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随师正法


【明慧网2004年12月26日】1998年11月的一天,爱人回家对我讲,××胃病很严重,人家炼法轮功炼好了。你也炼吧?我当时胃病也很严重,还有高血压、冠心病、风湿病等多种疾病,而且在这之前有人劝过我炼法轮功,我说:你也劝我炼?好,那就炼吧!就这样我很幸运的走入修炼的行列。

修炼是个严肃的事情

我从同修那里请来《转法轮》,很快的看过一遍,悟到这不是一般的祛病健身的气功书(在这之前,我因身体状况练过多种气功),这是一部教人向善、向上的一部天书。因此当同修问我炼不炼时,我说:“炼!”下决心容易,真正修炼起来,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首先要过盘腿关。别说双盘,就是单盘都盘不上,腿痛得真是难以忍受。每到盘腿时,我就用师父的话来鞭策自己。盘腿从单盘10分、20分、30分……开始,到后来双盘10分、20分、30分……,终于过了盘腿关。为了能保证时间,我选择了每天凌晨3时左右这个比较清静的时间炼五套功法。有时早晨不愿起来时,我就想:“修炼是严肃的”,就会毫不犹豫的爬起来。几年来,在学法、炼功、过心性关上,每遇到干扰时,我就以师尊的这句教诲“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排除干扰》)来不断的约束自己,鞭策自己。

99年7月20日,我刚刚得法几个月,我们的大法和大法弟子就受到了恶首江××的疯狂镇压,受到了残酷的灭绝人性的迫害,可谓铺天盖地,血雨腥风。当时有人劝我说:“不要炼了,国家不让炼就别拧劲了,没什么好处,胳膊拧不过大腿,你的孩子在单位干的都挺好的,别把他们影响了。”但当时我觉得,这是一部宇宙大法,是天法,江××打压是错误的。大法蒙冤,镇压是错误的,就要坚决抵制。我有缘得到了天书,得到了大法,为什么要放弃呢?“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和平环境可以修炼,恶劣环境更应坚持修炼,我要坚修到底,大法是我的唯一的需要,因此我就坚持下来了,直到5年后的今天,我从未放弃。

外面没有炼功的环境,就坚持在家炼;集体学法的环境遭到破坏,就一人在家学法。当时由于能在法上悟,我巧妙、顺利的处理了要求我参加的市里组织的迫害大法的签名活动;由于能在法上悟,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在我家顺利、安全的开了5次交流会,从没出过纰漏,使许多同修在法理上得到了很大提高。我悟到:多学法,学好法,从法理上提高,不断的修去人心,修去人的根本执著,正念正行才能使我们更加成熟起来。才能使人变成神。

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

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切按师父的要求做。师父说:“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渡世人”(《理性》),师父告诉我们揭露邪恶,讲清真象,做为大法弟子都是责无旁贷的,同时通过我们几次的集体交流,多数同修悟到:不但要在本地走出去做真象,还要勇敢的走向天安门,为我们伟大的信仰喊一声“法轮大法好””,用来证实大法,维护大法,同时也要让全世界全宇宙的众生都知道法轮功修炼者依然在坚强不屈、前仆后继的在向世人展示着大法的美好,展示着大法弟子的伟大,同时也是在强有力的震慑着邪恶。

但是部分同修也有不同的认识,因为中国大陆非常邪恶,许多大法弟子被拘留、劳教、判刑,有的还邪悟着,所以有的同修就说:与其承受不住被转化了,还不如保持现状在家讲真象就行了。当时有的同修认为:去天安门就等于被抓、被关,所以打消了去北京的念头,有的甚至买了车票也退了。我觉得这是用常人之心对待证实大法,怕承受不住、怕吃苦,是对法坚不坚定、对师父坚不坚信的考验,这是个严肃的问题。在师父的慈悲点化和亲切鼓励下,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之路。我就是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一定要去北京走上天安门。我爱人听说我要去北京,就把我姐、妹、弟请来,就连我最疼爱的小侄也来劝我。当时我正念很足,他们怎么能劝了我呢?我还是给家人留下一封信,就迈出了证实法的第一步。事后,妹妹问我:“你是不是去北京了?我姐夫叫我们来劝你,我当时就觉得你决定的事谁也劝不了。”我想这就是大法的威力吧!

