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点应动态掌握针对性、专题性和综合性资料的印发


【明慧网2004年12月9日】我们是发真象资料和面对面讲真象的大法弟子,近几个月来,大家从当地一资料点(规模较大)得到大量内容单一的真象资料,如以大法祛病奇效为内容的小册子《绝处逢生》等。面对大量祛病健身的资料,发吧,针对性不广泛、该讲的真象很多没有讲到;不大量发吧,印出来这么多。一些在第一线讲真象的同修曾多次反映,能否多印制一些对当地民众有普遍针对性的资料。信息反馈过去几个月了,可能中间环节太多、没传到,或有其他原因,情况没得到改观。这里想就资料点印制真象资料的内容和数量比例上提一些建议。

通过每天面对面讲真象,发现这类专项内容的小册子,针对一定的目标群体发送效果较好。如:对媒体谣言有一些了解的、被病痛折磨的、个性比较淳朴的乡村百姓等。但对于城市的很多人来说,他们连“自焚”真象都不知道,被毒害很深,我们大量制作、发放这类小册子,效果就不理想。有同修在一个居民楼的一个单元里拣到七、八套被扔在地上的《绝处逢生》和《善缘》,有的同修拣到《珍贵的回忆》(讲师父传法的小故事),不是这类资料不好,是得找准对象,不能不根据群众需要及其需要的变化,在城市大批量印制、发放。

关于小册子的内容方面,最好是综合性的,包括:“自焚”、“杀人”、“4.25”真象及世人常提出的那几个问题的解答、揭露当地的邪恶迫害、展现大法的美好、全球诉江案等时事。另外,文字偏多的资料显得枯燥,图文并茂的小册子很直观,容易让人接受。那天有一个人看到小册子中著名歌唱家关贵敏的照片说:“关贵敏我知道,也是炼法轮功的?”随后的真象话题就很容易讲出来了。有时让世人看小册子里“正常烧伤”和“自焚烧伤”的图片对比,也很快就能把真象讲清。

还有,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内容不可忽视。对于发生在身边的迫害,民众觉得没有距离感,更加真实可信。一次,遇到一位被毒害很深的小伙子,怎么和他讲他也不吱声,最后我翻开《沈阳真言》小册子,讲高蓉蓉被毁容的事,这下他开口说话了:“沈阳‘鲁美’还有炼法轮功的哪?”随后过来看小册子里的彩色图片,再跟他讲“自焚”真象,他也听了,还笑着说:“以前我从来不知道是这么回事。”

面对面讲清真象时,时间充裕的情况下,我们虽然能讲得比较全面,但是世人不见得一下都能听明白或记得住,这时我就会再送上一本内容全面、图文并茂的当地小册子《沈阳真言》、或者《风雨天地行》三折页,或者《风雨天地行》、《五十而知天命》光盘等,有时再加上一张祝福卡。这样世人就会更深入的了解真象,效果很好。

对中毒不深的人,从哪个角度讲都容易讲明白。对于被毒害严重的,在真象资料内容的选取上我们就得多用心了。如果是大面积发放,资料的内容就更得普遍适合不同口味的大众。因为相当数量的世人仍被“天安门自焚”等谣言毒害,有许多城市人信神底线低、思想复杂。综合性的小册子,不一定从哪方面就解开了世人的迷惑。我们想,可不可以这样:请资料点大量印制一些综合性、图文并茂、带有本地内容的小册子和真象资料,辅助配合《绝处逢生》等专项内容的资料发放。

据说,规模较大的资料点是有“产量”的,一种内容的资料一做就是一大批,而且资料的种类更换周期长。有时听不经常讲真象的同修说“某种资料好”,其中带有很多主观的认识和推断,不是世人的真正需要。如果制作资料的同修也不经常讲真象、不真正了解世人的症结和心态,做的资料就容易加入许多“闭门造车”的自我成份,与世人的接受能力和当前正法形势脱节。

当然,资料点可能有自己的思路和特殊情况,为了更好的救度世人,这里只是反馈信息,如何让有限的时间、精力和资金发挥更大的作用,请同修考虑一下。

从另一个角度看,我们发资料的同修也不能太依赖大型资料点。据我所知,当地一些“遍地开花”的小型资料点,同修在学法、发正念的同时坚持以各种方式讲清真象,及时了解海内外的正法形势和当前世人的障碍,再做出有针对性的资料,形成良性循环。而且小型资料点信息传递快捷、中转环节少。明慧提出“遍地开花”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们需要主动破除僵化的观念,不等不靠,人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遍地开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