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与同修黄丽莎生前走过的狱中岁月

【明慧网2004年2月12日】看着《蓉城真话(一)》中死难者黄丽莎的照片,那张我再熟悉不过的面孔,我的心在发颤:莎莎,还记得吗,我们一起走过的那段在狱中的日子……

2002年8月的一天晚上10点多钟,我经受了成都市苏坡派出所十几个小时的刑讯逼供之后被押到成都市看守所(地址:郫县安靖镇正义路3号)。一个多小时后,又送来了一个“小法轮”,我们微笑着相互合十致意。因为我们都没有报姓名,所以都叫“无名氏”,什么“小无名氏”、“大无名氏”、“老无名氏”、“东北1号”、“东北2号”……我问“小无名氏”多大了,她笑着叫我猜一猜,我看着她那纯真、善良、乐观、美丽的面庞,说有16岁吧,她笑着说:“我真那么小啊?”(后来得知她已经30多岁了)凭我50多年的人生阅历,我点头说差不多。

我们同一天开始绝食抗议,要求立即无罪释放。绝食前五天没人过问,从第六天开始警察每天拖我们到各自监室的放风坝强行野蛮灌食,每当这时我们总是一起抗争不许迫害。恶警、犯人看她小,每次就先给她灌,我就冲过去制止。轮到灌我时,她同样去制止,这样每次恶警、犯人灌完食后总是汗流浃背,恶警黄文珍、刘丽娟更是骂骂咧咧。我们同修互相勉励,同时给犯人讲清真象,叫她们千万不要帮恶警迫害大法弟子,告诉她们迫害的严重后果。

渐渐地很多犯人明白了真象,很同情我们,再灌食时,很多犯人就躲着不参与,就是在无奈的情况下也是手软软的下不了狠心,恶警们气急败坏,于是把莎莎调到隔壁监室,分散力量不让我们讲真象。这样每次我听到墙那边她被灌食时在地上挣扎声和惨叫声,就高声表示声援。这时大家必遭到恶警一顿打骂、用透明胶封口或用擦地的脏布堵嘴、戴上脚镣手铐酷刑迫害等,我们几乎天天都是这样过来的。

大约绝食抗议了15天,因警察用自来水调豆奶给我灌食,导致我拉肚子,严重脱水,他们就每天拖我到医务室强行输液。在走廊上我们又相遇了,她也是被拖去输液,我们仍然微笑着合十互相勉励,边走边喊“停止迫害法轮大法”等口号,每当这时恶警们吓得要命,但又无可奈何地直摇头。这期间我见到了我们2000年一起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九如村监狱的杜佩阳老大姐,她是成都市钢管厂的医生,也是再次被劫持后因绝食被拉去强行输液,每天被拉去输液的大法弟子有十几个。狱医负责人付素华累得脸青面黑,身子干瘦如柴,气得发疯,但就是不放人。

20多天过去了,我仍在拉肚子,身体严重虚脱,生命垂危,于是他们强行给我戴上手铐把我关在成都市青羊区第三人民医院四楼的一间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病房里。在这里我第三次见到了莎莎,她是1号床,3号床是一名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小无名氏”,后来知道她叫王每心,16岁,四川省攀枝花钢铁公司职工子女,在四川绵阳艺术学校读书,因暑假期间到同学家串门,刚进屋半小时就遭绑架。据说她母亲也是大法弟子,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莎莎是前几天被野蛮灌食时出现了生命危险被送来“抢救”。我们都是一只脚被铐在床尾,晚上9点到早上8点再加一只手被铐在床头,它们每天给我们输所谓的“洗脑液”。我们整天躺在床上,除了在床边的痰盂上解便外,一直铐着,我在这里呆了一个月。第一天晚上我一只脚、一只手被戴上手铐,因我脚骨大,整个晚上痛得直叫,第二天早上取手铐时见一深紫色凹块。我正言问恶警们为什么这么残忍,他们说,她们想逃跑,被他们抓回来了,所以铐上双脚。看我年龄大了,又没大号手铐,给我铐单脚,已经是“优待”我了。

