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对恶党的态度与对大法的态度是相互关联的


【明慧网2004年12月23日】目前部分同修好象有这样一种认识,即把“世人对某某党的态度”与“世人对大法的态度”分开来看。

到了今天,无论是由于害怕恶党,还是追求自身利益、心理需要,或被欺骗宣传蒙蔽,一些人仍声称某某党是好的。这样的人,无论你告诉他多少真象,他对大法的态度实际上是怎样的呢?

以大法弟子的亲身的经历为例。

有位大陆学员说,我的几个近亲都是党员,没迫害前虽然他们不修炼,但通过见证我们修炼人的言行,他们对大法多多少少有了解,内心是不反对的。迫害开始后,由于没能否定旧势力安排(这是修炼水平的问题,而不是该不该坚持修炼的问题),我被非法劫持了好几年时间。其间,他们虽然心疼我,但每次见面,却都是完全站在恶党一面说话,甚至多次对师父不敬。

这位同修说,回来后,我一面归正自己,一面利用适当的时机讲一些真象。但感觉到无论在真象上讲了多少,好象他们最终都是被一个东西障碍着,那就是,政府不允许,你还要信还要炼,这就是跟政府、跟党对着干,没有好结果。——他们固守着这个东西,所以并不是真的反对迫害,也不愿意接受大法真象。

在讲真象中有这样类似经历的学员不在少数。

还有的常人不是党员,甚至他们内心都反感某某党的种种做法,但由于受某某党长期灌输无神论、共产党的利益高于一切等反宇宙的东西,也不能对大法生起正念。

例如,某大法弟子有个同学,尽管知道了许多真象,但他至今仍然说:“你们就是与政府对着干,如果我是江某某,我也会镇压……。”——完全站在恶党灌输的那一套思维模式里看问题了,而人类本来应该是站在辨别善恶的基点上认识事物的。一个腐败透顶、在迫害大法弟子中坏事做绝的恶党,怎么能成为判断一切的标准呢?这不是善恶不分了吗?

正法走到了今天,我们想一想,当初某某党选择了与大法对立,今天以至于今后,它还有没有可能从大法的对立面上走回来呢?被其欺骗的很多党员还有机会,但恶党本身它是至死也走不回来了。——这个旧势力安排来迫害大法的工具、这个邪恶的生命(在低层空间表现形式是红色恶龙)虽然在宇宙中已经被销毁了,但其残魂不散,在世间的表现就是某某党的形式还在起作用,死不悔改的干着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事。这样的邪恶幽魂,新宇宙中是没有其立足之地的。

世人对恶党的态度与对大法的态度是相互关联的,所以说,正法到了这一步,对某某党的认识就成了许多人能否得救的严重障碍。

如果某某党不来迫害大法,世人对它无论是什么态度也就无所谓了;但是某某党自己选择了走向大法的对立面,并且把“迫害有理”的流氓逻辑灌输给民众:法轮功不听党的,他们就是在跟党对着干,党就是要打击。那么,被它胁迫的人想保持中立,可能吗?开句玩笑,如果有党员敢于公开讲“党是好的,大法也是好的”,他也会被认为是反党的,因为他在法轮功问题上不能“和党保持一致”,而该恶党把法轮功定为自己的第一敌人。

切不说该党把法轮功定为第一敌人有多么的荒唐,单从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角度说,私下里讲两边都好的人,是他们真实心性的反映吗?他们是不是出于情面、或不想失去大法弟子能给予的东西而讲呢——常人是会耍滑头的。这样的人能安全進入历史的下一步吗?在他心底深处,如果他真的认为大法好,那他怎么会认为迫害大法的东西也是好的呢?不自相矛盾吗?公然迫害好人的,不邪恶吗?一个本质是善良无私、“为人民服务”的政党,是不可能这样残酷的迫害追求“真善忍”的人民大众的。而且,无论是个人还是政党,所有对大法犯罪的,都有天理在等着呢,能没有报应和后果吗?坚持迫害的,那个后果是什么呢?

正法到了这一步,修炼人应该都能看清楚了,是某某党因为迫害法轮功而消灭了自己,大法弟子现在只是在最后恶党阴魂不散的时候,把恶党本质这个真象讲出来,挽救那些被此障碍的世人而已。大法弟子讲恶党真象是为了世人能接受法轮功真象、为了世人能得救,这与常人为了那个党上台下台而做的事情形式上有类似之处,但基点、目地和本质是完全不同的。

大家可以想一想,我们身边的许多人都是党员,他们现在对大法到底有没有正念?没有正念的原因是什么?他们如果是可救之人,却因为我们(怕别人误解自己)而没有得救,我们没有责任吗?希望无论是对恶党不了解的学员或是对恶党还有些感情的学员,都去看一看“九评”及相关文章,因为这能帮助去除自己头脑中被恶党强灌的毒素,能帮助自己更好的救人。

其实,有些大法弟子在讲真象中已经发现,有的常人本来表现出对大法弟子很仇视、抵触大法真象,但他看了“九评”和有关文章后,一下子对大法弟子的态度就和气起来,变得能接受大法真象了。这就是原来在背后控制和障碍他的恶党附体被清除了的效果。附体被清除了,人就清醒过来了,容易让正念主导自己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