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庄河市610及公检法恶徒对我一家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1日】1997年农历十二月,我有幸拜读了李洪志师父所著《法轮佛法──悉尼讲法》一书,当时即被李洪志师父用通俗的语言讲出的高深法理所震撼,于是,我于98年农历正月十九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我走上了一条新的人生之路──同化宇宙大法真、善、忍之路。我明白了许许多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知道了人类的来源和人生的真正意义所在,也知道了人应该与人为善、互相关心,处处为他人着想,这才是人的正确状态。1998年9月,妻子和女儿也同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我们一家沐浴在法轮佛法的光辉之中,那是一段难忘的、无以言表的幸福时光。

在同化真、善、忍的修炼之路上,我们相互鼓励;遇到提高心性的问题,我们相互切磋;家庭中再也没有了怨恨、争吵。在社会上等其它环境中,我们按着师父告诉我们的法理来规范自己的思想和行为,赢得了众多对法轮大法及修炼者的赞誉。首先,我戒掉了在常人中沾染的各种不良嗜好,脾气暴躁、心胸狭窄、为己为私等不好的行为逐渐地没了。是李洪志师父的法轮大法重新造就了一个全新的我。

妻子和女儿修炼法轮大法前疾病缠身,每年的收入都变成了医药费尚且不够,肉体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压力使我们夫妻俩显得未老先衰。自喜得大法后,妻子女儿一身的顽疾不翼而飞,从此再也没吃一粒药,我们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为我们承担了痛苦并使我们脱胎换骨,从此成为一个新的生命。

然而,这么一部能使亿万修炼者重德向善、处处为他人着想,能使亿万修炼者身体健康、道德高尚的高德大法,却被无德无能的邪恶小人所妒嫉。把个人的独裁意识强加于他人,发动了对亿万遵循真、善、忍法理而行的善良百姓的残酷迫害。在铺天盖地的谎言欺骗下,我摇摆过、思考过。

一段时间以后,我们发现这场对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诽谤;对亿万信仰真、善、忍法理的善良百姓的种种诬陷都是由谎言堆砌起来的。

这些欺世的谎言欺骗了众多全国乃至全世界不了解法轮大法的人,特别是江泽民提出对法轮大法学员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和对法轮大法学员可以“不讲法律,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连法西斯都自叹不如的恶毒命令后,众多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百姓被非法抓捕、洗脑、酷刑逼供,因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而被酷刑折磨致死的,仅被报导出来的就有800多人,更多的还没有被报导出来,那些被酷刑折磨致残的就更无法统计了。

当我们知道了这一切之后,也就看清了镇压者的邪恶本质和变态的无赖嘴脸,更坚定了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我们做好人没有错,信仰真、善、忍更没有错。从此,我向周围的人讲法轮大法的真象,消除他们对法轮大法的敌意,告诉他们我们只是因为要做一个好人而遭受如此迫害。让他们知道善恶有报,不再追随邪恶之徒助纣为虐,给自己留下一条能进入美好未来的路。

2003年5月14日,我们的资料点被破坏,一名同修被绑架。我去资料点时被在那里蹲坑的恶警绑架到兴达分局(以前称兴达派出所)。在分局里,恶警们象演员一样各自上来表演一番。有的伪善地说大法如何好;有的假惺惺地跟我称兄道弟套近乎,目地是套出我的姓名和资料点上的情况。当他们看到这些拙劣的伎俩无效时便原形毕露,对我破口大骂,污言秽语,如同没有任何教养的泼妇一样。有个恶警威胁我说:你再不说姓名,明天给你游街示众或上电视,看看有没有人认识你。见我还不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在队长的指挥下,一个外地口音的恶警和一个患有强直性脊椎炎的恶警就用手铐子把我双手铐上,然后用高压电棍电击我的手和手铐子,见电击无效,便电击我的敏感部位,看我还不说,恶警竟电击我的嘴。一个恶警还打我的脸,其中一个年青恶警更狠毒,一边打着我一边诽谤李洪志师父;一个高个子恶警用我的腰带抽我,把腰带都打断了。因我不配合他们、不蹲马步,外地口音的恶警和年青恶警用脚踹我的小腿和腰部并用电棍击打,使两小腿变成黑紫色,腰部疼痛了一个星期之久。他们累了就换人,队长坐在那里指挥,分局长过一会儿也过来看看。就这样从夜里9时一直刑讯逼供至凌晨1点30分左右。由于疼痛和抽搐,恶警们害怕出人命,把我送到医院。在观察室里由2名恶警看着我,凌晨4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快步走出医院大门,门口正好有一辆出租汽车,就这样我摆脱了魔爪。

恶警通过从我身上带着的买水暖器材的发票找到了商店,知道了我的名字并在网上通缉,妻子和女儿也同时流离失所,女儿不能正常上学读书。

2003年9月20日,妻子姜秀英在运送真象资料时由于不慎,被不明真象的人举报了,她被新华分局的恶警绑架。

由于妻子不配合恶警的刑讯逼供而被打耳光,她绝食抗议这种法西斯行为。后来新华分局串通庄河市610、法院、检察院,非法判妻子劳教2年,投进因迫害致死6名法轮功弟子和致残多名法轮功弟子而臭名昭著的大连教养院。在那里承受着精神上和肉体上的迫害,强制灌输假、恶、暴理论,逼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每天劳动12个小时以上,恶警用法轮功弟子的无偿劳动为它们创造价值。就这样,一个幸福、祥和的家庭,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拆散,使我们无法向父母、儿女尽我们应尽的责任。由于流离失所,我不能正常工作,没有收入,生活上更难了。不仅如此,我们一家还承受着巨大的精神上的压力和痛苦,而这种压力和痛苦是无法用语言表述的。

在此揭露的对我们一家的迫害,仅仅是亿万正在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弟子中的冰山一角而已,目前已经核实并通过媒体报导出来被酷刑折磨致死的就有800多人。而那些无法核实没有报导出来的不知有多少,十几万个幸福家庭被拆散;十几万个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被投进监牢遭受酷刑折磨;无数的法轮大法弟子流离失所,这就是江泽民在国际社会上吹嘘的“人权最好时期”的真实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