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的实践中成熟和提高


【明慧网2004年12月30日】我是1998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63岁。从1998年得法到现在,回头看看这些年正法修炼历程中的风风雨雨,摔摔打打,跌倒了又爬起来。在正法修炼的实践中,有了对师父、对大法、对正法的一定认识。在这里借书面交流的机会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1998年春天,一个偶然的机会,邻居对我说:“法轮大法好”。当时我正想学一个功法锻炼身体。听说好,我就去了炼功点,跟着学法炼功。当我如饥似渴的读完一遍《转法轮》的时候,我被书中博大精深的法理震惊了,我清楚的意识到这不是一般的气功,这是真正的修佛大法。我做梦也想不到我是这样的幸运!从此我每天起早贪黑到炼功点集体学法炼功。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时时震撼着我的心灵。心中升起对师父的无限敬仰。以前所有的疑惑不解全都得以解答。回想自己这一辈子老是受欺负,受歧视,老是吃亏,实心实意对人家好,也不能被理解,心里很苦。却不知为什么,学了大法之后,我什么都明白了。“在大觉者们看来,当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做人,就是让你返回去。人吃多少苦,他认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紧还债,他就是这个想法。”(《转法轮》)通过反复学法,我明白了我为何而来,人为什么要修炼,怎么样才算是真正的修炼。从此,我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在修炼中我的人生观得到了彻底的改变。真、善、忍三个字深深的印在我的心中,时时处处遵照大法去做。师父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在家对老伴的忍让,对女儿的宽容,买东西多找了钱,顶雨往回送等。都是我得法之前所做不到的。老伴高兴的说:“这个功法真好,你好好炼吧。”当时大法书奇缺,他就不辞辛苦的为我抄整本《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精進要旨》、《洪吟》、《大圆满法》。所抄的整本大法书,字迹工整,解决了我缺书的难题。

1998年底我开始背《转法轮》。背法为我后来在拘留所学法洪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而且背法对我心性的提高,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就在我背法進度不断加快的时候,一个又一个魔难,一次又一次消业接踵而来。全身发冷,骨头都疼,嗓子紧上不来气,咳血。我在魔难中苦苦承受,在消业的痛苦中煎熬。(其实师父为我承受的更多)“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转法轮》)不断在法理上提高自己的悟性和认识,渐渐的都过去了。

几次消业之后,我的身体以前越来越硬化的关节,变得轻松有力。特别是手脚麻木、腰、腿疼、心脏病、高血压等病,都好了。真是身体健康,心灵充实。炼静功时,有起空的感觉。在这里弟子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我用尽千言万语,用尽人类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和回报师父的浩荡佛恩。

1999年7月20日之后,江××出于小人的妒嫉,利用手中的权力,迫害法轮大法。对法轮功進行了铺天盖地的血腥镇压。迫害手段极其残忍。利用电视给大法造谣,蒙蔽不明真象的世人。我当时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政府为什么要这样残酷的镇压?(当时不知是江××一人所为,我的家乡是一个偏僻的山区小镇)我百思不得其解。当时的悟性只停留在能够分清正邪。但心中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正信是任何力量也动摇不了的。

由于老伴的生病,我大多时间在陪诊和护理。几乎和家乡的同修断了联系。但仍然刻苦学法、背法、炼功。对身边的人讲真象,也以第三者身份讲,怕心重。2000年11月末,老伴病重去世,这个沉痛的打击使我陷入悲痛的深渊一时不能自拔。

老伴去世之后,于2000年12月初,我回到了家乡,通过反复学习师父新经文,明白自己肩负的巨大使命与责任,看了真象资料得知外地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伟大壮举和马三家劳教所恶警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恶毒手段,以及被折磨致死的大法弟子的遍体鳞伤,惨不忍睹。面对邪恶不断升级的、疯狂的血腥镇压迫害,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认识到只能够分清正邪是不够的,而是邪恶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大法弟子要奋起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揭露邪恶,反迫害、救度众生。

为还大法清白,为还师父清白,为了让更多的世人知道大法的美好,救度更多的世人。我和家乡的同修于2000年12月顶着零下近40度的严寒,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到天安门广场证实法。在正念下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因为深知自己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最神圣的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也许因为这一念正,“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在去北京证实法的整个历程中,都贯穿着师父有序的安排和慈悲呵护。只是我的悟性太差,让师父失望。

