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想干什么就能干成


【明慧网2004年2月10日】2001年夏天,大陆国安局在恶首的授意下全面介入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当中。在大法弟子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完全不了解其中的险恶情况下,被国安局特务监听、跟踪,使许多大法弟子遭到非法抓捕绑架。当时我也在其中。

事发前我们谁也没料到危险就在眼前。一个同修出门办事,边走路边打电话,当时国安局全新装备的监控车就跟在其身后不远处跟踪,到了家门口同修刚进门,十几个恶警破门而入。当晚我们经历了被抄家、审讯、挨打,然后被非法关进公安局的羁押室。

面对这一切我心中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一直不停地发正念。找到机会就给面前的人讲真象,讲法轮大法好。几个看押我的保安很愿意听,没有警察在的时候,他们就让我讲,还给我倒水喝,让我坐着讲,他们跟我说:我们知道法轮功的神奇,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可我们下岗了,老婆也下岗,孩子正上学,就指着这400块钱生活,要不谁干这缺德活。当时我的心态很纯很正,坚信大法,有机会就讲真象,不讲时就发正念。除此之外脑子里一片空白。第二天早恶警提审我时,我有点儿着急,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脑子什么法也记不起来了,这怎么行呢?”刚一想完我眼前突然亮光一片,大字清晰地显现在眼前“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我高兴得眼泪差点落下来,我又一次体验到了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的幸福感觉。

这以后的几天里,不管他们怎么提审、煎熬我,我什么也不说。有机会我就讲大法好,讲我学大法全家受益的神奇经历。讲得警察也对我客气了。

第三天下午从另一个监室调来一个小女孩,她是被男朋友案子牵连进来的。她跟我讲她从监控器中看到我是炼法轮功的,知道我是好人,就对值班警察说一个人呆着害怕,要来我这儿与我作伴。我当时很奇怪,她要求就可调室。在接触中我跟她洪法讲真象,她告诉我,她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不该被关在这儿,她说她一个人在一个监室内,每天晚上都被值班警察提出去奸宿等等。所以她从监控器中看到我是炼法轮功的。她说想逃出去,上法院告他们。她的一番话一下使我醒悟到,我不能被关在这里,我要出去做正法的事。当时心中只有这一念,其它的还是空白。怎么走?会遇到什么事情,根本没想,只想到:只要坚信大法,我干什么师父都能帮我。

第二天早晨看守叫我出去扫卫生,我想这就是我走出去的机会,我在收拾走廊,看守就坐在走廊尽头看着我,我心想:你别坐这看我。他马上站起来往里面挪了挪,但还时不时地探头看看我。我看看他又想:别看我了,拿抹布去擦擦监控器上的灰。他马上拿起抹布离开了门口,这时我很坦然地走出门口,心里想着谁也挡不住我。我一边念着正法口诀,走过了三个院子走出了魔窟。大门岗有人看见了也象没看见一样。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在师父的安排下,我靠着坚信法、坚信师父的正念走了一段神的路。

事隔两年之后,今天写出来,就是想给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的同修一点参考。在那个当时自己学法很精进杂念也少,就是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想干什么就能干成。就象上天安门证法一样,就一念上天安门为大法喊冤,为师父讨清白,完成自己作为大法弟子应该负的一份责任,其他什么也没想,一路上一切都顺利,天安门广场层层岗哨,游人很少,必须看身份证才能进去,我就在武警的眼前过了三道岗顺利走进去了。完成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我体会到坚定正念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心底里有一丝疑惑都不行,都会干扰正念。而坚定正念必须多学法,不断地修正自己,就能不断地加强正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