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中共的人权邪说:“饱”到什么程度才有说话自由?

【明慧网2004年12月8日】中共在面对国际社会的人权谴责时,本来灰头土脸,后来不知什么御用文人杜撰出一个“中国特色”的人权邪说,就是“生存权高于人权”,中共如获至宝,频频拿到世界各地作为应付中国人权问题的护身符了。

“生存权”就是指温饱问题。乍一听,温饱嘛,人命关天啊,哪有比这还重要的?当然很有道理了。于是,经过中共的“一言堂”一宣传,很多中国老百姓也就信以为真了,中共自己也被壮了胆,敢于逆世界潮流到处张扬去了。

的确,最近有学者介绍说,清朝乾隆时期,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占全世界的51%;孙中山先生创建民国初年,中国GDP产值占全世界的27%;民国11年时,GDP仍然达到12%;中共建政时(也就是国民党离开中国大陆时),中国的GDP占全世界的5.7%;而到去年(2003年),中国的GDP仅占全世界的2.1%。按照中国占世界的GDP比重来看,中国150年来经济根本没有进步,而是逐步下滑,尤其在中共执政的这半个世纪。这与国民政府时期遭遇的几十年战争引发经济下降不同,中共基本是在和平时期造成的经济下降。联合国把人均年收入365美元以下定为绝对贫困线。今日中国大陆有多少人超过了这个指标?又有多少人远远低于这个绝对贫困的标准呢?

然而,这些数字说明着被少数大城市灯红酒绿、高楼大厦掩盖着的中国经济真象,却并不成为中国不让人自由说话的理由。(至于这种贫穷究竟是如何造成的,我们将另外撰文述评。)把基本人权改换成生存权,这不过是中共流氓本性的“与时俱进”。

首先,中共执政55年了,现在还谈“温饱问题”,证明了中共带给国家和民族的灾难有多大。在非共产国家,人的生存权是不言而喻的;而在中共统治的中国,人只能以“生存”为基本人权,国际公认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天赋基本人权却被偷梁换柱的剥夺了。

其次,人权的重要部分包括说话的自由。从医学的角度讲,一个语言器官正常的人,能不能说话同肚子饱不饱并没有关系。人们常听说“我肚子饿了”,就是在温饱没有解决的情况下为解决温饱而发出的自由言论。事实上,人只要有口气在,说话都是可能的,特别是饿了,肚子越饿越想喊出来寻求解决。

第三,中国的“温饱问题”虽然没有解决,但是,总是有相当多的人能吃饱饭了,而且还有“一部份人先富起来了”。这些没有“温饱问题”的人为什么仍然没有说话的自由呢?至少,能不能让他们帮助那些仍然挨饿的人说话呢(如果肚子饿就不能说话的话)?中共连这些已经吃饱的人都不让说话,可见什么“温饱权高于人权”纯粹是骗人的鬼话。

第四,说到“人命关天”,大家有没有想过,挨饿的人不能说话,不能喊“饿”,吃饱的人不准去替挨饿的人喊“饿”,那么,真正“人命关天”的不就是没有“喊饿的自由”,这难道不是最基本的“人权问题”吗?怎么会是“温饱问题”呢?

第五,中国社会现在正在遭受各种迫害的人们,他们本来没有温饱问题,就是因为坚持讲真话而被迫害得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才面临“生存危机”。他们不就是因为“人权”被剥夺才造成“生存权”的被侵犯吗?

人权是人类的普世价值。人从娘胎里刚一生出来,还不晓得什么“温饱不温饱”的时候,首先就要哇哇大哭出来,言论的自由是与生俱来的。中共不给人民人权,不给人民言论自由,不过是害怕它自己的丑事被曝光,导致人民的不信任而失去既得利益。所谓的“生存权高于人权”完全是拼凑出的一个歪理邪说,用作愚弄百姓和国际社会的借口而已。

最近中共出了个什么“三不主义”,第一条就是“在不争论中发展”。“发展”与否不得而知,“不争论”却是中共不让人说话的明白表露。是非要越辩才越明,不让争论,不让人说话,自己犯了大错(比如这几年在法轮功问题上)还不让人说话,更把说真话的人往死里整,不是祸国殃民吗?

一个人不讲真话是其个人的选择,但他却无权不允许别人讲真话。不允许别人讲真话比自己不讲真话更应受到社会和良知的谴责。(明慧记者欧阳非撰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8/909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