几经换车,我们顺利的到达北京天安门广场。刚到广场边,就遭到便衣的盘查,我机智的应付了他们。继续向金水桥走去,又被一便衣拦住。因为在我身上搜到真象资料。我被送上了警车。来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这里非法关押几百名大法弟子,这些同修,来自全国各地,虽然素不相识,我们聚在一起就是一个圆容和谐的整体。我们齐声背“论语”《洪吟》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这是大法弟子的心声,那声音嘹亮而洪大,响彻北京上空。

当晚我被送到北京大兴看守所,体检时,量血压,高压240,我知道这是假象。他们一看这样的人,随时都有死的可能。他们就把我送到大兴火车站,让我买去天津的火车票。火车不开,他不走。我只好在下一站下车。这是一个小站。要等10多个小时,才有去北京的车。我一直在等。几小时后,来了一位老人,指点我去北京可以坐客车,当我找到乘车地点。又不知手中的钱够不够,就在我为钱苦苦算计的时候,一个小伙子诚恳的拿出20元钱,一定要帮我。那么大家想一想,从量血压时的假象,到那位老人指点坐小客,直到这个小伙子诚恳相助,难道都是偶然的吗?(当时北京火车站已戒严)。

经过多次换车,我又回到了住处。这个住处是大法弟子包下的一个平房旅店,给外地大法弟子進京上访提供安全和方便。防止钱被邪恶收去,我们去天安门之前都把钱和部分东西留在住处。

第二天,我和一位年轻的女同修和她五岁的女儿,我们一行三人去天安门广场。我们通过地下通道,来到英雄纪念碑前的广场。广场上不断有同修证实法的壮举。有的听口音是南方人,有的是西方的外国人。我们在静静的调整心态,过了一会儿,我们老少三人手拉手站在天安门广场上,当年轻的同修哗啦一声拉开“法轮大法好”横幅时,响亮的“法轮大法好”的口号声也同时响彻广场上空。同时便衣像恶狼一样,一下把同修打倒在地,她的头重重的摔在地上。广场上的众多世人都见证了邪恶残暴凶狠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我又一次被送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这里的恶警问我:你怎么又来了。这次我被送到北京海淀看守所,体检时血压高压240,他们就强行给我打针吃药,我坚决不配合。渐渐的他们也就不来找我了。在非法提审过程中,为了不配合邪恶,为了不连累别人,是决不能说出自己的住址和姓名的。邪恶动用了许多恶毒的恐吓手段,但是,我没有动心。“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就这样,在法上提高自己的认识,在正念的作用下,用智慧去应付邪恶的非法提审。10天后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

在拘留所期间,我所在的屋内20多人中,有6人是大法弟子。我们都不失时机的向身边的人讲真象和洪法。这是一个未成年号,除了号长外(也叫牢头)都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都比较善良,容易接受真象,有的还会背《洪吟》中的诗词。特别是号长,她以前是信佛教的,心地善良,通过我们不失时机的给她讲真象,洪法,她对大法坚信。我们几个同修,都看得很清楚,她很想看书。这时我背的《转法轮》和《洪吟》就有了用处。

同修中有一位是北京清华大学讲师。她是一个平易近人又非常受尊敬的人。无论是同修还是常人,都对她非常的信任。她年轻漂亮(当时35岁)。有一天,她告诉我:“1999年除夕晚上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的就是我们,当晚我戴上了手铐,由于太紧,第二天早上,手背肿很高。”她还告诉我:“不要想自己,怎么对大法好,就怎么做,因为我们有师父。”多么好的同修!多么精進的同修!后来回想她的这段话,其实是点化我出去后遇到的困难,不要想自己,因为我们有师父,可我当时没有悟到。

我和另两位同修,有一天,被调到另一个地方。无论来到哪里,我和同修们都不失时机的和身边的人讲真象。这里的号长是个女强人,因失手伤人被判刑。我和同修轮流给她讲真象。功夫不负有心人,她对法轮功的看法越来越好,并支持我们炼功。想学法,我就想尽办法找机会给她背《转法轮》。我欣慰的看到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10天后的一个下午,我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满以为出大门就是我的自由。可是出门一看,一辆警车在等着,说是送我去北京火车站。在去火车站的这段路上,正好是全面给他们讲真象的好机会,可我却被自我的执著所困扰。由于心中有压力所以只简单的说,自己不是坏人,没干坏事,更没犯法,抓我是非法的。讲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使人身心健康,及法轮大法的美好,而心中更多的是愁甩不掉他们,无法回住处取钱,手中分文没有怎么办?其实我的困境,师父都有妥善的安排,只是我的悟性上不来,关键时刻让师父失望。

