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市大法弟子被劫持进洗脑班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2004年2月12日】经查实,石家庄地区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而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有15名,他们是:丁刚子,刘荣秀,陶洪升,丁延,赵丰年,丁立红,左志刚,毛延平,王宏斌,康瑞竹,刘二增,李畴人,董翠芳,曹法振,李志水。我们这些在家的学员有责任对他们的家属给予适当关注,要想办法让他们的亲人了解大法真象。

春节期间,得知石家庄市洗脑中心的一些情况,大法弟子邱立英已于2004年1月上旬的一个星期四被释放回家。邱立英无罪却被非法劳教3年,先后被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唐山开平劳教所、保定劳教所,受尽精神和肉体摧残,因坚定修炼“真善忍”拒绝洗脑,又被非法加期3个月,之后于2003年1月底被直接关进河北省会洗脑班整整一年时间。

据悉,在这里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还有刘涛、于凤云、孙进红、吴风兰、黄玉兰等。

以下是了解到的一些情况,不完全之处请其他同修补充。

刘涛,女,29岁,多次进京为大法上访和在天安门和平请愿,并被数次非法拘留、关押。2000年10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所恶警用暴力强制大法弟子放弃信仰,因此她受尽摧残。2001年4月,刘涛不堪忍受身体与精神的痛苦折磨,被迫从四楼跳下,导致10处骨折,其中4处粉碎性骨折。住院治疗仅26天后,身体并未恢复,却又被关进劳教所继续迫害,每天都有人围着她转,逼她放弃信仰。她的家人一再要求保外就医,可“610”歹徒硬是不批。2003年10月劳教期满时,河北省“610”罪犯将她从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直接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于凤云,女,51岁,2000年被迫害致死的石家庄大法弟子陶洪升(生前系河北省安全厅干部)的妻子,她多次进京上访并被非法拘留,2001年7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在非法劳教期间,她拒绝配合恶人,坚信大法与师父,无论管教如何折磨,都未能动摇她坚定的信念。期满无条件释放后,她本打算好好照料两个女儿,尽母亲的职责,不料2003年11月11日在住宅楼下被苑东派出所绑架后送进洗脑班。女儿陶莉莉和陶宇菲连续三年未能和母亲在一起过年了。

孙进红,女,41岁,石家庄制药集团职工。1999年12月下旬她进京上访,回来后,单位不明真象的领导曾给予她行政处分,经济上也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2001年8月,同事告诉她单位要送她到洗脑班,为了抵制精神迫害,她不得已离家出走,2003年11月29日被石家庄公安桥西分局恶警从河北省衡水市婆家绑架后送到洗脑班。

黄玉兰,女,33岁,石家庄54所职工。江××公开镇压法轮功那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学法之后,明白了许多做好人的道理,而且身体也健康了,精神饱满,可谓身心受益。1999年12月下旬她与同单位其他学员一起进京上访,向国家有关部门阐明法轮功事实真象。2004年春节前几天,她被单位强行劫持到洗脑班去迫害。

吴凤兰,女,55岁,石家庄54所退休职工。2001年2月因去北京上访,单位停发工资。后来因发真象资料又被抓,并抄家送劳教,因身体原因被劳教所拒收,于2003年7月份被劫持到洗脑班至今已半年多时间了。吴凤兰被373派出所多次拘留过。据知情人讲:373派出所恶警刘兵唯利是图,不择手段,雇佣自己的两个亲信看护吴凤兰,每人每天勒索50元,这些钱都让吴凤兰支付。吴凤兰经济条件较差,她哪能承受得了?!所有的恶人都是这样,为了掩盖其犯罪勾当,拼命地表现自己,结果是适得其反。去年年底,恶警刘兵因触犯刑法已被拘捕。

望知情者提供迫害石家庄制药集团孙进红、54所黄玉兰和吴凤兰的有关责任人的情况,如电话号码、通讯地址等,以便讲清真象,制止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