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尽魔难终不悔 正念正行救众生


【明慧网2004年12月31日】我今年64岁,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现将我得法后,特别是在5年的正法修炼中的实修心得写出来,既是向师父的一次阶段性汇报,也是与同修的一次交流。以便通过沟通、借鉴,找出差距,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兑现史前的誓约。

去省委上访

99年7.20的前一天,当得知江氏集团下令取缔法轮功时,我感到十分震惊。我们一向信任的政府领导这不是糊涂了吗?当晚我们18位同修租了辆中客车就去省委上访,还没到省委大门就被警察拦住了。他们把我们拉到一个学校的会议室里,这里已有200多人,有几个警察看着。其中有几个同修专门找他们讲真象。他们有的在听,有的默认。有一位同修,据说是清华大学的学生,讲得所有的警察无言以对。最后,一个当官的说:我们是执行任务的,这些事你可以上中央找江××去讲。

下午来了一辆大客车,把我们几十人推上去,说是要把我们送回原地。开车前,有几位同修商量说,我们不能这样回去,得去找他们的领导讲理,一定要把法正过来。说着他们4个人就往外挤。当时我才得法几个月,还不懂“正法”是什么意思,但我们的心情却是一样的,所以也跟着往外挤。挤到门口时被警察截住了。我们被拉到市公安局的一个院子里,经登记后又被拉到镇派出所。他们把我单独弄到一个屋子里审问,因我没说去省委上访是谁下的通知,就打了我半个多小时。

去市委上访

邪恶的迫害不断升级,诬陷法轮功的谎言满天飞。所以走出来,通过各种途径向政府官员讲清真象是每一个大法弟子必须要做的。但又听同修说北京信访局找不到,就算找到你也進不去,还要被抓。当时我想,就这样被抓捕不值得。直接迫害我们的是江氏集团的追随者,是市、区、镇的有关人员,应该叫他们知道江氏集团对法轮功诬陷造假的事实。向他们讲清真象、揭露邪恶,也是救度众生、减轻迫害的重要途径。所以我就把揭露江氏集团诬陷、迫害法轮功的真象材料写了十几张信纸,准备去市里上访。当时因家里事务太多,没有立即走出来。一天早晨,我起床后,刚走到外屋,只见一位十七、八岁,衣着朴实,面目祥和的姑娘,隔着门窗喊了一声“迎接新纪元”,顿时不见了。当时我心里明白,那个善良的姑娘是在喊我走出来呢,众生都在等着我去救度啊!我回到屋里就哭了。

我找到市委。因为7.20后,派出所给我的第一张通告是民政局搞的,我就到民政局,拿出我写的信,坐在正位上的那个人就接过去了。他认真的看了一遍,笑着说:这太好了,我还得学习一遍。这时在场的其他人也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了。他看完后对屋里的几个人说:他这个事还是首例。他很和气的对我说:这个事我们不管,是团委管。随即出屋指给我团委的门。

团委办公室只有两个人,那人看完后叫另一个去复印一份。他不动声色的说:你这个事不小啊。他随手从抽屉里拿出一本《转法轮》放在桌上说:你说他是不是迷信啊?我肯定的说:不是。他说:你说他不是迷信,明朝那条蛇能附体,能变成人形,还能施展神通,你说那不是迷信吗?当时我因得法太晚,在法理上还不明晰,无法给他解答。他得意的笑了一下,指着旁边的凳子说:你先坐下等一会儿。他就出去了。不大一会儿,听到院子里有人恶狠狠的喊:谁是×××啊?出来!这时那个复印的人把信又交给我,我毫不迟疑的走到门口,见是一个警察,另外还有两个人。院子里停着辆公安车,这时我才明白过来。他们把我拉到市公安局,办完手续后,镇里来的车把我拉到镇派出所,锁到铁笼子里。

