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思执著、坚持正念 堂堂正正走出魔难


【明慧网2004年12月30日】我是1994年末喜得大法的。十年的慢性咽炎三个月就完全康复了,到现在近十年来我一片药没吃过,但身心健康。是师尊给予我新生,大法学员沐浴在大法的恩德之下。然而,邪恶势力利用人间首恶采取最恶毒的手段考验大法,我们是师父的弟子,要走师父安排的路。

1999年7月20日,我和家乡的同修租了一辆大客车去长春市政府请愿、护法。我心里想着为了证实大法豁出命了,当时就是这个想法。我和同修们手挽手紧紧连在一起静坐在市政府公路边。几个便衣恶警拽我,我也不起来,就是不上他们的车。最后他们五、六个人终于把我抬起来象扔麻袋一样抛向车里。最后我们这车法轮功学员被拉到吉林北线郊区的警察学校。

那天下午2点左右广播里大声喊叫,象天塌了下来,恶警异常疯狂,武警端着枪一圈一圈的围着,刑警队、市公安局警车一辆接一辆驶来。后来他们开始逼问场内炼功人的姓名、地址,不说就挨打。这时有人告诉我有一个地方可以跳墙出去,我告诉他:“我不走了,你看他们在打骂学员,可有的学员在打骂中报了名,我要留下来为大法正名。”其实,我和多数学员一样,从早上到下午近16点也没吃饭,再加上邪恶层层的压力,已经感到胃里象在煎熬似的,身体沉重。但我知道证实法没有错。我心意已决,宁可打死也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走上逼学员签名的讲台,面对无数恶警,面对几千名大法学员讲起了“大法好,大法祛病健身……”我用心底最大的力气说。顿时一帮恶警向我扑来,为首的一个刑警把我打倒在地,我仍然强忍着巨痛站起来,同时把他打我时弄掉的油笔拾起来放在桌子上。我当时很平静,心想:师父讲过耶稣为了众生被钉在十字架上受苦,付出生命,我为什么不能为大法付出一切呢?那时学法浅,认识不到这是在默认迫害。接下来他们变着法体罚我,让我蹲马步……但我就是不屈服,就说大法好,就是不报名。

他们看来硬的行不通就来软的,把我们6个不报名的弄到一个教室里,由一个和蔼的女警假仁假义的劝我们一、二个小时后,我还是不动心,他们找到干警队长说送我去刑警队再送看守所,我仍不动心。最后他们实在没法叫我开口,只好把我放了。

2000年7月22日,我和单位两位女同修去北京证实法,由于悟得不够正,到天安门广场转一圈也没看见同修就回来了。随着学法的深入,知道去北京天安门打坐、炼功、打横幅都是正法的行为,必须去。现在看,那时总是默认迫害,没有走师父安排的路。自己好象挺坚定,其实有个不去北京就圆满不了的念头。带着这样的求心、执著,旧势力能不迫害吗?

在2000年11月25日12点45分,我们一行十多人分两批来到天安门广场证实法。在那充满邪恶的广场,空气和时间好象紧张得不动了,我终于打出了从家里准备好的横幅“还法轮大法清白”,喊出了震荡天宇的口号“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唿的一下,四周的警察、便衣蜂拥而上,把我踢倒在地,边踢边打,把我塞進警车送到前门派出所。由于不报名又被送到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在那个恶毒的魔窟,有个姓赵的预审科长为逼出我的姓名、地址打了我足足一个半小时嘴巴,脸肿得象扣了两个馒头,嘴唇也肿得老高,最后它气急败坏的走了。接着我又被送進10筒5号监室里,在管教指使下,犯人用冰凉的深井水浇我,在呛昏了头脑之际,我没有过好生死关,说出了地址。其实这是在顺从邪恶,现在看,对恶人的迫害不抵制本身就是在默认迫害,再加上我从小就养成的怕恶人的观念,所以是过不了这生死关的。因为有伤,带伤出去它们怕它们的恶行曝光,当地的警察来接我时他们不放人,一个月后才送我回当地。

2001年除夕的前一天,我由县看守所被送到四平劳教所。在那里我结识了许多坚定的大法弟子,共同学法,互相切磋。由于对法认识不足,只知道无限度承受迫害,坚定不写悔过书,承受的迫害越来越大。邪恶的教导员张小森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上绳、背铐、电棍电。它还制作了一种阴险的刑具:用擀面杖不断敲击脚踝骨。大法弟子李勤脚踝骨被敲的肿得象大腿一样粗。在恶警无休止的迫害下,我们默默的承受着;还有几个被所谓“转化”而邪悟的人,每天在恶警指使下,几天几夜不让坚定的大法弟子睡觉,灌输他们那些邪悟的东西。

