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158115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4年12月9日】
大法学员的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在母亲(大法弟子)被劫持到洗脑班期间,在邪恶欺骗和人心的带动下,如有一些言行已违背了大法的原则,那不是出自于我的本意。在此我声明那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请师父原谅,我以后要做好,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彭泓希 2004年11月27日


声明

正法洪势在急速推進,大法弟子都感到时间紧迫,责任重大,都要走正、走好最后的路,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特别要抓紧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当我回过头来看看自己走过的修炼路时,直到现在突然一下意识到迫害一开始,自己就走偏了,一直没悟到,那是99年,我还在市国科园学校继续任教,9月份一开学,领导就找我,要我写对法轮功的认识,虽然表面上没让他们满意,我没写认识,但我仍按他们的要求简单的写了两句,什么要维持秩序、不参加组织活动,心想我们法轮功没有组织,三言两语敷衍了事,应付差事罢了,自己照旧在室内学法炼功,但是邪恶叫你写,你就写,这不是向邪恶妥协吗?这不是人的变异了的观念带动下的所为吗?当初拿笔写字时,手直打颤,心在颤动,浑身在哆嗦,虽然是自己明白一面知道事关重大,不能写,可我没悟。在我修炼中,师父一直慈悲看护着,在弟子有难时,师父又慈悲呵护,使我脱险。师父讲法中讲到,摔倒了就爬起来,我真正体会到了师父的佛恩浩荡,在此特发表严正声明,当初所写的一律作废。我一定听师父的:“认识到那就要把它改正过来,就不要再出现”(《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决不辜负大法赋予的责任,要“在证实法中救度世人,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正法中要正念 不要人心》)不辜负师父的苦度,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胡惠民 2004年11月


声明

我是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由于自己不精進,对法理解不深,在99年邪恶迫害后,我因上访被单位软禁半年之久,在强制教育下自己邪邪悟,写下了一些“保证书”及“揭批文章”。后来自己明白做错了。离开单位后,因发真象被抓,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派出所、看守所及监狱几年中迫于压力时常违心做出违背大法的事。特别是在监狱中,因邪恶的酷刑迫害而生命垂危,在自己正念不强的情况下,违心的写了“三书”等并说了许多违心的话,之后出于悲愤自己采用了常人反迫害的过激方式,用刀子划破手腕,并吞下几块碎刀片、针、针筒等并以此抗议迫害,同时声明违心所写、所说、所做一切作废。法轮大法禁止杀生和自杀,我的行为完全违背“真、善、忍”的要求的,是修炼者没明白法理正念不强的表现,而且我的行为在一定范围内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快出狱前由于自己怕回不了家,又曾经违心写了“三书”,之后自己明白错了,亲自将“三书”撕毁。在这以后的时间中,邪恶并没有放弃对我的精神迫害,我思想长期处于邪恶迫害的阴影、恐怖和精神控制中,自己生活在极度压力和紧张之中,经常对他人包括亲人发脾气,用恶对待他人,由于守不住心性,我经常愤愤不平的说:“我不炼了,炼不了了!”这正是旧势力希望我说出来的。我内心非常痛苦,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旧势力抓住我的执著,使我没有按一名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给大法带来很大损失,愧对师尊救度,愧对法轮大法。在此我特此严正声明在所有邪恶的迫害中,自己所说、所做、所写的违背法轮大法的一切、包括旧势力利用我的执著对我的精神迫害,向我脑中反映的所有违背大法的邪恶思想都是我不承认的,宣布作废。我就听师父的。在今后的修炼中,自己一定严格按照师尊的要求,认真学好法,正念正行,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挽回损失,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苏南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2001年6月份,派出所四、五个恶警气势汹汹的绑架了正在吃着午饭的母亲,对一个年近70岁的老人也不放过。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正念不强,我听到消息后,被强烈的人心钻了空子,动了亲情。在一次去“610”看母亲时,因有邪恶在场,(它们不知我也是大法弟子)便假意对母亲说:“你说不炼了,咱就回家”。接着小声说:“回家照样炼”。好像大人哄小孩一样自己想糊弄别人一下而已。随着不断的学法,我越来越悟到这样不对,应该坚决不让邪恶钻空子。虽多次想过,可没动笔,至今才写,悔恨难当,因为当初没有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还有一次在集上讲真象,给了一位较为认识的人,并给他讲了大法的真象,他猛然问我:“你也炼”。我却回答:“我不炼,家中老人炼”。狱中的同修为了这句话,有多少人受尽了邪恶的残酷迫害,多少同修又为此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我却轻率的也曾经说过这句话。其实这一句“我不炼”背后隐藏了多少人心啊!造就一切生命的大法我却不能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那我还修什么呢?还配做个大法弟子吗?所以我要庄严的郑重的发表严正声明:以往随意“糊弄”别人的,不管在任何场合下所说的一切“不炼了”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只要认识的人,对谁说的“我不炼”,再找其更正并讲清真象,并加倍弥补所造成的损失,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时时跟上正法進程,正念正行,做一个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大法徒。

王成洪 2004年11月21日


声明

我曾因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国执法机关非法关到劳动教养院。在2002年年底的邪恶的强制洗脑中,因最终没放下人的执著与怕心,曾违心的写过破坏大法、背叛师父、有损于师父名誉的邪恶的“悔过书”。虽然我已在教养院严正声明作废,但我认为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样做远远不能弥补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和更彻底的销毁在各个空间的乱法烂鬼,所以我再一次向师父、所有的大法弟子及一切众生严正声明:我所写的“悔过书”作废。我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就应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坚定走好师父安排的正法之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正念正行,理智清醒的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与众生的期盼,圆满随师还。还有,在我绝食走出教养院的过程中,因我后期没能站在法上,加上人的执著,造成了家人写了“保证书”,还交了近7千元钱,虽然这是我回家后知道的,但师父讲过:“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想是因为我有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给大法造成损失,给家人带来伤害。在这里一并严正声明:家人在教养院写的“保证书”作废。不断修正自己,不断精進,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完成历史赋予我的历史使命。

