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孩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4年2月1日】我们一家三口都修炼,2000年底,因受江邪恶集团的迫害,我们被迫带着未满两周岁的孩子流离在外。因孩子小所以我做真相的过程都是带孩子一起做的。虽然我做的不多,也没有其它同修那些惊心动魄的经历,但发生在我和孩子身上的小事,却无时无刻不让我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

1.2001年春节的一天晚上,我骑车带着两岁多的孩子出去挂条幅。未出门前我打算把条幅挂在一公园的围栏上,围栏内种着很多树,很僻静,天黑时几乎没人走。出来后,顺着围栏骑了半天车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挂条幅,只好放弃,在别处把条幅挂好后我顺着这条路往回骑,这时发现有一辆警车停在公园的树林中,此时警车的灯是亮着的,而刚才我却没发现,瞬间我明白了为什么刚才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挂条幅了。

2.2001年6月的一天,我一边领着孩子玩一边贴真相不干胶。街旁有一处宣传栏,我想在此处贴,此路虽不繁华,但通向一公园,每天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当时路上行人稀少,有一少妇带着孩子找人在此处来回走了好几趟了,我把不干胶贴上并向孩子走去,此时孩子正在附近沙堆上玩沙子。她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她看了看不干胶又疑惑的看了看我,来回看了好几次。正在这时她要找的人来接她了,她没有吱声,静静的从我身边走过去了。

3.2002年冬季的一天,我带儿子出去贴不干胶。当我正往电线杆上贴的时候,看见电线杆旁不远处站着一个人,等我领孩子走开后,回头一看,这个人跟了上来,当时心里有些怕,于是领着孩子赶紧走。与此同时也不知从哪来了一辆汽车从身后朝我们开来,当时一点声音也没听到,眼看就要撞过来了,这时我意识到:不要怕,怕什么!我立刻领着孩子靠边站住,并回转身来看着他们。“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此时车“嘎的”一声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而那个跟着我们的人也突然转身向相反方向走去。于是我领着孩子平安的回了家。

另外我想谈一下关于如何看待大法弟子家中的孩子的问题。

几个月前与一同修交流如何看待家中孩子的问题,同修也被迫流离失所在外,4岁多的孩子留给了家中不修炼的老人,同修虽能经常与孩子接触,也明白孩子是为法而来,可由于流离在外,从来未给孩子读过大法的书。

我告诉他应当引导孩子学法。从2000年到现在,我一直带着孩子,现在孩子刚满5周岁,其间也有同修让我把孩子留在家中,一是家中情况不允许,二是我觉得对孩子有一种责任,虽然有诸多不便,但他毕竟是为法而来的。师父说:“人就像一个容器,装进去什么就是什么。”《溶于法中》。孩子很纯净,没有大人那些后天形成的观念,常接触大法,就会用法的标准来衡量。以前我只知道让孩子学法,但并不系统,所以在他两岁多时就每天给他读大法书,教他背《洪吟》中一些短诗,那时给他读《转法轮》只是我看到哪就接着我看到的地方给他读一些。今年以后,我悟到应该让他系统的学法。现在我的书中有两个书签,一个是我学法的进度,另一个是我和孩子学法的进度。

当我和孩子一起学法时,我们也是一个整体。有时他因贪玩或其他原因到了睡觉时间,我就催促他快睡觉,这时他告诉我还没给他念法呢!有时不给他念,他就不高兴甚至会哭。后来我想到我这么做也不对,师父一再告诉我们要多看书、多学法,虽然他小,但是他首先是个大法小弟子,其次是孩子,他明白的一面是渴求法的。一段时间以后,他记住了很多,也清楚了自己是大法弟子,每当身体不舒服时,也知道自己没做好、有干扰。后来我就这样给他安排:每天中午临睡前给他念一会大法的书,晚上我和他通读《转法轮》,剩下的时间念几篇经文或《洪吟》,到了8点55分我们一起准备发正念。

原先发完正念后我就让他睡觉,但他经常躺下很长时间也睡不着觉,我想是不是我该教他炼功了。于是现在每天晚上发完正念后我还带他一起炼功,这样他每天晚上近十点才睡觉,第二天早上起的比原先还要早。

另外我还教他要尊师敬法,看到师父的的照片他会双手合十。我告诉他所有的大法书都是师父写的,都是法,不能随便放、压等。

最近《明慧周刊》上刊登的关于小弟子的文章,我都会念给他听,结果效果很好。后来他还告诉我,大人写的也要念给他听,而且第二天发真相资料时,还抢着帮我发。

看到他的变化我也很高兴。在此只想告诉那些在家中有孩子的同修,不要让孩子错过这万古机缘。当然不是一概而论,每个人的环境不同,只希望那些有条件而没有用心的同修,应尽到责任,不要在最后的时刻给自己和孩子留下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