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油田现河采油厂党委不法人员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10日】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现河采油厂党委追随江氏邪恶集团,执行江泽民“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的密令,在书记满园春的带动下,对本单位法轮功弟子进行残酷迫害,迫害事实如下:

1999年7月20日以后,供应站乐安分库大法弟子李晓东、李纪伟因进京上访被强行带回后,党委书记满园春指使该矿教导员对两位大法弟子进行非法关押(在综合楼)一周,并罚款700元。

为了维护大法,李晓东、李纪伟、冯东珍再次去国家民政局上访,被强行带回后关押在保卫科,第二天被送往拘留所。因当时正是春节期间,看管不给饭吃,让家人送饭,十几个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拘留所才放人。从拘留所出来,现河领导并不让回家,继续关押在厂供应站,李晓东继续绝食,要求自由。他们怕出问题,又转草桥供应站关押。在关押期间,在书记满园春的指示下,恶徒对李晓东残酷迫害。因李晓东看大法书,被他们把书抢走,并把他五花大绑,绑在大树上,被当众羞辱。有一次为反抗这种无理迫害,李晓东又开始绝食。在绝食期间还被强迫体力劳动。这样他们还不罢休,大约在二、三月份他们竟把一个正常的李晓东送入八分厂精神病院,因医生确定李晓东根本就不是精神病,医院拒收。党委书记满园春多方找关系,并汇报局党委给精神病院施加压力,这样李晓东被送了三次,医院才不得不收。在被注射破坏精神的药物时,李晓东坚决抵制,医院就给他用电刑,强行注射。在这期间医院要求单位每天两人陪床,单位同事也遭迫害。同事们实在看不下去,一个非常正常的人受这样虐待,所以纷纷提出抗议。在同事们的强烈要求下,供应站领导背着李晓东和他父亲商量向医院交7000元钱,在家由家人看管,不让上班。2000年10月份,现河采油厂继续迫害大法弟子,又把李晓东关在保卫科八、九个月,2001年7月李晓东被迫买断,失去工作。剥夺了工作的权利还没有放过他,又把他关进610洗脑班长达半年之久。

2000年3月5日,现河一矿、二矿大法弟子牛爱庆、魏书珍、宋爱芳抱着相信国家政府的诚意进京上访。中途被截回后,被非法关押在一矿小餐厅,厂党委书记满园春为了配合江泽民邪恶集团加大力度迫害大法弟子,指示一矿某领导,把巩炳英、李兴伦、李芳、闫磊也关押在小餐厅,强迫写“保证书”放弃修炼。坚定的大法弟子不配合,他们就把巩炳英、魏书珍非法拘留十五天,牛爱庆因有四个月的孩子没有去拘留所,也被关在一矿小餐厅一个多月。几个月的孩子也遭此非人的虐待。这期间书记满园春指示有关人员散布恐怖言论,使大法弟子的家属都受到很大的精神压力。

2000年7--8月份,现河一矿又把牛爱庆、巩炳英、闫磊关押在小餐厅一个多月。在炎热的暑季,他们把小屋的唯一透风的小窗也堵死。在大法弟子吃不好、睡不好的情况下,还强迫他们干重体力的脏活。

2000年10月23口,在书记满园春指示下,现河采油厂保卫科又一次无理关押大法弟子,他们强行把冯东珍、曾爱红、李纪伟、牛爱庆、巩炳英、魏书珍、陈艳英、潘文英、张英华非法绑架到现河保卫科。在这期间这些大法弟子受到残酷的迫害。因不写保证书,被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因不放弃信仰,现河采油厂保卫科就惨无人道地折磨他们。保卫科长尚保强等人用橡胶警棍打得年轻女弟子张英华全身发青,并关审讯室两天两夜。曾爱红因看大法资料,被尚保强等人拽着头发拖到审讯室,恶徒把她按在桌子上,三个人轮番用警棍猛打一个多小时后,尚保强仍不解气,又拽着她的头发猛往墙上撞,当时就打得这个年轻女弟子鼻青脸肿,遍体鳞伤。因实在是惨不忍睹,牛爱庆说了一句“你们这样做太越轨了。” 尚保强就打了牛爱庆十几个耳光。并拽着头发往墙上猛撞,还拳打脚踢一顿。冯东珍因背大法书,尚保强当着全体大法弟子的面用警棍打她,不解气又拖到室外打。大家实在看不下去,集体站出来与尚辩理。他们就把大法弟子们全部用手铐铐在一起。因牛爱庆劝他们要善待大法弟子,他们就把牛爱庆单吊在小黑屋24小时(只能脚尖着地),又把牛爱庆关到会议室吊在暖气管子上七天七夜,她仍不放弃信仰,又被转到审讯室两天两夜,在这十天中,不但不能睡觉,也不让吃饭,使牛爱庆几乎处于昏厥状态。与牛爱庆同时被关押在另一关押室的还有冯东珍、曾爱红,她俩关了六天六夜,也是不让吃东西。最后,其他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这种非人的折磨,要求无罪释放他们。保卫科怕出人命不好交代,才停止吊铐,但仍继续关押。在这期间保卫科为了买功,连六十岁的老人也不放过,五十多岁的魏书珍也被齐洪胜打了一个多小时,全身伤痕累累,六十多岁的陈艳英也被他们毒打。

