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拜泉县两法轮功学员自述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

黑龙江省拜泉县两法轮功学员自述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
  • 我被拜泉县及双合劳教所恶人迫害的经过

  • 我被拜泉县及富裕劳教所恶警迫害的经过

  • 我被拜泉县及双合劳教所恶人迫害的经过

    我是于1999年4月开始学炼法轮大法的,看了《转法轮》才真正知道人来到世间的真正目地,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身心受益非浅,更觉大法的神奇、伟大。可是不幸的是1999年7.20镇压开始了,我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受害者,现将我所遭受的迫害事实陈述如下:

    我于2000年12月16日去北京上访。23日被恶警强行抓捕到北京前门派出所,傍晚又被送到密云看守所。24日一管教把我叫到办公室,逼迫我放弃大法,我没有听从,它们就把我摁在椅子下蹲着,还恶狠狠的打我的嘴巴。4天后,我又被送到天津小树林看守所,审讯人员因我不说出自己的地址,就凶残的抓起我的头发不停的往墙上撞,还用手打我的眼睛,一掌下去顿觉眼前直冒金星。这些中国警察就是纯粹的流氓。

    12月31日,我被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驻北京办事处(专门管法轮功学员上访的临时机构)的人带走,我兜里仅有的100元钱被办事处的人员强行拿走,不知去向。后于2001年元旦我被送到拜泉县第一看守所,在这里被非法关押90多天,警察陈景满向我家人勒索2000多元钱,我的单位(原拜泉县商贸大楼)也在我的工资中扣留7000多元钱(其实他们去北京接我的费用根本没有那么多。)后来单位又扣我3000多元,看守所又索要400多元伙食费。2001年3月中旬我才被放回。

    2002年5月14日,我在一居民楼发真象资料时被抓,因为两名学生举报了我,他们叫一位妇女(据说叫董丽)给当地610打电话,我因此又陷入囹圄之中。在拜泉公安局,恶警黄宗富、朱庆宇用绳子绑着我的双手吊在暖气管子上。我又在巡警队被强迫坐铁椅子四天。6月6日我被非法送到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双合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期间双合劳教所的队长王岩、干警牛意、队长王玉晶分别对辱骂、恐吓,用电棍电我,还有其它干警用脚使劲踢我,让我坐冰凉的铁椅子,它们残忍疯狂的迫害使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劳教所这个邪恶场所,把我这昔日的小胖子折腾成了鸡骨架。2003年9月初一天夜里,我突然五脏六腑疼痛难忍,后来劳教所把我送到农垦齐齐哈尔市分局中心医院做检查。尽管我不吃饭,每天还要坚持服劳役,恶警队长王玉晶恶狠狠的说:“你不吃饭也得出工干活。”我们在那里简直成了奴隶。2004年2月2日晚,我吐了几口血,3日在卫生所检查发现肺部粘膜粘连有积水,有肝腹水症状,我浑身无力,上楼慢一些,恶警队长王玉晶说:“快点上楼,这回快死了吧!我爷爷就是这病死的,你也快了。”我是大法弟子,我想我一定会坚强的活着,慈悲伟大的恩师一定不会丢下我。我身体所出现的一切症状都是劳教所迫害的,后来我胃糜烂、脚麻木、心脏不好、极度贫血,肺部有肿瘤、脸象白纸,嘴唇紫色,肚子大得象孕妇,总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我才被释放出来。从中我深刻体会到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中国政府的邪恶镇压注定是失败的。

    黑龙江省大法弟子 2004年11月19日


    我被拜泉县及富裕劳教所恶警迫害的经过

    我是1998年有幸修炼大法的,学法后身心受益非浅,对师父有说不出的感激。

    1999年7.20后,我遭到残酷迫害。我单位拜泉县第一砖厂领导杨孝全、郭洪林,还有建安领导唐俊岭唆使我父亲对我实行家庭暴力,以逼迫我放弃法轮功修炼。2000年拜泉县公安局的警察田宏亮多次到我家骚扰,干扰的我正常生活。

    2001年冬天,我和另一大法弟子去北京和平上访,向中国政府申述我们学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在天安门附近被恶警强行抓捕,带到天安门前的一个看守所,那里已挤满了几百名大法弟子,男女老少都有。因北京各看守所、监狱已装满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我又被送到天津某看守所,在那里两名恶警打我耳光,又用脚使劲踹,当他们得知我家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拜泉县后,我就被拜泉县公安局警察陈景满从北京押回拜泉县,又在拜泉县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4个月零5天后被送至黑龙江省富裕县劳教所,刑期一年。在拜泉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里的刑事犯也向我施暴,一个叫李荣强的诈骗犯打我耳光,用脚踹我,吴少民(团伙杀人犯)、庄波(杀人犯)、李明(抢劫、偷盗、假钞、伤害犯)他们三个邪恶的犯人对我拳打脚踢,直打得我脑子疼,耳朵鸣,还强迫我开飞机,站大字形,吴少民还用通厕所的皮抽子、笤帚把打我的脸,大腿内侧、小便处,这期间这三名邪恶的犯人在干警纵容下对我进行百般虐待、污辱、谩骂、殴打,什么种土豆子、拧麻花、拔胡子等各种坏伎俩,他们都用在我身上。那些犯人在警察的纵容、唆使下,越来越坏,对大法弟子如此残暴!现在的中国劳教所、看守所简直成了人间地狱!

    刚到富裕劳教所那天,恶警陆队长让我们光着身子站在冰地上,他们用洗脸盆装满冰凉的水,从头到脚往下浇,冻得我们直哆嗦,他们还乐。他们还让我们去干超负荷的重体力活,挖地沟、搬机器,有的大法弟子被机器砸坏了脚。劳教所给我们吃劣质粮食。在烈日下训练,强行灌输诽谤大法的东西等。

    有一次,四大队恶警队长爱卫军将我拖进铁笼子,大打出手,练拳击,直到他打不动为止,边打边骂,还不让我睡觉,他们唆使两个刑事犯甘露春(黑社会的)、善浊(未知何罪)负责看管我,白天把我反铐在铁笼子里,手、手铐、铁笼铐在一起,脚尖点地,恶警贾队长邪恶的说:“关你一个星期或更长时间,不趴下不罢休。”我被折磨得脚脖子、手脖子等处肿胀疼痛。后在大法弟子的强烈抗议下,他们才算罢手。多么邪恶的警察啊!有一次,我被王希(吸毒犯)打得够呛,用皮鞋踢我的肋骨、耳朵根,一个多月才见好,干警看着也不管。

    警察纵容犯人继续犯罪,在中国的看守所、劳教所是司空见惯的。我在此期间亲身体验了中国政府对法轮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也亲眼目睹了对其它大法弟子的迫害,在中国到哪里去申述去评理?申冤无门啊!

    2002年农历二十九,拜泉县恶警田宏亮、贾大庆领着一群人砸门抄家,后又强行把我带走,又拘留了数天,罚了几十元钱才罢手。邪恶对我的迫害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千千万万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剥夺了人身自由、被残忍地虐杀,希望善良的民众伸出援手,制止这场在中国的镇压,还清白于法轮大法,还正义公道于天下。

    黑龙江省大法弟子 2004年1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