潘静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我从小体弱多病,而且小时候得了小儿麻痹症,脚后跟经常出水,长大后,脚后跟留下了像铜钱大小的红圆点儿,用手一按就疼,这条腿还很细。二十多岁又得了神经衰弱和心脏病,那时我在想,人为什么活着,活着为什么这么痛苦。自98年得法后,奇迹出现了,所有的病都好了。左脚后跟的红圆点儿也越来越小了,后来全部消失。我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去做人,提高自己的心性,改掉了抽烟喝酒的坏毛病,别人都说我变好了,这可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自99年7.20后,邪恶铺天盖地的宣传诬蔑大法,我的心如刀绞,非常难过,我要为大法鸣冤,于是我写了“法轮大法好”等标语,被镇派出所非法抓捕,送到县看守所关押了40多天,在邪恶的迫害中没有守住心性,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三书”,向邪恶低头。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给大法抹黑,给自己修炼的路留下污点,被罚款五千元后放回家,回家以后又遭到派出所多次骚扰,又写“保证”,又签字,心里一直象压了块石头一样难受。在同修的帮助下,读了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了解了正法的進程,知道了自己所犯错误的严重性,我下决心要重新修炼,在此我郑重声明;我所写的“三书”作废。在看守所写的“保证”和签字作废。我一定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弥补自己的过失,勇猛精進,去掉怕心,放下人的观念,把自己的污点洗刷干净。

郭立群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我1998年得法修炼。2002年5月3日我利用走亲戚之便,带上30多份资料,2个光盘到亲戚家那个村讲真象,被当地邪恶举报,恶警把我抓到派出所。当时自己用正念对待,不配合邪恶,在师父的帮助下,下午趁值班恶警打瞌睡之机走出。同年8月27日下午,市公安局、610以此事为由非法入侵我的住宅,在无任何证件,未经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强行把我绑架送入劳教所非法劳教18个月。在劳教所邪恶的环境下,因自己正念不强,中了邪悟者的圈套,听从邪悟者写了“三书”并给家中的丈夫、儿子、女儿和单位领导还有610写了对师父与大法不敬的信。同年十一邪恶举行了“决裂”的“宣誓”仪式,我错上加错,又在仪式上签了名字。到12月10日回家时,又在解教单上签了名,并将恶警交给单位的2份合同带回家让家属写了“保证”,单位签字送当地610再寄回劳教所。目前,通过学法与同修的帮助,我深刻认识到自己上述所作所为完全背叛了大法与师父,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也对不起大法弟子的称号。特此声明: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下,自己上述违背师父与大法的所作所为统统作废!彻底与旧势力决裂,否定与旧势力的约定,真正回到大法修炼的路上来,紧跟师父,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以实际行动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蒋志珍 2004年11月28日


声明

我于1998年得法。得法后身心受益,深感到法轮大法好、师父好。99年7月20日以后坚持讲真象,证实法。2001年在洗脑班里强制洗脑,在那里我邪悟了。因此说出了很多同修,说他们也应该被洗脑,认为是对他们好。从而给他们的家庭和个人带来了无法弥补的伤害。邪悟后把家中所有的大法书和老师法像交出去,后又同另一功友,把一本《转法轮》也烧了。从2000年和功友交流后,才有些醒悟,才认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对大法起到了很大的负作用。造下了无法弥补的罪业。刚醒悟不久,在2003年8月15日早上外出时遇车祸摔伤,当时没有意识到是旧势力的干扰,认为在消业。结果到现在一直未好。腿刚见好,腰又痛,加重了干扰。到现在生活不能自理。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我决心和旧势力断绝以前的所有签约。决心跟师父走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在此我向师父、向一切受害的功友道歉,发自内心的说一声对不起。声明:我以前做的所有不符合法的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加倍弥补对正法、对师父造成的损失,坚决和旧势力决裂。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合格大法弟子。

韩学枝 2004年10月8日


声明

1999年7月20日,大法受到空前的迫害。在邪恶的压力与宣传下,由于自己正念不足,把迫害看成人对人的迫害。在很重的执著心和怕心下,邪悟的顺从了旧势力的安排,使大法受到损失,自己留下污点。通过学法认识到,大法是严肃的,所犯的错误是严重的。今写出严正声明也是对旧势力给予根本的否定。严正声明:(一)于99年底在办事处10天的洗脑班上,在高压下被迫在“保证书”上的签字及在班上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二)于99年10月被送進派出所,在高压迫害下所签字及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三)自99年7月20日以后,在派出所和居民委员会被迫所写的所谓“保证书”,全部一律作废。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一律作废。正法修炼的时间已经很紧了,只有抓紧时间真正的学好法,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走出来证实法,救度世人,做好当前师尊教导的应该做的三件大事,紧跟正法進程,正念正行,报答师尊的慈悲救度。

刘传政 2004年11月25 日


声明

我于1999年得法,坚持修炼到今天。2004年6月1日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至8月9日,在被迫害过程中,自己由于学法少,正念不足,在压力面前没有用大法来衡量,坚定自己的正念,而是用人的观念对待考验,为了解脱自己,违心的写了“三书”。从洗脑班回来后,我认真学法,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使我真正的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事情并不象表面上看到的写了“三书”,实质是配合邪恶,诽谤大法,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无颜面对师父、面对师父的慈悲救度。我决心从今天开始,坚修大法不变,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在生死考验面前放下自我,做一个真正的符合标准的大法弟子。为了表达自己的坚修大法的决心,特此声明:在洗脑班写的“三书”作废。坚定的走好自己每一步,圆满完成宇宙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使命。加倍弥补,挽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徐松英 2004年11月28日


声明

在2004年6月底的一个晚上,我在马路边的墙上写大法真象短句时,被几个警察非法绑架到公安局,对我進行了非法审问。我虽不配合回答它们的提问,但是也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话。因当时没悟到应该保持沉默,给它们留下了审问记录,并被它们强拉着我的手按了手印。而且我被非法拘留在元氏县看守所绝食5天时,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舌根发硬,身体瘦得皮包骨头,几乎有生命危险。它们勒索了我的家人3000多元钱,在这种情况下,它们才让我的家人把我接回家。在我回家的第二天,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它们又让我的家人到县公安局替我写了“保证书”。现严正声明,不管是它们的非法审问记录,还是家人替写的一切“保证书”,全部作废。从今以后,仍旧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象。

