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象信件汇编

【明慧网2004年12月9日】
  • 致铁岭地区父老乡亲的一封信

  • 致太康县父老乡亲的一封公开信

  • 致铁岭地区父老乡亲的一封信

    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你们好!

    我们都是和你们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善良的人。大家都听说过“法轮功”,但是不知道你们对“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有多少了解。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一个以“真善忍”为指导标准的佛家修炼方法,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做事为别人着想、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一个好功法。现在已经在全球60多个国家洪传,获得来自世界上不同国家和地区的1200多项褒奖,全世界有一亿多人修炼法轮大法,被誉为高德大法。

    可能有人说了,报纸、电视不是都报了“自焚”、“杀人”……等等吗?这可是栽赃陷害呀!请您冷静的想一想,中央电视台、电台所报的消息都是真的吗?“文革”年代,电视、电台、报纸上不也报导了打倒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吗?后来刘少奇不是平反了吗?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于2003年5月4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案”完全是江××集团诬蔑法轮功的一个阴谋,目的是要煽动起十亿多不明真象的中国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以便继续对法轮功的镇压。

    从1992年至1999年的实践证明,法轮功不但能使社会道德回升,而且确实能达到祛病健身的目地。您知道吗,成千上万的人通过修炼法轮功获得了健康的身体,成千上万的人患有疑难病症炼功后得到了痊愈,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对于一个人来讲,有什么比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更重要呢?这等于是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呀!这就是为什么法轮功在其修炼者的心中和他们自己的生命一样宝贵的原因。可能有人说了“好就在家炼呗!”我给您举个例子,假如一个医生给您治好了重病,而且不要你一分钱,您是不是会非常感激他呢?如果现在有人诬陷这个好医生,说他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坏人、敛财等等,而您知道这都是谣言,您能无动于衷吗?您能不站出来为他说句公道话吗?如果您站出来为他讨个公道,能说您是在与政府对着干吗?就是有政治目的吗?

    善良的父老乡亲们,请你们扪心自问,老百姓谁不想过安稳日子?没有重大冤情,谁愿意上访?法轮功有什么错?大法弟子又错在哪里?如果他们有政治目的,如果他们在和政府对着干,在江××政府这么迫害他们(镇压五年来,已经有一千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情况下,他们还能做到心怀善念、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江泽民政府千方百计的想要陷害修炼法轮功的人,可他在法轮功学员中就是找不到杀人放火的;找不到打架斗殴的;找不到抽烟酗酒的;找不到小偷小摸,赌博的,找不到……。相反,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在这里仅举一例: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做服装生意,他去沈阳五爱街批发服装。当他在买返回车票时发现,货主多找给他35元钱,于是他宁可耽误了这班回家的车,也要返回货主处退回这35元钱。大家想想,现在的社会中有几个人能做到象他这样?

    修炼法轮功的人,他们也是人,也有自己美好的家庭,他们也有父母、丈夫、妻子、儿女,他们难道不知道与家人团聚好吗?他们不知道家里的大米饭、馒头比监狱、劳教所的苞米面窝头香吗?他们不知道家里的暖床比监狱、劳教所的地铺或硬板睡起来舒服吗?他们不希望自由自在的生活吗?他们为什么要冒着被拘留、被判刑或劳教的危险坚持修炼?他们都是傻子吗?为了匡扶正义、坚持真理、抵制邪恶,他们作出了正义的选择。

    就拿散发真象资料来说吧,有的人对此反感,说是偷偷摸摸的。请您想一想,在邪恶猖獗的日子里,老百姓有说话的地方吗?江××小集团讲道义吗?讲法律吗?不是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被逼得没办法才自己动手做资料散发吗?再说大法弟子都是用自己的血汗钱,一分一分,一角一角的积攒起来买纸张,买机器,再一张一张的印制出来, 每一份资料都包含了学员们的辛劳与心血呀!当他们顶着邪恶的压力,冒着被捕、被抓、被关押的危险把资料送到您的手中或家门口的时候,他们可曾向您要过一分钱吗?他们难道不知道用这些钱买个猪肘子吃起来香吗?不知道用这些钱给孩子买件新衣服穿起来好看吗?一位农村的大法弟子,靠卖菜维持生计,尽管自己生活得很苦,每天咸菜、大酱对付着吃,过年都舍不得给孩子买件新衣服,可是却每天都要从卖菜的钱中攒下一角或几角钱硬币作为制作资料的钱。当大法弟子接过他递上来的200元时,在场的大法弟子感动的都哭了──这一角或5角硬币足足一小口袋。这哪里是一枚枚硬币,他是大法弟子一颗闪光的心。他知道这样做值得,他知道这些钱印出的资料可以唤回父老乡亲们的良知,可以让老百姓清醒,不受谎言蒙骗,能够使善良的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大家知道“善恶有报”这是天理。有的人不明真象,为了一己之私,为了得到悬赏而出卖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你想过没有,你做了些什么?假如这些人是你的父母,是你的兄弟姐妹,是你的亲朋好友,你会举报吗?你想过没有,大法弟子也有父母、妻子、丈夫、儿女、兄弟姐妹和亲朋好友,当他们知道了是你举报了他们的亲人,他们如何看待你;当将来法轮功平反,这个大法弟子从监狱或拘留所走出来,你还有什么脸面见他(她)呢?何况,你举报的大法弟子是坏人吗?他做了坏事了吗?他完全是为你才让你了解真象,不要你一分钱,而你却去害他,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父老乡亲们,请听听我们的忠言:对法轮大法的一念,会决定您的未来。路是您自己选择的,千万别在谎言的蒙骗下走错路,做错了事。请您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请记住“法轮大法好”,天赐幸福有好报,“真善忍好”天灾人祸能自保。