这时几个警察抱怨,为了送你我们到现在还没吃晚饭。我说那你们都回去吃饭,我自己走好了。他们说:如果你明天再出现在天安门广场,我们几个饭碗全砸。又一次见证江氏集团的恶毒手段。8点40分的火车,车不开他们不走。我在车上窜车厢,他们都在下边盯着。车终于开了,我的心很是沉重,这是一列直达长春的特快。他们给我一张到沈阳的票。可那离家还有1000多里,举目无亲,天气又是异常的寒冷……(我还是在用人心想问题,越想越难)。列车运行第一站就是山海关车站。已是夜间11点多,因为想回北京取钱,就下车了。想出了许多“人”的办法,费了许多的口舌,最后听检票员说,她们主任答应了。当我真正见到主任的时候,她打量我一下,说:“不行,你去哪都行,就是北京不行”。(其实北京那时已戒严)她看我很失望,又压低声音说:“我不能为你打饭碗”。我全明白了,又是江氏集团的恶毒手段。

既然回北京取钱没指望了,那就办签字,上车走吧!什么也不想了。横下一条心,大法弟子没有过不去的关。

在通往沈阳的列车上,我和车上的人讲真象,告诉他们:千万别相信电视上的谎言欺骗。我们的师父非常正,教我们按着“真、善、忍”做事。做什么事情都要先考虑别人,看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要求我们炼功人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忍。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江××对这些好人的残酷镇压迫害是没有道理的……向他们揭露邪恶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真象,讲天安门广场大法弟子不畏强暴证实法的英勇壮举。人都有善的一面,我看得出来,听的人都很受感动。一位老人深有感触的说:“我看这法轮功,早晚得给平反。”在我对面坐的,从山海关上车的一个老太太,听了真象后,对法轮功的修炼者遭到的残酷迫害,很是同情。当她得知我身无分文,只有一张到沈阳的车票时,就诚心实意的要帮我。她说:谁出门还没有一步难处。她仔细的问我,需要多少钱,一定要够,差一元钱你也走不了。我被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只是道谢。(后来我按着地址,姓名寄还了钱)那么大家想一想,这一切难道是偶然的吗?“我讲没有自然现象,一切都是有序的,偶然是不存在的”(《在欧洲法会上讲法》)。当我用人心苦苦的想办法时,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当我被迫放下自我的执著的时候,什么也不想了,只做应该做的,困难却意外的迎刃而解。

几天后,当我忍着饥饿,顶着严寒奔到家时,当地公安正到处抓我。后来知道是同修承受不住,说出我去北京的事。为了不被邪恶带走,我只有离家出走,流离失所,这段日子是极其艰难的。由于心态不好,这段时间讲真象尽遇到一些不可救要的人,不但不相信,还说一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使我原本痛苦的心,雪上加霜。

几个月后于2001年4月我从外地回来了。邪恶势力仍不放过我。要我到公安局说清楚。在公安局我告诉他们,我去北京没犯法,没做坏事,只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他们一直不作声,最后问:还炼不炼?当时我女儿急忙替我回答:不炼了。我在这关键时刻,又跌了跟头,被情所困扰。觉得女儿已经跟我受了牵连,不愿再给她添难。错误的认为对邪恶用不着说真话,就违心随着说不炼了。可是邪恶得寸進尺,还要我在上面签名,按手印。当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是与邪恶签约!只想反正都是假的,骗他们的。事后越想越不对劲儿。这不可饶恕的错误,在我正法修炼的路上留下污点。“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个污点如果不能洗刷掉,将意味着什么,你能想象得到吗?目前这场邪恶的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给大法与弟子的,针对反迫害所做的一切,不正是大法弟子对大法与自己负责最伟大的表现吗?”(“路”)反复学习师父新经文深知自己做了一件多么大的错事,我在悔恨中煎熬。

邪恶还继续迫害我,叫我交1000元钱,每天到公安局报到。这回我可警觉了,我不会再听邪恶的安排的。我没有罪,没干坏事,为什么要交钱?而我两个女儿则认为,1000元钱能了事,也行啊!女儿说:“我们为你都要愁死了。”这回我可决不会再被情所困扰。不在钱多少,而是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这样我既没有给钱,也不去报到。结果,什么事也没有,不了了之。直到现在再没找过我麻烦。似乎把我忘记了。

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毕竟留下了污点。而这个污点对我的压力越来越大,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就在我悔恨交加的时候,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重新做好的机会——发表严正声明。