王凤菊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我从98年10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后,大法使我身心得到了健康,那时的我对大法和师父深信不疑。然而在大法遭到诬陷,我讲真象时被非法劳教,在承受不了的痛苦中,被迫写下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写的那些坏“书”,進而走上邪悟,给大法及自己的生命造成了重大损失。然而师父慈悲仍给我机会。在师父的不断点化和同修们的帮助下,如今的我又返回修大法的路上来了,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痛悔不已,下定决心,紧随恩师往回修,走正法的路,随师一起去救度众生,承担起一个大法徒应该承担的责任,去完成大法赋予我的伟大使命。我以前所写下的那些什么“书”,在这里我明确声明一概不承认。

刘敏 2004年10月29日


声明

因为自己有根本的执著,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主动的接受了邪悟。认为因为修炼被关進劳教所,亲人受到伤害是自己不对,让家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就主意识不清的被洗脑了,说了、做了对师、对法不敬的话和事。今天在师父和大法的慈悲救度下,我醒悟了。如果当时电视上不造假、不断章取义、不打压、不乱抓,我也不会出来讲真象,政府不抓我何来的伤害亲人?我们本来就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多不好吗?转化往哪转?转到假丑恶上去吗?转到吃喝嫖赌、贪污腐败上去吗?现在我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做不符合大法和违背真、善、忍的一切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在多大范围内造成的影响在多大范围内加倍弥补。

王美玲 2004年12月3日


声明

我是1997年得法的,以前我全身都是病,得法后通过学法炼功所有的病全好了。7.20以后在邪恶的非法迫害下,由于江氏谎言的欺骗,毒害了不明真象的众生。一次我回娘家,我家的亲戚说话时有对大法不公,当时由于学法少,有怕心,没能正确理解法的内涵,在大法遭不公的对待下我没能正面来卫护大法,并且有人问我说我怎样?我就随口说了句“不炼啦”。近期通过不断学法我认识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是对自己、对大法的不负责任。因此我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把法学好,跟上正法進程,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用法来对照自己,加倍弥补,做好自己应做的三件事,走好正法的每一步,跟师父回家。

李秀芬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我是97年8月份有幸得法的。得法前身体多病,两只胳膊下长了瘤子。通过学法炼功,瘤子神奇的没有了,其它的病也不知不觉中都好了,同时思想境界也得到了提高。可是从99年7.20邪恶的打压以后,我被迫参加了镇政府办的强化洗脑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和怕心的执著,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回家后镇政府还经常派人来進行骚扰。由于怕心作怪,写了一些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通过学法和同修们的帮助,我对以前的所作所为很痛心,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坚修大法,紧跟师父,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救度众生。

阎景菡 2004年11月15日


声明

我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身心及各方面受益非浅,法轮功教人向善,道德升华,做世上最好的人。由于江××的嫉妒,在全国全面非法迫害法轮功,当时由于自己学法少,有怕心,于2001年下半年放弃修炼法轮功,参加了社会表演活动。结果在2003底自己得了一场疾病,是伟大的师父再一次慈悲于我,给予我第二次生命,使我从人生的迷茫中觉醒,从新走上修炼的路。今后我坚定正念,溶入法中,努力学法,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应做好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因此我特此严正声明:我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正法洪流中勇猛精進!

姜威君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自从得大法来,我身心受益。但由于自己学法不深,99年7.20大法遭受迫害以来,却做了一些对大法不敬,有损于大法的事:迫害开始时,交了大法书,写了“修炼法轮功的认识”;99年12月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在“三联保”上签了名;2001年9月28日县610办洗脑班,因自己坚持不写与法轮功“决裂”再次被拘留,出来时向邪恶妥协,写了“保证”;2004年7月16日晚被教委与610邪恶强行抓到党校办洗脑班,写了所谓的“电影宣传报告与认识”。这些行为有愧于大法弟子的称号,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因此,我严正声明上述行为统统作废。今后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田丽萍 2004年10月5日


声明

我是98年冬得法的,身心受益极大。知道了做人的道理,从学大法以后无论做什么事情总是先想到别人,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正当我感受着大法的美好的时候,风云突变,邪恶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听到那些邪恶的谣言,我决定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让世人知道大法的真象。回来后被邪恶找去按手印、照相,由于学法不深,配合了邪恶。经过学法和读明慧周刊,我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今后我一定要做好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在此严正声明以前说的、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杜建武 2004年12月1日


声明

由于我只想多散发和张贴大法真象材料,放松了学法,于2003年被恶警抓住,在恶警利用亲人的工作和停发工资的逼迫下,由于自己的私心太重,向邪恶写了“三书”。虽然我不是真心写,只想早点出去做大法的事,但是,我的行为符合了邪恶的要求,给大法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我对不起师父对我的苦度,我做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做的事情,这件事情一直给我造成很大的压力和悔恨,经过一年来的反思,我决心写下这份声明。我严正声明在恶警逼迫下我所做所说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努力做好正法时期三件事,今后一定加倍弥补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德发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我也曾是赴京路上的一员,为维护大法,证实大法,也曾生死不怕过,可是就在几次進出劳教所,在邪恶势力纠缠不休的时候,我犹豫了、厌倦了,在亲情的执著下,开始提心吊胆,心里默默的想: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不想有什么关什么难了,在多种执著心的带动下,我向邪恶低了头,在所谓按了手印就不会再找麻烦的“保证书”上留下了我的手印。经过师父的多次的点化,我后悔了。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不能为了求安逸而毁了生命的永远。所以今天我郑重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都是错的。我一定要紧随师尊,多学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弥补所有过失。

赵运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在证实法与讲真象的过程中,由于有人心,有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于2004年元月又一次被邪恶迫害,邪恶抄了我的家,我被绑架投入看守所无辜关押50多天之后,又被邪恶送洗脑班强行洗脑,走了一段弯路给自己留下了污点,给自己的修炼造成了障碍,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经过学法我清醒过来了。现在严正声明,强制洗脑是违背本人意愿的,在被强行关押下,在邪恶的欺骗、高压下,在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我决心重新回到大法中来坚定实修,以法为师,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在精進实修中洗刷自己的污点,归正自己。