铁笼子的门对着传达室,也是警察上下班吃饭的地方。我从笼子缝里把信递给他们,他们就争着轮流看。有的说真行,有的说原来如此。还有的投以赞许、同情的目光,却没有一个对这封信提出质问的。第二天早上,我一眼就认出上次打我的那个既黑又瘦又矮的人,后来才知道他是该所的指导员。还有所长等,它们看我时,目露凶光,总是骂骂咧咧的,象对待敌人一样,也不管我吃饭喝水的事,我也不觉得饿。直到第三天早上,他们才改变了态度,让我和他们一样正常开饭。晚上,镇里的书记、所长一块去动员我,叫我写保证书,和法轮功、和师父决裂。说什么和共产党对着干没有好下场等等。我除了信上说的外,又详细的说了我得法后全家受益的超常现象。在事实面前,他们还是狡猾抵赖。最后那个书记断言说:我们是为你好,为了你的儿女不受牵连,你们修真善忍的不是为别人着想吗?我再送你一句话,胳膊拧不过大腿。说完就走了。之后他们再也没找我谈话,只有那两个小警察有时嘴里不干不净的对着我喊几声。大约在第6天早饭后他们把我送到岱岳区拘留所。

拘留所里已有8位同修,他们是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由于同修们向该所人员讲真象,开创的环境很好,白天年在一起学法,晚上就在自己屋里炼功。一位同修说,如果所里干涉,他们就准备绝食。第二天我看到厕所太脏,就把菜园的小车推来打扫厕所。这样一做,所有的同修都行动起来了把整个拘留所来了个大扫除。这一举动,对该所人员影响很大,有人称赞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在这期间,只要所里人员靠近我们,就给他们讲真象。在打饭时就给其他犯人和炊事员讲真象,绝大部分人员对大法有了不同程度的认识。后来又来了一个二十六、七岁的男犯,据说是所长的亲戚。因为他要天天出去打针,我们学法用的笔、纸都由他代买,很方便。因他和我们住在一起,每次听法都很认真,有时提出的问题我们都感到很惊奇。那人出所时恋恋不舍,说出去一定要学法轮功。春节到了,下了场小雪,我们在打扫院子。所长叫几个同修去包饺子,笑着说:叫你们吃饺子是我们建所以来头一次。

我们同修中有一位大学生,是96年得法的,据说《转法轮》看了一百多遍,我们有什么问题问他,他都能解答得很好,每次学法都是他主持。我发现他耐心不够,缺乏善心。我因学法少,有什么问题总是一问到底,还经常与他争辩,他就说我抠字眼钻牛角尖。一天晚上,他竟然板起面孔训了我一顿。第二天早上我发现,尿桶倒了,屎尿洒了一地,他的衣服也弄脏了,还摔得够呛。他坦白的说:昨天晚上我错了,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呢。

15天的非法关押,我悟到了许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大法弟子的环境不是别人施舍的,而是大法弟子不失时机的讲真象开创出来的。

去北京上访

去北京上访的念头总是放不下,可是去了能不能达到讲清真象的目地,一直是个疑惑。最后,我想了个办法,就是从镇里直到中央把自己要说的话,一级不落的用信寄上去。为了避免镇、区、市找麻烦,我先乘汽车到省城住了一夜,第二天,买好去北京的票,我才把给省、市、镇委以及公安厅、局、派出所的信寄出去。然后,我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第二天上午9时许,我登上了天安门城楼。站在城楼的正中间,感到了大法弟子的伟大和肩负的历史责任的重大。我默诵了三遍《论语》,感到心旷神怡、顿生慈悲,转身抹掉几滴眼泪。早先听说北京有同修建立的大法弟子基地,就想先到基地去交流一下,進一步充实提高,再站出来证实法。我下了城楼,从广场西侧经纪念碑前,从东侧转回来,一直在寻找前来联系的同修,也想看一下同修在广场证实法的情况。不料被装作大法弟子的坏人骗到了泰安市公安局驻京办事处。我就找机会向它们讲真象,可是它们就象没听见一样,根本就不搭理你。夜里10时许,我们镇里的书记、派出所副所长等带车过来,把我拉到一个旅馆。睡觉前,副所长把我铐在窗棂上,就这样过了一宿。

