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为何把法轮功和所谓“海外反华势力”扯在一起?


【明慧网2004年12月9日】对习惯于听信江氏“喉舌”宣传的人们来说,提到法轮功,似乎不可避免的要联想到“海外反华势力”。

事实上,法轮功自从1994年开始在海外洪传以后,一直受到海外各界人民和政府的欢迎,甚至1999年江开始镇压法轮功以前,中国政府对于法轮功在海外的弘扬也是鼓励的。李洪志先生在海外的第一次讲法学习班,就是应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邀请,于1995年3月13日在使馆文化处举办的。而海外的民众与政府机构对于法轮功的支持和褒奖,在1999年江发动镇压前后,都是一致的。比如早在1994年8月3日,美国休士顿市就授予李洪志先生“荣誉市民”和“亲善大使”称号;1996年10月12日美国休士顿市市长宣布1996年10月12日为“休士顿李洪志大师日”。迄今为止,法轮功已经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并受到各类褒奖超过1200多项,以及各国政府和非政府国际组织的支持决议,如美国国会在2002年7月24日全体通过188号决议,在2004年10月5日全体通过304号决议,澳大利亚参议院2003年12月4日通过704号动议案等,表达对法轮功学员的关注并谴责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


李洪志老师93年北京健康博览会荣获“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及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


法轮功在海外获得各类褒奖超过1200多项

在这个世界上,国际社会分歧最大的恐怕就是各自的政治观点。然而从非洲、东欧到拉丁美洲、北美,从韩国、日本到俄罗斯、冰岛,国际社会各界对于法轮大法的广泛支持和褒奖,正说明法轮大法不但超越种族与文化的界限,并且与政治无缘。实际上,“真、善、忍”也是全人类的精神财富。来自中国的法轮功洪传世界各地,正是每一个炎黄子孙的骄傲。

江氏“喉舌”时常把法轮功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称为“海外反华势力干涉中国内政”。可很显然的一点是,所谓“海外反华势力”在1999年之前是不可能知道将来中国江氏集团要镇压法轮功的。

那么,江泽民究竟出于什么目的要把法轮功和所谓“海外反华势力”硬扯在一起呢?

事实上,作为当时中国党政军三位一体的最高统治者,江的上台不是因为有什么治国的才能或是深厚的资历,而是凭借政治投机获得邓的赏识的。在中共凭出生、讲资历的传统中,江的上台,可以说是一个异数。有党内知情者曾评论说,江泽民[品德低下到]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竟然还能当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上台后江泽民也深知,党、政、军中有一大批资历和才能都远胜于他的高级干部,对于他这样一个无德、无才又无资历的政治投机者是很不以为然的。甚至在江上台的同时,胡锦涛已被指定为江的接班人了,这在中共历史上也是罕见的。加之对权力的偏执和嫉妒心肠,江泽民对于当时的总理因为妥善处理法轮功学员425上访事件而赢得的国际声誉,和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在国内外的广受欢迎都感到极为妒忌和恐惧。

按照中共的传统,巩固领导者地位和清除异己的最佳手段一向是政治运动。而历次的政治运动,总要从人民中划分出“一小撮”,冠以种种罪名,作为斗争的对象。在江看来,毫无政治攻击能力和政治倾向的法轮功修炼群众,一群以真善忍为核心的和平的民间修炼团体,似乎是斗争对象的非常合适的候选者。

在一份事后披露的文件中,江于2000年曾坦言,“法轮功鼓吹‘真、善、忍’,给了我们动手‘消毒’的机会。相比之下,其他气功组织就不那么容易解决,很可能在全国引起剧烈动荡,甚至于制造暗杀、毒气、爆炸等恐怖暴力活动”,“法轮功讲‘真、善、忍’我们的打击工作就可以放手进行。以后利用打击法轮功的经验,可以有效的运用于其它气功组织。”。

CNN中国问题高级分析员威利.林在“中国的镇压代价高昂”一文中指出,一些政治局委员并不支持江泽民的镇压,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文章还引用一个老共产党员的话说,“通过发动政治运动,江泽民正逼迫高级干部向他的路线宣誓效忠,这会提升他的权威。江泽民希望,就算政治局在如何处理法轮功问题上有不同意见,也要表现出对他的公开支持。”

为了在政治局中强行推行它的镇压,江又祭出了另一件“法宝”:一方面他在政治局极力把法轮功描绘成有“境外敌对势力”支持的政治团体;另一方面,他宣称法轮功与党争夺人心、争夺群众。1999年4.25法轮功学员上访后,江在写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的信中提到,“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

由于中共党员的基本原则是党性高于人性,高于所有的人类基本道德准则。在“亡党”恐惧的威胁下,尽管政治局中其他人并不支持镇压,这时也默不作声,甚至随声附和了。

此外,江以莫须有的罪名极力把法轮功描绘成有“境外敌对势力”支持的政治团体,还可以一箭双雕的达到另一个个人目地:这样就使得他对法轮功群众镇压的个人决定具有了特别意义——镇压成功之后,那么他的决定就“在危难时刻挽救了党”,无疑它将在中共的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这对于没有资历的江来说,正是给自己增添资历、巩固地位的一个求之不得的机会。

江泽民认为法轮功这样一个群体肯定会在镇压一开始就立即屈服,所以代价不会很大。况且这几十年来中共政治运动中积累的整人手段,足以使任何一个人生不如死。于是,一场由江泽民直接指挥,发动中共镇压机器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就这样开始了。在红头文件层层传达之后,一亿(为了符合打击 “一小撮”的一贯原则,法轮功学员人数后来被官方从一亿缩减为200万)被划为“一小撮”另类的普通百姓一夜间就失去了宪法规定的种种权利和自由,而全国各地从此便开始“拥护”和“响应”了。这种并不陌生的情形对于50岁以上的一辈来说,无异于再次揭开了我们这个民族刚刚开始愈合的那道深深的伤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