吴克燕 2004年11月30日


声明

我是从死神手里走过来的,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自认为坚定不移。在执著心的带动下,被强行带到洗脑班,里面的邪悟者拿着大法书断章取义,直攻我的弱点。我由于学法不深,误入歧途,从而在怕心的指使下写了“保证书”,造成了负面影响。在此,我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都是错的,全部否定。今后精進,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弥补所有过失。

吕淑琴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1999年,法轮功遭到疯狂迫害,我们去北京上访,半途被恶警截回派出所,当时邪恶利用一切宣传工具,铺天盖地的对大法造谣,一时间阴云遮天,当时学法少对法理解不深,放不下人的名、利、情。再加上恶警的恐吓,心中害怕。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下了“不炼功”的保证书。现在通过学习老师近期讲法,我知道师父为了度我们不辞辛苦,为我们铺上人成神之路,可是我没走好,我对不起慈悲救度我们的恩师,今后要坚决做好正法时期的三件事,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在修炼的道路上精進。特此严正声明在派出所写的“保证书”一律作废。

高森虎 2004年11月7日


声明

我自1995年10月得法,身心得到高度净化,知道了宇宙的最高法理“真、善、忍”。2003年3月两会期间,我進京上访,被驻京警察带回,在拘留所非法关押了15天,在校方邪恶势力的迫害下,写了两份“保证书”,由于学法不深,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写下了“不上访、不集体炼功”等的错误“保证”,没有做到坚定的维护法,符合了邪恶的安排。而且对讲真象、发正念、学法炼功都不精進,没有达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特此声明:在邪恶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和自己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孔香云 2004年11月


声明

2003年我因受旧势力迫害,神志不清的写下了“决裂书”,为此,我非常痛心,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后悔不已。我由于执著心太多做了错事,我决心跌倒后要爬起来,决不辜负师父的期望。“严正声明”在我们这一空间是同旧势力决裂的见证、坚修大法的一颗心。我一定要跳出旧势力的控制,把想坏事的念头去掉,不再受邪悟人的干扰,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一切,找出执著心并去掉它,坚决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我以前向邪恶写下的一切全部作废。若没有师父的慈悲,我早已不在人世。佛恩浩荡!

吴秀林 2004年9月1日


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有很多的执著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被公安局抓走送到洗脑班。在怕心的带动下,就写了“保证书”。这是对师父、对大法的最大不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损失,我深感痛悔。今天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的、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都是错的,全部否定。今后我要多学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所有的过失,坚修大法,紧随师尊永不悔。

魏红勉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我69岁。我看了“明慧周刊”,看了同修写的“严正声明”很重要的文章,明白了写严正声明的重要性。知道了以前做错事写的所谓“保证书”等是与旧势力的签约。如果不否定它,旧势力就有了干扰、迫害你的借口。必须认真严肃的写一篇“严正声明”,声明以前向邪恶所说、所写、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错误“保证”全部作废。真正走上师父给安排的路,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姚汝雪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在学法期间,由于不够精進,当大法受到严重迫害时,一时的怕心而主动邪悟,做了很多伤害大法及师父的事。当我遇到生命危险时,才猛然想起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这时,我也看到师父的讲法和经文,才发现我已经走了一段很长很危险的路。才感到问题的严肃,是慈悲的师父再给我生命一次机会。为此,我决定回到大法中来,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对自己负责,对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我在高压迫害下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付传庚 2004年12月


声明

我1994年5月得法,全家三口人都修炼法轮功。通过修炼,人生的迷雾拨开,闭锁的心被打开,大法激起我们内心的渴望-返本归真。1999年7月20日,全国上下开始对法轮功進行无端的镇压迫害。在邪恶的迫害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被警察抓走,我交出两本《转法轮》和一些材料,强迫我签字,按手印、写“不上访、不炼功、不集合”等。我们三口人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们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和自己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继民、李淑云、刘子儒 2004年11月


声明

99年法轮功遭到严重迫害,我去北京上访,被恶警截回派出所。当时邪恶利用报纸、电视台等各种宣传工具对法轮功進行造谣、栽赃陷害。当时由于学法不深,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心,被常人的名、利、情困扰,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现在通过学法,我清醒了,师父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师父为我们铺好了人成神之路,可我没做好。今后,我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特此声明我写的“不炼功”的保证书一律作废。

段素运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2004年9月18日晚上,我们在挂大法条幅证实法时,被恶人举报,当时将我们三人绑架至警署。由于自己悟性低,学法不深,怕心较大,在面对恶警的审讯中,被迫、违心的说出一些不符合大法的事情,并在儿子办取保候审时说“今后我妈不再炼法轮功了”的问题上,自己没有明确表态。通过这段时间的思考,认为自己做错了,特此声明那些言行全部作废。决心从根本上彻底否定旧势力,黑手的一切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和影响,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彭绣莲 2004年11月17日


声明

正法進程的不断加快和深入,越来越悟到我们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有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地方,曾违心的在“保证书”上摁了手印。当时觉得心里不承认,不是发自内心的就没有关系,是常人中的一种形式而已,现在已认识到这确实是我们修炼中的一个污点,是与旧势力的签约,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此我们要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压力面前所作所为全部作废。今后我们要认真学好法,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做一个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马廷礼、马廷花、马廷华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法认识不清,正念不足,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在劳教所曾写了所谓的 “四书”、“五稿”。虽然是不情愿的,但已违背了大法 ,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也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特此严正声明:所有在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坚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彻底清除邪恶黑手烂鬼以及另外空间的坏神。我一定要重新跟上正法進程,走好以后的路,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珍惜师父给我们的时间和机会。

陈兴坤 2004年9月8日


声明

我是99年4.25以后接触大法的,还没有入门,从99年7.20,邪恶开始疯狂的铺天盖地的、针对大法与大法弟子進行打压、迫害。在邪恶的环境里,因有怕心,交过一本大法书,烧了几本大法书。助长了邪恶,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一年以后知道了大法真象才真正走入大法中来。为了走正自己的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现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今后坚定实修,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汪书华 2004年11月30日