这期间每天24小时由4个武警、2个男狱警、2个女狱警共8人轮班守着。对门是男病房,也是关着大法弟子。他们被迫害得更惨,也是每天24小时连续长期铐在床上,根本不让下床解便,直接套上尿管。每次当我们听到对门的惨叫声和打骂声时,就高声抗议、制止,后来恶警们就把门都关上,尽量不让我们听见。我们每天被输进5-6瓶“洗脑液”,整天昏沉沉的,感觉什么都不知道了,有一个大法弟子就是这样被整“傻”了。恶警中队长刘丽娟在找我谈话时说:你这个“无名氏”还可以嘛,不像×××被弄“傻”了,现在还在楼下关着,看你能熬多久……每一次输液的时候我们都一起挣扎反抗不让输液,要求无罪释放,这样他们每次输液都要给我们扎好几针才扎上,越到后来越不好找血管,他们就把我们双手、双脚铐成“大”字型,在脚上、颈部、手臂上到处找血管扎。有一次王每心在痛苦的挣扎中把输液瓶砸在了地上,许狱医强行给她插上尿管,戴上7天7夜“大”字型的手、脚铐。我们都同时哭着请求他们别这样对待这个孩子,她的腰部因摔断了长了一个拳头大的包,平躺着多痛啊!太可怜了!可是没有一点人性的许狱医(男,40多岁,成都市看守所医务室狱医,在这里临时负责)根本不理。小每心天天痛得直叫,后来多次哭着哀求许狱医给取了吧,就这样到了第7天,许狱医气势汹汹地问每心:还摔不摔瓶子了?每心只好说不摔了。又问:错了没有?每心只得违心地说错了。这样才把她的尿管取了,又换上单脚、单手铐。她才16岁啊,现在回想起来不寒而栗……

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我们都尽量去关心每心,互相鼓舞着。记得有一次,4号床的大法弟子周慧敏给我们背了三讲《转法轮》后,笑着逗每心开心,说我们来做游戏吧?每心点点头,顺手拿了一个纸团,周慧敏打开后笑着说:今晚抓我的派出所可能要弄我走。(她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多次出现病危)然后她又安慰每心:你妈不在你身边,你也别伤心,你妈在楠木寺劳教所有大法弟子照顾,我们也会照顾你的,以后出来来找我,住在我家,我会象母亲一样待你好吗?每心微笑着说:师父说过,只有大法才是净土。果然当晚约9点钟,突然来了5、6个警察把周慧敏接走。由于那几天很冷,周慧敏上衣只穿一件短袖,我把同修给我的一件长袖衣服送给她。恶警叫来一个打杂工用推车把她推走,走时她说:如果放她回家,她很快就会把衣服送来。结果半年后才听说她被监控在家。

30多天过去了,莎莎的身体已经相当虚弱了,再也没有力气下床解便了,眼睛也看不清东西了,听力变差了,时常因昏迷后把小便弄在床上,裤子也没有换的,我也一样。30多天连内裤也没换洗,没洗过一次脸、脚。我请求他们给莎莎换床单,在一顿谩骂声中他们给换了,没有裤子只好光着下身,然后他们给她插上尿管。由于长期输液,血管损伤太多,手上已扎不进针了,他们就在脚上找血管扎针输液,说是怕她把针头蹬掉,把她双手双脚铐成“大”字型。就是这样,针管和尿管常常被昏迷中的莎莎弄掉了,漏了一床的液体和小便,就得多次扎针、上尿管,昏迷中的莎莎痛苦地呻吟着,嘴里说什么已经听不清了。这样大约过了十多天,也就是2002年10月9日-11日的一天早上,狱医发现莎莎死了,背部流了一团血,很快他们悄悄地把莎莎遗体送去烧了。善良的莎莎就这样被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死了!

王每心绝食了50多天后,又被非法关押了几个月,于2003年1月份被送回了攀枝花。大约5月份写了一封信向监室的同修问好,说是还没有找到落脚处,在汽车上写的,收信人:成都市郫县安靖镇正义路3号227信箱(即成都市看守所)11区24监室潘晓江。

法轮功学员潘晓江原是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经济庭的一名干部,39岁,毕业于重庆市西南政法大学,党员,曾因进京上访被迫上电视说假话攻击大法,后来又被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强迫洗脑,因她患有先天性双侧多狼肾,出现病危提前释放。大约2002年2月份,潘晓江被成都市白果林派出所劫持,大约2003年3月份被判劳教2年,送楠木寺劳教所体检患双侧多狼肾,肾上起泡7-8公分大,于当日退回。但白果林派出所找借口不接,拖着不放人,听说2003年下半年才放出来,但恶警一直监控着她,凡是和她接触的同修都遭绑架,但她本人不知道。由于坚持修炼大法,丈夫和她离了婚,儿子现跟丈夫生活,她也被迫流离失所。潘晓江、王每心也是亲眼看到黄丽莎被恶警折磨致死的见证人。