回来时,他们把我下半身装在特制的塑料袋里,一路上讲着他们那些东西。我心里很平静,对他们提出的问题都有理有据的做了解释。揭露了电视、报纸上的造假宣传。如诬陷我们师父制造“神奇经历”、“更改生日”,拥有“豪华住宅”、宣扬“地球毁灭论”等等。把他们憋得够呛。后来那位书记说:你们炼法轮功的都说肚子里有个法轮,法轮就象宇宙那么大,你肚子里能放得下吗?我笑着说:X书记,就像你办公室里那张世界地图一样,世界有多大呀,可你办公室里就能放得下。他哼了一声说:这家伙算是修得有了道业了。我说:我们都是炎黄子孙,一个有良心的人都是爱国的,尤其是党政机关的干部、领导,代表着国家的形象。如果叫打倒谁就打倒谁,叫批判谁就批判谁,善恶不分,正邪不辨,那是爱国吗?那种人只能是专权者手里的一根棍子。其实我们炼法轮功的比一些××党员更爱国。如俺村的××党员×××,历年不交公粮,不交集资。××党员×××,打娘骂老,儿子偷抢不断,经常被拘留。俺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就是处处为别人着想,处处做好人,每年的公粮、集资我们都带头交。一个国家还怕好人多吗?不是好人越多国家就越稳定越有希望吗?如果都学做好人,那连警察也用不着了。那书记点头说:可也是,不过到什么时候都要跟着××党走,遵纪守法才是对的。到了镇派出所,他们把我往铁笼子里一锁,就去喝酒了。

这里的警察我也都熟了,他们主动问我大法的事,我就向他们洪法。有一天,一个小警员无缘无故的骂我,受到另一位警察的批评,他红着脸就离开了。又一次一个小警员逼我骂师父,我反问道:打人骂人是侵犯人权,你知道那些教唆别人骂人的都是些什么人吗?他哑口无言。大约第6天早饭后,他们把我送到了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他们又把我关入了派出所的铁笼子。这次镇里、所里的头头很恼火。不只是每人2500元的奖金没有了,还受到上边的严厉批评。这期间他们除了逼我写保证书、决裂书外,就是抄我的家,翻箱倒柜,连我孙子上学的书都翻遍了。他们除了翻走大法书籍外,也想看看我有没有存款折。他们每天都逼着我家里人交钱,逼着家里人劝我放弃修炼,不然要殃及全家。当家人提到他们逼着交钱时,我当着警察的面大声说:我没有罪,我修的是 “真善忍”,是要做一个更好的人。上访、坚持自己的信仰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他们对我的关押是非法的,咱家别说没有钱,就算有钱也不能给他们。这时一个邪恶的小官说:要不为了你岁数大,我就给你两撇子。他们也了解我家的情况,所以从要6000元到3000元,最后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家人借了1000元给他们才完事。他们知道转化不了我,也就不管我了。

隔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有点沉不住气了。《转法轮》也摸不着看,有没有新经文也不知道,炼功也是在夜里偷着炼。我想,只有向他们讲真象才能改变环境。可是当时正是邪恶嚣张之时,对几个当官的总是找不到讲真象的机会。这时我就先打好腹稿,再向他们要纸笔,他们很高兴的迅速拿来了。5页多的真象材料一气呵成,交给所指导员。他在那里看着,其他警员也就围上去了,指导员就大声从头念起来。看样子他们都感到新奇和满意。然后又交给所长,所长又交给镇党委。从此他们特别是当官的也转变了态度。