声明

一九九八年以前,我的身体很不好,多方求医也不见效,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有幸得了法轮大法,身心得到了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因我坚修大法,被当地公安局派出所非法关押十天,由于我的情关没过去,执著心太重,就在他们写的“决裂书”上签了我的名,做了一件修炼人不该做的事。师父连旧势力本身都不承认,我也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永远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一修到底!声明我的签字作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戴志娥 2004年9月23日


声明

我今年6月被邪恶强行抓去迫害。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修炼不够精進,证实法中正念不强,又被其他走向邪悟的学员干扰,写了所谓的“决裂书”以及“批判大法及师父”的文章,犯下了严重的错误,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回家后,通过重新学法和其他同修的帮助,认识到了自己所犯的错误!我严正声明:我在被迫害期间因头脑不清醒并被干扰的情况下所写的东西作废!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做一个真正的正法弟子!

周克平 2004年8月18日


声明

我从九八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后,大法使我身心得到了健康,我那时对师父和大法深信不已。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央电视台开始大肆诬蔑法轮大法,那时我茫然了,我想我是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为什么突然不让修炼了,这是为什么?于是二000年三月份我去北京上访。可是去到北京它们什么不让说就把我抓了回来,在那样的形势下,我违心的写下了邪恶所希望的“三书”。现在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的所有的对大法不好的什么“书”,我全部作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郭仲香 2004年11月1日


声明

我是97年得法的。由于在邪恶的残酷迫害打压下,我在失去理智、神志不清时说了或写了一些不符合大法和师尊的话或什么东西,现在声明:全部作废。不管是在劳教所、610、派出所、司法所、镇政府或其它地方,坚决不承认,统统作废。今后坚定修炼法轮大法。紧随师尊,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精進,弥补损失,在证实大法中做一个合格的法轮大法弟子。

董益昌 2004年11月30日


声明

我于今年10月被邪恶劫持到洗脑班,因为有放不下的人心执著,我被迫写了“三书”。这是我自己学法不深,没有从法上认识法所造成,对不起大法和师父,对不起众生。在此,我声明,被迫所写的“三书”全部作废。绝不承认旧势力的任何安排。我要在今后的时间里,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弥补自己造成的损失。

刘佩华 2004年11月23日


声明

99年7.20迫害大法时我在外做生意,之后不几天,当地邪恶把所有大法弟子集中,要求写“不炼功”保证,其他学员不写,就强迫三个年轻学员全部代写(前几年的日子里,我一直不知情),大概在2000年6月份,当地警察把我抓去,强迫我写“不上京”的保证,由于我学法不深,又有某种执著就写了,现悟到无论是别人所写还是自己所写都是违背大法的,所以特严正声明:凡以前所写的一切作废。今后要努力做好三件事,坚修到底不动心。

邱孝珍 2004年11月16日


声明

我73岁。2002年4月,由于受到邪恶的谎言欺骗和邪悟者的诱惑,在理智不清的情况下,写下了“与师尊决裂”、损害大法的谎言,对大法犯了罪,同时叫学员不要修了,不要炼了、圆满了,把书交到“610”办公处。在此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废。加强正念,坚决否定邪恶的最后猖狂,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田兰芳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九九年七二0大法被迫害,当时我们由于学法不深,对大法认识很肤浅,加上当地政府的威胁,自己对法认识不坚定,抱有应付形式的态度,写下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当时我们认为这个也算不了什么,这只是嘴上的话,而不是心里的话,通过不断学法,我们才有了一定的理解,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为此我们特严正声明所写的“保证”完全作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高崇禄、杨喜英 2004年10月6日


声明

我于96年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99年7.22后,由于放松学法、悟性差,曾在公安税务及工作单位的调查笔录中,在邪恶的威逼下,签下了“以上属实”、“以上基本属实”或口头上说过“没炼”、“不炼”等字样和语句。事后虽感内疚、但严重影响了个人修炼。现严正声明:曾向公安税务及工作单位的签下的“以上属实”、“以上基本属实”或口头上说过“没炼”、“不炼”等字样和语句作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陈玉贵 2004年11月30日


声明

在被邪恶强制下写的“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等,我俩声明全部作废!在大法受到邪恶迫害时,我俩没有把自己的大法经书全部保护下来,在邪恶進家收书时,交了一本《转法轮》和一张法轮图。在邪恶扬言抄家时,我俩又烧掉了师尊的法像一张和一本法解、一本大法义解。五年多我俩常思常泪,心里很内疚,特向师尊请罪。今后我俩多多学法,加倍弥补,努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三件事,在正法的路上精進不停。

由培仁、孙玉英 2004年12月1日


声明

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没有几天,我们地区的警察就把我们法轮功学员全部抓到镇里,要写“不炼功保证”,我说不会写,当时有三个年轻学员镇领导就要他们三人给全部人员代写。虽然之后我悟到应该去证实法,并和一位学员去做了,而且一直都按照师父所说的三件事在做,坚定修炼,但那次我没有坚决抵制,是不符合大法的,现特严正声明那次所写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坚修到底。

赵琴 2004年11月15日


声明

我由于平时修炼不扎实,没有高度重视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产生了巨大的怕心,怕失去工作、牵连子女,在11月24日儿子代笔向单位书记违心的写下了“不炼”的保证。过后自己向内找,清醒过来了,不能因一念之差,毁了自己千万年的等待。我要为我生命不灭的永远负责,我要跟随师父回家,曾经写过的“保证”从此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赵建明 2004年11月27日


声明

2002年8月15日,我刚吃完晚饭,闯進几个年轻恶警,進屋翻箱倒柜,把我的大法书籍、炼功带全部抄走,把我抓到派出所。经过几个恶警的恐吓,当时由于学法不深,有怕心,写了“悔过书”,还罚了5000元钱,并且没有任何手续证据。通过这两年的学法,认识到真不应该写“悔过书”。我严正声明:在恶警的残酷迫害下,说的、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乔希翠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我是96年得法的,修炼大法后,身体得到健康,家庭、丈夫和孩子都受了益。然而,在99年邪恶迫害大法时,在单位领导高压逼迫下,自己违心的签了“不炼功”的字,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污点。通过学法和阅读了师父的新经文,深深为自己过去签的字痛悔。为此我特发表声明,凡是过去签的字一律作废。从今以后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加倍弥补过失,坚修大法到底。