可是就在这个关头,一个学员的亲属从外面传话说:“师父来经文了,说写了保证也承认你是大法学员,只不过得以后弥补损失。”由于以往都知道她向劳教所里传经文,从来没有问题,所以我们对她说的话深信不疑,也没有从法上认识,造成了不好的后果。就这一句邪悟的话,却摧毁了多数坚定的学员的意志。在3月17日,我写了保证,意志也崩溃了。十几天后经文传進来,是“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们看到后,后悔莫及,根本不是她说的那样,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师父根本不承认这种事。痛定思痛,是我们对法认识不足,同时大家在默认迫害中承受不住时都有盼快点结束痛苦的想法,从而给自己留下污点。

6月份慈悲的师父教给我们正法口诀,于是我们每天不间断的集体早、中、晚发正念,看到恶警时发正念清除它背后的邪恶因素。就在决心写严正声明时又来了大关。家里捎信说“花钱能出去,现在已请人家吃饭用几千元了,你要不配合就白花了。”执著自由的心在拖着我、执著亲人糟蹋钱的情在拖着我、执著爱人在外面受苦的情拖着我,各种压力席卷而来,说不出的痛苦。经过几天不眠之夜,我毅然决定写“严正声明”,走师父安排的路、放下生死、放弃世间一切执著。现在看,其实我不但什么也没失去,反而提前两个月无条件释放。

2001年8月19日我写了严正声明,正告大队长、教导员我在被逼迫下所写的违心保证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后来大部分弟子写了严正声明,对邪恶起到了震慑作用。接下来有四名大法弟子正念走脱,这使我们从法中明白了不再顺从邪恶,开始自觉抵制、反迫害,于是又有8名大法弟子绝食,要求释放大法学员、停止强制劳役。在他们绝食8天后听说生命垂危,我们全体大法弟子共同绝食,呼吁停止对那8名大法弟子的迫害。劳教所干部主动和我们谈判。我们几个学员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和单所长讲真象。所长单某已不再有往日邪恶支撑的威风,答应我们不再超期关押大法学员。邪恶的张小森也被撤职了。不久四平劳教所法轮功大队解体,所有人员转到了辽源和饮马河劳教所。我被分到辽源市劳教所。我体会到这是支撑四平劳教所的邪恶解体了,我一定要坚定正念,到哪里都要证实大法、清除邪恶。

在辽源劳教所同寝室的几位吉林市大法弟子,他们的正念正行震撼着我,特别是讲真象那种超常的智慧、无畏生死的正觉、不可思议的承受力是正法中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展现。在这里,我找到了许多执著,如:胆小怕事的观念,对食物的执著,没有外在压力时就放松学法的求安逸心,不能时时处处向内修、保持清醒、清除邪恶和救度有缘人。在学法中我悟到了,讲真象、清除邪恶也是在救度世人。于是白天在干活时就和刑教人员讲真象,在寝室内有的刑教人员在背地说:大法好,也要做个好人。有时遇到所领导也讲真象,提出合理要求,“不许加期,到期释放大法学员,这里就不应关押大法学员。”在队长、管教让我写思想汇报时,我义正辞严的向他们指出他们打骂、超期关押学员等是违法、违规的严重失职、犯罪行为,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等。我们在车间里干活,看到教导员在门口一篇接一篇的仔细看我写的“汇报”、皱着眉头。我当时想,你不看也不行,现在就是清除你外来邪恶因素的时候。

随着学法的深入,每天背法三、四个小时,有时在干活车间给功友背经文,一背一个小时。由于正念强,管教也不来管,在学法上精進了,好象每天对法都有新的领会。大法的层层法理不断的展现给我,在常人中表现出来好象心胸不断的在开阔,我深深的懂得,是恩师给我开创了层层实实在在的境界,是恩师的佛恩浩荡,用什么语言也表达不了对恩师的敬仰。

