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明慧网2004年12月8日】我是97年5月12日得法,这天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从这天起,伟大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得法前,我被病魔缠身几十年。肾结石动过二次手术未见好,后来左肾结石肿瘤、右肾下垂无功能。95、96年尿血,尿出的血鲜红。我四处求医、问药,无济于事;求神、拜佛也没有效果,人一天天消瘦、浮肿,连做饭这样的家务事都不能干,三天两头在床上躺着。后来右腿痛,骨头坏死,不能行走。我没有心思想活下去了──绝望了。

正当我痛苦、绝望的时候喜得恩师的大法。我一口气把师父的《转法轮》看完,心里觉得好象找到了什么。经过了3至4个月的学法炼功,身体经过多次大的消业后,病态全消失。我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肤色变得白里透红,做事、上楼不觉累。从那以后,家里的家务活我全包了,还有两个外孙由我带着。我真是用尽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也表达不了我对恩师的感激。

99年7月20日后,江氏集团诬蔑、诽谤大法及师父的谎言充斥所有新闻媒介。由于江氏集团天天在电视上栽赃、诽谤法轮大法,使丈夫受毒害特别深。他的理智开始不清,分不清好坏,只要我炼功,他就谩骂甚至殴打。收录机也被他摔坏了,家中的学法、炼功环境也遭到破坏。

当时我心里虽然很乱,但我知道,任何人不叫我炼功那是做不到的,功是一定要炼的。当时我心里压力很大,有点承受不往:活到五、六十岁了还挨打、受骂,从来都没有人对我这样过。对丈夫这种分不清好坏的做法我无法理解,当时只想离开这个家,寻找一个能打工,能炼功的地方。带着苦恼矛盾的心情,我反复学习师父讲法。当读到师父在《转法轮》(135页)中讲的法,“遇到这种矛盾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冷静,不应该和他同样去对待。”“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无从有了。”当时心里的气、埋怨一下全消了,突然一下明白了,决定不离家了。后来觉得这个决定非常对,如果我走了,家里人不理解,邪恶会利用丈夫造谣,说炼法轮功的人不要家、不要丈夫、子女,那样的话我不但没有维护大法,反而破坏了大法的声誉。

于是,我就躲着丈夫偷偷学法炼功,有时也到同修家去,就怕他看见和听见,怕挨打、挨骂,在邪恶的恐怖中怕被抓。这么多的执著和怕心让邪恶钻了空子,身体出现了消业,有时还很严重。更不好的是丈夫把我的大法书毁坏了,他又叫别人来劝我不要炼功了。我当时在心里对来劝说的人说,谁又配劝我?劝说不行,丈夫提出离婚。我对他讲,如果离了婚你过得好,过得幸福,我答应你离婚。他不说话了。但只要电视里讲法轮功不好,他就对我发火,有一次甚至说:再要炼送你到派出所关起来。我说,送哪里都不怕,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我吃苦耐劳,处处要求自己做个好人,你这样对待我,真是不怕丢人。一次他心脏病犯了,住了两天院回来,说是我害他生病。我说,这跟我炼功没有关系,是你听信了江氏集团的谎言,把好人总当成坏人,你自己错了。

他一次次的干扰阻止不行,就召集子女开家庭会,不许我再炼功,否则赶出家门去,态度坚决、恶劣。会后子女对我讲:我们都把爸爸说了一通,妈妈你也要顾全大局。我对他们讲:“请你们相信妈妈,相信大法弟子,如果妈妈做的不好,我一定会做好、会改,我哪里做得不好就会问自己,是否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001年7月8日师父发表了《正法与修炼》的经文,师父说:“我们还在修炼中,还有最后的常人之心。在问题出现时,一定要先检查自己对错与否。如果发现是干扰与破坏,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因为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虽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现不好思想的人)。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

我想到自己在事情发生的时候没有做到心平气和,更没有慈悲对待我丈夫,认为自己做的对,就得理不让人。我找到了执著与错误,去掉了怨恨之心,克服了高傲自满,从生活上多方面关心他,他心情好时,跟他讲真象。因为他生性固执,不听真象,你刚讲,他马上走开。于是我用写信的形式给他讲,通过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他态度有所好转,尽管有时还是反对。学法炼功环境宽松些了。

