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份四十三宗被迫害致死案例被证实(图)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明慧记者古安如综合报道)根据明慧网资料统计,2004年11月份,共有43例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通过民间渠道被证实。至此,从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公然迫害法轮功至2004年11月30日,被证实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到了1141人。

* 11月份证实43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12人死于2004年,4人死于11月份内

被证实的43例迫害致死案例分布于19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辽宁省7例、河北省5例、山东省3例、吉林省3例、四川省3例、重庆市3例、湖北省3例、云南省3例、湖南省2例、天津市2例、黑龙江省、陕西省、河南省、广东省、福建省、江西省、贵州省、上海市、新疆自治区各1例。

43例迫害致死案中,妇女23人,占53%;年龄在50岁以上的老人20人,占47%;有12位被迫害致死于2004年内,其中4位死于刚刚过去的11月份。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年龄最长者是天津华北建材公司离休老干部程科,被迫害致死时已75岁高龄;年龄最轻者是云南省思茅地区墨江哈尼族自治县的法轮功学员、安徽中国科技大学学生谢宏宇,被迫害致死时年仅22岁。

在43例迫害致死案例中,24人直接死于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戒毒所、洗脑班和当地公安及610机构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法轮功学员普遍遭受到各种形式的毒打、酷刑折磨、洗脑“转化”和经济勒索。

被证实的案例中,有的夫妻双双被害而亡(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五金公司职工、法轮功学员彭世民、刘小莲夫妇于2002年被迫害致死);有的全家人遭难(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北辛堡镇蚕房营村陈爱立一家七人修炼,三个子女被害死,四人遭非法劳教关押和残酷洗脑迫害);有的被迫害致死后留下家中年迈的父母和幼小的孤儿(吉林省桦甸市红石林业局红石林场医生邵慧两年前被害死,公安至今仍向家属隐瞒真象)……许多案例不仅迫害事实野蛮残酷、触目惊心,而且充分反映了迫害的广泛性和灭绝人性。

* 兄妹被害死 陈爱立含冤离世 父母胞姐亦惨遭迫害

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北辛堡镇蚕房营村的“法轮功家庭”:父陈运川,母王连荣,大姐陈淑兰,大哥陈爱忠,二弟陈爱立,小妹陈洪平和大姐的女儿李影全都修炼法轮大法。有幸与大法结缘,全家人受益,父亲多年的腰腿痛不治而愈;母亲30多年的关节炎、咳喘病好了,脾气也不再火暴了。


陈爱忠(大哥)

陈洪平(小妹)

陈爱立(二弟)一家

但迫害开始后,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大哥陈爱忠被非法判三年劳教,于2001年9月12日被送到河北省唐山第一劳教所,8天后即被虐杀。小妹陈洪平被怀来县东花园派出所非法抓捕毒打,双腿被打断,后在高阳劳教所遭受一年半的折磨,于2003年3月5日去世。

2004年2月28日,父陈运川、母王连荣和二子陈爱立被非法绑架到张家口市沙岭子洗脑班遭受迫害,三人绝食抗议,两个月后父子被放回反锁在家中,北辛堡乡派出所派人日夜看守,陈爱立身体已被摧残的极差。7月9日陈爱立摆脱监控,流离失所,但身体一直极度虚弱并日趋严重,于2004年11月5日含冤离世。

陈运川7月26日再次被绑架到沙岭子洗脑班遭受迫害,10月19日王连荣因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而被放回,同日陈运川也被放回。二老回家不久,再次经历失子之痛。

现四个子女只剩大女儿陈淑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大兴县天堂河女子劳教所,其女儿李影也被劫持在北京市昌平区敬老院。

* 劳动局局长李凌20几天内死于沈阳大北监狱的新一轮迫害

李凌,女 ,51岁,曾任锦州市古塔区劳动局局长,供暖公司副经理。李凌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古塔区政法委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大北监狱)三大队实施迫害。


李凌生前照片

李凌1994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各种疾病全部康复,同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言行,是同事、邻居、亲人们赞不绝口的好人。1999年7月20日江××疯狂镇压法轮功后,同年10月,李凌出于对政府的信任進京上访。并将自己修炼法轮功后亲身受益情况向有关部门反映,怎知当时国务院“信访办”已成了镇压和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场所,无奈李凌只好到天安门和平请愿,因此被判刑一年半,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遭受迫害。回来后不久,于2002年5月28日在家中,无辜被古塔区政法委再次绑架,并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大北监狱)三大队实施迫害。

在前一段时间里,沈阳大北监狱(现已搬到马三家劳教所)对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新一轮的残酷迫害中,大法弟子李凌于2004年11月17日被迫害致死。狱方于11月17日通知家属时,人已死亡。据悉:10月20日左右,家人探望李凌时,李凌身体状况未发现异常,在短短的20几天里,就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被活活的害死了,人性何在!

