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给绥中父老的心里话


【明慧网2004年2月1日】我原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但最近这几年,却有越来越多的家乡父老知道了我的名字,原因只有一个:我修炼“真、善、忍”。我也真想把这几年的经历说给家乡父老听听。

我叫李晓艳,原来在绥中县农业局工作,技术职称是经济师。我从小身体不好,吃药、打针、上医院是家常便饭,虽然长大后工作如意、家庭幸福,但身体的问题却让所有这些如意和幸福都打了折扣。正当求医无门时,我遇到了“法轮功”,炼了不长时间,我就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无病一身轻”的感受。而且,法轮功所倡导的“真、善、忍”让我变得不自私了,心胸更开阔了,遇事更能为别人着想了,更能与人为善了……

我庆幸在这样一个道德急下、人人自危的社会中,我找到了让自己道德回升的“心法”,可以按真善忍的原则把自己变得更加纯清,从而超脱于人与人之间的争争斗斗。加之身体上的变化,我活得前所未有的轻松、有朝气、对生活充满信心。我以为我会这样沐浴在佛光中、在与周围的一切和谐相处中一直这样幸福地生活下去……

然而好景不常,这么好的功法却在99年7月20日被镇压了。在这场镇压中,千千万万的修炼人被迫害得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我也未能幸免,被迫害得没了工作、没了家,流离失所。

一、先跟您说说我这几年的简单经历:

1、99年7.20,因上访被绥中县政法委副书记尚尔贵等人秘密送到王凤台招待所封闭式“洗脑”10天。连同所谓“车费”,共被勒索600元。

2、99年10月23日,县公安局大队长杨志学、政保科的张希文、张××抄了我办公室。县农业局原党委书记马万余、副局长张玉良带人抄了我家,并把我绑架到拘留所。

3、99年10月31日,被送到了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劳教三年。在马三家,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遭受如下体罚和酷刑:每人有两三个人(称做“包夹”)监视、不许互相说话、坐小板凳、不让睡觉、罚站、罚蹲、罚蹶、“吊铐”、“背铐”、电棍、钢鞭、拳打脚踢、关“小号”……

4、2000年12月12日——15日,我被强迫蹲了4天4夜、不许睡觉、一动不许动,半个多月不能正常走路。16日,马三家警察张艳、董彬、杨玉、张君剥光了我的衣服(只剩内衣短裤)、三九天让我坐在水泥地上、四个人用三根高压电棍电我,边电边骂,连打带电,电遍全身一个多小时。我被电得后背出了血印、脸上出了血,内衣上沾满了血迹。之后,她们把我关进小号。

5、绥中农业局领导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停发了我的工资、开除了我的公职。

6、丈夫因为单位非法开除了我而与我离婚。但婚离得很荒唐:调解书上没有我签字(没有法律效力),没有离婚证书,户口还在一起。

7、在肉体精神的双重折磨下,我患了胆结石、胃病、肝病,体重不到80斤。不久病情加重、奄奄一息。2002年9月5日马三家放我回家、保外就医。回家后,经过仅仅两天的学法、炼功,所有病症未经任何医治全部消失,我重新获得了健康。

8、2002年10以后,我几次向绥中农业局局长康凤山要求恢复公职,他当时承认开除没有法律依据,说让人秘股长贺新春与有关部门沟通。几天后,贺新春说局长找我谈话,让我去单位,到单位后,没见到局长,却见到了警察,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张希文、段立维等4个警察,以拘留相威胁,要求到我家“看看”(抄家)。后来因我身体突感不适才让我回家。

9、2003年5月15日,在绥中县委书记王兴勃、政法副委书记尚尔贵、王文江、陈国华、公安局局长王立民、王福臣等的带领下,高台、机场两个派出所和县局的大批警察、警车,围攻我母亲家,砸开了前后铁栏杆、撬开了门、拉断了电源、电话线。绑架未遂。

二、这几年来,让我深有感触的几件事。

1、教人向善成罪过。

99年7.20,刚刚听到法轮功被镇压的消息时,我蒙了:不明白为什么要禁止这个能让人祛病健身、道德回升的好功法。这几年,我从未停止过对是非对错的思考,而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真善忍没有错。

镇压真善忍的当权小人,他本身也拿不出一个可以说得出口的理由。也正是因为他自知理亏,所以他就不计后果地拼命编造谎言(比如漏洞百出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案”),以挑起民众对这群善良人的仇恨,为自己的无人性之举壮胆。

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在什么样的社会教人向善也不应该成为罪过啊!

2、警察说:“什么时候能打人、骂人、抽烟、甚至吸毒了,就算转化彻底了。”

劳教所原本是用来转化犯罪人员的地方,在镇压法轮功之后,变成了转化“真善忍”好人的地方了——当权者没有给这种“转化”一个明确解释,但劳教所管教是这样领会当权者意图的——他们宣布:什么时候能打人、骂人、抽烟、甚至吸毒了,就算转化彻底了。

——顶着国徽的中国警察竟能把这种疯话说得这样理直气壮、赤裸裸,是因为从上到下都是这么颠倒黑白的。马三家女二所所长苏境因为迫害好人最卖力、发明了很多针对妇女的酷刑(比如把18个女法轮功学员剥光衣服投入男牢),受到了中央的褒奖、成了全国警察的“楷模”,得到奖金5万元,全国各地都到马三家去学习她们的害人经验。这件事就是这几年中国颠倒黑白的政策的最好浓缩。

其它表现更是比比皆是:贪污腐败、吃喝嫖赌、黑社会、下岗职工遍地没人管,几乎全部国家机器都用来管修炼“真善忍”的人;徇私舞弊的人一路高升,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不贪不占的“真善忍”修炼者却被开除;好人被关在监狱里、祸国殃民者却在外面为所欲为;在劳教所警察的授意下,卖淫的、吸毒的可以随便打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

反对“真善忍”、助长“假恶斗”、腐败。这种不正的社会导向直接导致这几年世风日下、民不聊生。事实上,每个人都是这场镇压的直接受害者,正如一位工作于中央宣传部的博士所说:对“真、善、忍”的镇压是一场“令人心痛的民族浩劫”。

3、外地人被判1年,绥中人却是3年

到马三家后,一个问题让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外地的法轮功学员被判的都是一年,只有绥中的是三年,“政策”都是一样的,绥中那些官员为什么要这样?