在修炼的日日夜夜里,当我最困难的时候,当我名、利、情的执著放不下而苦恼时,是恩师的谆谆教导和慈悲指点,一次次冲刷着我心灵上的污垢,净化我的心灵。而后我遇事能冷静宽容,先想到别人。记得有一次丈夫不知受了什么邪恶影响,对我无理指责,说我不听他的话,扬言要干掉我。我平和的对他讲,你要对我怎么样,那是你的行为,但我不会记恨你,只是希望你不要自己害了自己。他再也不讲话了。我深深体会到师父的法──慈悲、宽容的威力。我也更深深体会到,对师父讲的法一定要认真去学,才能跟上正法進程,在修炼的路少受损失,也才不辜负恩师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下面谈谈走出来证实法讲真象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在家里炼炼功,除丈夫外,其他家里人不反对;你要出去发真象材料,他们就反对了。担心被抓走,有麻烦。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中说:“在这个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的这一个时期当中有多少人被恶毒的谣言、被欺世的谎言所蒙蔽,带着仇恨的心理对待着大法和我的弟子,这样的人在未来注定是要淘汰掉的。可是就是这样,我们经过讲真象使他明白事实,去掉了原来的想法与恶念,他很可能就有救了。”

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一定要想尽办法去做。记得一次集体证实法的活动是安排在深夜,丈夫管得严,难以行动。怎么办?就跟女儿讲:妈妈有个救度世人讲真象活动,你要帮帮妈妈。你放心,没有危险,很快就回来。女儿帮助了我,对付了他爸爸的盘问。这次我们把真象材料送到家家户户。在师父的呵护下,平安返回。

以后几年中,我以各种方式讲真象。我们几个年龄差不多的同修大家在一起动手做。抄写真象材料后邮寄出去,有的寄到邪恶最猖狂的地方,有的寄到了政府部门,有的寄到平民百姓的家里。第一次寄信有些担心,怕万一被查到。通过学习师父讲法,逐步去掉了怕心。几年来我讲、写、寄、贴真象材料都顺利平安。记得有一次我们两个同修中午去发真象资料,刚刚发完,返回路上碰到了恶警,他们停下车来,死盯着我们。当时我们没有害怕,直朝他们面前走过,警察就开车走了。这是师父呵护了我们,再晚几分钟我们可能就会被抓。邪恶越来越少,我们讲真象范围大一些了。

开始发正念,我遇到的干扰特别大。记得第一次发正念,是在同修家進行。我吃过晚饭下楼,刚下几步,脚踏空了楼梯,整个人栽倒下去,摔的够狠,但我没顾上痛,爬起来就走,可在立掌时干扰来了,身体发凉,心里害怕,正念出不来。事后找自己,又找不到原因,以为小的时候怕鬼的反映。拖了好长时间,一直有这种反映。师父新经文《正念除黑手》发表了:“这些黑手参与了所有大法弟子从入门开始到现在一切大小事及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中所有情况的干扰,无孔不入。”于是发正念时,我加强了清理我自己空间范围之内的邪恶黑手。但这种身体发凉和害怕的情况虽然少了,但始终还存在。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晚上做梦很害怕,喊师父救我。跟同修交流也悟不出来。有一天明慧周刊刊登了同修写的文章,谈到写严正声明的重要性,这提醒了我。我在99年7月20日后写过不修炼大法的所谓保证书。当时写是为了应付,不是真心,所以几年来没在意这件事。后来认识到这是对大法和师父的态度问题,是敷衍不得的。一念之差带来的后果让人痛悔,我赶紧写“严正声明”,声明99年7月20日所写不修炼大法的保证书作废。此后,我坚持按时每天四次全球同步发正念。自那以后,害怕、身体发凉的现象没有了。如同修有和我类似情况的话,请一定要重视,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好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正法之路。

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