宋纯英 2004年11月27日


声明

以前由于学法不深,在压力面前向邪恶妥协,这都是有怕心,在情的带动下所致。想起来真是后悔莫及,对不起慈悲的师父苦心救度。在一次次失落中,师父都在点化我,但是我都没有重视。最近学了师父新经文《也棒喝》才恍然大悟,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从今天起我要认真学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以前的所有过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张军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只因修炼法轮功被公安局栽赃陷害,非法劳教三年,起诉两次没有得到答复。在劳教期间,由于受迫害,十个月后身体出现有病的症状,保外就医。在劳教所的强迫下,家属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又被勒索2000元钱。回来后当地派出所又强迫按手印。现在严正声明以上所为全部作废。紧跟师父走,做好三件事,真正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加倍弥补,奋力精進,直至圆满。

李俭波 2004年11月30日


声明

我现年66岁,在去年4月10日我们家遭到邪恶610严重迫害,女婿被非法判3年劳教。当时把女儿和我都抓起来了,把我母女送到市洗脑班,家中只剩下一个12岁的孩子。由于自己的承受能力不够,做了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写了“保证书”,给大法抹了黑。在此严正声明,我们在那里所说的、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尊,坚修大法到底。

李玉如、张晓慧 2004年11月12日


声明

7.20邪恶开始非法迫害法轮功后,由于自己的怕心和执著,顺从了邪恶把大法书籍和法轮章交出去,并写了、说了“不炼功保证”。现在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当时的所作所为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因此我在此要严正声明:在邪恶压力下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多学法,加倍弥补,按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应做好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谷庆爱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我得法后,心性得到了提高,身体也有了明显的变化,原来的病不知不觉都没有了。可是在99年7.20的邪恶非法镇压下,我被关到镇政府610洗脑班强化洗脑,在压力下,我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三书”。现在想起来非常痛心,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此我严正声明:在迫害下所写、所说的、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学好法,紧跟师父,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周玉兰 2004年11月18日


声明

2003年,由于怕心和对名、利、情的执著,我多次给邪恶写了“保证书”,还骂过师父。过后非常痛悔!师父!弟子对不起您啊!我在浩荡的佛恩下猛醒。特此声明:废除在不清醒和执著心不放的状态下,所说、所写符合邪恶要求的一切。紧跟师父,坚定正念,坚定修炼,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救度众生,助师正法,解体所有黑手烂鬼。

张西杰 2004年8月20日


声明

99年我为法轮大法上访,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近两年,被迫害中,正念不足,在邪恶洗脑惑乱当中,在人表面后天观念、业力、执著心作用下,写了“三书”等,也影响了其他学员,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今严正声明我所写“三书”等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并在今后的修炼和证实法中,按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绍锁 2004年12月5日


声明

我以前不精進,说的、做的不好,辜负了师尊的教诲和慈悲苦度,很是痛心,对不起师父。声明:在压力面前所写的“保证”统统全部作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崔淑珍 2004年11月20日


声明

在99年7.20,邪恶之首江××一手操纵的非法镇压下,我被关押在镇政府610洗脑班。在邪恶的压力下,我被迫违心的写了“悔过书”、“保证书”。通过近期的学法我认识到:我做了一件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在此我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所说、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永远紧跟师父,多学法,做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刘桂芳 2004年11月7日


声明

2004年10月29日晚,我外出贴证实大法材料时被邪恶抓去,在邪恶抄家时,拿去我两本《转法轮》书,我没有要回来,由于我学法不深,正念不强,所以给邪恶写了“保证”,给大法造成了严重的损失,我十分痛恨自己在邪恶的迫害下说出、做出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走好最后的每一步,坚信大法,一修到底。

郭凤英 2004年11月21日


声明

我于2001年4月份被邪恶强行送到洗脑班,当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洗脑班邪恶的威迫下,违心的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写了“三书”,真后悔。法轮大法是正法,我要严格要求自己,坚信师父,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弥补过去的不足,要坚修大法到底。为此我声明原在洗脑班写的“三书”作废。

梁秋英 2004年12月1日


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人心太重,在邪恶的迫害下做得不好,走了弯路,违心的写了一些大法弟子不该写的文字,对不起师父,甚痛悔。在此严正声明,在迫害中我所讲过和写过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多学法,放下人心,紧随师父证实大法,努力做好三件事,救度世人,弥补损失,洗净自己,同化大法,随师回家。

冼正纲 2004年11月29日


声明

99年7.20,在单位的软禁及威逼下,违心的写下了所谓的“保证书”,并交了大法书、毁了一些大法资料。后来,经过学习师父经文,认识到此做法的错误,但没有认识到发声明的重要性,现在终于认识到了,所以特发严正声明, 99年7.20中所写的一切作废。严格按照师父的话去做,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

胡少纯、任海亭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由于自己不能理性的认识大法,一时动了人心,被邪恶钻空子。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神志不清时,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坏事,助长了邪恶的迫害,我感到深深的痛悔。在此我严正声明:在高压迫害下,神志不清时,所写、所说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坚修到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喻尚琳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我98年得法。因学法不深,不精進,99年7.20邪恶破坏以后,由村干部领着镇政府的人逼我签名、缴地方书。由于对法不坚定,在怕心的带动下,做了不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很自责、内疚。从今后我要多学法,在法上提高。严正声明以前所说的、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心不变。

于范双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我上初中时,在邪恶谎言欺骗下和恐怖打压下,由于还没修去的人心和放不下的执著及在学校的强迫下,违心的签了名,还无理智的在政治卷上让人们远离法轮功。此时清醒的我严正声明:过去在人心执著和后天形成的观念带动下所说的、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尽快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井利明 2004年11月24日


