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在同修声援下复学


【明慧网2004年12月7日】我于1997年喜得大法,当时9岁。在五、六岁时,我常常看见几排透明的法轮落在邻家屋顶上,当时只觉得很好奇,未与父母谈起。

在得法后的几年里,我、弟弟与父母每晚准时去炼功点炼功学法。当时我的思想很纯真,像个小孩子,在提高心性上却并未严格的要求自己,有时学法竟象完成任务一样。因而在初一、初二时人际关系很紧张,上了初三,不知是谁传出了父母修炼的事,同学们受谎言宣传的毒害很深,我在班里被同学们排斥得很厉害。我几次讲真象都很不成功。

现在的中学生过早的涉入了成人社会、处世圆滑,思想变得肮脏,尔虞我诈。2004年寒假期间,通过在家学法,意识到自己有很多执著心没去,思前想后感到自己做得太差劲了。寒假在校补课期间,我努力每一天都做得更好,我开朗多了,与同学们的关系也渐渐溶洽了。开学后,有一个没参加寒假补课的男生回来了,就与同学们叽叽咕咕的笑话我、谈论我。我感到压力很大,一方面为了证实法,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自己不受同学们更强烈的排斥,我决定向同班的住宿生同学讲清真象。

3月3日放学后,我开始向一女生讲真象。而后又陆陆续续的进来一些同学,男生、女生大概有10多个。我在讲真象之前没有发正念,在讲真象的过程中心里虽想要救度他们,却仍有人心,虽然始终面带微笑,语气祥和,但声音过大,被管纪律的老师在门外偷听到。等我走后,该老师就把我举报给了校长。校长向班主任老师施压说“我这县人大代表可不能因为这一个就废了,……不行就劝退。”王老师赶到班级,查问这件事,有两个男生举报了我。

3月4日我早去上学,到了班里感觉气氛不对。过了一会儿王老师找我谈话,我才明白自己已经被旧势力钻空子了。王老师迫于压力,态度坚决,我当时正念不强,欲讲真象没有成功。王老师反复说:“现在政权掌握在××党手里,法轮功好,它不让炼……”。上午第二节课我被叫到学生处,另一老师和主任接待了我。我给他们二人讲真象。他们见我态度坚决,就让我暂时回班,主任极其伪善,见我不“转化”,又打电话到公安分局。第二次是警察问话,他们很狡诈,问我父母姓名时,我不肯说。不法人员们搜查我的书包,羽绒服,没有发现真象资料,就迫使我带他们去我家。

我将他们带至姥姥家,但姥姥家没人,万分无奈我只得将他们带至家中,妈妈去长春进货未归。爸爸在屋里学法,真象资料与经文被搜去。它们通过屋内电话号码查得爸爸的身份证。于是我与爸爸被唤到分局“问话”。当时我做得很不好。一屋子的警察见我容貌尚小都试图“转化”我。分局副局长也听过真象,还算有正念。当警察问到“还炼不炼”时,我说:“炼。这么好的功法当然得炼。”我微笑着说:“百姓为什么去上访?不是因为信任国家吗?”一些警察点了点头。

在回校的车上,老师又说:“你得学好现在的各门学科,这有助于你理解你们的法理。”我悟到这是师尊再一次点化我,要继续上学。回校后,王老师对我说:“在学习上出类拔萃。”4号放学后,王老师接到县教育局的电话,表示我不能再上学了。同修把我的情况上到明慧网,在全世界同修叔叔、阿姨们的声援中,我又能继续上学了。从4日、7日、8日、9日、10日、11日不法人员们停了我6天课。

在家的6天里,我每日学法、发正念。通过这几天,我真正知道了上学来之不易,并要珍惜上学的机会。在此,我向全世界声援我、关心我的同修致以深深的谢意。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是圆容不破的。在那段期间我只有一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只要师父安排的。

在师父的点化下,我不断的修去自己的执著心和不足之处,复学后真好象变了个人一样,在班里也能与同学们融洽相处了。复学的那天早晨,我在一楼碰见了任课老师,他说:“不要管别人说什么,你就是来学知识的。”我笑着点了点头。董老师拍着我的肩说:“在北楼要是有谁说你的话,你告诉我,我帮你解决。”

在此,我想与打电话讲真象的同修们探讨一下,我们大家是否应当注意,有时我们在打电话讲真象时,因为有的地区话费很贵,所以说起来很快,听电话的人想问一问,有时没有这个机会,会产生讲真象的同修语气不是太和气的想法,会造成常人的误解。我们是修善的,即使在很紧急的情况下,也要尽量保持和善的态度。

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全世界同修(叔叔、阿姨、长辈们)对我的声援与关心。谢谢你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