所长去找我谈话,内容都是些修炼的事情。我说:我在得法之前,也曾有人劝我炼法轮功,我不但不听,还说些不好听的话,认为那都是迷信,总觉得自己很聪明。98年我得了病,在本村诊所打了十几个吊瓶,花了200多元,病情反而越了越来越重。我勉强去市医院检查,化验结果是肝硬化腹水后期。当时我大吃一惊。因为我弟弟是得这个病死的,死时才30多岁;我妹妹是得这个病死的,死时才19岁。都是住的大医院。像我这快60岁的人得了这病,又没钱治疗,必死无疑。绝望中我想起了朋友所介绍的法轮功。我抱着碰大运的想法借来了一本《转法轮》,按朋友的吩咐静心细看。初看并没发现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再往下看下去,我突然发现,这不是本修炼的书吗?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不由自主的哭了。多少年来,人生太短、人生太惨的困惑长期折磨着我。我看过很多气功书,都不理想。我也曾去过一些地方找师父,结果劳民伤财什么也没找到。我用了一天一宿的时间就把书看完了,从此入了大法修炼的门。自我得法后,我老母亲和老伴也都走入了大法的门。90多岁的老母亲白发变黑,生活也能自理了,还能做针线活,摔了以前的药罐子;60岁的老伴从89年左胳膊粉碎性骨折,打着钢板不能干活,现在也能干活了。我的肝病、胃病、肾炎等病也不翼而飞了。得法一年多来,我全家4口人没吃一片药。我慢慢的讲,他仔细的听,包括外屋的2个保安也能听到。隔了一天,所长又到我屋里,随手把门关上,坐在凳子上说:你们炼功怎么炼啊?炼炼我看看。我就炼了前4套功法给他看 。

腊月中旬,镇领导和派出所人员专门为我开了一个会,理由是听我家人说,我外地的姑娘、儿子都想我,都想叫我去,因为我的户口在那里。经研究,由镇上拿钱,派2个人把我送去。一位心地善良的警察说:所里领导听说春节后上边要判你劳教,领导认为你是个好人,所以准备把你送走。他们对大法有了一定的认识,我感到很欣慰。下午,我见镇书记站在院里,就说:X书记,我去姑娘那里,都不要送了,那样镇里要花不少钱,再说春节你们也都很忙,那地方也太冷,咱家里人去了也受不了。书记听了只是笑,也没表示什么。最后镇上指令村里拿了2000元,派了2个人把我送去,交代给我儿子、姑娘家。这次不只是儿女想我,我早就想去一趟,因我在那里住了20多年,有不少亲戚、朋友需要我去洪法救度。可惜他们那时受邪恶的毒害太深,没有达到目地。在那里也始终没能和当地的同修联系上,再加上房屋窄小,白天人乱,夜里炼功又怕惊动别人。手里只有一本《转法轮》,师父的新经文也看不到。到4月间我就再也住不下去了。

再去北京

再去北京证实法的主意已定,我找了个机会,给孩子们留了个条(不要找我),又和亲戚借了100元钱,买上车票去了北京。有了上次的教训,我先坐在广场西侧路边观看了一会儿。上午9时许,我走到国旗西侧对着天安门炼第一套功法。刚举起手就听西边有人说:老爷子,别炼了,放下手来吧。我哪能听他的,继续在那里炼。瞬间,也不知从哪里又蹿出来一个人,他俩一人架着我一根胳膊,就这样推推拉拉的把我推入了警车。车上已有3─4位同修,不一会儿又抓来一位同修,是个20多岁的小伙子,3个警察抓住他的头发,摁到地上就拳打脚踢起来。我们都大声喊:不许打人!它们不听。

恶警把我们拉到离广场不远的公安局里。登记时我始终没说地址和姓名。它们发现我揣着的《转法轮》就逼我掏出来,我说:谁要动我这本书,我就一头栽到这里。它们经请示后就没动我的书。这一天那里关押了17位同修。我進去时见有7位女同修在无所畏惧的炼功,年龄都在20多岁,矫健柔美的身姿展现出压倒一切邪恶的气势。一位男同修说:她们都是辽宁人。受到她们的鼓舞,我也从第一套功法开始炼。顿时,所有的男同修也都炼起来。一警察说:看这老爷子,胡须白白的,真象神仙一样。炼完功后,由那几位女同修带头背《论语》、背《洪吟》,我们大家都跟着一起背,声震魔窟。

