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长春市大法弟子李秋


【明慧网2004年12月9日】我是2002年的夏天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见到李秋的。在那之后,由于遭受残酷迫害,几个月后李秋被保外就医。我只知道李秋走时,身体的健康状况已经极度恶化,非常虚弱,之后就音讯全无了。

近日,惊闻李秋在离开劳教所之后不长的时间便在去世的消息后,我难以压抑心中的悲痛。这是江氏集团的又一血腥罪行。李秋的死,朝阳沟劳教所罪责难逃。而劳教所二大队的恶人恶警更是直接造成李秋之死的凶手。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李秋拒绝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拒绝所谓的转化,因而遭到了二大队管教人员的残酷迫害,包括酷刑、体罚、强迫役工、强制洗脑等肉体与精神的全面迫害。我当时也是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我们同在二大队我亲眼见证了恶人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的全过程。

李秋被抓比我要晚,在所谓“新生中队”时,李秋就拒绝所谓的转化,所以被分到二大队以后是被当作严管对象進行关押和迫害。在朝阳沟劳教所,二大队恶警的邪恶和残忍是出了名的。我刚分到二大队不久,就有刑教给我讲过以前是如何虐待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之残忍、之无人性令人发指,有一名姓金的朝鲜族学员被迫害致死。

李秋来时,被分在了二中队,管教是刘晓宇,他们对李秋安排了两名刑教包夹人员。无论是走路,吃饭、大小便、睡觉、出役工都寸步不离。法轮功学员之间,甚至和刑教之间都不准说一句话。在这里,是非、善恶是颠倒的。那些常年進出劳教所的小偷、流氓、吸毒都、恶棍在朝阳劳教所可以成为管教警察们的助手,参与看管、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劳教所以加分、减期、在关押区内有相对宽松的活动空间等引诱、鼓励刑教人员采取各种体罚方式折磨殴打大法学员。对不愿参与的刑教人员以加期,严管,谩骂、殴打等方式進行威逼胁迫。

在这里,刑教人员肆无忌惮的折磨大法学员,勒索大法学员的钱物。特别是坚定的大法学员更是遭到了非人的折磨,在不出工的时候,他们必须坐在只有20厘米左右的塑料凳上。一天要以一种姿势坐十四到十五小时左右。据我所知,在二大队臀部没坐烂的很少。那些生了疥的学员,脓血沾透了衣裤。大法学员只要稍微动一动或变换一下姿态,即遭到刑教人员毒打。同时,恶人强行让大法学员听、看诽谤大法和师父的造谣文章,对学员進行强制洗脑。在这些都不管用时,邪恶之徒发动所谓转化“攻坚战”,由恶警亲自上阵,对学员施以酷刑。

李秋同修即是在邪恶之徒发动的所谓第三次“攻坚战”中遭受到了残酷折磨,身体受到极度摧残而导致病情加重。在受刑之前,由于长期“坐板”等体罚,李秋已经生了疥疮。加之朝阳沟劳教所伙食极差,法轮功学员们普遍的营养不良,体质虚弱。邪恶之徒所有的欺骗转化手段失败后,对李秋进行了酷刑折磨。为了对外封锁消息,他们大都在晚间动手,有时是在其他人出工之后动手。

我虽没有亲眼看到他们使用了什么刑具,但我亲眼看到李秋被单独带到恶警办公室,亲耳听到了李秋发出的惨叫声和电棍的吱吱声,李秋再被带回时,已经无法行走,是被两个刑教架回来的。李秋被直接架到洗漱室,洗漱室的淋浴喷头被打开,传来哗哗的放水声,同时再度传来电棍的吱吱声。在这里被关押人员的洗漱是没有热水的,而且这里的水是地下深层水,即使夏天使用都凉的刺骨。那时已是冬天了。后来据刑教描述是开了窗的,李秋被扒光衣服用冷水浇,把电棍插到地上的积水中电。这些对本已生了疥、身体虚弱的李秋造成的身体上的伤害是可想而知的。

由于酷刑并没有使李秋屈服,恶警继续让李秋坐板,当时所有没向邪恶转化的学员,都被集中在大教室坐板,非常的冷,法轮功学员不准穿大衣。连当时看管刑教(他们穿大衣,可以走动)都被冻的受不了。在这样的折磨下,李秋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连去饭堂吃饭都需要人扶着,没几天就卧床不起了。后来,我听到刑教说,李秋的下体肿得象气球一样,大小便已经失禁了。过了一段时间,听说李秋被保外就医。之后,就没有消息了。事后,我知道朝阳沟劳教所和二大队为推卸责任,在李秋被送走后,竟然伪造了李秋的所谓转化的材料。邪恶的卑劣、无耻和对正义、善良的恐惧可见一斑。

在朝阳沟劳教所,这样的迫害随处可见。大法学员王守闯、郑金春因坚持信仰,被迫坐在冬天的水泥地上三天三夜。王守闯坐得犯了痔疮,大量便血仍不许起来。后来允许二人起来时,他俩都站不起来了。大法学员孙显明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后被保外,至今生死不明。

这些迫害的案例在二大队的迫害中只是冰山一角,而二大队在整个朝阳沟劳教的迫害中也中是冰山的一角,而这些迫害并不只是警察和刑教人员因素质低的个人行为,即是从各级610到各级司法局再到劳教所逐级的指挥,组织策划实施,每一次所谓的攻坚战,司法局都要派出不法干部督促监管。

朝阳沟劳教所二大队恶警:
队 长:杨某
副队长:朱彬
管 教:赵东立
    朱胜林
    刘世伟
    刘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