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象是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明慧网2004年12月3日】刚开始讲真象时,我做得不好,总感到自己底气不足,不止一次出现过畏难情绪。

记得在一次主要是校长参加的小型聚会上,我给大家放了自焚真象光碟,这事很快传到了市一级的主管部门一些人耳里。不久,我接到一个平时常打交道的人“告诫”电话:我已经听说你的事了,你很活跃啊,注意一点!放下电话,我心里很难受,也有些沮丧。

还有一次,我曾向单位里的一位同事讲真象,想再给他一些真象资料看。以后,我三番五次的去找他,大多是不见人影,偶然用电话联系上了,又总推托有事。最后一次我决定到他家中找他,到了他家附近,我打电话问他具体地方,他说现在正准备教学讲座,又一次拒绝了。放下电话,心里那个失望无法形容,直埋怨那人太没悟性。

然而有时讲真象很顺利时,我又容易滋生欢喜心,从而做出一些急于求成的事。师尊教导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是我的心促成了这一切。而这,只有静心学法才能得到解决。

通过认真学法,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我好好的向内找,发现自己把讲真象看成了是一项必须完成的任务,缺乏救度众生的慈悲心,人为的给自己设置了障碍。

我认识到,讲真象是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是慈悲心的体现,做好这件事,没有任何条件!慢慢的,我的心定下来了,我做得好一些了,有了一些体会。

抓住机会讲真象 

讲真象的过程是一个不断的精進学法的过程,不断的修心提高自我的过程。一旦努力做到,在自己周围讲真象的机会是很多的。当然这机会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捡就成,这要靠大法弟子以一种使命感去抓住机会,否则就会稍纵即逝。我是曾经有过教训的。一次单位组织退休职工活动,我知道这是一次机会,去参加了。在整个大半天的活动中,有好几次机会,我却老认为时机不够成熟,想再等等。结果未曾料到负责人千方百计给大家找来了麻将,并催促大家上阵,连预约好的人也都泡汤了,我失去了一次绝好的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机会是不会等人的,失去了这一次就意味着永远的失去了!这一失去,就可能有世人错过了明白真象的机会。这次教训让我警惕了起来。

机会不等人,只有心存“救度更多众生”的善念,才能主动抓住许多擦肩而过的机会。我后来有了许多这样的体会:比如突然在什么地方与想要对其讲真象的人不期而遇;坐在某处休息,来了一个人靠得很近的坐下;正在向别人问路,有人主动来给你指,还要送你一程;有人向你打听车站,你告诉了他,感谢之余他还和你拉起了家常;蹬三轮车的工人向你倾诉“农转非”的政策没落实;出租车司机抱怨“规费”太高;下岗工人向你讲起生活的窘迫……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尊安排的让人明白真象的机会,决不能再失去任何机会,哪怕任何一次!

有一次,我到商店购买碎纸机,一位已购好电话的顾客,留下来看老板给我试机器。这时,又進来了两位年轻人,我知道这是一个不能放过的机会,于是从为什么购碎纸机讲起,讲到父辈受的不白之冤,最后讲到法轮功的真象,其中一个年轻姑娘插言说:“就是,我就不相信法轮功是坏的,我不轻信!”我说:“对,要用自己的脑子去思考,电视上能让你看见真正的法轮功吗?”她紧接着又说:“我的邮箱中经常收到法轮功的资料,我都看了。”我说你“太幸运了。”我又说了一阵,大家似乎都没有去意。我离开时,大家说:“太好了,听得好舒服。”

我发现,类似以上“送上门”的机会,每天都可能有很多――只要我没有呆在家里。正如师尊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所讲的那样 “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寻找机会讲真象 

机会并不会总是“送上门”来的,它有时候会很隐蔽,有时候还会被一些假象所代替。所以,仅仅抓住“送上门”来的、擦肩而过的机会是远远不够的,还应该主动去寻找,用自己的心去寻找,变被动为主动.为救度该救度的每一个人,千方百计的寻找机会给他们讲真象。特别是有些一时迷得很深却又是我们要救度的人,不要因为我们的一时疏忽而让他们错过了得救的机会!要知道师尊告诉过我们,这世上所有的人都曾经是师尊的亲人呀。