声明

在邪恶的威逼及高压下,我由于学法不深,正念不强,产生了怕心,同时为了自己能早日离开看守所,违心的写了“三书”,诽谤了师父及大法,对不起师父、大法及同修,这是自己修炼中的最大耻辱,内心十分痛苦。在此郑重声明,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一律作废。从此坚定修炼大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损失,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肖光素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7.20以后,派出所来我家收大法书,由于学法不深,使我主动配合了邪恶,违心的把大法书交了。这是我修炼过程的污点,我一直在痛恨自己。我是犯了罪的,交的是天书,的确很可怕!我要精進,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葛树蓉 2004年11月21日


声明

我在2001年至2004年初被旧的邪恶势力所利用,被江××邪恶的谎言所欺骗,所写过的“悔过书、决裂书”,在邪恶的610办公室所说一切不利法轮大法、师父的言行一律作废。以后我要按师父的要求加倍努力讲真象,发正念,学法炼功,弥补我对法轮大法造成的损失,重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做一名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楚占环 2004年11月17日


声明

我于1999年底在市治安拘留所〈戒毒所〉期间,写过一份“个人认识”,2002年在劳教所写了所谓的“三书”,做了许多大法弟子不该说的、做的。为了维护大法的庄严、神圣,特此声明,我所说的、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不符合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中,加倍弥补损失,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张安宁 2004年11月30日


声明

自99年7.20以来,我向邪恶妥协,写过“保证书”。后来很是后悔。现悟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是不应向邪恶低头的。现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紧跟师父做好三件事,走正自己的证实法之路,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侯希才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我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受益非浅。1999年7月20日以后,随着迫害的一步步升级,由于自己的执著心和怕心,写下了“三书”。现在我严正声明:过去几年我写下的所有不符合修炼人标准要求的文字及口头“保证”全部作废。今后我要紧随恩师,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刘晖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由于我的执著心没除掉,胆小怕事,在乡派出所和大队公安的胁迫下,写了“保证书”和“决心书”,当时心想:这不过是个形式,过后该修炼还修炼。经过学法明白这么做是不对的,现在严正声明:所写的“两书”全部作废。要听师尊的话,做好三件事,救度世人。

姜运乔 2004年11月18日


声明

2002年8月1日我被公安分处非法拘留,2002年12月15日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劳动教养所,受到非人的折磨迫害、殴打、不让睡觉,在长时间不间断的迫害中,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说了、做了一些对不起大法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我要重新开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走好自己修炼的路。

闵大庆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我是98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99年⒎20江氏集团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下,由于当时对法理认识不清,又出于怕心,违心的写了和说了一些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特在此声明作废。我决心一定要按照大法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做一个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唐春霞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在2000年以前,我在劳教所所写的“揭批”材料及背叛恩师的所有材料,还有给市“610”办公室所写的“悔过材料”,以及这几年来自己所说的、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事全部作废。我要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从今以后,我要学好大法,做好师父教给的三件事,“做到是修”。

卢俊杰 2004年11月25日


声明

我54岁,96年得法。99年進京上访,被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出狱后由于恶警经常上门骚扰,被迫流离失所。恶警到家中威逼爱人说,要把我找回来,保证不外出,不和别人接触。现在声明爱人替写的不符合大法的文字作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正念正行,救度众生。

李洁 2004年12月5日


声明

1999年7月20日后,恶警经常到我家对我進行干扰与迫害,在强迫的情况下,我违心的签字画押。清醒后,我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要和旧势力断绝一切,不再有任何的关系,并声明所写的一切“保证”全部作废。我决心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精進不停。

兰淑红 2004年11月17日


声明

由于自己有怕心,在1996年7月26日被迫在单位所谓的“保证书”上签字。当时面对突如其来的迫害,违心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情。现在严正声明:当时被迫签的字作废。今后一定认真学法,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张丽芬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99年去北京上访被截回派出所,因怕心大,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近期通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知道自己错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现我严正声明:在派出所写的“保证书”作废。从今以后,我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高迎森 2004年11月7日


声明

我在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时被抓,被非法判劳教。出劳教所后,被强行绑架至洗脑班。在那里由于执著心和怕心,违心的写了“三书”。现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在洗脑班违心写的所有违背大法的任何东西全部作废。我要重新修炼,永随师父,坚修大法,决不回头。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冶金兰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我们于2001年12月被当地“610”恐怖组织非法强制洗脑迫害,在洗脑班迫害中,写过所谓的“保证书”,都不是自愿的。现声明作废。重新走入证实大法中来。以后我们要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挽回给师父和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罗如花、罗美芳、罗森芳 2004年11月28日


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没有真修,有许多执著心没有去,9月份被邪恶非法抓去洗脑班,走向邪悟。现在通过学法,明白自己应该归正到大法中来,特严正声明:以前写的“决裂书”及一切邪悟言行作废。今后我要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渡。

熊振业 2004年11月24日


声明

1999年7月20日以后,由于自己对师父、对大法不坚定,人心太重,做了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事。今天我用修炼人的心声明:所有写的(包括别人替写的)说的、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重新回到正法中来,助师正法,正念正行,跟师父回家。

谷秀莲 2004年12月4日


声明

我1997年6月得法。自1999年7月20日以后,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了不符合大法的“保证书”等材料;在这里我严正声明:过去在邪恶逼迫下所写、所说、所做有损于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勇猛精進,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随师父,跟上正法進程。

钱洪玉 2004年12月3日


声明

在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时,我们在高压下,违心的说过“不炼了”,按过手印,心里一直非常痛悔。我们今天严正声明,以上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们要紧跟师父正法進程,认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魏兰妮、王改妮 2004年12月5日


声明

因受旧势力的迫害,由于学法不精進人心太重,把大法书交给了邪恶,以为免去麻烦,做了不该做的事。现在我否定这一切。从现在起紧跟师尊,证实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努力提高心性、走好最后的路。

陈棣华 2004年12月4日


声明

自99年7.20以来,由于在学法上认识不足,说了、做了一些违背大法的言行,今天我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定的修下去,直至圆满。时时心里装着“真、善、忍”,处处以法为师,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正念正行,做一个坚定的正法时期合格的大法弟子。