    祝愿善良的父老乡亲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铁岭地区全体法轮大法弟子
    2004年11月25日


    致太康县父老乡亲的一封公开信

    乡亲们,朋友们:

    值此新年即将到来之际,请允许我们向您及您的家人表示忠心的新年祝福。我们有缘共同生活在太康这片热土,能够在和平安宁的环境下生活是我们共同的愿望。然而就在生养我们的这片工地上,在你我的身边,一场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的迫害已经持续了五年之久。在你和家人团聚共享天伦之时,你知道吗?一些法轮功学员却被迫害得流离失所、有家难归,有的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里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法轮功又叫法轮大法。1992年5月由李洪志先生公开传出。修炼者以真善忍为指导辅以五套简单柔和的功法,通过对人体身心的全面修行,从而达到身体健康,道德与精神升华。主要著作《转法轮》一书曾于1996年被北京青年报评为十大畅销书之一,现在已被译成至少三十种语言。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因为对人类作出的杰出贡献,已陆续得到世界各界褒奖达1223项。

    您也许会问:法轮功这么好,为什么会遭到迫害呢?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一个小丑的妒嫉。江××靠市侩手段,借着89年对学生的血腥镇压爬上了中共总书记的位子。它用阴暗狡诈的政客心理,来揣测法轮功这个修炼群体。虽然有关部门多次调查证明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江××对此置若罔闻,一意孤行,发动了这场对主流社会善良百姓的迫害,在全国范围大肆非法抓捕大法炼功群众,搞人人过关,将坚持信仰不愿妥协者送入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劳改队,进行惨绝人寰的性迫害。恶警们使出的折磨修炼人的手段,可谓是集古今中外大全,诸如吊铐,毒打,水牢,曝晒,冰冻,蛇蝎咬,注射大量有毒药物,熬鹰,不准上厕所,电击敏感部位,开水烫,烙铁烙,老虎凳,死人床,约束衣,有的女学员被强奸,将女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甚至把几个牙刷捆在一起插入女学员的阴道。

    对于这些人性全无的迫害,人们不仅要问,他们怎么会这样呢?怎么可能这样?江××早在迫害之初就对全国公安、司法系统发布密令“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而且规定官员及警察的奖金、升迁、政绩等个人利益要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程度联系。对于劳教所里的一些警察来说,江氏的指令,各级官员层层施加的政治压力,再加上利益的诱惑,一下就冲毁了他们做人的最基本的良知底线,这些头戴国徽的人民警察在为所欲为,甚至在草菅人命时公然对受害者讲:“这是上边的命令”“不要怪我狠,要怪你怪上边逼我太紧”。

    截止2004年12月,通过民间途径传出,确认姓名的已有1152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致死,6000多人被非法判刑,超过10万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大法学员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遭受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无数大法学员家庭妻离子散,而这一切到了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中又都变成了“春风化雨”般的挽救。为了维持这场迫害,江××集团不顾大法修炼不准杀生这一基本要求,导演了一幕幕自焚、杀亲伪案,来栽赃法轮功,以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给自己迫害制造依据。

    而在我们县,五年来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封金林、中队长刘来权二人积极参与了对我县大法弟子的迫害,充当了江氏流氓集团的帮凶。二人利用职务之便,把抓捕大法弟子当作自己的一种聚财手段,先后有150多人被非法绑架,并高额罚款每人每次多在2000元致7000元。此外,多数大法弟子的家人被迫到封、刘家中送钱送物,多者几千元少者几百元。

    马厂一大法修炼者连续于2000年5月,2001年4月至2002年11月三次被抓,屡遭罚款并交纳看守所高额伙食费,其家人被迫无奈托人向封、刘二人送礼三次共花去近两万元,对一个三口之家的农户而言,这无异于敲骨吸髓般的榨取。而对大法弟子的绑架其手段也是极其卑劣的。城关一女大法弟子夏日正在家中休息,上身只穿一背心,不法人员闯入家中,连衣服都不让穿强行拉走。这不仅仅是对人身体和精神的迫害,也是对人格的侮辱。古人尚有士可杀而不可辱的道德观念,而这几位所谓的执法者却在肆意妄为。