我曾经参加省级某学科教材的编写,在编写组中属于比较核心的成员。一次,编写组负责人通知我第二天留下开会,研究下期教材的编写工作,几小时后,又突然宣布此会取消,凭着大法弟子的直觉,我知道这事是冲我而来的(组内有人知道我炼法轮功)。加之见一些人神秘兮兮的凑在一起说着什么,我断定,他们是要通过这种形式撇开我。当时我想参不参加编写教材不是能让我动心的事,然而这让我找到了一个讲真象的机会。

第二天,我找到负责人,开门见山的说:“我知道你们这样做是不想要我继续参加编写教材,因为你们知道了我是炼法轮功的。”只见那负责人一脸尴尬,一时不知说什么好。紧接着,我向她讲了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法轮功讲“真善忍”,并列举了法轮功让人身心健康的例子……最后,她送我出门,一再声明这不是她的意思,说上面有规定。那时,我还不怎么会讲真象,我知道我讲得不深刻,但是,我让她感觉到了:大法弟子是光明磊落的,大法弟子是不会放弃修炼的!

好长一段时间,我反感恶警,错误的认为他们坏事干绝,不是讲真象的重点。后来在学法中我慢慢纠正了这一错误观点。于是,我把找机会讲真象的范围扩大了。一次在网上见到我曾辅导过的学生的家长(警察)在恶人榜上“榜上有名”,过去教他孩子时,我曾向他们夫妇讲过真象,觉得他们还愿意听。但我不知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他,过去留的电话因搬家弄丢了,我到他孩子曾经就读过的学校,找到班主任打听他家的电话和住址,但告诉我电话要晚上回家查一查,家庭住址不知道,只说了他妻子可能在哪个单位上班。于是,我马上找到那个单位,得到的回答却是“没有这个人!”我不灰心,继续想办法。没想到,一年多未见的那学生下午突然来了电话向我问好,这样我轻而易举的得到了他家的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我知道,这决不是偶然的,这是师尊看见了大法弟子的那颗心,而特别安排的。

我打电话和那警察约好到他家去玩,他欣然同意。那一天我如约前往。我坐下来就讲起了法轮功,他想让他的孩子离开,我说让他听听,有好处,他没有反对。不一会,他主动对我说:我上了恶人榜,说我是恶警。我抓住机会给他讲了文化大革命结束时秘密枪毙一批整老干部的警察的事,告诉他最后谁也不会为下面的警察承担责任;讲国外起诉江××的情况,我告诉他法轮功真象总会有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他告诉我那些都是他过去做的了(指迫害大法弟子的事),现在没有了。我感到他内心承受着压力。也许因孩子在身边,他说得不多,但不管怎么说,我仍然为他高兴,因为我两次给他讲真象,他都听了,他妻子也都在场。最让我感到高兴的是他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帮我找了一本《转法轮》。写到这里我感到我还挂念着他,我应该再去看看他,应该多找一些机会让他不断有明白真象的机会。

这里还要补充一点那天出现的插曲。讲真象刚开始不久,他家突然来了一个客人,是他妻子的好朋友,我感到是那个人也是来听真象的。在整个过程中,她听得很专心,分手时还一再挽留希望我能再讲一讲,并希望以后还有这样的聚会。这让我深切的感到盼着得救的人无处不有,我要不主动找到这个讲真象的机会,我能碰巧见到她吗,这是很难说的。

最近学了师尊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讲的法“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分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我感到了历史阶段赋予我们的这个“责任和使命”伟大而神圣!我告诫自己一步步都做好,来不得半点马虎!