反思自己在常人时就有的弱点,例如“害怕恶人、厉害的人”,从小胆小,做事不给自己找麻烦,不愿承担责任的观念。恰好这时就有去这执著的事情来考验我。我们法轮功学员都在车间被逼迫织手套,那里有个叫张成的所谓“班长”,此人极其恶毒,经常虐待法轮功学员,他曾帮恶警给法轮功学员灌食。有一次差一点把一名法轮功学员掐断气。我对他也有点惧怕,但我知道这颗心也应该去。一次他猛踢法轮功学员小孟,小孟不到19岁,我看在眼里心想一定要阻止恶人行恶,维护大法。于是大喝一声“不许踢!”张成竟被我一声喝震住了。因为队里没有人敢反抗,我心想你这样造业要下地狱受苦呀,想着想着,泪水夺眶而出。张成愣一会神儿,接下来嘴里骂我一句,但早已失去往日的嚣张,悄悄的回到自己座位上。这时屋里静静的,所有的劳教学员都惊讶的看着我,好象在说“你真厉害,他怎么不敢揍你呢?!”还有一次法轮功学员小刘在前面走,张成“咣”的一脚向他踢去,我立即喊到“别打人!”这次我已经没有怕心,堂堂正正去制止,张成真的乖乖的离开了。我心想:真的没有执著,邪恶是害怕的,表面的恶人当然行不起恶来了。

就这样,我们在邪恶的刑教队渐渐的开创了宽松的环境,张成也不再刁难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有活快干,干完活回寝室休息。我们五个法轮功学员利用每天二、三个小时,甚至大半天的时间学法、传抄经文。有一次,在寝室我用针线装订经文小册子,这时张鸿飞(教导员)走進屋。我有点紧张。因为上次他发现有人传经文,就把学员关進笼子里,对学员进行毒打。我转念一想,不能怕,应使用功能让他离开。接着我发正念,正视他,心里想让他离开。果然他走到我们跟前看见我们的经文却非常麻木,不作声走出去了。一切都在静静的度过,但我内心明白,在另外空间这里一定是一场惊心动魄消除邪恶的大胜仗。

自那以后,邪恶再也恶不起来了,环境宽松了,也正好是大力向周围常人讲真象的时机。接下来我在晚上开始写真象信件,揭露邪恶,整理真象材料。因为劳教所夜里不关灯,有时写一夜,有时只睡二、三个小时,第二天照常参加劳动也不困。由于长时间在被窝里写字,两条胳膊、腰格外酸疼,经常大汗淋漓,被子也常湿一大片。

一天早晨,我们发勾手套的批料,标签号是106,我当时身子一震,脑子闪了一念,这是师父告诉我让我走啊,我当时已没有人的兴奋、没有对回家的渴望,只是感到邪恶被消除的那种宽松的开阔。没过2个小时突然教导员张鸿飞让我收拾行李,放我回家。我们单位领导和局领导亲自乘车来劳教所接我。在教导员、劳教所管理科长面前,孟书记问我:“还炼不炼了?”我大声回答:“炼!”他被震得没了声,接下来管理科长上前解围说:“你们都一路辛苦,快回家吧!”就这样我提前二个月、没有任何手续就走出了劳教所的大门。

走出劳教所的第一件事情是继续揭露当地看守所、劳教所恶人恶行、恶人现世现报的案例。

回家半年后,由于恶警到我家反复骚扰,单位领导受上级指使逼迫我写保证书,不然就报派出所劳教。在和邪恶对峙过程中我一直保持正念,他们没达到目地就通知派出所,派出所说一会就来车给把我带走,过了半个小时派出所的车还没到,只来电话说他们正开会呢,没时间,过一会再来。就在这时我脑中又冒出怕公安、警车的想法,莫不如走。于是我找借口从邪恶的魔爪中走出来,离开了家乡去了另一个城市找工作。现在看是当时自己没守住正念。当时派出所的警察已说开会没人来,说明自己的正念足以销毁邪恶,可由于自己的执著、怕心而把难加大了。

99年去长春市政府上访时,为了不让恶人把身份证抢走,我把它藏到警校的一处隐蔽地方。2002年找工作方便,想起身份证还藏在警察学校的。因为现在已去掉了那个怕公安的观念,我一路正念来到警校,经过一番周折终于在学生生活处一位女警官曹处长的帮助下找到了5年前藏在那里的身份证。掸去上面厚厚的一层灰,我离开了警校。在与那个曹处长言谈中我发觉她对大法有抵触,当时我又不愿暴露自己身份,所以就想以后写信的方式为她讲真象吧,挽救这个曾帮助我的女警察。于是出大门时我向扫大院的工人打听到她的姓名,回家后给她写了一封真相信,祝她正视大法,有个美好未来。

不久我找到一份工作。由于恶人举报单位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市公安局逼迫下以给厂子停产相威逼,迫使我和另外几个同修离开厂子,这样我工作了几个月又没了工作,生活又出现了危机。我心里想,这是旧势力指使常人迫害我,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人要有人生活的空间和生存的条件,也是要维护的,人还要维持生命和正常生活的。”我在法上悟到我一定能找到工作,邪恶从经济、生活上迫害大法弟子、阻碍正法就应清除。由于我找到身份证信心很足,可是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找到工作 。

