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阳监狱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12月6日】四川德阳监狱与中国大陆各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一样邪恶。一些狱警和服刑人员在名、利面前丧失了做人的最起码的道德和良知,对大法学员大打出手,施用了各种酷刑,残酷折磨与迫害大法学员,沦为江氏手中的一根打人的棍子,对大法学员犯下了难以偿还的罪行。

德阳监狱有上百名大法学员惨遭迫害。这里仅揭露笔者所了解的几桩罪行。

一、强制“洗脑转化”中的迫害

(1)监区长曾富贵是个崇尚暴力的恶警。2002年元月的下旬,监狱将各监区没有写三书就下队的大法学员全部集中到二监区的“洗脑班”(美其名曰“爱国主义教育学习班”)强迫转化。他当时是监狱教育科科长,带着一帮恶警专干这个邪恶之事。恶警们白天睡觉、休息,晚上12点过后就毒打、折磨大法学员,强制他们转化。而大法学员白天要超强度跑操,晚上不准睡觉,还要被毒打。

大法学员陶昌权不写三书,被恶警绑住手、脚,用擦厕所的烂布堵住嘴,被恶警用电鞭抽打。成都的大法学员李绍斌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写所谓的“认识”,每天在院坝里罚站十多个小时晒太阳,两腿站得酸软发肿,几个月后双脚不能站立,送入卫生所医治 。直到一年多后他被释放时双脚都无法站立。王小松曾被折磨得要撞墙,想以死制止迫害。恶警邱慎却说:“你死吧,你撞死了我们马上向全世界公布,又一个法轮功自杀了。”

(2)2002年7月下旬,达州市大法学员陈传波不配合邪恶写“三书”,恶警邱慎安排陈××等三名服刑人员毒打他,致使他的胸部严重受伤,至今还在疼痛。

(3)2003年11月上旬,二监区放邪恶录像,并要求学员打报告称自己“罪犯”。大法学员车长武(63岁)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看录像,被职能犯(从服刑犯中挑选的帮助恶警管理监狱的打手)任近叔、柳春玉两恶人弄监舍,毒打折磨他。车长武就喊叫,柳春玉把车摔倒在地,用手卡住他的脖子,用擦厕所的烂布将嘴巴堵上,按在地上打。

大法学员李天国、李成东不配合恶警打报告称“罪犯”的要求,被送進严管队严管。职能犯肖传龙要他俩背罪犯行为规范,他俩不配合,被罚面壁。第二天走操时,恶警又故意找岔子,说他俩没走标准,肖传龙又叫来被严管的王都刚、唐伟等数名罪犯群暴他俩。几名罪犯还左一拳右一拳的打着玩,凌辱他们。

李天国去报告涂铭杨、周建文两恶警。他们不但不制止,涂恶警还说:我们管的是罪犯,不是法轮功。打手们听了打得更起劲了。李天国再次报告涂恶警,涂说:“你再喊,我也要动手打了。”当时姓谢的警察和一些服刑人员也在场。

李成东被打得双腿疼痛难忍,差点残废。在两个月的严管迫害中,每天除了正常的跑操外,还要强迫他俩绕操场跑100圈,并且不准吃饱,经常遭到毒打、凌辱这些恶警、恶人根本不把大法学员当人看待。

(4)五监区教导员吴廷海也是个邪恶之徒,他对大法学员也犯下了难以偿还的罪业。2003年4月,大法学员梁俊华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看邪恶的录像,被恶警连续几次毒打。晚上的毒打声、吵闹声惊醒了六监区的大法学员陶××,他高声大喊:制止迫害,不准打人。喊声又惊动了四、五监区的人,大家都知道五监区的吴廷海等恶警残忍的毒打了梁俊华。就在那几天中,还有一位刚来不久的、不知姓名、地址,也不知从哪个看守所送来的大法学员死于德阳监狱的卫生所。


这两件事引起了全监狱100余大法学员的强烈抗议:集体不出工;绝食;写信向监狱长马爱军讨个说法;并严正声明:2002年8月前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所写的三书全部作废!

