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台湾法轮功学员在法国的经历

证词(六)

【明慧网2004年2月1日】

第一次到法国却受到如此不好的对待

◇台湾法轮功学员 林育霞

于1月26日(胡锦涛到法国那天)台湾时间约晚上9:30左右,一群人走在香榭里舍大道,我当时看着路边许多栏杆、警察、警车。没多久我看到非常多的警察约20-30人,围着我认识的几位同修,当时距离大概是200公尺。

我转身向后走了过去,结果,我被莫名其妙地给带上警车,当时是台湾时间晚上10:04分,当时总共是6个人(女生),5个台湾人,1个挪威人,我完全不懂法文,所以在警车内打坐。我们是被隔离在车厢后面(透明门锁住),二名警员在前面,一名司机。

警车停在路边约75分钟,期间挪威人几次用英文写张纸条贴在玻璃,很客气轻敲着玻璃请求,但是前面的警员挺冷漠地不理会,继续抽着香烟或和另一位警员说话。直到我们开始炼第五套功法,警车便立即开往警局。

在又冰又冷的车里呆了93分钟后,警员开门了,一次只能一人出去,我被带进警局,苦于语言不通,我向一位警员说:为什么要带我到这里,对方似乎不明白我的意思,嗯,讲一堆我全听不懂的话。

没多久一位女警出来,一次带一个人去厕所,我是第5位,进厕所后我才知道要搜身检查,随之,每个人又回到椅子坐好等候,6个人中有4个人护照被取走,2个人因没有带护照,所以被留在最后才能走。

令人无法接受的是,我没犯罪,但面临到一件事情,我去上厕所时,女警不让我关门,让我看到外面而外面也可以看到我的情况下上厕所,这非常不合理,感觉我被当成什么来对待。我还没上好,女警突然把门打得更开,这举动令我吓一跳,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直到前4个人用英文和警员们交谈,取回护照轮流离开警局后才轮到我和另一位能走,当我踏出警局看一下手表,已是台湾1月27日凌晨01:20。出去后搞不清楚当时正确的位置,能确定的是警局旁边有个大饭店,1楼插了非常多不同国家的旗子,而第1支旗子是红底5颗黄色的星星。

当我顺利回到住的地方时,时间是台湾1月27日凌晨03:47分。老实讲,我是一个守法的外国旅客,第一次到法国巴黎却受到如此不好的对待。


找正确活动地点的途中被警察包围

◇台湾法轮功学员 周怡秀

2004年1月27日,下午约2点钟,我和几位这几天被法国警察拘留的台湾学员走向Invalide,因为前一天听说这儿会有我们的活动。可是来到Invalide前的大草坪空地时,却一个学员也没看到,只看到许多警察。我打电话给一位法国当地的协调人,他的手机不通。打给另一位,他很惊奇,说:“谁让你们去的?”完全不知道在这里有活动。

我心中有些着急,因为早上我告诉了大部分的台湾学员下午2:00这儿有活动可以参加,和平表达我们希望停止迫害的心声,我也担心警察看到学员们聚集会发生象前几天那样的拘留事件。

我走到地铁Invalide的出口处,果然一些学员陆续到了,大家都不知道集会的地点在哪里。

大约10多分钟后,两位法国学员(西方人)来了,告诉我们正确的集合地点(是在Av. de la Motte Picquet 路边;在地铁站 la Tour Maubourg旁), 我便让先到的第一批学员跟他们过去了。

由于还有许多学员没到,我就守在地铁出口,想告诉他们正确的方向。不久一批刚从中领馆结束活动的学员来了,他们许多人穿着蓝色或黄色的外衣,围着黄围巾。

我正要告诉他们往Invalide的右边方向去时,突然一群法国警察将我们围住(有防暴警察、有便衣),喝斥我们不许动。许多学员莫名其妙,有因前几天已经发生学员被带到警局禁止行动的事件,大家开始不安,有的想离开,被用力推回来。我看到警察用力抱住一个想走开的女学员,我说:“Soyez gentil, c'est une damme!”(客气些,这是女士!),警察松了手。又来了美国来的学员(朱丽和她的美国丈夫),她很不满地对防暴警察大声说:“Don’t push me!……”[译:别推我]用英文大声表示愤怒,说美国不会这样的。防暴警察也强硬制止,并说这样没有好处。

一个身穿便衣的178警官打手提电话联络,报告情况,不久更多警察来了。由于沟通不良,学员很不满警方限制自由的行为,认为没有任何理由将我们包围,我们只是刚出地铁,还没有找到要去的地方。警方问有无人懂法文,我便担任翻译。他问我们为何在此聚集,要做什么等。我由于还不清楚应该去的活动地点叫什么名字,只是等人到齐以前往同修刚才带领的方向去,就说,我们什么也没做,只是等人,没理由带我们走。

后来警方似乎得到消息,知道我们是受邀参与人权团体组织的一个请愿活动,地点就在Invalide附近,就说他们要带我们过去,并要我们上警车。

这时有学员不相信,说他们又要把我们用车带到警局了,大家不要上当,如果是要去活动地点,我们可以自己走去。这是因为前几天已经发生了学员被警方无理拘留的事,学员对警方无法信任。

后来一个警官统一大家一起走,但是让我们成一纵队,警察从两侧包夹陪行。我向学员表示警察是要带我们去集合地点,不是去警局,有学员仍是不相信,也有人认为我们并非罪犯,有警察这样对待,是侮辱人格,有损尊严。我们自己可以走过去。因此有人不愿前进,有人想离开警方包围,有人大声理论,都遭警方强制前行。

由于我走在前面,并不知道后面的状况,只知停停走走,学员不愿配合,可能遭警方强制。我看到有些年轻女孩子哭泣了,有许多坐下来不愿再走。我看到后面有一个女孩被抬着,不知发生了什么,跑到后面看,女孩哭泣着,无力地倒着,由警察和同修扶着。我告诉警察不要粗鲁,警察表示她是“Crise de nerfs”(神经质发作) 不会有事的。我不断说:“你们把她吓着了。”

后来我看到我刚才想找的那位法国当地协调人赶来了,他和警方说了许多话,并且告诉坐在地上的学员,活动地点就在前面,大家就陆续起来走了。

这时我发现队伍两侧警察也离开了,集会地点到了。


手举写有“法轮大法好”的三角小旗 被以“触犯法国法律”拘留

◇台湾法轮功学员 钟政

1月27日晚7:00,我拿一个长约30cm,高20cm的黑色单肩包,手举“法轮大法好”的三角形小旗子(旅游团领队常用的那种),背包内含“法轮大法好”的长约1.2cm,高约25cm的黄色布条。走过中国大使馆,即被通知“你触犯了法国法律”,“你被捕了”,即被搜身送上警车,送进警局。

在警局我要求警察善待写有“法轮功”的旗帜,给他们讲因果报应和不应该迫害法轮功,得到所有警察的认同。

我当日晚上11:00钟被释放。三角旗及黄色布条被扣至今。希望法国当局归还我的大法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