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博士寻找在中国失踪的弟弟(图)



黄雄2003年档案照
【明慧网2004年2月13日】[作者]仅以此文呼吁更多人们关注千千万万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的遭遇,关注江氏集团通过国安特务等手段对海内外法轮功学员造成的威胁和人权侵害;呼吁更多的人们来帮助找回我弟弟、营救千千万万个被江罗集团危及生命的法轮功学员;呼吁中国的公安、国安、国家机关各级职员善待法轮功学员,为自己留下一个好的未来。

进入新年,我的弟弟在中国已经失踪快一年了。

我的弟弟黄雄,1978年出生,身高约1米63,大专文化,电脑专业,家住江西省万安县芙蓉镇,是一个山区的小县城。1996年他开始和家乡的众乡亲们一起修炼法轮功。因为信仰「真善忍」,从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那天他就流离失所,还被非法判劳教2年,后四处流浪。但从2003年4月以来,我已经快一年没有得到他的消息。他好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

1999年镇压开始时,弟弟正在北京一家电脑培训中心学习。7月21日他即和许多法轮功学员一起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此后参与了许多讲清法轮功真象的事。就因为这些,弟弟2000年2月在北京被抓,随后被江西吉安行署非法判劳教2年。上访本是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但劳教书里罗列弟弟的第一条「罪名」即是「1999年7月21日,黄雄参加在北京中南海的法轮功人员上访活动」,连给我发电子邮件,也成了他的「罪状」。

2001年夏天,弟弟被关押将近1年半,被以所谓「所外执行」放回家里。因为要经常向公安进行所谓的「思想汇报」和洗脑,人身自由受到限制。弟弟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和对良心正义的追求,被迫离家出走,开始了两年多的流浪生涯。他走了不少地方,接触了很多人,积极告诉人们法轮功教人向善和遭受迫害的真象,在一些地区产生了很大的效应,但也使他成为公安追捕的对象,辗转流浪。身在美国的我成了他唯一保持联络的人。

大约在2003年4月19日,弟弟在上海跟我联系说他要去云南,此后就杳无音信,亲戚朋友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家乡江西省公安厅的官员告诉我他们不知道黄雄的下落,他们查了,查不到。我给上海公安、国安部门打电话,他们却都互相推脱。

但我想,弟弟一定是被抓了,他倘若是自由之身,一定会跟我联系,因为有家难归的他只有我这一个亲人可以联系。尽管他跟我联系也成为强加给他的“罪名”,但却免去了可能给国内亲朋好友带来的不期之祸。

我弟弟所做的,与无数法轮功学员所作的都是一样,无非是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做好人、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江××集团对于「真善忍」修炼人的残酷迫害真象已被国际社会广泛了解,并受到世界舆论的谴责,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50多个国家,受到世界人民的尊敬和爱戴。这些不顾个人生死把法轮功真象传播给中国人民的举动,是良知和正义之士所为。

弟弟从小心地善良,记得一次他跟随祖母去买菜,觉得祖母砍价砍得太厉害,非要祖母退钱给菜农,说不应该占便宜,人家很可怜。长大成人,特别是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他更是心里想着他人,善心对待他人,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弟弟只是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个,却因为说真话,在江罗集团灭绝性的迫害中无容身之地。

不仅如此,连身在海外的我也是公安调查的对象。据江西家乡的政府官员透露,知道我炼法轮功,上级部门都去家乡调查我,连祖宗三代都查过了。我在湖南省的大学同学也告诉我,法轮功遭到无辜镇压以后,国安局都到大学去找他们,调查我的情况。弟弟第一次被抓后,亲友告诉我说:你在北京都“挂号”了,千万别回来,一入海关就会查出你。弟弟曾经告诉我,抓进去不问青红皂白,第一顿就是毒打。

2003年4月弟弟跟我失去联系的那几天,我清晰地梦见弟弟被公安毒打,难以承受。经常有人不理解法轮功学员和平的呼吁上访。我想说的是,当给无数人带来身体健康、道德回升和生命在真正意义上升华的修炼,无论你说他是道理也好,信仰也好,被无端地镇压,好人被摧残迫害,「真善忍」被诬蔑践踏,更多可贵的人民被谎言欺骗时,站出来鸣冤说话、挺身相护、反对迫害、讲清真象,难道不是一个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吗?99年7.20以来,已经证实至少88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明慧网2004年2月8日统计数字),这难道还能被继续容忍吗?

弟弟年纪轻轻、身单体薄,我不知道那些恶人怎样对待了他。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江泽民、罗干等迫害法轮功的罪祸魁首已经被在多个国家起诉了。一年、二年,三年、五年……,亿万个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家属、越来越多的明白了法轮功真象的中国及世界善良人民都在发出正义的呼声,我不信讨不回人间公道!

不仅我弟弟,我许多同学中有的因修炼法轮功被逼流离失所,有的被非法关在监狱。我在湖南长沙中南工业大学的同学王斌,据悉被关在湖南省长沙监狱麓峰监区(地址是长沙左家塘城南东路133 号)。他是北京中国科学院博士生,于2001年3月被非法拘留,然后被以莫须有罪名判劳教三年。中科院还有我许多炼法轮功的朋友,他们都是博士、硕士、研究生,如曹凯夫妇,张勇等等,由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眼下都不知他们身在何方。目前居住的美国亚特兰大居民吕朝晖,他的妻子周雪菲因为不放弃法轮功信仰,被关押在广东三水妇女劳教所3年多。2004年1月周雪菲在海外营救和国际舆论的压力下刚被放回家中,却仍被监控,期盼和隔洋的丈夫团聚,却至今阻力重重。

江××集团不仅在中国国内实行灭绝政策迫害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还指使国安用各种卑鄙手段,以在国内的亲属、公司等利益威胁或胁迫海外回国探亲、出差的法轮功学员为他们做内线,提供海外法轮功的活动情况,拉人下水,并企图把迫害法轮功的黑手伸到国外,侵害人权。然而随着他们这些阴谋的不断曝光和法轮功真象在海外的普遍了解,江氏集团在海外迫害法轮功的企图已彻底失败。

我希望借这个机会呼吁更多人们关注千千万万像我弟弟一样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的遭遇,关注江氏集团通过国安特务等手段对海外法轮功学员造成的威胁和人权侵害;呼吁更多的人们来关注和帮助我寻回我的弟弟,营救千千万万个被江罗集团危及生命的法轮功学员;呼吁中国的公安、国安、国家机关各级职员善待法轮功学员,为自己留下一个好的未来。

感谢您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