* 75岁离休老干部程科被天津河西分局迫害致死

天津华北建材公司离休老干部程科,女,75 岁,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居住在天津市河西区德望里,曾被誉为天津“冬泳一枝花”。在99年4月23日,程科去天津教育学院反映自己身心因修炼法轮功受益的事实,遭到警察的殴打。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但这种权利不仅未得到警察的保护,还被无情剥夺,暴力相加。恶警对七旬老人也毫不留情,大打出手。

程科被打后,一位香港记者打来电话向程科了解情况。之后因为此事,程科被刑拘,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罪”。

程科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于2000年被抓进天津板桥劳教所五大队劳教一年,获释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再次无辜被抓,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在天津建新劳教所强制洗脑。每当有人找她谈话洗脑,她都告诉人:“我一身的病,20多种顽疾的折磨使我生不如死,全国各地专家教授都治不好这些病,每年都要给国家花去大量的医药费,修炼法轮功后,一分钱没花,就治好了我全身的病,炼功后我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们不参与政治,我们也不反对政府,我们只是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

在劳教期间,恶警以减刑为条件让吸毒犯、刑事犯来看管老人,还变本加厉的向老人的家人勒索钱财。2002年,程科在劳教所的厕所里滑倒摔成腿骨折,家人和单位的人强烈要求保外就医,程科才得以回家养伤。2003年12月22日,派出所、劳教队再次闯入程科家中,将老人抬進警车,劫持回建新劳教所。

* 林场医生邵慧两年前被虐杀 吉林公安至今向家属隐瞒真象

吉林省桦甸市红石林业局红石林场卫生所医生邵慧,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说明法轮功真象,2002年8月被吉林市公安局跟踪,当晚即被迫害致死,年仅31岁。吉林市恶警为掩盖罪行,封锁消息,至今没通知家属。

邵慧,男,1971年生, 1996从亲友那里得到《转法轮》,1997年在家乡组织成立炼功点,开始正式走入大法修炼。他心地善良,为人正直,有修养,在单位里是业务骨干,不求名利,不争不斗,常深入到一些重患者家里就诊,患者都愿意找他看病。在家庭中他孝敬老人,七十多岁的岳父身患癌症,到后期大便失禁,他象亲生儿子一样精心护理,给老人洗澡、洗弄脏的内裤。他乐观随和、热心,爱帮助人,亲戚朋友都愿意和他在一起,也都知道他是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好人。


邵慧一家三口

邵慧与儿子

邵慧的妻子穆萍也是修炼人,两个人志同道合,儿子聪明懂事,一家人过着与世无争、温馨恬淡的生活,令人羡慕。

1999年7.20后,邵慧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而遭到邪恶之徒的反复迫害,被公安局非法管制限制人身自由,扣押身份证,非法监视,非法监听电话,一到敏感日随时随地就非法传唤办洗脑班,强迫交保证金,不交就从工资里扣,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无法得到保证。

2000年4月、11月,邵慧被非法抄家、绑架,被恶警刑讯逼供、毒打、体罚、不让睡觉,强迫站马步近20小时。12月,邵慧和妻子穆萍双双被非法判劳教三年,邵慧被劫持往吉林欢喜岭劳教所非法迫害。为达到所谓的“转化率”,恶警对大法弟子施以各种酷刑折磨,邵慧在长期迫害中浑身长满了疥疮,额头发际处留下两道深深的疤痕。

2001年12月,欢喜岭大法弟子被转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遭受集中迫害,那里的刑具有白龙棍、狼牙棒、柳条鞭、电棍、硬胶皮管子、老虎凳……。2002年2-3月间,恶警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开始强制转化。3月31日邵慧在出工时堂堂正正从劳教所正念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为唤醒被谎言蒙蔽的世人,邵慧一如既往的走出来利用各种方式向人们讲真象。2002年8月在吉林市丰满区地质2号楼租房内,吉林市公安局恶警跟踪而至。当时和邵慧在一起的另一名功友从七楼跳下摔成重残,邵慧在室内被迫害致死。吉林市恶警为掩盖罪行封锁消息,至今没通知家属。

邵慧的父母,两年多了一直在苦苦的寻找儿子的下落。沉重的打击,使邵慧的父亲双目几近失明,母亲犯高血压不慎摔倒造成腰椎骨折,行走困难。两个老人心力交瘁,重病缠身,还要抚养年幼的孙子(邵慧的儿子),艰难度日。邵慧的妻子穆萍也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关押劳教所,受尽各种折磨,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才于2003年10月将穆萍所外就医放回家。

* * * * *

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江氏集团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都将要偿还,这一天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