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12月6日】一走进淄博劳教所,在新盖的办公楼前就会看到一块醒目的标牌“全国文明劳教所”。新楼东侧紧挨着有一座老式的四层楼。就在这栋楼的第二层中,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罪恶勾当,一群所谓的“人民警察”用极其残忍的手段迫害、折磨法轮功学员。请看事实真象:

这里的四大队七中队是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中队。从2000年1月起至今4年多的时间里,前后非法关押过近300多名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逼迫所谓的“转化”,采取不让睡觉、吃饭、喝水,限制上厕所,坐在立起来的马扎的两根腿上、打耳光、踢小腹,对不转化者关小号,用电棍去电击身体的各个部位,长期不让亲属接见,进行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

法轮功学员张国华、肖丕峰两人在这里先后被迫害致死。肖丕峰是一名五十二岁淄博娥庄乡的农民,炼功前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炼功后身体好了。7.20后几次进京上访,三次被关进拘留所、看守所。2000年被非法劳教后,不配合邪恶,拒不“转化”,先后三次在王村劳教所和淄博劳教所被电棍击打,在遭受了长达三年的折磨后于2003年8月24日在淄博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在这里,它们建立“严管班”,24小时监控、专人包夹法轮功学员,限制喝水和上厕所。冬天学员坐在零下好几度的冰冷的屋里,双腿并拢,两手放在膝盖上一坐就是一天,互相之间不许说话,如有违犯者立即就会引来一顿拳打脚踢。为了达到它们迫害的目地,逼迫学员放弃修炼,每天强迫读念诬蔑师父和大法的材料。一名叫李景坤的大法学员每天坚持在“日感想”上署名“大法弟子”,它们用尽各种手段迫害他,但始终未能让其屈服。他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每天被罚站十几个小时,一站就是一个多月。

在这里,先后有肖玲芳、张荣、赵承忠三人被电击折磨后精神失常;王兴俭、申相军等十余人被折磨成病重后所外就医;杨中江、任君、翟谋臣、庄世君、王兆华、闫红光、房宽峰、王焕深、黄福堂、王春光、张荣、董政刚、司书博、史昭峰、孟现华、李景坤等五十余法轮功学员曾被关小号和遭受电击等酷刑

在这里,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每天要干十几个小时的活儿,每天吸入大量的有毒物质而且没有任何防护,很多人出现了恶心、呕吐、皮肤长红疙瘩等。

在这里,法轮功学员吃得是半生不熟或者是别人吃剩的馒头,菜是连泥带沙带猪毛发臭的菜汤,喝的是不能饮用的污染的未经煮开的地下水,住得是冬天没有取暖设备而且潮湿的房子,没有热水洗澡,没有地方晾晒衣被,生活日用品不但贵得惊人,而且都是假劣品。

在这里,警察自称为是素质高的、好的。请看事实:所谓的带班队长们整天勾心斗角,无所事事,寻衅生事,拿大法学员出气,举手就打,张口就骂,每天就想着怎样整人治人。教导员蒲民先就是一个人面兽心,表面和气,骨子里狠毒的人。恶人每次都是在它的策划和带领下对大法学员实施迫害的。副中队长张本毅更是下手狠毒,专打要害处。大法学员黄福堂被它电的几次昏死过去,王春光被它用大头皮鞋踹的胸部喘不上气来,庄世君更是被它连打带踢折断了好几根肋骨。还有周玉国,一天不打人手就痒痒,有事没事找碴打人。一次,大法学员孟现华正在干活,被它叫了出去一顿拳打脚踢,嘴里还问孟现华“我打你对不对?”孟说:“不对!”接着又是一阵更猛烈的拳脚,直到孟说对才住了手。有一个叫郭安荣的就公开说,我不相信共产党的,我也不信你法轮功的,我就相信钱!就是这样一群人还恬不知耻的嚷着要治病救人呢!

主要责任人:
大队长: 张当贵
教导员: 蒲民先
中队长: 王立军
副中队长:张本毅
带班队长:周玉国、崔鹏、郭安荣、国洪群、崔卫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