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事实:两人被折磨精神失常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一日】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二大队二中队的恶警刘红、冠娜、高华超等百般毒打大法学员。下面是大法学员遭受恶警迫害的部分记录。

周学珍、白红是两位坚定的大法学员,恶警们将其二人长期关在小号里受折磨,体检时见到她俩满身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满脸都是被电棒电过的伤痕。为抗议非法迫害,她们长期绝食,被恶警强行灌食,几个恶人将她们两臂按住,撬开嘴插胶皮管子,用漏斗灌食,有时流很多血。2003年1月份恶警们又给白红穿一种刑衣,这种刑衣袖子很长,将两臂反背着捆上吊起来(就是臭名昭著的约束衣)。

赵炳红,女,30多岁,大港油田工人,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受毒打、折磨。因承受压力过大,导致精神崩溃,疯得什么也不知道,连大便都敢吃,尿也喝,简直都没有人样了。恶警队长们还不放过他,还让吸毒犯、刑事犯折磨她。那些没良心的恶人还经常打得她全身布满青伤。大法弟子无法忍受,为了保护她,集体绝食向恶警队长抗议,劳教局长为此亲自出面说公道话,队里对她的迫害才没那么严重。被折磨疯的还不只赵炳红一个人,还有一名宝坻的法轮功学员,20来岁这么好的年龄,硬是让恶警恶人用各种手段折磨疯了。

马则珍,女,50岁,武清学员,刚被劫持进劳教所时,扛100斤的豆子走好长一段路都没有问题,什么活都能干。2001年的一次体检时,恶警说她高血压,她本人觉得没有任何问题,状况良好,可寇娜、高华超指使犯人对她强行灌药,每天两次,每次都是好几个犯人按着,捏着鼻子往嘴里灌,一直灌了长达两年。在她被强行灌药不长时间,她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连走路都很困难。恶警们在这种情况下还把她关进洗脑班,让吸毒犯折磨她,直到2003年7月8日才释放。

孙淑芹,女,64岁,自三岁生病哭瞎了一只眼,一生多灾多难,97年有幸得法。老太太用心修炼法轮功,半年时间,眼睛重获光明,因此儿子、儿媳也一起炼了法轮功。99年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老太太与十几位大法学员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关押。乡政府把他们带回关押,还派人去抄她们的家,见什么抢什么,抄走几年的口粮,更可恶的是把家里仅有的现金都抢走了。老人还被劳教三年,在劳教所被关进洗脑班受尽折磨,24小时只能休息两个小时,还只能坐不能躺,一顿只给一个干馒头吃。劳教所为了让其放弃修炼,还让吸毒人员进行折磨,打、骂、不让喝水、不让洗漱,至今还在劳教所里受折磨。

董玉英,女,天津市宁河县学员,50岁。99年进京上访,因此被多次拘留,宁河县芦台镇政府还要押金1万元,规定半年退回,可至今仍未返还。2000年因散发真相传单被丰南派出所关押,居然把她和一个拾破烂的老头关在一间房内半年之久。回家不长时间,她又被判劳教三年,2003年3月份被关进强制转化班。恶警们打她、骂她,还让吸毒犯看守,用凉水把里外衣都浇透,直至把她折磨得神志不清,还用她的钱买来东西分给犯人们吃,把她的钱全花光,恶警才罢休。因为她不放弃修炼,还被加刑,至今仍在劳教所里受折磨。

陈元华,女,50多岁,99年因证实大法进京上访,被拘留两次,还要走押金1万元至今未还。2001年1月她在家里干活时被绑架,被判劳教两年半,为此家里人担惊受怕还差点出了人命。她在劳教所里一直正念正行,证实大法是正确的,因她抵制恶警的迫害,2003年4月份被关进洗脑班。几个恶警队长同时打骂她,让吸毒犯人看守打骂,连续几天不让她睡觉。她支持不住摔倒,吸毒犯还不放过,按着头发,连踢带骂,一直折磨至刑满释放。

更可恶的是以张会萍为首的犹大,用开水烫大法学员高建玲。腊月二十七,张会萍把白红毒打一顿,还让恶警队长把她关进“独居”,那些犹大们还幸灾乐祸。大法弟子们一起向警察抗议,警察怕事情闹大,才把白红放出来。

吸毒犯张兰骂师父、骂大法,她马上嘴就烂了,肚子疼,遭到报应。吸毒犯高丽丽,骂师父、骂大法,在她殴打一位大法弟子不到半个月时,就犯了心脏病,突然嘴唇发青,脸发白,一个月之内输了三、四次液,现世现报。

在邪恶的劳教所里,恶警、恶人折磨大法学员,还扬言“打死算自杀,上电视”等。在洗脑班里,犹大们助纣为虐,还让恶警和吸毒犯人狠狠的打坚定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