下午这里的女同修陆续被拉走,我和另一位同修被拉到很远的一个派出所里,这个所长非常狡猾,他软硬兼施,目地是叫我说出地址和姓名来。我说:我修的是“真善忍”,就是处处做一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我一旦说出地址姓名,就会连累当地的官员。

我被软禁在一间屋子里,由2个犯人看着。他们寸步不离。第5 天晚上9点多,他们3个人把我推到后车厢就开车了。我在里面想了很多。我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十一岁就失学了,一生历尽坎坷。我历经几次生死却都安然无恙,我这才明白,师父早就保护我了。今天能得大法是我的万福,圆了我多年的梦,纵使我一百个死也无法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为预防不测,我把腰带系好,把衣扣扣好,心想:大法弟子是伟大的,无论何时何地,我都要努力做师父的好弟子,保持大法弟子的尊严。此时我心中没有一点怕意。汽车左拐右拐走了一个多小时,就停住了。我下车一看,是个前后没有住家的旷野,路左边有十几米深的大坑。我自语道,这地方活埋人挺有条件。它们叫我把东西拿下来(其实我的东西就是一个塑料袋,里边有几个馒头和两包咸菜)。我镇静的说:不要了,没有必要了。另一个警察大声说:拿下来!我坚定的说:不要了!它们给我拿下来,放在路边,两个人走近我说:把你的《转法轮》拿出来我们看看。我说:没有门!话音刚落,就听“唰”的一声,两个警察架住了我的胳膊,我怀里的《转法轮》“嗖”的一声就到了它们手中。那个所长走过去骂了我一句,打了我几个耳光,随即开车走了。

它们一走,我反倒有些紧张了,拔腿就向相反的方向跑。见左边有一条小路,就顺小路向前急走,见有一道没建完的院墙,我進去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借坡就躺下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不能死,我还要助师正法,众生还在等着我救度。奇怪的是,这扣子是怎么解开的呢?那几个耳光还在耳边回响,到底是打得谁呢?我怎么就没感觉到呢?我难以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幕,真象一场梦。我按着火车的方向知道北京在那里。天蒙蒙亮了,我起身一看,原来这里是一片坟地。我买了火车票回家,下火车后坐汽车的钱只买到半路,剩下的路就是行脚了。

点滴体会

“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精進要旨》)。我们修的是“真善忍”,任何时候都得按照这个标准去做,特别是在面对邪恶迫害时,如果做不到善,甚至产生敌对气恨之心,就会给邪恶提供加剧迫害的条件。因为这种心发出的物质是不能同化“真善忍”特性的。在另外空间看是黑色的、阴性的东西,与邪恶的东西是溶洽的,所以它能与邪恶的物质汇集为一体。这是修炼人的有漏,是被邪恶钻空子加大迫害的物质基础。所以修炼者一定要修善,用善心对待一切,时时做一个好人,处处为他人着想。然而善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在正法中精進实修的结果。

师父说,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非原话)。只有放下对这个空间由分子构成的肉体生死的执著,才能达到修炼者的超常境界,达到真正自我的永生。放不下生死,就是怕死──怕失去常人中的利益、怕肉体痛苦的承受等等。而怕的因素却正是邪恶加大迫害的物质基础。所以,只有敢于放下生死、能够放下生死,才是对真正自我主体的保护,才能在生死关头镇定自若、化险为夷,才能做好正法中的三件事。

我们在正法修炼中如何做到“正行”是至关重要的。正行扎根于长期实修的坚实基础上,来自于正念,正念是正行的基点和根据。只有时刻保持强大的正念,才能有使众生欣喜、令邪恶胆寒的正行。而正念来自于对法理的正悟。修炼人没有对法理的深刻认识甚至是离开了法是不可能有正悟的。正悟与正信又有很大关系,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能更好的正悟大法,清醒的认识到自己与师与法的关系、自己在正法中的重大历史使命。说到底,这一切都来自于大法。所以真正能够多学法、在法上认识法,才是做好一切正法工作的根本保障。

