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做的是最正的、最神圣的事


【明慧网2004年12月24日】这几年来,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无论亲戚还是社会上的压力,讽刺我,嘲笑我,我都不在乎,无论在什么场所,都是把大法放在第一位的,逢人开口就讲大法好,买菜、赶集,在车上,我都是在讲真象,越人多的地方拿着真象资料,边讲边给大家资料看。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说:“也就是说在这个期间哪,不管怎么迫害,如果大法弟子心很正、正念很足,能够清醒、冷静的认识这一切,就会避免很多损失。”

1999年7月江氏流氓集团开始公开迫害大法的时候,丈夫的弟弟在济南武警部队当兵(副团长),部队调查谁家有亲属炼法轮功的动员不让炼,弟弟在电话上说了一个多小时,叫我放弃修炼,我说不管形势怎么样我也要坚定修炼,因为我知道这是最正的大法,是师父和大法给我的新生,谁也动不了我坚定的心。从那天起,丈夫的弟弟为了自己的名利,颠倒是非,暗中让他哥干扰我修炼。弟弟每年回家几次都是这样,丈夫不是骂就是打。丈夫的弟弟不回家时,我丈夫还支持我修炼,因为他知道我修炼大法受益匪浅。

过了一段时间,我扪心自问为什么他们对待我这样?师尊在《精进要旨》“清醒”一文中告诉我们:“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别人心里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从,那么看不见时还会按着自己的意愿行事。”

不管我丈夫和弟弟他们怎么样,我坚定的正念正行,坚持修炼,坚持讲真象,因为我们做的是最正的,最神圣的事。现在他们都完全明白了真象。

得法前我有神经性风湿热关节炎病、鼻炎病、头疼、看起来这些病不太重,可是痛起来真要命,特别是四肢关节痛的时候,我都不想活了,每次天气变化,我提前好几天就知道,四肢肿痛发红,心脏跳得很急,全身冷得很厉害,感觉风往骨头缝钻似的,在热炕上还要盖上两床被子,浑身还哆嗦,整夜整夜睡不着,四肢钻心的痛,夜晚里痛的忍不住直掉泪,丈夫跟我说笑话,说你别哭,明天我把你送去气象局,测量天气预报。丈夫领着我上青岛山大医院、济南医院、威海医院治疗都没有效果。

我是98年10月份姐姐回家告诉我,她修炼法轮大法,叫我也修炼,我就借来了一本《转法轮》书看,一看就被吸引了,心里很高兴,就这样我得到了无比珍贵的法轮大法。炼不长时间,全身的疾病都连根都去掉了,我感到无限的幸福和愉快,这是我修炼后大法的奇迹,是大法赋予的福份。

得大法第六天,我到银行去支钱,给工人开工资,银行多给我二百八十元钱,给工人开完工资后,一看怎么剩下来二百八十元,就问工人:我给你们钱看一看谁少给了,工人一看谁的也没少给,那就是银行多给的,我就奔去银行,后面跟了四个工人要去。送到银行,工人说大姨是炼法轮功的,把你们多给的钱送回来,他们把钱接过去说:“谢谢法轮大法”。回家工人把这事情告诉我丈夫,丈夫对工人们:说你大姨神经病。我说别说二百八十元就是两万八,我也不稀罕,我们修的宇宙的大法,我们是按照“真、善、忍”修的要做到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