我后来被送到楠木寺劳教所,因体检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被退回,回家后每天24小时被监控着,失去了自由。当地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经常来骚扰和所谓的帮教,家里的电话因长期被监控只好注销了。

成都市看守所11区24监室的主管恶警(中队长)叫刘丽娟,法轮功学员王每心、潘晓江、几个无名氏、工程师张玉川、南充石油学院教师谢先枝、朱秀英、72岁退休小学教师罗英杰、荣连芳、德阳市个体户吴会珍、小学优秀教师刘晖、田琼昭、刘英、王勤等坚定的大法弟子都曾被关在这个监室里。

成都市看守所现非法关押4-5百名大法弟子。该所是新修的,约有3年时间,地盘很大,能容好几千人。进所至第三个大铁门之外有12个区(铁门里面就不知道了),每个区两层楼,共24间牢房,每间牢房约40平方米,包括厕所、洗漱、放风坝在内。每晚20-30人睡觉象插刀片,热天没风扇,最热时白天抬一大冰块放在地上降温,晚上就成了水牢。我因此脚上长了半年多的水泡疮,痛痒难忍,很多人都闹一身关节痛。冬天最冷的时候大约每天晚上6点开始供应半小时的热水洗澡,其它时候常年冷水洗澡。如果发现法轮功学员炼功,恶警们就打骂我们,罚全监室的人通宵不许睡觉,以此煽动犯人仇恨法轮功。

成都市看守所女子二中队部分恶警名单:

1、恶警冷××,女子二大队大队长,号称大魔头,不许大法弟子炼功,叫全监室的人必须吐我们口水。其中只有牢头说大法弟子善良不愿吐,结果被罚写监规10遍,并被撤职。
2、恶警刘丽娟,女子二中队队长,人称魔鬼一号,经常打骂大法弟子;给大法弟子用擦地布堵嘴,用透明胶封口,用鞋踢打无名氏,查缴手抄经文,野蛮灌食等,人性全无。
3、恶警黄文珍,曾因踢打大法弟子吴会珍、无名氏等,黄文珍现场遭报,把自己的手指甲打掉了。2002年有一次打大法弟子后手被汽车碰断了。她经常查缴经文、野蛮灌食,黄丽莎被她整得最惨。
4、恶警何中会,人称阴险魔鬼,连续给16岁的王每心鼻饲野蛮灌食,导致王每心被迫从二楼她的办公室跳下摔断腰杆,后来何中会只是被扣当月奖金。
5、恶警邢津津,20多岁,人称幽灵一号,阴险毒辣,迫害大法弟子诡计多端,经常突然叫大法弟子脱光衣服,多次反复查缴经文,经常打骂、体罚大法弟子。
6、恶警袁静,人称幽灵二号,和幽灵一号联手迫害大法弟子。
7、恶警李蓉,20多岁,其父是看守所所长,经常谩骂大法弟子。
8、恶警杜春梅,曾把大法弟子陶菊花的牙齿打掉。
9、恶警朱丽娜,20多岁,经常专门偷偷地查看谁在炼功,报扣所谓文明监室纪律打分奖,挑起犯人与大法弟子之间的矛盾,加重迫害大法弟子。2003年8月朱丽娜遭恶报,被汽车撞伤严重,至今未能上班。
10、恶警付素华,狱医,医务负责人,大法弟子病重要求放人,必须经过她同意。付吃了很多黑钱,从不轻易放走一个大法弟子。
11、恶警罗莹,狱医,20多岁。
12、恶警李青,30多岁。
13、恶警陈蓉。
14、恶警巫××。
15、恶警程莉,女子二大队副大队长。
16、恶警郭莎,20多岁,人称“魔鬼二号”,邪恶至极。大冷天从2米多高的寻监走廊上给法轮功学员潘晓江泼凉水。潘晓江全身湿透,棉衣湿了没的换,我们只好用干毛巾帮她隔着,当晚她发高烧,头痛、全身痛,第二天出现双手手指僵硬,呈紫色。恶警刘丽娟说她装疯,叫狱医一同拖她去检查。结果把她扔在走廊的风口处有半个小时后,才抬到病床上检查心电图,发现确实有病,就草草发了点药后带她回去。刘丽娟说她走得太慢,便抓住她的衣领拖回二楼11区24监室(刘丽娟主管的监室),不许她白天躺在铺板上,必须由人扶着坐在铺板上,不许睡觉,全然不管她身体虚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2/67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