(1) 去北京农村证实大法

我与同修于2000年12月19日踏上了去北京的征程,快進北京时有同修看到师父在天上坐在莲花上打着手印看着我们呢,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对我们的鼓励。到北京后,由于师父的安排,我们在路上与素不相识的湖北、辽宁等地大法弟子会面,一起去了北京郊区一租房处,那里已经有几位山东等地的大法弟子。我们住下来,我自愿与几位同修睡在地上,因为我当时年龄算是较大的了,但我心里很高兴,因为师父说:“吃苦当成乐”(《洪吟》)每天学法炼功,晚上出去做真象,有时白天也出去做真象。

一天,吃完晚饭5点多钟,我们一行三位女同修,出去发真象资料,我们打算去农村、偏僻的地方做。12月下旬北京的天气很冷,天黑的很早,我们都穿着棉衣服,手挽着手在农村的路上走着,不知不觉走了很远,也不知是走到哪里了。遇到两处坟圈子,坑坑包包的山很多,有时走很远的路才有一户人家,有的人家有狗,我们当时不懂得发正念,而是一边走一边背师父的《洪吟》,看到有人家就走过去,把真象资料放在门边或窗台上,还真怪,没有一家的狗看见我们叫的,现在知道因为我们当时有正念。我们看到天这么黑,路这么滑,光秃秃的山,一座座的坟,我们三人边走边打趣道:“我要是个常人,打死我也不来这里。”“要不是学大法给我100万我也不来这地方走一趟。”是的,只有肩负着重任的大法弟子,不怕天黑、路滑,不怕刺骨寒风,来这里让人们了解事实真象。

不知走了多远,又是几个小时过去了。带的资料发完了,我们就开始往回返。几个小时的路程走得很累,这时有个同修想:要有辆车就好了。刚想完,就看见前面有辆出租车,司机在喊我们:“喂!你们坐不坐车呀?”当时想:真怪,这穷山僻壤的,哪来的车呀?上前问:“多少钱呀?”我们没说去哪里,司机答到:“给多少都行,不给也行。”我们三人心领神会,坐上车,司机一路上高高兴兴有说有笑的把我们拉到了住处。一同修给了司机钱,司机高高兴兴的开车就走了。我们一看表,已快10点了,如果我们自己走,也得半夜回来吧。

我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得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同时真正感受到向人们讲真象的艰辛和做完真象后的愉快心情。我们悟到:这也是师父给安排的修炼之路。我们越发感到我们就应该来到北京,同北京的大法弟子和来自全国的弟子一道讲真象,献出我们的智慧和力量。

(2) 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

5天后,我们准备去天安门。前一天晚上,我们躺下休息时,我怎么也睡不着,师父在不断的给我净化身体,我呢,也思绪万千,心想:大法蒙冤,明天就要去最应该去的地方为大法喊冤,那么就要去掉人心保持强大的正念,师父说:“只要你心性把握得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转法轮》这是我来北京前背下来的,刚刚想到这,突然就觉得有一个久远的很熟悉的声音一下飞入我的心中说: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大法。对呀,我只要大法。

第二天早晨,天安门广场人不算多,但警察很多,几步就一岗。我们智慧的绕过了警察的盘问,径直走到了旗杆下(我自认为那儿最中心,最显眼),刻不容缓的马上把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打出去(据知有的同修没等打出条幅就被抓了)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刚喊完就有警察跑过来抢我们的条幅,在抢的过程中,把我们拖進了警车,我们被送到天安门公安分局。有警察审问姓名、住址,我们都不回答,后把我们送進旁边的一个铁笼子里。后来又陆陆续续的关進了许多大法弟子,大约有6、7百人的样子。我看到有的大法弟子被打的头破血流,我们全体高声背《论语》和《洪吟》。后来恶警用囚车一车一车的拉走大法弟子,我与百十位同修被拉到××拘留所。在检查身体的时候,他们说我身体不合格,高血压。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演化的。我当时就想:感谢伟大的师尊,我出去马上就投入到讲清真象的洪流中去,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呵护!

我们当中大约有十人左右体检不合格。一个管教把我们带到一个楼的走廊的空场处,我不断给他讲真象,讲大法的美好,讲我自身的受益情况。后来他说:“你们不管怎么回事,反正身体不合格(他好象有点怀疑,这些人活蹦乱跳的、精精神神的,怎么会身体不合格呢?),不适合拘留,今天就放你们回家,你们报个姓名、地址,我登个记。”当时由于学法不深,配合了邪恶的要求,我自以为聪明报的假名、假住址(如报真名就会株连当地片警和街道委主任),个别同修报真名,一个同修悟得好,没报名。后来管教把我们送出大门外,以关心我们的口吻说:“一看你们就是外地人,如果有人问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你们可别说‘是’。”那意思就是别再被抓進来。当时我就说:“怎么能不说“是”呢?大法弟子就是要讲“真”吗,要堂堂正正嘛!”他也就不说什么了。

通过去北京证实大法,我悟到:做为大法弟子,在关键时刻,当魔难来时,能不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并且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在那一刻就成了神和人的区别,神才能走过来,而人则不能。