    五年来多,数大法弟子被多次反复抄家,一些不法恶警都抄出了瘾,在不履行任何司法手续的情况下,任意抄家,随意抢劫,大到电视机,录相机,影碟机,录音机,小到学生用的随身听。就连杨守志家一个黄铜托把把子,刘来权也要拿走。为此杨的岳母高喊,都快来看哪土匪抢东西啦。刘来权又恼羞成怒,上前欲要打老人,被围观群众喝住才算作罢。

    恶警们在抄家中翻出的几十至几佰元现金随手被装入腰包,更是司空见惯的常事,据不完全统计,有二十余起,绝大部分受害者都是出于恐惧心理不敢吭声,但也有据理力争者。2001年6月,公安局政保股刘来权伙同马厂派出所哀健到马厂一大法弟子家,翻箱倒柜中找出了该家准备的公粮款900元,刘随手装入腰包,被其家老母发现上前强行要回后,发现还是少了一张百元票。而哀键随手把该家女儿学英语用的随身听据为己有。

    2002年农历二月初一日,公安局政保股[现改为国保大队]一帮人闯入北大街一大法弟子家中抄家,把这家做生意多年积攒的一角至一元的硬币一大盒拿走,压在箱底小孩子积存的压岁钱[小额新币]拿走,一个空存折也拿走,就连该大法弟子的家人[老伴]一个不修炼的常人身上现金也搜走。更有甚者,他家的一位亲戚正和其老伴一起喝酒也被搜身,当场搜去现金700多元,一小录音机拿走,这明明是在抢劫财物。

    据不完全统计,自99年10月以来,我县修炼法轮功的群众被勒索罚款31万多元,向拘留所、看守所交伙食费两万余元,家属被迫向封、刘二人及有关人员送礼达15万多元。许多家属为救亲人出狱东借西凑负债累累,甚至几断炊烟,然而此时这些执法人员却在纸醉金迷中无度挥霍着大法弟子及其家人的血汗钱。

    五年来,我县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劳改、劳教的有十多人次,一位作真象资料的女弟子被非法判刑高达13年。江××利用最现代化的强大舆论工具,铺天盖地的造谣,毒害了那么多原本善良的民众,而她只是将事实真象告诉与人,使其从谎言蒙蔽中清醒,何罪之有?正因为她的努力剥掉了江××政治流氓的华丽外衣,摘去他伪善的面具,才露出这狰狞邪恶的真实面孔。

    在太康对大法弟子迫害的凶手中也确有一个急先锋叫王清林,此人在任公安局政委主抓拘留所、看守所的期间,对在押的大法弟子屡施酷刑,一次逼几个女学员跑镣,戴上脚镣,背后有两个用皮带抽打驱赶。人人脚脖被磨得鲜血淋淋,严重者直露白骨。这几位女弟子中有年近六旬的老人。王清林使用的酷刑中有“吊绳”,即先把人五花大绑绑紧,而后叫人站在凳子上,从背后手腕处用绳子吊起,而后将凳子蹬掉致使人悬空吊起;“苏秦背剑”,即是一只手从上边脖颈处拉向背后,另一只手从下方拉向背后,而后用铐子将两手扣紧,再拉起手铐链向间隙处塞砖头或其它物品;等等。王清林和杨守志曾结拜为兄弟,而王却背信弃义,在杨入狱之初多次夜审杨守志,冬天叫其光腿跪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用三角带抽打,只要杨表现稍松动,王随即酷刑相待,如此反复操作。杨终因承受不住而供出和其曾经有过来往的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就是这个凶狠残忍的王清林终因恶贯满盈于2003年农历8月16日夜,在无任何异常反应的情况下突然暴死。

    王清林遭报后,部分不法人员仍不思改悔,反而更加无视天理国法,将本已三年劳教期满的邓、马两名大法弟子在无任过错的情况下从劳教所接回直接投入监狱,在最高检严禁超期关押的文件下达后仍藐视法律,拒不放人,后来一国际媒体披露了此事,在一片国际舆论压力下才不得不将超期关押了1年多的邓放回。然而从非法劳教到解教,直至释放,诸多法律程序从不给受害人任何法律手续,唯恐以此为凭将其揭露或被国际人权机构据以为证。这种无视法律、人权、公理的野蛮行径只有最无耻的政治流氓,法西斯才能干得出来。

    乡亲们,发生在你身边的这场迫害不要说与你无关,也不要表现无奈,因为邪恶发动的这场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迫害,无疑给本已出现道德危机的社会风气雪上加霜,在迫害在摧毁每一个人的最基本的善良的人性准则,希望乡亲们能认清正、邪、善、恶,对那些行恶者能嗤之以鼻,视其为人所不齿。

    乡亲们,我们修炼人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更不会对什么政权感兴趣,但对迫害我们的人和事我们一定要揭露,将事实真象告诉人们,使其能明辨是非。愿这封信能让您明白真象,带给您一个美好的未来。

    太康大法弟子
    2004年1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