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农家女被毒打关押 乡亲们无不心酸


【明慧网2004年2月10日】刘宝玉是辽宁省黑山县太和镇王宪村的一名农家妇女。她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以前严重的眩晕症、腿疼、咳嗽等疾病均不治自愈。同时,家庭矛盾和解,婆媳关系大有改善,夫妻之间能够恩爱相处。在村子里博得了贤妻良母的美称。刘宝玉性情温和,贤惠,得法后与父老乡亲更是处处为善,和睦处之。

她会理发,在家里为村中的男女老幼长年义务理发。街坊们理发的活她基本承包,连剪带理年复一年。农忙季节,乡亲们来家找她,她也是逢求必应。有时一天要为5、6个人理发。无论多忙多累,她从不叫苦。由于刘宝玉按“真善忍”做人,老少乡亲都愿登门求助,她的家成了义务理发店。自98年她炼法轮功以来,身体无比健康,干起活来像小伙子一样。她每当忙完家里的农活儿,总是主动帮年迈的公婆干,春播、夏锄、秋收面面俱到。每逢乡亲有困难,她总是伸出援助之手。曾一连几天帮一位邻里老人担水,老人非常感激她,逢人便讲:“宝玉心眼真好使。”她曾帮村里一位八旬老人担水、清理庭院积雪,老人感动得几乎流出泪来。她无论走到哪里就把温暖带到哪里,在她眼里没有富贵贫贱之分,她曾两次遇到一位脏兮兮的外乡人,头发蓬乱,她每次总是主动为其理发,那人被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在场的人都敬佩她的境界。

2001年的数九隆冬,大雪封路,国道交通受阻,村干部组织村民清除公路积雪。那天,寒风透骨,天时而飘着雪花,参加除雪的人数不多,村干部十分发愁,剩下了约30—40米长的一段厚厚积雪没人清除。刘宝玉和一位乡亲(也是大法学员)主动清除剩余的那段积雪,累得满头大汗。村干部十分感动,要给她们奖励,被二人谢绝了。刘宝玉乐于助人的感人事迹许多许多,在村子里享有很高威望。

1999年,江泽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悍然发动了震惊中外的“7.20”大镇压,利用各种宣传媒体大肆诬陷法轮大法,诬陷法轮功创始人。刘宝玉这个修“真善忍”群体中的一员,她依照宪法赋予的公民合法上访权利,进京和平上访,为大法为师父的清白说句公道话。江罗集团践踏宪法、剥夺人权,刘宝玉在北京被非法抓捕,放回后却招来了派出所警察的骚扰、村干部的监视、同年十月被关进村政府8天。关押期间面对高压,她坚定修炼,并以善行证实大法。她天天主动为村政府打扫卫生、清理厕所,不嫌脏、不怕累,获得了许多人的好评。

2002年10月8日黑山县公安局警察伙同太和镇派出所,出动三辆警车进村非法抓捕刘宝玉,她在乡亲们的全力保护下安全脱险,从此流离失所。

2003年5月21日黑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驱车在黑山县城北门附近秘密绑架了刘宝玉。刘宝玉被劫持后,随身携带的千余元人民币、传呼机、手机均被警察洗劫一空。一群警察对她大打出手,疯狂施暴。一根粗棒子被打折三截。打手毕诗君心狠手辣,在她腿上一连踹了20脚。她两腿呈青紫色。公安局副局长徐贵州狠命地拧掐她那已被打得面目全非的脸颊。暴徒们恶狠狠的棒打雨点似的落在了刘宝玉的身上、头上,她多次被打得昏迷过去,又多次被凉水浇醒,打手们对她足足毒打了一整天。她被打得遍体鳞伤,头部变形,惨不忍睹。晚上她被关进了县看守所。刘宝玉的家人获悉了她遭劫的消息后,很多亲属前去探视。公安局不让见面,她丈夫据理力争,被警察推出门外。后来公安局勒索其家属1000多元人民币,不但不放人,且给刘宝玉超格的非法判了5年劳教(劳教最多三年),送进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

刘宝玉无辜被关,她的许多亲朋好友都泪如雨下、恸哭不已。村里无数的乡亲都感心酸,怜悯之声沸扬村子上下,家乡的父老、兄弟、姐妹,有谁不为这个修“真善忍”的好人受屈辱而心疼啊!刘宝玉年少的儿子由于思念母亲身体愈加瘦弱,非常可怜……

刘宝玉这位村子里有口皆碑的善良妇女,如今惨遭迫害,实乃千古奇冤。是谁害得她这般苦!乡亲们都知道是祸国殃民的江泽民及其帮凶。

我们向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申诉,将辽宁省黑山县公安局参与迫害刘宝玉的所有警察送上法庭进行审判。毕诗君、肖忠颖、徐贵州已上了法网恢恢恶人榜,现在在黑山县行恶的还有政法委书记杨文超、政保科科长冯文芳。望国际上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刘宝玉平反昭雪、尽快脱离魔爪、同时严惩恶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