(3) 放下人心 随师正法

随着正法越来越深入,到了今天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们每位大法弟子都感到了时间的紧迫和救度众生的重大责任,所以我们每天都按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去认真做好。每天除了学法、发正念外,就是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自己从没间断过,我悟到:要做好讲清真象工作,首先必须要学好法,从法理上提高,从而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归正和升华着自己,在法中圆容着自己。5年来的正法历程,我虽然没有同修那么轰轰烈烈,但我悟到:只要“坚修大法紧随师”放下人心,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定会完成来时的史前大愿。

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师父三篇新经文发表后,紧迫感越来越强,同修们已不满足于现在的作法(发真象资料、贴真象标语、发光碟、寄信等),而是想办法要面对面的去讲,真象资料面对面的发,其效果就会更好。这样对我们的要求就要高了,我们必须理智的、智慧的,用强大的正念,用最纯净的心态去做,千万不能起任何人心,如:盲目效仿,攀比心,争强好胜、类似那种拿着《转法轮》书在马路上说不怕汽车撞的那种人心,真正的扎扎实实的放下人心去完成伟大的使命。我有机会就面对面讲,如:坐出租车就同司机讲,去商店买东西就同服务员讲,去浴池洗澡就同搓澡工、洗澡的人讲,在路上碰到熟人讲,去熟人家里讲,在路上碰到不认识的人或来家修理、收废品的条件成熟后也讲,但是大陆毕竟很邪恶,讲真象时一定要注意安全,讲前一定要发好正念,现仅举2、3例:

一次,我坐出租车,想给司机讲真象,就想切入点是什么呢,对,司机肯定愿意听安全方面的事情,我就问:“您听说过法轮功吗?”答:“听说过。”我又问:“法轮功不但教人向善,做好人,还很神奇呢!”我就把随身带的护身卡和一件光盘及真象资料送给他,他非常高兴一再说“谢谢!”

一次,我带外孙子去医院治病,坐出租车途中,给司机讲真象,并给他一张护身卡,司机很高兴,说“谢谢!”。進医院后又把我随身带的真象资料放在窗台上,然后去诊室。我進屋看见一个年轻妈妈带孩子做理疗。我就把护身卡拿在手中假装在看,并招呼她到我身边来坐,因为知道有些年轻人悟性较差,什么都不信,我就先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邪恶,让她明白真象,我拿着两张卡片,给她一张,她问是什么?我说你看一看,她一看,有些慌张的叫起来:“法轮功,哪来的?快扔掉,你怎么还敢拿这东西?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打车时司机给的,司机师傅告诉我常念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的,再说江泽民不让炼,也没说不让看哪?我不扔,我觉得这里边的内容写的挺好的,再说在这个世上多明白一件事情也许会对我们有好处呢!”当时我没有回答她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觉得在那种情况下,要是回答“是的”会把她吓跑的,我就会失去了一个讲真象的机会,也失去了让她能听到真象使她得救的机会。过一会儿,我说:“你们年轻人应到国外去看一看,听朋友回来说,淡季去那里旅游,钱花费不太多,可真大开眼界,值得一去。”谈了一会,话题一转,谈到外国人权自由,炼法轮功的很多,大街上到处都张贴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球公审江泽民”全球60多个国家都支持炼,唯独中国镇压。她这才缓过一口气来说:“是么?”然后我又把‘天安门自焚’情况讲给她听,最后她完全缓过来,平静下来告诉我,她爱人是部队的,部队对法轮功非常严格,我们在家从来都不敢谈这个话题,否则黄棉袄就不能穿了(指转业回家),这下我才明白了。”

一次,去浴池洗澡,我刚脱衣服,搓澡工就说:“我这几天嗓子疼,吃了许多药也不好使。”我一听讲真象的机会来了,就说:“我告诉你一个好办法,诚心常念“法轮大法好”就会得福报,身体也会好。”我就给她讲了许多真象,我告诉她炼法轮功的人为什么都身体好呢?主要法轮功是佛家功,是修佛的,修“真善忍”的,是宇宙大法。今后在楼道里或什么地方,你得到法轮功的小册子、传单,都要好好看一看,对你有好处的。她说:“哎呀,我也不明白呀,原来我是得过小册子,我也没看随手就给扔了。也没人告诉过我呀,这回我知道了。”我俩站那儿唠了十多分钟,一会儿她说:“你看这会儿,我嗓子也不怎么疼了。”我说:“这是法轮功师父在给你调整身体了。咱俩能在这唠也是缘份哪。”她非常高兴,从这以后,见到我都是主动、热情同我说话,我知道她明白的那一面是彻底明白了。

因篇幅有限,只能举3个例子。今后我还要继续的做好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工作,虽然我还有许多人心经常在干扰我,但我有决心,一定听师父的话,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正念正行,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