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安平县公安局侯大见伙同衡水市恶警绑架勒索


【明慧网2004年12月25日】2004年12月7日 (农历十月二十六日)晚8点左右,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突然闯入河北省安平县大法弟子崔凤云家中翻箱倒柜乱折腾,翻了一阵,实在找不出值钱的东西就要把床上放着的录音机拿走,崔凤云丈夫上前阻拦,说话声惊动了正在东屋内收拾家务的崔凤云,她刚迈入北屋,这群不法人员就扑向崔凤云,扭着她就向外拖。

62岁的崔凤云坚决不配合恶人。恶徒们不管崔凤云孙子、孙女的哭喊,也不管90多岁的老婆婆的惊吓,更不听崔凤云丈夫的劝阻,几个人连拖带抬的把崔凤云拖到街口,塞入早已在此停放的车里。崔凤云丈夫上前拦车,一个大汉将他甩在一边开车就跑,望着消失在黑夜中的两辆车,他只听到一句“明天到公安局去一趟”。

车开至郭屯村后嘎然停下,朦胧中崔凤云看见不法人员从另一辆小车内拽出一个人塞到自己坐的车里,借着灯光一看才知是自己的邻居大法弟子张士宾(男,39岁),他也遭绑架了。随即两个小车消失在安平方向,崔凤云、张士宾坐的车就朝衡水方向开去。

车到衡水公安局,不法人员把崔凤云、张士宾他俩关入一小室,强制戴上手铐脚镣,不许动,不让睡觉,吃饭也不给张士宾打开手铐,只好由崔凤云喂一点点。遭到无辜绑架的崔凤云、张士宾质问对方为何要抓好人?安平抓了多少大法弟子?一公安说:“黄城乡一个没有抓着,那边屋里关着的不是安平的。你们村有人举报共举报了5人,抓了你们俩以后还要抓3个。”

听到此,崔凤云就想自己是一个“四世同堂”的8口人家,上有90多岁的老婆婆,下有年近中年的儿媳。多年来婆媳之间互敬互让,和睦相处,郭屯众乡亲没有不夸她贤良的,特别是跟后邻居侯大见的姐姐虽不是亲妯娌,待她却同亲姐妹一般,思前想后,怎么也想不起得罪了谁,谁举报了自己。(侯大见是安平公安局政保股主管抓法轮功的总头。)

寒冷的深夜和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给崔凤云、张士宾两家罩上了一层恐怖的阴云。12月8号,两个家属前去安平公安局打听,公安人员都说不知道,并说侯大见今天也不上班。两位家属苦苦的哀求,默默的等候,直等到上午10点左右,一个公安人员象演戏似的说,给你打电话问问吧,随即告诉知说是抓人了,弄到衡水去了,紧接着两个家属又赶到衡水,几经周折才找到。市局一个公安说到安平公安局找侯大见托关系吧。

12月9号上午,侯大见把两个受害者家属叫到他家中问道:“是愿公了还是私了,公了就劳教,私了就拿钱,凤云现在也出现病状送医院了,拿一万五千元就可出来。士宾那个在他家搜出法轮功的东西(大法书、炼功磁带)可能拿钱了不好说,若愿拿钱就多准备钱吧,下午我早点和你们去,回去等电话吧。”

崔凤云、张士宾两家院内人流如水,各自的亲人们都静静的守候在电话机旁等侯大见的通知,对此侯的姐姐也在“来回关心”。此时本村村民也在议论纷纷,众说纷纭。有个村民谈到阳历10月中旬的一天,侯的姐姐与其丈夫拿一张纸气呼呼的闯到崔凤云家内就叫嚷:“啊!你们炼法轮功的,我怎么了,大见怎么了,你看这上面写着侯大见的名字,这不是明摆着给不对吗?”

当时崔凤云觉得事情很突然,接过纸条一看,就心平气和的说:“这谈不上谁对谁不对,这上面不就写着10月15日上午安平公安局侯大见、吴振相伙同马店派出所所长赵旭光突闯大法弟子家中非法绑架了大法弟子翟小色、李小敏、小芳等四个大法弟子吗?这是事实呀,谁给你放的是好意呀,就是想通过你劝劝侯大见,不要再对大法犯罪了。这对他和自己的亲人都不好。这不是我给你放的,我一向是诚意的面对着给你讲真象……。”

尽管道理讲了许多 ,侯的姐姐姐夫还是不依不饶地喊不停。崔凤云丈夫也给说好话:这事谁也不怨,都怨江泽民给一手造成的。随后侯的姐姐又到郭屯一家麻将局里嚷嚷:“你们说那些炼法轮功的象什么吧,把传单放在我的门下,上面有我兄弟侯大见的名字,还写着打倒侯大见……”。

随后又有一村民说,有一次侯的姐姐拿着一个大法真象光盘对人说:“这是士宾给我的,还说什么外国有几十个国家的人炼法轮功,谁炼不炼跟我有什么关系,这不是明摆着给我不对吗?这光盘肯定是凤云给士宾的。”数日后,侯的姐姐又到了崔凤云家自圆其说的说:”你们炼吧,我兄弟大见说不会抓你们的,即使抓,也不在姐姐的眼皮底下抓人的。”

崔凤云、张士宾两家亲人从9号上午10点左右一直等到下午5点多才接到侯大见的电话,叫带钱接人。接头时候说一个车座不下,崔凤云丈夫就说租一辆。侯大见说:局里有车,我们亲戚里道的就当帮忙吧,回家我请客。车途中侯大见问两家带了多少钱,崔凤云丈夫说4000元,张士宾妻子说8000元。侯大见怒斥道:你就别给我丢这个人了,要说不下来,我扔下你们就走人。

崔凤云丈夫哀求说:“我东拼西凑,我家负债你知道的,8口之家靠种地谋生。儿子修炼法轮功2001年被你们抓后罚了5000元,去年又遇车祸这不东拼西凑才凑到4000元。”张士宾妻子哭诉道:“我两个孩子还在上学,士宾在纤维板厂月工资才400来元,家里又没有副业,我所有亲戚都跑遍了才借到8000元。”

经两位家属苦苦哀求,侯大见叫拿出钱来我给你们办去,两位家属怕上当,说见人再交钱(因他们知道安平县西毛庄村今年正月抓了一个炼法轮功的孟宪章,他家属也是找的侯大见,结果侯勒索了他们一万八千元,人还在衡水非法关了一个月左右,并还签了不炼功的保证才放的人。)侯说没有那个事,到了市局里出来一个公安人员接过钱清点说,这个你拿着(4000元)这个我拿着(8000元)。

当二位家属要收据时,侯大见说那就如数拿钱15000元、18000元,就这样连一张白纸条都没见到,两家一年的血汗钱就化为泡影,可这样的冤屈又向何处去诉呀。

因为两个大法弟子在非法关押期间连饿带冷,加上精神折磨,二人都出现了病状,不法人员们怕承担责任,这样才放了人。返回途中司机说,侯大见交待了你们再一家拿一百的车费,否则就把人还拉回衡水,无奈家属又冤枉搭上200元,司机还透露说这钱谁拿着谁要。以上即是安平县公安局侯大见伙同衡水市局部分公安人员非法抓捕崔凤云、张士宾的真实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