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子的二三事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亲戚家桔子熟了,邀我去采桔,我一边采一边讲真象(两亲戚都是××党员),还唱了“法轮大法好”等歌曲。桔子大丰收,田埂上排满了满装桔子的大袋(每袋七、八十斤重)。两亲戚采完后忙着回家烧饭,我看丈夫一个人拖着麻袋很吃力,就过去帮他抬。我抓起麻袋的两角,唱着“法轮大法好”,麻袋轻飘飘的就起来了,我手抓麻袋的两角一点份量都没有,腰里没有一点受力的感觉,这真是神了!我就哼着“法轮大法好”的歌曲从小路上把桔子一袋一袋抬到路边,装到车上。隔壁田里有一位老太太在除草,我招呼了她一声。回到村里她跟人说:“看她抬桔子上车好轻啊”。旁人望着我说:“她筋骨好。”其实我二十几岁时就抬不动东西,后来由于疾病,我几乎手拎不动几斤东西。是一个药不离口的“药罐子”。我心里想一定要把我的故事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这些纯朴的乡亲。

回家时亲戚送了我好多桔子,我告诉她说:我留点钱,拿两大袋桔子。我要送桔子给人尝的同时送去真象。我提一大袋桔子上公交车,当别人说这么多桔子时,我就乘机拿两个桔子,给邻坐的乘客尝一尝,然后从拉家常开始,给陌生人讲真象。我觉得给人一个可亲可信的感觉有利于讲真象。我告诉她说:我们家乡自产的桔子很甜这是真的,我不会骗人。然而现在社会上骗人的事很多,什么假货、假广告、迷魂骗钱、诈骗等很害人,获得认同后,我告诉她,现在电视里也有假的,千万别上当。讲真象时通常我先告诉她,弄清我讲的这件事很重要,会给你带来福分,否则你会受害,这样她会很要听。我会问他们:一个人一分钟能跑多远的路,一般一下子答不上来;接着问:一分钟从天安门广场中间跑到广场边缘能跑得到吗?启发他们用脑筋考虑一下,或用人民广场打比方,请他们以后拿手表测定亲身体验一下;再问:一分半钟从中间到边上再返回中间行不行?不管上两个问题怎么回答,这时的答案几乎都认为肯定是不行的。我会追问并要他们想想清楚,因为这个问题回答的对,你将来可能会获得大运气。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肯定来不及,一分半钟还要返回来,不可能”。那天安门自焚案报导称一分半钟就灭掉火焰,可能吗?天安门广场空荡荡,那么大的灭火器必须到周围的房子里去拿(汽车设置的灭火器是小的,警察也没有背着那种又长又大的灭火器巡逻),一分半钟从中间到房子拿了灭火器再回来,可能吗?如此仔细的分析,分析得越细越容易明白。时间与距离,距离与时间,反复过滤,经过思考之后,真假就明白了。明白后我请他们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今后会有好运,并且说一些祝福的话,一般他们都很乐意。有一次一位姑娘在公交车上说:“阿姨,我一定记住你的话,一定好好默念!我也会告诉别人大法不杀生,大法保护善良人”。这是我讲真象的一点小经验,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邻居隔壁的人,我送一点桔子,拉两句家常,再讲真象。邻居都是有缘人,一定要讲。所有的亲戚朋友,只要能想起来的,都要去跟他们讲真象。当然一定要学好法、多学法,从法中汲取智慧,才能讲好真象,自身修炼好。我悟到越心平气和的讲,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越能使人明白;我悟到自身、身边、生活上所有的小事都可联系讲真象,在讲真象中修自己,修自己中讲真象。我做的很不够,与做的好的同修们相比,差得很远。

最后以师尊教导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与同修共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