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自己 破除邪恶 走出来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2月1日】99年7.20以后,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受到来自政府、社会、家庭的压力一个又一个接踵而至,我的人身自由从此受到限制。由于受电视、报纸、广播造谣、诬陷式的谎言的毒害,我丈夫不准我看书、学法,不准我和同修接触,并且提出再炼就和我离婚。而派出所、街委、单位也经常来家骚扰,逼我放弃修炼。在重重的压力面前,经过冷静的思考,我确定了自己要走的路,那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证实大法,同化大法。

大法与大法弟子被迫害已经四年多了,我在这里所讲述的我本人所遭受的迫害也只是冰山的一角,在生死存亡面前,能否放下自我走出来证实法,成了人与神的区别,也成了大法弟子史前大愿在这一刻得以兑现的历史见证。

一. 到市政府广场证实法

99年末,我们三十多位同修一同来到当地市政府门前大操场炼功,被非法绑架到派出所。恶警对我们每一个人进行审问,谁是你们的组织者?是谁通知你们去的?当提审我时,我一概不配合他们,恶警半夜抄了我的家,一无所获。在气急败坏下,一个小个子恶警,一脸横肉,把我双手用手铐铐住吊到暖气管子上,脚尖着地,并对着我的耳朵号叫,震得我耳朵嗡嗡直响,然后两个拳头象打鼓似的猛击在我的头上,最后脑袋都肿起来了,我就是不说话,默默背法,背《洪吟》:“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后来他们用电棍电我脑袋、脖子、脸,我就坦然面对恶警,一声不叫。他们见电我不起作用,就找借口说:电棍可能没有充好电,于是就往暖气管试试,结果直冒火星,又接着充电,并恶狠狠地对我说:收拾不了你。整个下半夜充了三、四次电,都没有达到目的。最后那个所长说:电棍对她不起作用,换别的招。他们哪里知道,大法弟子的正念是坚不可摧的,在生死存亡面前,我们敢于走出来证实大法,我们就无所畏惧。其实我能闯过这一关,是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的,也是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真正放下生死的结果。

二. 进京证实法

2000年末,在“明慧网”上看到全国有大批同修放下生死,走到天安门证实大法那可歌可泣的正法事迹,我的心一次次被这伟大的壮举所震撼,再也坐不住了,把家里的事情简单的处理一下,正想准备走,我的行为似乎被家人所察觉,晚上丈夫和我谈了三个小时,不让我进京。并说上次到市政府门前炼功已被拘留15天,如果你再进京就是判三年,这个家你就再也回不来了。当时我没有被他所动,因为我深知,做为一个大法弟子不能只在大法中索取而不付出,在师父、在大法遭到诬陷、诽谤时,我有义务和权利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第二天,我买好了进京的车票,就这样在家人和派出所、街道层层阻拦下我踏上了进京的列车,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顺利地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此时的天安门广场警车很多,巡逻的警察和便衣到处都是,但我没有一点怕心,我和另一个同修互相望了望,便朝天安门门洞走去,在天安门门洞前我俩同时回过身来,打出横幅,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此时好象整个时空都宁静了,只有我们的呼声在苍穹中回荡。虽然没有太多的豪言、壮语,但在这一刻我们兑现了万古久远的誓言。

这时过来两个警察抢走了横幅,把我俩带到警车里,然后又把我们送到前门派出所,在那里每天都有上千的大法弟子被送到这里。下午,把我们分别送到北京郊区各派出所,我和三个同修被送到离北京很远的某郊区派出所,在那里我们用绝食绝水不报姓名来抵制邪恶的非法迫害,后来一个同修因承受不住报了姓名和地址。另一个同修70多岁,警察问她东她就说西,警察拿她没办法只好把她放了,表面看她是糊涂,实质她是用理智和智慧破除了邪恶对她的的迫害。最后只剩我一个人,十多个警察轮换审我,我就背《论语》不听他们说的,他们用各种办法诱骗我,你们家有什么特产和旅游景点?进京车票多少钱?等等,我都不听他们的,一直保持祥和的心态并乘机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要善待大法,善恶有报,不要跟随江泽民干助纣为虐的事。他们威胁我说:你就不怕出来证实法被打死在异地他乡,抛在荒郊野地喂狼吃吗?连家里的孩子都不管了,你不自私吗?我说我修的是真善忍,无私无我,才能走出来证实大法,告诉那些被谎言蒙骗的世人真相,你知道我们千里迢迢来在这里就是想告诉政府、告诉你们:“法轮大法好!”,他们说:你们真的能象刘胡兰、江姐那样不怕死吗?我说他们信仰共产主义,我们是维护宇宙真理,死而无憾。他们在用尽了招数都无法达到目的的情况下把我送到房山拘留所。在那里每天都要送去很多同修,而且恶警非常邪恶,我们就继续绝食绝水抵制非法迫害,从我们绝食绝水那天开始,恶警对我们就拳打脚踢,给我们戴上背铐。恶警打我时,我看到一道蓝光闪过,一点没有疼痛的感觉,我知道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心里非常难过。我们绝食,恶警就每天给我们灌食。我们拒绝灌食,恶警就给我们戴上手铐脚镣,插管时一次插不进就多次插,把胃插出血也不放过,比法西斯还残暴。我心里背“洪吟”、“论语”来加强正念,最后恶警使绝了招数也没能改变我们,只得把我们无条件释放。

三. 沉痛教训之后我要重新走正自己的路

由于自己回家后产生了一种自满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最后被邪悟所带动,说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给大法带来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当自己清醒后,内心的痛苦无法言表,我对不起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也无法面对我的同修,悲观、失望、自责,千万年的等待将毁于一旦。在我痛苦不能自拔之时,是伟大的师尊一次又一次的点悟及同修的一次又一次帮助,才使我在法理上认清,知道时间的珍贵和修炼的紧迫,认识到了除了自己修炼提高之外,还担负着更大的重任,那就是在证实法中救度着众生。“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尊的话时刻响在我的耳边,我暗下决心,一定勇猛精进,不能辜负师父,不能让众生失望。正法中我没有走好这一步,也正是因为自己有漏造成的,也是旧势力的安排,师父不承认旧势力,我也不承认,于是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宣布自己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重新投入正法洪流之中,我才真正感悟到容入法中的生命是多么的幸福!