监狱迫于大法学员的正义要求,用文件方式处理了五监区一名毒打梁俊华的恶警李××。

二、制造假象,迷惑世人

(1)2002年7月监狱集中未转化的大法学员办“洗脑班”,强迫大法学员(加监督岗约有100余人)看录像,该录像有黄继光生前的战友肖多良,修炼大法,后又被“转化”的说法。当时有个一起看录像的监督岗是中江县人,与肖多良是同一个地方的,据他讲,真正的肖多良个头高,是个瘦子,70多岁了。而录像上的肖多良是一个矮个、稍胖的人。

(2)2003年12月20~22日三天内,二监区给大法学员放了三个不同版本的“天安门自焚”录像。
第一个版本:装汽油的雪碧瓶完好无损。
第二个版本:没有装汽油的雪碧瓶。
第三个版本:装汽油的雪碧瓶轻度烧坏、变形。
第一个版本与2001年1月30日晚上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以及“焦点访谈”放的录像一样。为什么会出现二三版本的录像?只有造假的人才清楚。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假的只会越做越假。

三、恶警知法犯法,随意体罚,折磨大法学员

(1)2003年10月31日,二监区要求上午背监规,下午唱歌。10多名大法学员不配合,不背罪犯行为规范,被罚跑操。每个人派一名监督岗监督。待每人沿操场边缘跑了50圈后,职能犯邱从军说大法学员杨友润跑慢了,罚他重跑。杨不配合,就被邱从军等多名罪犯群暴。大法学员何燕超见状高喊:“不准殴打大法学员!”邱从军听见说:“你管闲事,想挨打。”此话一出,几名罪犯扑上去朝何燕超拳打脚踢。两名值班警察视而不见。

又不知什么原因,何燕超被严管到2004年5月就转到广元监狱去了。

(2)2004年4月中旬的一天,大法学员宋子明和干劲在一起说了几句话,被曾富贵和崔唯刚知道后,曾当众左右开弓猛打宋子明的耳光。崔唯刚效仿着就打干劲的耳光。

(3)二监区的教导员陈平表面斯文,而肚子里坏水不少,常出坏点子整人,使大法学员遭受更残酷的迫害。如大法学员杨友润、唐刚义、宋子明、龚××等常常被职能犯毒打,随意侮辱。若向崔唯刚报告,他故意大声问:你们谁看见谁打他们了?其他人谁也不敢说实话。多次报告无济于事。一次,杨友润为了制止无理的迫害,向陈平反映了这些情况,陈却说:“你为何不早点报告?你报告不及时,属于包庇罪犯打人,是违法行为。” 杨友润反被送去严管。

(4)早在2001年,五监区迫害大法学员就是十分残酷的。南江县的潘正光曾经被一天打三次,其中有两次都是被打昏死后再用水泼醒。再由两人拉着他的手在地上拖,前面衣服的下摆拖得很烂,拖出了许多小洞

(5)2004年7月,五监区恶警从大法学员陈传波身上找出了经文,被关了禁闭并严管。10月8日才回五监区。

(6)2003年12月8日,六监区的大法学员胡刚被迫害了三年,即将刑满释放。又被监狱恶警以及德阳市旌阳区检察院的邓××(科长)扣以“组织炼功”,再加刑三年,继续迫害他。

四、五监区用繁重的劳役迫害大法学员

五监区的大法学员劳动量比一般服刑犯要高出好几倍。如刮电话电缆小线,50岁以上的人一般只有2公斤左右的任务,而对大法学员,恶警吴廷海张俊却规定刮10公斤的任务。若完不成任务礼拜天不准休息,罚走操,而且每晚也不准休息,要罚在院坝里冷坐到晚上10点左右。 有些完不成任务的大法学员还常常遭到毒打、严管。

2004年8月1日乐山市大法学员吴强被五监区恶警以未完成任务为由,送二监区关闭15天(禁闭期间不准洗澡换衣服)。8月2日下午4时左右,二监区禁闭室的职能犯在龙厚春、兰伟两恶人在二监区恶警的唆使下制造事端,诬陷吴强攻击职能犯。把吴强双手反铐,脚戴铁镣,再施暴行迫害。吴强痛得大叫。恶人兰伟拿来封口胶封住嘴又打,连续打了几次。当时有几个恶警在场。

8月16日吴强被转到严管队。在龙厚春、兰伟的精心安排下叫其他被严管的犯人以吴强不走操为由,又群暴他。打得很厉害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肤,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打后又关禁闭15天。

8月16日吴强又转严管。恶警又给他扣上“扰乱监管秩序罪”,用加刑相威胁。吴强在数次反复的折磨迫害中,始终没有妥协。

德阳监狱迫害大法和大法学员的罪行罄竹难书。这里只是千百条罪恶中的几桩。请知情的大法学员都来将其罪行嚗光,揭露出来。以制止迫害,让世人看清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的邪恶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