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劳教所的迫害无法动摇我的正信


【明慧网2004年2月12日】(注:本文作者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于99年11月被首批非法劳教于石家庄劳教所,经过种种苦痛磨砺,对大法的正信毫不动摇,那颗朴素的心令人肃然起敬。)

为了强身健体,我于1996年4月修炼法轮功。在没炼之前多病缠身,没退休时吃力地工作,退了更是医药不断,每月都向单位报销药费超千元。因病多,疼痛难忍想轻生,曾给家人和单位写下了遗书。可是修炼法轮功不几天,药停了病没了。而且精力充沛,至今一分钱的医药费都没报过。这就是炼法轮功对我的直接福益,更重要的是大法使我心胸开阔,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真正体验到了佛法超常的威力和恩师的慈悲。

真没料到那时被国家有关部门誉为“明星功派”、“特约直属功派”的法轮功,一夜之间被推向了对立面,师父遭诬陷,无数大法弟子被打、开除、罚款、关押、判刑,直至被折磨致死。1999年7.20后,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新闻媒体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宣传铺天盖地,我于99年10月18日踏上了为法轮功上访之路,直接去的北京信访局。接待人做了记录后,说:上边有规定,叫给炼法轮功的戴手铐。于是我被抓回石家庄,拘在兴华街派出所(现被恶警畏罪更名为“维明派出所”)。次日,副所长梁双健非法提审我,审问前向我要了200元钱,说是从北京的车费。随之就给一人打电话:“中午去饭店吃饭。”他们就是这样肆无忌惮地侵犯人权的。又问我:知道为什么叫你来?我说:“我没做错什么,我没做见不得人的事,去北京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为捍卫我内心深处最坚实的信仰,这种信仰是任何外在因素都永远改变不了的。”后来他再问,我就一句话:“坚修大法心不动”,他就用两只手轮番打我的脸。6天后我被押到栾城县拘留所呆了7天,中间恶警非法提审我一次,我将贴上邮票没封口的信叫他看后,问他能否代我寄信(给我局老干部处长的),他说可以。但后来才知道他没寄。我的身份证他答应给我送家里,但去要,他说搬家弄丢了,叫去重补。

从栾城县拘留所出来,我被直接关进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三中队,非法劳教三年,过上了没自由的生活。每天劳动时间均在18个小时以上,还有专人监控。尤其当认识到再穿囚衣、参加劳动就是承认对自己治罪的默认时,大法弟子集体拒绝参加强制劳动、拒绝穿囚衣。恶警怎么打,我们也不再穿囚衣,不再参加劳动。恶警对大法弟子管得更严了,不叫随意说话,坐的姿势都要求得非常严,连坐在地上腿一不直伸就说你盘腿等等。然后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集体罚站墙根,由于长时间地站,腿、脚都肿得高高的,走路、弯曲都非常吃力。晚上想打坐,还没坐好值夜人就叫几个人一齐上来阻止。有一回我又想坐起来,上来5个人,有摁头的、有压在身上的,还有压着两腿两胳膊的,使我一点也动不了,且呼吸困难,被迫喊出:“憋死我了!”之后恶警才放松。有时我急忙跑床下在地上打坐,几个人过来了硬是专拉我的毛衣、秋裤。我想不能叫你们抬我上床,我硬是拉着床腿,结果还是被他们几个人有拉我衣服的、有抠我手不叫拉床腿的,有的人抬我时故意用她留有很长的指甲,将我的屁股抓出几道又深又长的血印。这和劳教所规定的“谁打人厉害就可以给减刑”有关,于是有的犯人为了私利而出卖良知,什么都能干得出来。这样的人在石家庄劳教所是有一定数量的,可却成了劳教所的主要力量,劳教所的领导非常“器重”她们。

大法弟子没有任何自由,去厕所时有时恶警不叫去,我也被逼尿过裤子。大法弟子后来被迫集体绝食抗议。我20多天不吃不喝,恶警硬抬着我们去灌食。我还给副大队长递交了一份“声明”,大意是“如果灌食导致我出了问题你们要负责任。”就是这样我们很多大法弟子都被硬摁上床给插管灌食,几个人摁着、拽着、压着,使我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一点都动不了。管子一个劲地插,我就是吞不进去的次次都吐出来,带出来的血也越来越多,最后折腾得我什么也不知道了。后来监控人告诉我,说当时量我血压、心脏都成零了才不插管,变输液。液输完了我醒来回宿舍时有人要架我,我不叫任何人靠近,我自己走,显示出了大法弟子的气概,但一路还是不断地吐着血回去的。回去不一会儿,有人告诉:你女儿来了。我怕影响孩子工作,说:不见。但大队已安排女儿住下来守我,一周后还不想叫她走,我没叫他们知道,叫女儿离开上班去了。

单位也在迫害我。2001年初我就要保外就医了,单位理应来接人,但党委书记吴计珍、老干部处长张颂英等人,找人托关系要去劳教所看我。劳教所一个大夫当时戳穿了她们的阴谋:看什么?她年岁大了,眼腿都不好使摆着哩,血压又高,你们不叫出去也得出去,这是规定。他们没看成还不死心,填的表不给盖章,出来了第二天就叫我老伴去,叫交二万元,老伴讲:“她(指我)进去了就不给工资了,我一个人的工资又叫孩子结婚用,我没钱。她出来你们也不给盖章,凭什么要钱?”就这样老伴没给,她们也没再要。2002年9月,恶徒又叫我去洗脑班,说什么“15天一万元”,后又说“三个月二万元”,我没来得及向家人说就于夜间离开了家。

我在反思:监狱、劳教所是改造坏人的地方,怎么却反了,成了叫那些犯人们管制我们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了?那些犯人在里面被改造得什么都能干得出来,劳教所成了培养各种犯罪分子的地方,她们可以互相介绍干坏事的经验,进来了也不以为然。我们每个人都有花钱的柜子,自拿钥匙,可东西却叫她们这些犯人随便拿了,如我就丢失4双鞋、洗发水等,平时用的洗衣粉、洗脸毛巾、香皂肥皂、牙膏等丢失是常有的事,向队长反映也不理睬。我知道的就有四次进来的,安徽省有一个姓马的,干着活发愣,问她想什么,她说她在想出去了怎么再大干。劳教所是一个缩影,迫害法轮功使中国社会整体道德急剧下降,给人们带来的心理伤害是巨大沉重而且是可怕、灾难性的,可这真实的一切都被掩盖着。

所有这一切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它颠倒了是非,迫害善良友好、品行端正的修炼者,排斥“真善忍”,崇尚“假恶斗”,践踏法律的尊严,对中国人民进行精神控制,恰恰在急速毁灭着整个中国社会的道德基础。

希望通过我的叙述,能多一个人明白真相,多一份正义的力量,减少一份邪恶。

吴计珍,石家庄市邮政局党群办公室书记,电话:0311-7838621;
张颂英,石家庄市邮政局老干部处处长,家电:0311-7092772,呼机:126-1230621;
梁双健,原石家庄市兴华街派出所(现更名为“维明派出所”)副所长,现调任至南长街派出所,电话:0311-7023454;
刘玉英,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三中队队长,电话:0311-7777689-665(分机);
刘秀敏,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三中队队长,电话:0311-7777689-665(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