大约2001年6月份,李晓东第二次进京上访被抓回,在保卫科大厅被吊了三天三夜,这三天中齐洪胜等人轮番打李晓东,不只是拳打脚踢,拖把棍、警棍一齐用,把李晓东打得几乎窒息,后又铐在铁椅上数日。

现河保卫科怕恶行暴露,2000年12月18 日,把这些大法弟子又转移到偏僻的农副业公司,在那里保卫科更加肆无忌惮地迫害大法弟子。因不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李晓东又被吊在室外雪地里的铁架上,他只能坐在雪地上。看门的老人心里过不去,背着人送给李晓东一块纸板。有一次,齐洪胜、尚保强把李晓东打了整整一天。全体弟子再次集体绝食,他们才暂停迫害。在那里因大法弟子集体拒绝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每天都遭毒打,每天都是连拖带打着去录像室。保卫科人员不够用,他们又从草桥调人协同他们一起迫害大法弟子,连春节都不让回家。

2001年正月初八,牛爱庆、陈艳英被强行送到油田师专强行洗脑。牛爱庆在大法的呵护下智慧走脱。曾爱红、冯东珍、魏书珍、李晓东被带到油田一所强行洗脑。因他们不配合,又被关回农副业公司,每天只给很少的一点饭菜。在非人的迫害中,使他们的精神和身体都受到极大的伤害。

在精神和身体被迫害的同时,在书记满园春的指示下,恶徒们又对大法弟子又进行经济截断。牛爱庆被罚款1万元,被扣发一年工资8千多元,巩炳英每月只得到300元生活费,钟爱红、冯东珍、李晓东、李纪伟被扣发工资,魏书珍被罚款5000元,陈艳英被罚款1万元,潘文英被罚款1万元。在关押农副业公司期间,厂领导强逼他们下岗。2001年7月强迫李晓东、牛爱庆等人买断,使他们失去工作。

几年来现河采油厂在书记满园春的指示下,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仍在继续着。

2001年4月23日兴达公司领导,以落实情况为名把陈艳英骗到单位关押一个多月,同一个时间现河保卫科又把李晓东、张英华关押三个多月。

2001年书记满园春指示有关人员,把冯东珍、曾爱红、李纪伟、张英华送劳教所劳教三年,巩炳英被劳教一年。

2001年9月,一矿大法弟子李芳因自费印法轮功真象资料被抓到保卫科,尚保强等人对她非法审讯期间,六天六夜不让睡觉,关押一个月后,又被送王村那个邪恶透顶、臭名昭著的劳教所强行洗脑,在那里同样受到非人的精神折磨,并罚款5000元。

2001年11月26日,一矿大法弟子尚哲荣和一姓王的大法弟子去贴法轮功真象传单,被抓到保卫科关押三天后,又被送进王村那个邪恶法西斯集中营迫害,并各被罚款5000元。

2001年秋,一矿不法官员听人汇报情况后,带人非法搜查大法弟子闫磊的宿舍,没收了他全部的大法书籍,并送他去王村洗脑班。2003年1l月一矿不法官员又一次对闫磊进行迫害,和闫磊父亲一起 把他送到河北省一家精神病院(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进行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至今未回。

2003年10月28日,一矿大法弟子李兴伦因发大法传单被送王村法西斯洗脑班,使其受到严重的精神迫害,经济损失近万元。

我们并不是为了仇恨而揭露他们的罪行,而是让世人了解江泽民邪恶集团怎样一级一级下达密令,指使各级政府和单位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的。也让这些执行者看看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他们身为政府官员,应该是人民的公仆,为民造福,保一方平安。然而这些人却为了谋取私利为所欲为,知法犯法,利用手中的权力残害善良的百姓。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做坏事做好事。如果中国人都这样,社会能象今天这样吗?所以迫害大法弟子是天理难容的。在此我们奉劝有关人员,为了自己也为了他人,看看明慧网上报导的法轮功在国际社会洪传的盛况,以及江氏邪恶之徒被国际法庭起诉的真实报道,不要再当摇摇欲坠的江泽民邪恶集团的牺牲品,也不要步希特勒纳粹战犯与“文革”打手的后尘。

我们奉劝那些曾经迫害和正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弥补给大法弟子造成的损失。

有关人员电话

(区号0546):
满园春 8796598(办) 8531598(家)
尚保强 8781140(办) 8703505(家)
高峰 8613773(办) 8782605(家)(一矿教导员)
迫害法轮功的办公室 8702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