这时我冷静下来可能我哪方面认识有问题,通过学法我悟到师父说的“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遇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其实正是在这个问题上有执著,被邪恶迫害得离开家,这次同样是迫害,我要突破它去讲真象,救度该救的人,不再想自己的后果、也不再想自己的得失。于是我用一天时间给原单位领导写一封真象信件,邮出去了,同时把他的电话由同修传到海外,由海外弟子再帮他明白真象。同时我清除举报者背后的邪恶因素。写信后的第三天早晨,我去一家公司应聘,突然认识到要全盘否定旧势力对这件事情的安排,还要清除直接迫害我的市公安局的那个处长和政委背后的邪恶因素(黑手),要清除单位领导背后的黑手,还要清除安排这件事的旧势力本身。悟到这时,应聘的那家单位明确表示录用我。我正准备去上班,当天晚上有人打电话说让我回原单位上班。我还是选择回原单位,因为我觉得我回去也是为大法正名。这样我又回到原单位、原来的工作岗位。其实,都是法的威力展现,只有按师父要求去做才能达到师父讲的“柳暗花明又一村”。

反思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从另一面看也可以说是自己讲真象不够,有个人去不掉的执著,正念不够强大,才被烂鬼钻了空子,修炼不够精進。原来在单位没几个人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和人讲真象首先想到不暴露自己身份,觉得用第三者角度讲真象更安全。其实正是一种私心、怕心,担心失去工作、招来迫害,以致以前错过了许多讲真象的机缘。通过回到原单位工作这件事,让我明白了,自己要扎实学法、修好自己、主动去讲真象,不等不靠。于是通过各种方式去讲真象,却发现自己在法中开启了智慧,只要用心去做,用心去讲还是有很多办法,只要达到救度世人、改变世人抵触大法的思想就行。

于是我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条件,从身边做起:去亲属家串门、去街上买菜,商店购物等都主动和人讲真象,根据不同年龄,不同行业的人,选择不同的切入点,从而联系到法轮功,讲天安门自焚完全是江××编造出来陷害法轮功的,讲出江××给广大人民、广大法轮功学员带来的灾难,告诉世人邪恶对法轮功学员令人发指的迫害,大法给人带来的美好,现在江××已经被10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推上法庭,等等。

在讲真象中我体会到,只讲法轮功学员遭到的酷刑而不讲大法的美好,从另一面讲也是助长烂鬼的嚣张气焰,给世人内心感到形势的严峻,所以要在揭露恶人恶行的同时还要讲恶人现世现报的案例,现在大法在世界洪传60多个国家,李洪志师父和大法在国外受到1200多项褒奖,人们心念“真、善、忍”、“法轮大法好”会给人带来福份,等等,这样才能使世人认识大法是什么,体会到大法的美好。我周围就有这样的实例,亲友或同事正确认识大法,大法给他们带来了福份,如:找到比较满意的工作,生意兴隆、身心健康、家庭和睦,等等。

讲真象不拘于形式,只要正念足用心做,真是师父讲的“佛法无边”。有时我到大街两旁贴标语,这能起到震慑烂鬼、清除烂鬼的作用;自己写真象信件邮寄;把真象材料装入信封,在逛商店时随手放在公交车位上或放在商场供购物者休闲的桌子上;在就餐时,吃完饭顺手把真象信件放在商店或餐馆桌子上;放在电话厅IC电话上……,边发材料边发正念,清除阻碍正法的邪恶烂鬼、清除看到真象材料的有缘人抵触法的邪恶因素,让他们正确认识大法。

有几次我发现一走一过哪怕只说几句真象,效果也很好。我平时总骑自行车上、下班和上街,有时遇到同行的陌生人或等红绿灯的一分钟,或有人向你问路时,也可以讲几句真象,只要恰到好处选择正确的切入点都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我去掉了一个固有的观念:认为郑重的讲真象、讲得时间长才能救度世人、清除烂鬼。其实不然,每个世人所带的因素不同、执著不同,有时一句话也能打开他的心结,不再抵触大法;有的人几句话也能增加他对大法的正确认识;有的人虽然抵触大法,但经你一讲,加上发正念,起码也能清除他背后部分烂鬼,为下次其他大法弟子给他讲真象做了铺垫。

我这样想,讲真象绝不能流于形式,今天发出多少份,今天讲了多少个人,而是要真正为众生负责,珍惜每一次救度众生的机缘。

愿和同修共同走好最后的路!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