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还要掩盖多久,持续多久?

评中共喉舌的污蔑宣传


【明慧网2004年12月29日】近日,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中共喉舌再次煞费苦心抛出一通手法拙劣的对法轮功的诬蔑宣传,攻击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演示,试图掩盖迫害的真象。

与这场镇压中炮制的其它谎言一样,这次诋毁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掩盖罪恶,企图让即将走向失败的迫害继续苟延残喘。

稍微细察一下,人们不难发现,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中,完全是靠着谎言,封锁与洗脑。每次当迫害难以持续的时候,当局就会进行新一轮舆论攻势,造出一批新的谎言来维持镇压。

在镇压之初,江泽民试图诋毁的是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效果,炮制出1400例,把一堆毫不相干的自杀、杀人、精神病案例嫁祸到法轮功头上。但人们后来分析发现,就算那都是真的,就拿当局声称的远低于实际数字的200万法轮功修炼者总数来算,比例也不过是0.07%,是全国平均死亡率的10分之1,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效果。

当大量调查统计数据证明法轮功的良好身心效果时,当大量事实证明1400例为嫁祸伪造时,当警察都被法轮功学员的平和理性、善良忍耐所感动、镇压难以为继时,当局就导演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把事件中的刘春玲打倒活活烧死,然后再编造出大火之后头发完好,切开喉管还能唱歌,中度烧伤病人严实包扎等违背基本医学常识的谎言,进行新一轮妖魔化与仇恨宣传,为更大的群体灭绝罪行开路。

当“天安门事件”被证明漏洞百出,完全是当局制造的一场骗局时,央视等喉舌又造出一个“京城血案”,把原本就神经不正常的傅怡彬杀亲事件嫁祸给法轮功;等到“京城血案”真象大曝光的时候,迫害者又开始炒作“浙江投毒杀人案”,把精神病患者陈福兆毒杀乞丐的事件套到法轮功身上……

但谎言终究是谎言。现在,直接造谣法轮功如何如何不好的招数已经不灵了。造谣者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圆那些捉襟见肘、漏洞百出的谎言了。法轮功洪扬海外60多个国家,给人们带来的心灵美好,身体健康与社区和谐,已经让当局的很多谎言失去了谎言的意义,因为它们再也无法象以前那样骗人了。相反,法轮功讲真象的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尤其是直观的酷刑展,把中共试图死死封锁的迫害情形活生生展现于国际社会面前,让人们真正感受迫害的残酷与邪恶,迫害者的残忍与凶暴。尽管这些演示的酷刑远不及实际状况血腥残忍,但已经足以让观者动容,让有良知者震惊与愤慨。国际社会的普遍议论、谴责,以及反对迫害的声浪,让中共越来越惶恐不安,也越来越不知道该如何抵辩了。

恐慌之余,迫害集团只好转攻为守,去诋毁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展以及其他讲真象的活动。但这一轮攻击与诋毁,在法轮功学员已经付出巨大承受的今天,在真象日益广为人知、正义声音日益强大的时候,尤其显得愚蠢与荒唐。

媒体本来应该是社会的良心,倡导人类的普适价值,但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它们却完全走向了堕落,成了独裁者杀人帮凶。它们的每一个谎言,都成了为迫害推波助澜,让罪恶继续延续的因素。迫害的元凶江泽民已经下台,那些喉舌媒体,为什么还要愚蠢地继续充当江对民众的洗脑工具与杀人工具,去掩盖罪恶,让罪恶延续呢?

2003年12月3日,位于坦桑尼亚阿鲁沙的联合国“卢旺达战争罪刑事法庭”,对1994年在卢旺达大屠杀中利用媒体煽动暴力的三名被告进行了审判,两人被判无期徒刑,另一人被判35年徒刑,罪名是“大屠杀,策划实施大屠杀,政治煽动和直接参与大屠杀”。那些不知悔改,继续诋毁法轮功,为这场江泽民的群体灭绝运动煽风点火的人,难道面对的不是更严厉的法律制裁?

而人们也不禁要问,中共新的当局高层,是否还要让这场进行了五年半的迫害、这场给中国人、给国际社会带来巨大伤害的灾难,继续下去?他们是否还要荒唐地继续沿用江的卑鄙手法,通过主动制造谎言,来为迫害升温?他们到底还要让罪恶持续多久?要去继续伤害无辜多久?

不管喉舌们怎样撒谎掩盖,现在已经没有人敢否认迫害的存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人权监察专员已经连续几年指证了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严重的人权迫害,其中包括虐杀、酷刑、任意逮捕和监禁、对妇女使用暴力等。在谎言一个一个被揭穿的时候,中共喉舌的信用已经面临彻底的崩溃。不管它们怎么强装气焰,都阻挡不了真象的传播,也掩饰不了它们内心的恐慌与无奈。

在法轮功学员坚韧走过受迫害的五年,当法轮功学员在全球28个国家进行的47个诉讼案时,当湖北公安厅厅长赵志飞被判有罪时,当甘肃省委书记苏荣从赞比亚落荒而逃时,当北京市委书记刘淇被要求为下属的酷刑罪行负责时,罪恶的清偿显然已经在进行。对于那些迫害责任人来说,通过谎言来掩盖罪恶,丝毫不会是让罪恶消减,相反只会增加罪恶,因为每一个谎言的本身,就是一种罪恶,那谎言所掩盖的屠杀,则是更多更大的罪恶。

天理昭昭,疏而不漏。任何做恶的人,没有能够逃脱天理的惩罚。因此,每一个谎言事件的参与者、相关责任人,都应该思考一下,他们是否愿意去承担由此而来的自己未来生命不得不面对的更坏的回报,他们愿意为自己的生命摆放怎样的位置,选择一个怎样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