觉得太好了,人就应该是那样的,要是所有的人都来学法轮大法,那该多美好啊!

第一天学功,我就又拉又吐,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也是个考验。长期的慢性胃炎、严重的痛经在炼功后不久都一扫而光。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开心,身体越来越棒,画也越来越潇洒自如。原本在父母面前耍大小姐脾气、常常不顾别人感受、自以为是的我,如果不是炼了法轮功,一定觉得自己是个很不错的人,遇到问题总是认为都是别人的错。修炼以后学会了向内找,看自己的不足,以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在生活中越来越注意为别人着想。过去我的目地是做个好画家,修炼后知道人活着不是为了这些,还有更美好、更值得追求的东西。我渐渐体会到一种深沉的力量,它让我真正明白的活着,活得更健康、更踏实。

近年本应全心投入艺术事业,但不断传出对法轮功残酷迫害的消息,让我一次次泪流如注,我无法静心坐下画画。2001年10月我加入了横跨加拿大的步行营救法轮功学员活动,从温哥华到卡尔加里,一行人在寒冷的雨雪中背着标语牌,翻山越岭走了一个月,向沿途各地政府及媒体发出呼吁,为停止这场迫害而努力。

这期间我对艺术和人生有了更多体会,想想敦煌的莫高窟艺术为何为世人景仰,无论从规模或所耗的时间看,都体现了人对神佛境界的无限向往。我以前画中国山水,山水本来就很追求意境,不单单是技法的追求,有一种境界的追求。只有淡化物欲、净化心灵才能达到很高的境界。过去常被购画者所左右,只看重外在的美,现在我更着重认识事物内在本质的美,这种美激发人们向往美好的天性而产生共鸣。幸福来自舍弃,而不是得到,艺术来自真诚的生活,又高于生活。我的心放下来以后,心态非常平和,人也越来越潇洒。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心态一改变,我画的东西跟着就净化了。修炼后我对美好事物的观察、感受和艺术理解升华到一个全新的境界,我又有了艺术创作的新源泉。”


艺术家陈肖平女士与她的展出画作《天人合一》

艺术家陈肖平女士与她的展出画作《誓约》

◇ 樊弘

樊弘女士的两幅画是在丝娟上创作的,结合了传统的中国工笔画与西洋的亮色彩,反复着色数十次方成。每幅画都历时数月完成,而且落笔着色不能有任何错失,否则就得全部重新来过。画里表现的基本是她本人在中国身受的迫害,其间鲜见怨恨与哀伤,反之,慈悲劝善与因果报应之意跃然之上。

她原来有一个幸福、美好的家庭,有丈夫、有一个女儿,她是一位服装设计师,曾在广州美院国画系进修人物专业,获得研究生学位。97年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每天早晨到黄花岗公园参加集体晨炼,然后去上班。可是99年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她的全部正常生活被打乱,丈夫被迫与她离了婚,自此也停止了她的艺术生活。

她不理解,不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这么一个好的功法居然被镇压!

于是她毅然决然的到了天安门举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因此被抓到了北京昌平公安13处,在狱中受到诸多的折磨。先是把她的衣服扒光躺在地上让犯人在她身上踩来踩去,直至昏死过去;用绳子把她捆在床上给她灌食,在灌食时,她以顽强的毅力,忍受着痛苦,背诵着《论语》,灌食者不可思议,也很震动,说:“你这么个弱小女子,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毅力,有这么大的胆量,还背法?”她说:“这也许是我见到你们的唯一机会了,我要告诉你们大法好,你们不要做错事”,因此,在她的感召下,有些警察和犯人表示,今后要善待所有的大法弟子,事实上他们真是这样做了。

在狱中,不管是在北京公安13处还是广州东山拘留所她都坚持打坐炼功,在打坐时她完全忘记了那黑暗污浊的牢笼,以及那打人的人的丑恶、狰狞的面孔,看到那殊胜、美好的另外空间(正如她画面里展现的),她说这美好、这殊胜使她能坦然面对一切邪恶。在最危难的时刻,她没有想死、没有怕的念头,她相信她一定能冲出这黑暗的牢笼,重见光明。

2001年她来到了美国,她在网上经常看到她的朋友被迫害死去的消息,她又联想起了她在狱中所受的折磨,决定重操画笔,把自己真实的经历和感受画出来,让更多的世人明白真象。

通过创作,她更增强了自信,她说她经历了这么一场劫难,同时也在狱中看到了那么多的法轮功学员不屈不挠的精神,这些动人的场面经常在她的脑海里翻腾,因此越发激起了她的创作源泉。

生活为她的艺术的升华提供了非常高尚的境界,所以在画法上也促使她对中国人物画的技法又有了新的要求和突破,她把西画的写实、光线、人体准确的比例关系以及色彩的运用都结合到中国的人物工笔画中来,给观画者以全新的艺术感受,心灵的净化。


艺术家樊弘女士和她的两幅展出工笔画

◇ 汪卫星

汪卫星女士说虽然她没有象樊弘或其他人那样在中国亲历迫害,但作为一个艺术家,那种人道的关怀和感同身受却一点也未曾稍减。《我要爸爸》是基于戴志珍一家的真实故事,当爸爸被迫害致死时,她刻意表现的是孩子的眼神,那种不解、哀怨但又希望有一天爸爸能回到身边的天真盼望。破碎的墙,破碎的家庭;天真的孩子,已经不得不过早感受人世的最苦。

“不管是艺术还是生活我都希望完美,但是一次次追求给我的回答不是完美而是破碎。修炼法轮功后,我的观念变了,因为我的思想和身体发生了质的变化,我所观察的物象也跟着我的观念的转变发生了改变,以前对印象派的东西很是推崇,去年有机会到了巴黎,有机会在罗浮宫临摹写生半年,我重新审视了罗浮宫的每一幅画,真真地感觉到了画像中神的庄严、圆容,质地的细腻,层次的丰富,那种完美是任何一个人像都无法比拟的;而在奥塞宫展出的印象派的东西是无法与罗浮宫的传统画作相比的。修炼使我的身心净化,也使我在艺术上有了新的突破”。


艺术家汪卫星女士和她的展出作品《我要爸爸》

◇ 结束语

此次画展展出的作品,绝大部分是水彩画和油画,其共同的特点是作者都是修炼人,每幅作品是按照传统的写实的手法,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用自己的心画出来的,既具有时代气息,在画法上又体现了西画的艺术魅力。

艺术离不开生活,离不开人们对道德观念的再认识,只有道德的回升,才能清除艺术中的垃圾,还给人类一个更加美好纯真的艺术世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