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的种种造假行为和虐杀好人的各种暴行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吉林监狱,全称“吉林省第二监狱”,位于吉林市军民路100号,省级监狱。吉林监狱共有11个监区,每个监区又分三个分监区。吉林监狱公然违犯相关法律、法规,随意延长劳动时间,根本不把服刑人员当正常人看待,每天强迫他们超时劳动,为监狱创造“个人财富”。一、二、三监区为专门加工服装的;五监区为铆焊;六监区为汽车零配件加工;七、八监区为专门出外工;十监区为伙房;十一监区为老残监区。

为了晋升“部级监狱”,吉林监狱在各种设施、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开始想尽办法蒙骗上级,刻意营造所谓文明管理的假象,欺骗监狱上级管理部门和犯人家属。2004年吉林监狱又向社会作出了8条公开承诺,内容如下:

1、吉林监狱在执行刑罚时,严格按照省监狱管理局下发的《狱务公开手册》内容执行;

2、坚持原则,正确履行职责,在服刑人员减刑、假释、保外就医、监外执行和服刑人员考核、奖惩等项工作中,做到公正、公开、公平;

3、对服刑人伙食标准,我按照国家规定的食物量标准,供给服刑人员的伙食,保证包含卫生,做到每周公开食谱,每月公布伙食开支账目;

4、保证服刑人员的人身安全,合法财产、辩护、申诉、控告和检举以及其他未被依法剥夺或限制的权利不受侵犯;

5、杜绝民警在执法过程中对服刑人员及其家属吃、拿、卡、要和索要收受、侵占服刑人员及其亲属的财物现象的发生;

6、民警在执法过程中,绝对禁止打骂、体罚和致死、致残服刑人员行为,保证服刑人员的合法权利;

7、监狱民警严格按照“七条禁令”的规定执行,保证不违反“七条禁令”的规定;

8、完善服务内容,提高服务层次,特别是窗口单位的民警要做到礼貌待人,文明服务,态度热情,耐心细致。

吉林监狱表面上条件较好,但人数不够部级监狱的人数标准,各种硬件设施也根本达不到部级要求,各种管理更是非常混乱。为了使服刑人员凑够5000人才能晋升部级监狱,吉林监狱在这种情况下,采取了弄虚作假,准备蒙骗过关的手段。

* 设立高价超市、对外却美其名曰是“便利服务”

为了最大限度榨取每个服刑人员的“最大价值”,吉林监狱规定:不许所有服刑人员的家属自带各种生活用品和食品,只能存钱在超市购买,但价格却高得惊人。在外面0.5元一斤的苹果,在这里却卖到3元一斤;在外面一套市场价10几元一套的线衣线裤在这里却卖到80-90元;一两元钱的卫生纸在这里也卖到了8-9元……

* 吉林监狱“见不得人”的阴暗角落

在吉林监狱有一个特殊的监区――11监区,又叫老残监区。11监区是由吉林监狱过去做煤球的库房临时改建的,这里条件非常简陋,里面关押着500多名服刑人员和14名大法学员。这里从外表看就是一个堆放杂物的大仓库,整个监区只有一道大铁门,里面的人终年见不到阳光。每当有上级检查和来人参观时,老残监区的在押人员连正常开饭的时间都保证不了。什么时候检查、参观结束时,他们才能吃上饭。有人检查、参观时,监狱采取的掩盖办法,就是把外面的大铁门锁上,给人造成一种这里根本就没有人的假象,等来检查、参观的人走了才打开门。

老残监区各项设施非常差,就连正常刷碗的水都没有,通常采用的办法是饭后用自己吃剩的馒头刮碗。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连脸都洗不上,浑身上下全是黑的。这里卫生条件极差,终年不见阳光,根本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冬天冷、夏天潮湿,连空气都有发霉的味道。老残监区每个分监区都是130多人挤在一起的大板铺,每个人睡觉(活动的空间)只有60cm,拥挤不堪。

老残监区里还有一个更为特殊的角落――“裸体区”。这里是关押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服刑人员和因坚定修炼,被迫害致残的长春大法学员杨光的地方。这里每人睡觉连60cm都达不到。因失去自理能力,为了大小便方便,他们终年下身裸体,整日生活在肮脏的屎尿之中。他们开始长虱子、长疥,各种传染病流行……看管他们的警察5、6天都不进来一次。外出只有一个铁门,如果发生火灾和其它意外,后果不堪设想。由于老残监区的在押人员失去生产能力,不能给监狱创造更多的价值,所以这里的伙食极差,菜里根本没有油。

* 残酷虐杀和迫害无辜好人

吉林监狱表面上提倡文明管理,对外宣称设施完备,是“文明监狱”,还准备晋升“部级监狱”。实际上,这里却是邪恶势力的黑窝,残酷虐杀好人的魔窟。

这里从1999年7.20之后非法劫持关押了100多名大法学员,已知的有刘成军、魏修山、张建华、崔伟东四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另有许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