在证实法中,师父赋予我们的正法口诀是维护大法、铲除邪恶、救度世人的法宝。但是如何在发正念中使神通发挥威力,是与我们发正念的基点和心态分不开的,只有把基点放正才会有预期的效果。但在遇到突发事件时有时就掌握不好。有一次我在夜里发真象传单,突然来雨了,来雨我也不怕,我把传单揣到怀里,往有大门楼的人家放。可是我刚发出去的传单有些可能被雨淋到,这时我就念起了正法口诀,不准邪恶干扰,不到一分钟雨就停了。在回家的路上又下起雨来,当时我又想,等到我回家再下吧,别淋坏了衣服。这一念之差,就带来了不同的后果,我念了一路正法口诀,最终也没管事。事后我才悟到是基点没放正。

还有一次也是夜里发传单,发完这村再往那村去时,一辆摩托急速的迎面冲过来。这时我意识到我发传单时因狗叫被人发现了。因是冬天没处躲藏,当时来不及多想,我把自行车一扎,对着摩托车发起正念来,拿出了压倒一切的气势。再有几秒钟就到跟前了,在这紧急关头,摩托车突然熄火了。车上人绝望的大声喊道:“逮住他!别让他跑了!”正念使我脱险了。

一次我在屋里看书,听老伴喊道:我不行了,你快过来!我跑过去一看,她在床上打滚,是肚子疼。几年来,村里人几乎都知道我炼功后全家人都不打针吃药、不生病,我如果去请医生,肯定会使大法的声誉受到影响,这一定是魔的干扰。我就对着老伴立掌发正念铲除邪恶,不到2分钟就好了。她平时修炼不够精進,这一次受到很大震动,感谢师父救了她,也明白了发正念的威力。

我们附近村的2位老同修,两口子都七十多岁了,突然遭到另外空间邪恶的迫害,都躺在床上打起吊瓶来了。我们通知周围村的同修发正念,铲除邪恶对他们的迫害,结果不管用,病越发严重,都站不起来了。后来我们把同修集合起来交流切磋,发现我们心性有漏,发正念的基点没摆正、念力不集中等。看上去是邪恶对两个老年同修的迫害,实质上是对正法的破坏,对救度众生的干扰。从这个基点出发,我们统一了正念口诀和时间:彻底铲除另外空间的黑手、乱法烂鬼对正法的破坏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让邪恶全部解体!让大法弟子早日康复,助师正法!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灭──!结果这两位老同修第2天就不打针了,第3天就完全康复,走入正法行列。

我们是伟大的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宇宙大法的保卫者,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以法为大。遇事首先要考虑的是,这件事对大法的声誉有什么伤害,对救度众生有什么影响,这就是我们最根本的基点。

今年入春以来,我市邪恶猖獗,十几位大法弟子相继被邪恶绑架,资料点遭到严重破坏。经切磋,认识到这是我们整体有漏造成的。我建议在全体大法弟子发正念铲除邪恶迫害时,摆正基点,统一口诀,统一时间,对准目标,整体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邪恶,实施后有效地抑制了邪恶。

整体的形成,是这个范围内大法弟子统一意志的形成。如果思想各异的人坐在一起,从形式上看,好像是一个整体,从另外空间看,他不是个整体,发出的思想、物质不同,形不成任何整体力量。全世界的大法弟子虽然相距万里,但我们是一个整体,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村的几个人、我们镇的几十个人,经常在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遇事一块切磋,有邪恶共同铲除,我们是一个小整体。一个县、市、省等是一个大整体,在一定时期自觉形成统一意志,铲除邪恶的迫害,救度众生,就能够充分发挥出整体的强大威力。所以在揭露邪恶、铲除邪恶、救度世人中的过程中,树立和强化整体意识是十分重要的。

诚望通过交流,共同得到提高,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