放下包袱我又振作起来,反复学习师父经文,通过反复学法,提高自己的悟性和对法的认识,在证实法的路上,不断加倍努力,洗刷污点。散发真象资料,有时背着孩子做。(当时在女儿家看孩子)有时用小车推着孩子贴真象和标语。看起来像哄孩子,随时都可以贴。没有两面胶,就用白面浆糊。真象资料少,有时自己做,有时用蜡笔在电线杆上或其它适当的地方写。蜡笔字不怕雨,擦不掉,效果不错的。有时我和同修分组,分片做。小镇内做遍了,就到周边农村去做。远的30多里,近的有10多里。几年来,风雨无阻,我和同修把真象资料,源源不断的送到千家万户。记得有一次,我和同修到偏远的山区村庄送真象资料。因为雪大在林子里迷了路,好长时间走不出来,我急了。就在心中求师父帮助弟子走出林子,不一会,就走对了方向,走出了林子。事实证明师父时刻都在我们身边。我们所到之处,无论是公路两旁的树干上,电线杆上和村庄里显眼的地方及小镇的大街小巷,大老远就可以看到醒目的真象短句: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全球公审江泽民……

由于江氏集团的严酷镇压和搞株连,我女儿非常反对我炼法轮功。我无论学法炼功和做证实法的事,都不能让她知道。我越是怕她知道,她看我越紧。象我这个样子,怎么能算是堂堂正正呢?我必须堂堂正正学法炼功。实在不行我只好离开她家。我做好走的准备。开始给她讲真象,讲法轮大法的美好等,并表示了我坚修大法的决心。我以为她是不会接受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同意了。她说我误会她了,她是为我好。从此,我可以公开学法炼功。

在面对面讲真象中,开始只对亲人和朋友讲,对靠得住的人讲,渐渐的能到市场和卖菜的人讲和陌生人讲。(有的人就说,你不怕我举报吗?我说不用举报,公安局都知道我)最后敢和派出所的人讲。他们彻底知道真象后,有的想让自己的亲人学炼法轮功。面对面给真象资料。看完收回来再给别人,不断这样传。

知道真象的世人也会替大法说话,为他们的未来奠定基础。有这样一件事。一天,一个知道真象的世人,看见一个贴非典宣传画的人在揭电线杆上的“法轮大法好”,她就诚恳的劝说:“别揭,信仰自由,你就在旁边贴呗。”那人听了他的劝告,没揭。有一天,一个知道真象的老太太对我说:那天我听见有人讲法轮功坏话,我就说她们,你们不知道别瞎说,人家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有一次,我和一个陌生人讲真象,我刚说没几句,她就说:你说法轮功啊?你们那些小报(真象资料)我都看了,我们是真服你们这些人哪!打压这么多年,这小报一直没断过,法轮大法好(标语)随处可见。真不简单。

几年来,经过大法弟子不断的在发正念、讲真象方面所做的不懈的努力,使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越来越少,世人也越来越清醒。几年来,我无论走到哪里,手里都拎一个包,包里从来没有断过真象资料。因为随时都会有缘人等待着了解真象。

在学法方面,我们的学法小组,每天集体学法、发正念。有时用不上一星期就能学完一遍《转法轮》。同修之间随时可以切磋交流。对我们心性和悟性的提高,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得法6年多,经历了许许多多,在正法修炼的实践中,逐渐提高着悟性,认识到我们讲清真象、反迫害、救度众生,是目前的一种特殊的修炼方式。修炼人要不断放下人心的执著,提高心性,时时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是真正的精進。我在正法修炼的实践中体悟到师父的苦心呵护和慈悲救度。逐渐明白了自己肩负的巨大使命与责任。在修炼中,从为私、为我、为自己的得失而乐而忧,逐渐的升华到为更多众生得救而乐,为世人执迷不醒而忧。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应该是一个完全为了众生的未来而存在的生命。

我为自己在末劫的最后时刻,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而感到无比荣幸。能在宇宙所有众生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救度众生助师正法。这是其他生命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感谢师父给我这万古难逢的机缘和永远都无法回报的浩荡佛恩。让我们在正法修炼的路上精進吧!不断纯净自己,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我们才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才对得起师父给我们的无上荣耀和将来不同层次的伟大而永恒的威德。

写出自己的一些事情和体会,向恩师汇报,和同修切磋交流,也希望大家都把心得体会写出来。不管文化程度高低,都应该写出来,写出来的过程本身就是提高认识和悟性的过程。用心写出来,师父就看大家的一颗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