创造机会讲真象
 
我长期从事小学语文教学和小学教材及教学研究,在行业中有知名度、能驾轻就熟的给1-6年级的小学生上语文课,熟悉小学生心理特点;能给教师讲教材、评课、指导教案、评价论文;能组织课题研究等。加之人品有口碑,一直比较受学校、教师、学生、家长的喜欢,也获得了不少名誉。学法前,我一直认为这些是自己努力奋斗的结果;学法后好长一段时间,我明白了那是为名利执著而争来的。不是吗?奋斗了大半辈子,身心也疲惫了大半辈子,我告诫自己“忘掉它吧,那是多么痛苦的一段经历。”我产生了“送书关门”的念头,并付诸实施了一段时间。我想丢掉那一切。

后来,在不断学法中,在讲清真象中,在读《明慧周刊》上同修们讲真象的心得体会中,我心中豁然开朗,认识有了一个大的转变。        
                      
师尊说:“巨变中讲真象已经成了救度众生与世人的主要办法,那么大法给予你们的智慧、法所提供给你们的巨大能力也就表现在其中了。”(《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我明白了,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的一切能力和本事都是大法赋予的,是师尊给予的,应该用于伟大的救度众生中。我应该利用自己的所长,不断的创造机会讲真象。于是,有些学校聘我到学校指导教学和培养年轻教师,我认真做好每一项工作,我让大家看到大法弟子是最出色的,最重要的是我利用各种机会给老师们讲真象,给他们资料和光碟看。后来,上级有令不得聘请我,我否定了旧势力的这个安排,和教师進行民间往来,这样没有了经济上的约束,我更自由了。凡是教师希望我听课评课、上示范课、研究教案、修改文章、听知心话,我都尽量做到“有求必应”,百问不厌,结果总能让他们满意。在这些过程中,讲真象都是我重要的内容,或前或中或后,无论什么形式,效果都好。而且我还有一个意外的发现,在指导这些教师时,脑子特别好用,设计教案的办法总可以信手拈来,所指导的教师纷纷都有长足進步,我受到了学校和被指导教师们的尊敬和爱戴。

我深知这是师尊给我的智慧,这一切都是为大法而造就的,因为这些智慧的劳动能创造出一个又一个讲真象的机会,而且,其中有人明白了真象后,对大法很有信心,也给了我极大的鼓舞。一对数次听过我讲真象并看了《转法轮》的教师夫妇,儿子刚出生就被送大医院抢救,医院根据病情发了病危通知书。男教师立即给我打来电话说了情况,并说:“我希望你能来看看我的儿子,我相信像你这样的人(他知道我炼法轮功)来看看,他是会好的。”我心中感受到了这句话的份量――他相信大法能救他的儿子!我在电话中肯定的对他说:“你们的儿子没事,一定会好的。”当天,我到医院看望了正伤心的妈妈(医院通知第二天才能看婴儿),我用大法的理开导他们,告诉他们:你们相信法轮功,你们的儿子会好的。并让他们坚持念 “法轮大法好”,他们答应一定念。后来男教师告诉我,他们连晚上都在念。第二天,我和男教师去看了孩子,发疳的小脸蛋粉红粉红的,我对着孩子说:孩子,你会好的,因为你的爸爸妈妈都相信大法好。那孩子突然双手张开对我做了两个动作,他爸爸在一边高兴得无法形容,连连说“看他给你动了!”医生讲孩子有很大变化,情况很好,下次来探视(规定每周只能探视两次)时可出院了。现在孩子已出院,他爸爸打电话来说母子都很好。这件看似平凡的事,震撼着我的心灵,因为我再次感受了师尊的浩荡佛恩,感受到了大法的伟大和无所不能;同时,这件看似平凡的事,也鞭策着我的行动,因为我感受到了众生明白的一面是多么渴望大法,多么渴望得到救度啊。

 在一次评课会的最后时间里,我从课的有关内容讲到社会道德,再自然转到法轮功的真象上,我旁边的一位男教师,用脚在桌下使劲踩我的脚,我知道他是要为我担心。但我心中有正念在,只是继续讲下去,最后引起了大家的共鸣,纷纷指责××党的残暴无理,有位教师还向我借了《转法轮》看。下来我对踩我脚的那位男教师说:你担心我吗?他说是,听说学校很复杂。他哪里知道大法弟子是怀着救度众生的心来到这里的,他又哪里知道每个大法弟子背后都有师尊的法身保护啊。在以后的时间里,那位男教师因为多次听真象、看真象资料,他明白了真象后,还主动给别人和家里人讲了真象。

开口讲真象吧,同修们。讲真象,救度众生;讲真象,完成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