这其中或许有他们想以此“立功”的因素,但我更愿意相信:他们只是比其它地区的官员被谎言蒙蔽得更深。虽然他们在接触大法弟子的过程中、已经了解到了这些人都是难得的好人,但他们对于这些已经麻木了,麻木到只知机械地执行命令、机械地算计自己的前程和得失,甚至为了“立功”可以对一个和自己无冤无仇的人落井下石、而不顾人家妻离子散、在人间地狱饱受煎熬。

我不相信人生来就这样——只能说是这个世风日下、只认钱权的变异社会把他们变成这样的。人善良本性、互相间的温情和关爱……这些本来应该是社会风气的主导、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主导,可现在,所有的主导都被“钱权”取代了。人与人之间几乎变成了赤裸裸的“钱权关系”。

这更加让我体会到了“真、善、忍”对这个社会、对社会中每一个人的重要——世界需要“真善忍”!

这也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真、善、忍”的决心,我至少要用我自己修炼出来的真诚、善良和宽容、让我周围的人体会到和今天你争我夺、尔虞我诈的社会风气所不同的氛围。而且我相信,这力量并不单薄——全世界有超过一亿人在真修大法,这一亿人就足以给这个社会带来一股清新的风,让更多不修炼的人体会到温情和关爱,同时唤醒他们的善良本性,让这个社会重归到美好的状态。

也正是这种深埋于内心的美好憧憬,支撑我活过了这三年人间地狱般的折磨。

三、说给家乡父老的心里话。

我和大家一样,有血有肉,有母有子、有喜怒哀乐、有对天伦之乐和美好生活的向往。

我对幸福的理解很简单:一个好丈夫、好儿子和我组成的和美的家、一份正常工作和一个好身体、能和周围的人和谐相处、能够不随波逐流而守住自己善良的本性。这些,我曾经都得到了。然而这场镇压,活生生把我和我的家人、我的丈夫、我的儿子、我的幸福分开了。在劳教所的几年,我从未停止过对家人的思念。

有不少人问我“你不后悔吗”,我知道,一个简单的“不后悔”不能解开这些关心我的善良人心中的谜团。其实我的逻辑很简单:我的幸福首先要建立在一个正直的人格、一个起码的人权基础上。让我和有些人一样诽谤给了我健康身体的师父,做这种忘恩负义的事,那我成什么人了?还有什么脸活着了?一个人,连修身养性的权利都没有了,不允许有自己独立的思想、病病歪歪,还拿什么来“幸福”?

也有人说:在家偷着炼不就行了?其实您是不知道真象,镇压之初,有多少人“在家偷着炼”就被抄家、劳教了?现在之所以很多警察能睁一眼闭一眼,那是千千万万为真理而不畏暴恶的大法弟子被抓、被打、被抄家、被劳教判刑、被施以酷刑、甚至被迫害致死(比如绥中葛家乡的陈德文)换来的啊!

事实上,这场对“真、善、忍”的镇压,也不是不许一群老太太炼功那么简单,镇压者实际上是在助长“假恶斗”、腐败;是要把“真、善、忍”从人们的心灵深处驱除,是要毁灭人类本性中最美好的那部分,让所有人都如他一般黑,以保证他能不受压力和谴责地继续贪污、腐败、黑下去。

当一个民族被教唆得整体仇视真善忍、欺负好人,那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啊?

大法弟子冒着危险向世人讲真象,也不仅仅是为他们自己争取一个炼功权利,而是在为亿万中国人争取说真话、选择信仰的权利,是为了挽救行将毁灭的人类道德,是为了受谎言欺骗的老百姓能够知晓真象、明辨是非、不敌视佛法,从而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的师父李洪志先生教导我们:“大法弟子宽大的胸怀能够忍受一切”(《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在这场迫害中,所有伤害过我的人我都不怨,因为在我看来,他们也都是受蒙蔽的,迫害好人也不会是他们的本愿。如同文革一样,他们只是在不清醒状态下无知的被当作了工具。我只希望他们能明白真象,不再做那些让自己良心受谴责的事。

几年的受迫害中,我失去了很多幸福,但时至今日,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象,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又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世间还是有公道的,挑起镇压的江××已经在9个国家被以群体灭绝罪(和希特勒一样的罪名)起诉,第一批不法警察也已被告上德国法庭。这场镇压,已经是全世界人共诛之了,它还能维持多久?我相信:我们自由呼吸“真、善、忍”新鲜空气的日子不远了。

几天前,在传单上看到这样一则消息:

明慧网2004年1月1日讯,海内外部份国安、公安人员向李洪志先生表达敬意和新年祝贺:

2004年元旦之际,北京、辽宁、山东、江西、湖北、湖南、四川、重庆以及派驻海外的部份国安、公安人员(非修炼人)向李洪志先生表达敬意和新年祝贺!据说,更多的国安、公安人员在觉醒,觉得一定要利用各种条件保护大法弟子,弥补过去的错误,抵制江集团的镇压。

连国安、公安都明白真象了,家乡的亲人们啊,你们也快醒醒吧,多了解了解真象,给自己争取一个好的未来吧!

——这也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最后祝家乡父老新春快乐,合家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