几年来,在证实大法,讲清真相中我做了自己应该做的,担负着接送资料等工作,风里来雨里去,无论环境多么严峻,困难有多大,从来没有因为我个人的原因耽误资料的运转,在摔摔打打中,我变得更加清醒、理智、智慧,也锻炼得越来越成熟。

四. 纯净自己 圆容好家庭

由于自己在修炼中时常掺杂着人心和怕心,所以旧势力就利用家人对我干扰和迫害。又因为自己不能从本质上向内找来改变自己,才使自己长期处于磨难之中而不能自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经常遭到丈夫的干扰和打骂,不让我看大法书,甚至一提大法就骂我一顿,我去上访,他就去街委报信,而且他还做了许多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事,他的所为使我很痛心,肉体上的折磨,精神上的痛苦,使我对他也心灰意冷,甚至说出就是淘汰一个也是他的话。记得在2001年的一段时间里,丈夫发现我总出去,在我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狠狠地打了我一顿,并把我反锁在屋里。一时心急如焚,疼痛难忍,不能做大法的事怎么办?我想魔难是给人设的,锁头能锁住人却锁不住神,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应该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早晨起来做了一个梦,家里来个老乡,我叫他的名字,他却告诉我,他叫刘久迟。醒来后自己悟到,是师父点化。锁在家里久了就会耽误救度众生的大事,是邪恶对我的又一次迫害。事关重大,不能等待,给同修打电话,在同修的帮助下闯出家锁,破除邪恶安排的又一次迫害,汇入正法洪流中。

在出来的这段时间里,起初我发誓再也不回那个阻碍我做大法工作的家了,后来通过学法与同修交流,随着心性的提高和法理的升华,使我认识到,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就是在常人复杂的环境中磨炼着自己,大法圆容着我们,我们也在圆容着大法,救度众生中体现的是大法觉者的慈悲,那么讲清真相中首先应把自己家人圆容好,他们更应被救度。师父说:你有很多心没去,干扰着他们,反过来他们就干扰着你。扪心自问,我有什么理由因自己的执著不放而影响其他生命被救度哪?下定决心,排除万难,有熔化钢铁的心,就没有做不成的事。如果是干扰就正念清除,法能正一切不正的,一切不正的都是被法规正的对象。如果是心性上的问题,就向内找,纯净自己。经过冷静的思考,发现自己慈悲心不够,为私为我,总想自己受到的伤害,生活对我的不公。很多事情不能站在对方的角度,为他着想上看问题。认识到自己的执著后,回到家里坦诚地向丈夫讲:你对我的伤害,使我痛心疾首,再也不想回这个家了,但当我得知你因找不到我而老病复发时,我想,我是修炼人,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做事就是先想到别人,不记不报,不怨不恨。你是我的丈夫,照顾好你是我的责任,何况过去我自己也有错,很多事情没有站在为你着想为你负责的角度看问题,才造成你对大法的不理解与不敬,哪一天真象大白,如果是因为你反对大法而被淘汰,那你说我善吗?我不能因为我的过错而伤害了你的生命,所以我决定回来。我的坦诚、我的善心改变了我丈夫,在以后做大法工作和讲清真相中再也没有阻碍过我,而且还告诉我要注意,不要被别人盯梢。看到他生命有救,我的心里比吃蜜还甜。

在以后的修炼中也时常遇到一些矛盾,无论受到多大伤害,我都首先找自己,当我找到自己,归正自己后,没有了私,一切都为别人着想时,时间长了,他也明白真象了,他也在保护我。有一次,当我跟一个人讲完真相后,那人把我举报给街委,街委找我时我丈夫给挡住了,街委也没找麻烦。还有一次他上单位开资,正好要办洗脑班,领导问他你妻子还炼不炼,他却说:我家这么困难,好事怎么不想着我,还没完没了了。过去单位和街道要提到我炼功的事,回到家不是打就是骂,现在我出去做讲真象的事,他还能保护我。记得有一次他牙痛我不知道,我给他烙了几张饼,他回来后忍着痛吃完饼,然后跟我说,换作以前轻者骂你重者打你,但现在我想,我牙痛也没有告诉你,你好心给我烙饼吃,你不知道我牙疼,怎么能怨你呢?所以我就忍了。

修炼中使我真正认识到,只有真正修自己,不断纯净自己,用慈悲的胸怀去善待别人、包容别人的时候,他们就会感受到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善,你身边的生命就能得救。看到他的变化,现在再给他讲真象他也不反对了,也能接受了。我也真正理解到,生命在同化法的同时,没有自己的付出是不行的。

很早就想把自己在正法中这些小事写出来,但由于自己摔了跟头,再也没有勇气写出来,在同修又一次鼓励下才写出来。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