马改琴 2004年11月12日


声明

在中国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高压迫害和欺骗下,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被迫写下所谓的“保证书”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行为,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孙国贤 2004年11月26日


声明

19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时,我们在高压下,违心的说过“不炼了”,内心非常痛悔,今天严正声明,我们违心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我们要紧跟师父正法進程,认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精進实修,坚修大法到底。

连秋花、侯季英 2004年12月5日


声明

我于99年由于没有悟好个人修炼与护法、正法的关系和有执著心,写下了“遵守政府法令,不去上访”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材料,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现在声明作废。并发誓坚修大法到底,抓住最后的机会,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张文杰 2004年12月5日


声明

我们通过学法深刻认识到以前在邪恶势力迫害大法时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完全是错的,今天我们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正法進程,精進实修,做好师父教给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仲银芝、郭瑞芝 2004年12月5日


声明

我在1999年7.20以来,在强化洗脑及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的一切不符合的大法言行,包括儿子带写“保证”和别人带我写“三书”一切全部作废。我要坚信大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三真 2004年12月3日


声明

在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时,我们在高压下违心所说的“不炼了”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们要紧跟师父正法進程,认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精進实修,坚修大法到底。

刘金芬、郭焕妮 2004年12月5日


声明

过去我在邪恶的威逼利诱下,所说的、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从今以后,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尽力弥补过去给大法造成的影响和损失。

于文高 2004年12月4日


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精進,对法没做到真正的坚定,心性达不到师父的要求,一度被邪恶钻了空子,说过“不再炼法轮功”的话,一想起这些心里就很难受,此刻我严正声明,从今以后我坚信大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坚定不移跟随师父返本归真。

陈德民 2004年11月13日


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之故,心性长期得不到提高,在严峻的考验面前,没有用法的一面去认识,在迫害中被迫写下了“悔过书”,造成了千古之恨。特此声明:在以前所写的所有“悔过”材料全部作废。坚定正念,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袁茜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正念不强,在邪恶的高压下,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愧对师尊和大法,我现在严正声明,把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罗小琼 2004年12月5日


声明

2003年7月的一天的中午,两个恶警突然闯進我家,在邪恶的逼迫下,说了对不起师父的言语。现在声明:我所说的“以后不炼了”全部作废。从此以后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王秀平 2004年12月5日


声明

我当时学法不深,曾邪悟。2000年前后的一天,我去一同修家被非法抓捕到派出所,出来后出卖过一个同修。现在我特此声明:对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郑荣珍 2004年11月8日


声明

自1999年7月20日到北京证实法回来后,被迫说出、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提高自己的心性,放下人心,做一个坚定的大法修炼者。

刘长云 2004年11月30日


声明

自从99年7月20日,在邪恶疯狂的迫害下,所写、所说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声明作废。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心不动。按着师父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长军 2004年11月18日


声明

99年7月20日以后,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认为签字是表面的,内心还是要学法的。当时就签了字,现在才知道签字就是和旧势力签了约。今特此声明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

刘梅 2004年12月6日


声明

自从去年从看守所出来已有一年了,今天才迟迟写出这份声明,觉得自己距大法的要求与修炼人的标准差的太远。我真诚表示对自己过去所写、所说不符合修炼人的文字言行全部作废。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李建想 2004年11月29日


声明

我2003年,县看守所被迫害期间,由于放不下的执著和怕心,背叛了师父与大法,违心的写下了“不修炼”的保证书和在两次回访上签字,现在声明一律作废。决心紧跟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

史志根 2004年11月6日


声明

我们修大法多年,但因中途被邪恶迫害时说过对不起大法的话、签了对不起大法的字和做过对不起大法的事,万分对不起我们尊敬的老师。现今彻底清醒,特此声明作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彭伏乔、张艳如 2004年11月14日


声明

在邪恶迫害大法最恐怖的时候,由于自己法学得不够好,曾与单位领导签过“决裂”的保证。现在我严正声明这一切作废。今后在大法修炼的道路上坚定的走下去,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金海 2004年10月20日


声明

2001年11月上北京被抓后,关在看守所16个月后,因执著心没去,被家人保出。现特此声明:我在邪恶的威逼、高压下,所写、所说的全部作废。坚定回到大法中来,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闵步君 2004年11月15日


声明

以前一段时间,在邪恶的强化洗脑下,停止了自己的正常修炼,并说了、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今后我郑重声明: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坚修大法,加倍弥补损失,向世人讲清真象,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赵传琴 2004年9月1日


声明

我是一名96年学法的学员。在过去的五年里,受到过多次残酷的迫害。在此严正声明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说的、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走好以后的路,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魏巍 2004年11月24日


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下,由于自己对法认识不够,为私的一念被邪恶利用,我曾两次写“保证书”。现在我严正声明所写的“保证书”作废。今后要一直坚修大法,早日把所有私心去掉,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随师回家。

李忠兰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2002年至2003年间,我在劳教所所说的、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在高压迫害下,违心写的所谓“保证书”,现在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亢刚 2004年11月22日


声明

我们在过去的高压迫害中,写过的“保证书”,签过的字,和家人代签的字,声明一律作废。今后一定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勇猛精進。

徐秋菊、徐春香、朱书芹、梁书菊 2004年11月10日


声明

2001年1至4月份,我在看守所所说的、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在高压迫害下,违心写的所谓“保证书”,现在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王秀荣 2002年2月20日


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下,我的亲人替我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所谓的“书面保证”,在此声明全部作废。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随师正法、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

王素晔 2004年10月19日


觉醒世人的严正声明

声明

江××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在全国搞签名活动,我们学校也搞了这项活动,当时我上二年级,老师叫我去签名,我就违心的签了名。通过这些年,我越来越认识到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正法,特此声明,上次“签名”作废。今后利用机会告诉人们大法好,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秋圆 2004年11月21日


声明

2000年,我在学校反法轮功签名时,签了名,我声明作废。我不修炼,“签名”后总头痛,学习成绩一天不如一天,所以写了这个声明。今后利用机会告诉人们大法好,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唐飞飞 2004年1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