大法学员非法关進监狱后,各监区首先自设学习班学习,强迫写所谓的四书。

* 监狱恶警大搞奖励、株连政策

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主管部门主要是“教育科”。教育科主抓各监区,法轮功学员的能否接见也归教育科直接管理。在吉林监狱,以监狱长李强、新任政委刘伟、新任教育科科长李壮、教育科干事恶警李永生、恶警王元春为首的迫害大法学员的元凶,猖狂的叫嚣:“在吉林监狱,让你活6天,你不到5天就完了。”

监狱规定每个坚定的大法学员都有两个刑事犯人“包夹”,就是大法学员的一切行动都由犯人严密看管,并设一名组长。如能定期完成转化任务,就可得到不同程度的加分奖励,给犯人每月3分(相当于减期4至5天)、组长6分;如不能定期完成转化,包夹组的成员都受到株连,一直会株连到分监区、监区。在这种情况下,刑事犯人为了减期早日回家,在干警的纵容、唆使下,想尽各种办法拼命的体罚、毒打、酷刑折磨坚定的大法学员。

* 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罪恶场所

小号:关押坚定修炼大法学员的场所,也是所谓的“反省”阶段。

矫治中心、严管队:对继续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施用酷刑,吉林监狱坚持修炼的大法学员在这里遭受过各种酷刑折磨。

* 强制转化、逼迫劳动、停止接见、严管迫害、野蛮灌食、致伤致残

在吉林监狱,刑事犯人不要减期的加分可以不参加劳动,但却逼迫大法学员们,不要减期的加分也得参加劳动。

恶警们平时强迫大法学员做各种奴役劳动。一到强制转化期间,对抵制奴役劳动的大法学员强制必须参加劳动,否则送严管加重迫害。

2004年7月10日吉林省610进驻吉林监狱,强迫转化大法学员10天。对不转化的人送進严管和小号打压制服。并且不转化不让家属接见。9月24日吉林德惠大法学员孙迁为争取接见权力,绝食抗争,被送严管队酷刑迫害。

2004年10月20日大法学员孙迁再次绝食,恶人在给他下管灌食时把鼻孔插坏流血,灌的食物是苞米面少、盐面多达满满一瓶,确切的说就是浓浓的盐水。恶警灌食后不给供水,恶警管教邪恶的说:不管你有什么要求,你不吃饭就灌。

2004年11月15日,吉林监狱对所有坚定的大法学员进行强制转化。先是搞所谓的谈话,放诽谤大法的录像,然后就送严管队用刑,长春市大法学员梁振兴已被送严管队迫害。还有的大法学员,因不妥协被停止见家属。

伊通县大法学员武克立现在强制转化期间,已与一月前判若两人,目光呆滞、身体极度虚弱,打不起精神,四肢麻木不听使唤。监狱医院说他是末梢神经炎,并说这病可能导致半瘫或全瘫。干警们说这样的病在这儿太多了。武克立因为自己被非法判刑写了申诉书,所以招来教育科的李永生干事,每天手拿这个申诉书对武克立做强制改变认识的迫害,到2004年11月15日这种精神迫害已经整整13天了,在这之前还没有人能挺过11天,就被送到小号、矫治中心、严管队进行酷刑折磨。

大法学员刘景新33岁,长春光机学院毕业,原在生物制品研究所工作,家住吉林省伊通县。因坚定修炼在长春绿园公安分局遭恶警毒打,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工作被开除,被关押在吉林监狱二监区。当家属去第一次接见他时,发现他被监狱毒打,现被严管。

长春大法学员吴仪凤,40多岁,长春建工学院建工系主任,教授,他是吉林省最著名桥梁专家,东北三省三个著名桥梁专家之一。因在他家中搜出电脑,长春市公安局对他进行刑讯逼供,恶警们对他毒打、套塑料袋昏过去后,用凉水浇醒;接着又逼迫他坐老虎凳,恶警们把他背铐在后面的两只不能动的胳膊,360度猛的转到前面去,吴仪凤当时疼得浑身颤抖,两臂脱臼,到看守所后,两手肿的象馒头,不敢拿东西,后被非法判重刑13年。2003年10月,吴仪凤被送到吉林监狱。长春建工学院领导、长春市领导出面担保:只要他写不修炼保证就放人,遭吴仪凤严词拒绝。因坚定修炼,他在吉林监狱遭酷刑“抻床”迫害,2004年春节,他被转到吉林省四平监狱继续遭受迫害。

* 执法犯法、草菅人命

2003年初吉林监狱打死一名刑事犯人,理由是这名犯人装病不干活,当这名犯人被打死后才知道这名犯人真的有病,但此事却不了了之。

据吉林监狱干警无意中透露:2004年2月份,八监区的一名大法学员因为看经文被发现,活活的被打死,尸体扔在锅炉房内没人管;九监区一名大法学员也是因为看经文,牙被打掉两颗;九监区另一名坚定大法学员因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刑事犯人打倒在地,门牙被踢掉四颗。当被打的大法学员找到管教要求处理打人的犯人时,恶警管教竟邪恶的说:他们才踢掉了你四颗牙,要是我把你满口牙都踢掉。

* 酷刑“坐床”

