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图示有力揭露江集团 心慌的新华社又造新谎 【明慧网】

酷刑图示有力揭露江集团 心慌的新华社又造新谎

【明慧网2004年12月28日】(明慧评论员飞鸣撰稿)当一个人为自己辩护并指控他人时,如果他把对方的嘴堵住,那么这个人所说的话一定是谎言。新华社日前抛出的一篇文章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

作为中共独裁集团的喉舌,新华社对明慧网刊登的“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对廖元华的非人折磨”和“湖北大法弟子廖元华在范家台监狱所受酷刑示范”的文章进行攻击,可是中共当局却封堵网络,不准大陆民众阅读明慧网,更不准明慧网的记者进入大陆监狱和劳教所直接进行调查、取证并在大陆公开发表迫害事实,这本身就说明新华社对事实真象的恐惧和心慌,表明新华社发表的不是新闻,而是新谎。新华社实为“心慌社”、“新谎社”。

回想“大跃进”时新华社对“亩产万斤”的兴高采烈的吹嘘,回想“文革”时新华社对“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的“铁证如山”的指控,回想“非典”时新华社对SARS疫情的掩盖,我们不难解读此次新华社对明慧网的歪曲和诽谤。

中共当局当初把廖元华劫持入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这本身就是对公民信仰权利的践踏。大陆监狱和劳教所的黑暗和野蛮人所共知,尤其是法轮功学员只因为拒绝写所谓的“转化书”、“悔过书”、“决裂书”和“揭批书”而惨遭酷刑凌虐,很多人甚至被酷刑折磨致死。在这样暗无天日的深牢黑狱里,没有任何人有条件拍摄到恶警酷刑折磨无辜公民的现场犯罪照片,这是不言而喻的事实。当廖元华出狱后,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把自己在狱中遭受酷刑的情形模拟演示出来,并拍照、整理、发表,这和文字一样都是对酷刑迫害的揭露。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人都知道这些照片是揭露酷刑的模拟演示图,明慧网也明确指出这些照片是法轮功学员重组的酷刑示范图。在海外各地如纽约曼哈顿等城市,法轮功学员还进行真人酷刑模拟演示,有人模拟受害者,有人模拟警察,以这种真人模拟示范弥补文字叙述之不足。新华社故意将此事进行歪曲,把法轮功学员模拟、演示、拍摄、整理的酷刑示范照片歪曲为“捏造”,这是混淆视听。被新华社攻击的文章“湖北大法弟子廖元华在范家台监狱所受酷刑示范”的题目中的“酷刑示范”一词完全说明那本来就是示范图,新华社的攻击简直是无理取闹。在很多教科书中都有示范图,无论是历史、地理、化学、生物的教科书中都有很多示范图,以弥补文字描述之不足,给人以直观的印象。按照新华社的歪曲逻辑,难道这些教科书都在“捏造”吗?

廖元华等人以真人示范的方式对酷刑迫害进行揭露,这是受害者的权利。可是这些披露事实真象的受害者却再次被施暴者绑架并逼供,并被施暴者强迫否认自己披露的事实,这只能让人看到施暴者的恐惧、歹毒和下流。新华社“引述”廖元华等人的话攻击明慧网,可是廖元华等人明明处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地位,面临着再次遭受他们所揭露的酷刑的折磨,在这种情况下,新华社引用或编造他们说的话,有任何可信度可言吗?当年的“党内第二号走资派”邓小平为了避免“叛徒、内奸、工贼”的命运不也是一再打自己的嘴巴并表示“永不翻案”吗?

此次新华社的文字打手田雨等人抛出这篇“文革式”的批斗文章,就是因为国内法轮功学员揭露酷刑的示范图片和海外法轮功学员的真人模拟酷刑展让世界各地的人们更加明白的看到江氏集团的凶残。新华社如此“心慌”的散布“新谎”,就是因为海外法轮功学员不断的以“酷刑罪”、“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把江氏集团的行凶者们告上海外法庭,使得这些罪犯们走投无路,如过街老鼠!

仅举一例,2004年11月4日,法轮功学员在赞比亚高等法院对甘肃省委书记苏荣提起一宗诉讼,指控他在担任吉林省中共610办公室头子期间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谋杀、酷刑折磨和侮辱罪行。11月5日,赞比亚高等法院签发了法庭令,命被告苏荣在事情了结之前不得离开该国。然而,被告苏荣11月8日没有出庭接受聆讯。11月12日,赞比亚高等法院定下11月13日就苏荣的“藐视法庭罪”進行聆讯。苏荣11月13日仍未就藐视法庭罪的指控出庭应辩。警方签发了逮捕令,并派出警察搜索被告。苏荣在经过近十天的藏匿和逃亡生活后,在赞比亚警方的通缉中,越过赞比亚边境潜入津巴布韦边境小镇池荣杜,后潜逃至南非,并于2004年11月15日乘晚间航班逃回中国。

请问新华社的田雨等文字打手,如果明慧网揭露的酷刑事实是你们所诽谤的“捏造”,为什么被控酷刑罪的苏荣逃之夭夭,成了一名越境逃犯?为什么不敢和法轮功学员对簿公堂?难道赞比亚高等法院也如你们所说的“与中国人民为敌”?很显然,即使在赞比亚这样一个深受中共压力的国家,新华社的谎言都见不得阳光,新华社的谎言正如新华社自己所说的“谎言终究是谎言,一切黑暗的伎俩终会在阳光下烟消云散。”透过新华社这篇“心慌”的“新谎”,我们看到的是海内外酷刑示范图片和酷刑真人展的巨大震撼力,我们看到的是被指控犯了酷刑罪的苏荣等一伙罪犯的瑟瑟发抖。

如今的大陆冤狱遍地,北京上访村常年不散的人群中的每个人都有一本血泪凝成的故事,他们流落街头、衣食无着,到信访办公室上访还要遭受“截访”人员的骚扰、毒打和绑架,所谓的“两办”,也就是北京的两个信访办公室,被访民们称为“鬼办”。访民中的因拆迁而无家可归的叶国柱只因为说了一些真话,日前被中共当局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判四年徒刑。由这些事实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中共独裁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也会延伸到各阶层民众的头上,而真正惧怕人们说真话的恰恰是中共一伙鱼肉百姓、贪污腐败的罪犯。新华社的田雨等文字打手不去报导民众的冤情,不去揭露官员的贪残,却歪曲事实,帮着贪官恶吏掩盖罪责、粉饰暴行,诽谤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和媒体,新华社的田雨等文字打手们将来一定要偿还他们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