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臧殿龙的遗孤的自述


【明慧网2004年12月7日】我于96年得法,一直是属于半炼不炼的,到99年7月20日,邪恶势力开始对大法铺天盖地的迫害后,在爸爸妈妈的带动下,我才真正的开始修炼。每天炼功学法,从不间断,跟爸爸妈妈一起做大法工作。

2000年年底,我和爸爸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好,到了北京,我和爸爸等几位同修于下午降旗时到达天安门广场,并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同时打出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撒真象资料,被天安门警察非法抓入北京派出所。一到派出所,我和弟弟站在一位老同修身边,这位老同修对我说:“小同修,不要怕这些邪恶的警察,咱们是在做最正的事,不怕他们,你们要记住:有位同修说:吃窝头不怕,坐监狱不怕……你们俩要坚定。”这使我和弟弟有了更大的信心,对法更加坚定了。

直到晚6点多钟,外面来了几辆警车,把大法弟子往各个看守所送,轮到我和弟弟时,恶警看看我和弟弟就喊:你们俩上这边来,这时已有三个小弟子站在那里。不一会儿警察喊:谁的孩子谁领走。这时一个女大法弟子说:“这几个孩子都是我的,我要了。”说着领着我们五个孩子就走了。

回家后,我如往常一样到了学校,老师把我叫去,问我为什么请假?我把去北京证实法的过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老师听后,冲我吼道:上北京,上北京看到江泽民了起什么作用了?我说:“法轮大法好,我去北京上访是为了讲真象。”老师还打我的前胸,让我放弃修炼,我全部否定了。老师就要向教委报告,我想你去哪告都行,我是炼到底了。结果老师回来后,并没有说什么。

第二学期我和弟弟转到了第四小学,因为爸妈被迫流离失所,到四小后,校长问我炼不炼了?为了学业我违心的回答了校长的问题。回班后,心里非常难过。回家后,我躺在炕上越想越难受,这时门开了,爸妈走進了屋问:“浩然,四小校长问没问你炼功的事?”我说问了。爸爸说:“你怎么回答的?”我说:“我说不炼了,可是这是奶奶让我这么说的。”爸妈立刻严肃的说:“儿子,你是大法弟子,怎么能在这种小关小难面前低头呢?你说这话不是向邪恶低头吗?你真让我失望。”说完,爸妈失望的走了。我哭了。

过了几周,老师让我们写破坏大法的材料,我就写了一篇名为“法轮大法好”的文章,证实大法,后来老师告诉我,你要信法轮功你就回家吧。在学业与法轮功之间你做个选择吧!就这样我被迫辍学了,与爸爸一同流离失所。后来爸爸臧殿龙被迫害致死,妈妈被关進了监狱,我和年迈的奶奶还有小弟相依为命,我非常想念爸爸妈妈,可爸爸永远都不能回来了,是江泽民邪恶集团使我们家破人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恶人终将偿还造下的罪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