就是坐在一种很小的带楞的凳子上,必须腰直颈正,稍有晃动,就会遭到管号的毒打,经常有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学员的臀部坐烂,露出骨头。每天除了吃饭,大小便外,其余的时间就是伸腿静坐在硬板床上,从早上7点到晚上10点,并且床上不准许铺任何东西,同时还要背诵12号令(监规),限制时间必须会背。如果再不妥协,就改为坐木棍或木板条,用不了两天臀部就坐破了。

* 酷刑“上枷锁”、烟头烧胸、上大挂

把坚定的大法学员塞进床下,坐在水泥地上,掀开床用床板狠狠的夹住脖子,上面只露出头部根本一点不能动,逼迫大法学员妥协。如坚持修炼,刑事犯人用手、拳、床板可任意毒打大法学员的头部,被打的大法学员因脖子被卡住、全身不能动,只能等着挨打。有的被打掉牙,有的被打的鼻青脸肿,再不写决裂书就送小号或严管处理。还有的对坚定的大法学员用烟头烧胸部,上大挂、腿尖不着地。

* 酷刑“抻床”

吉林监狱最残酷的刑具就是“抻床”,邪恶之徒把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学员的四肢,固定在特制的床上,床上有四个环,把手脚固定在环里,然后在环上上劲,这时身体离开床板,四肢抻开;再上劲,几分钟人就昏死过去;十几分钟四肢筋骨皮肉全部离位,从此人就残废了,而且不准许别人管他们生活上的任何事。36岁的吉林德惠大法学员孙迁和吉林白山大法学员刘兆建都被上抻床,被抻后二人手脚残废,后被转至老残监区。还有一名九监区的大法学员上抻床后,腿成了终身残废。在吉林监狱,许多大法学员都被酷刑“抻床”迫害过。

* 长春大法学员杨光被迫害致残,终年“赤身裸体”

大法学员杨光,50多岁,长春市人,因坚定修炼而被非法判重刑。在长春市公安局七处,遭恶警严刑逼供。恶警们对他施用各种酷刑和毒打,当时右腿被打折,根本不能活动,后股骨头坏死。杨光当时是被恶警们抬进监狱的,后被关押在吉林监狱老残监区。杨光现右腿残疾,脚趾溃烂、变形,目前已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

杨光下身常年不穿裤子,赤身裸体。由于下身瘫痪,为了大小便方便,犯人给他“特制”了一个类似残疾人用的轮椅一样的简易的小车。小车四周是用铁管焊成的,周围是木板,臀部坐的地方是一个脸盆大小的圆洞,下面是四个小轮。每当杨光大小便时,犯人就推着这个特制的小车,把他送到厕所里自己方便,就没人管了。因车的四周围都是木板,杨光的手根本够不着臀部,所以每次大便后,也不能擦,终年生活在充满异味、肮脏无比的屎尿之中。他和监狱的精神病犯人、被打残的刑事犯人、生活失去自理能力的犯人,在冬冷夏热、终年不见阳光的裸体区内度日如年。

老残监区对生活不能自理的人,每隔一段时间就把他们扔到水房,用水管子猛冲他们全身,用带钉子的托布擦身,还美其名曰“美容洗澡”,一年四季都是如此。不能自理的人被褥都是其他人在水房把被褥扔在地上,用脚踩踩就算了事。

吉林监狱对外极力封锁消息,用各种谎言欺骗上级部门和家属,并极力伪造“文明监狱”的外壳,但这里却是真正的“人间地狱”,虐杀迫害大法学员的场所。在这里对吉林监狱的揭露只是真实面目的冰山一角,无辜的上百名大法学员还在承受着惨绝人寰的残酷迫害和疯狂的虐杀。

请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有正义感的人们都来了解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被无辜迫害的事实真象,并和我们一道共同抵制迫害,呵护人间正道。

所有被吉林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的家人、同事、朋友,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亲人被肆意虐杀、迫害,我们应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我们被非法关押的亲人和我们自身的合法权益。向吉林监狱有关部门、吉林监狱驻所检察院、吉林监狱管理局、吉林省检察院、吉林省司法厅、吉林省人大、吉林省政府、吉林省委和有关部门控告吉林监狱恶警、恶人的违法行为,并把真正违法的恶警、恶人绳之以法。

附电话:
吉林省吉林监狱管理局: 地址:长春市新发路46-1号 邮编:130061
信访办电话:0431-2750074 局长:0431-2750001
徐书记 0431-2750003 处长于德:0431-2750018
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监政处:0431-2750062
吉林省吉林监狱地址:吉林市军民路100号 邮编:132012
吉林省吉林监狱的通信地址:吉林市315信箱 邮编:132012
总机:0432-4881551
狱政科:0432-2409418 驻监检察院:0432-4881515 传真:0432-4881559
文秘科:432-4881559
(注:吉林监狱害怕更多的正义之士来了解这里的情况,最近关闭了总机:0432-4881551转各部门的自动拨号装置。但总机仍是0432-4881551,请往这里打电话的有关人士,打通总机0432-4881551之后,直接让转各部门即可。)
吉林监狱恶警(最新变动):
吉林监狱监狱长:李强
新任政委: 刘伟
新任教育科科长:李壮
教育科干事恶警:李永生、王元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