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延生命终得法 身经神迹诉心声


【明慧网2004年2月13日】我曾多少次提起笔因忘字而毁掉稿子,自己以文化浅为由,迟迟不能动笔。正法走到今天,我不能再推了。如果还这样下去,我会抱憾终生。今天我决心把我得法修炼经历写出来,证实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美好,并以此揭露江氏集团卑鄙无耻地迫害善良人的逆天大罪。

开始修炼法轮功前,我是一个好几年的药罐子,周身是病:沙眼、鼻窦炎、牙周炎、霉喉气、乳腺肿块、附件炎、肩周炎、淋尿、神经衰弱等病时时折磨着我。一年四季,无论春夏秋冬,经常感冒,一感冒就引起鼻炎、口腔溃疡,使呼吸困难。病发时,饭不能吃、水不能喝;为忌风不敢说话;神经衰弱造成失眠健忘;肩周炎使我胳膊痛时,生活不能自理。种种病痛的折磨使我感到人生的无聊与无奈。几年中,我每天都在痛苦挣扎着。心灵的悲伤,真使我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自己绝望地觉得在这人生苦海中实在是挣扎不动了。可想到上有父母、下有儿女,不得不到处寻医问药,苦延生命。

99年4.25前不久,一次求医时,经医生介绍,我幸得大法。从那时起,我一颗枯竭的心灵得到了春雨的滋润。我终于明白了人的一切磨难都是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明白了人来在世上的真正目的和生命的真正意义;也明白了同化真善忍宇宙根本特性即可返回生命先天本性的修炼真谛。法轮大法使我豁然开朗,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抱怨、不焦躁、不生气了。不管别人对我好对我不好,我不再象以前那样斤斤计较,不再为一口气活着了。此时的我轻松自在,身体也在不知不觉中一天天好起来。前后对比,真象是慈悲的师父将我从漆黑无底的深渊中捞了出来,放在真善忍照耀下的无比美好境界。很快我就到附近的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了。炼功点祥和的气氛,使我更领会了大法的美好,我满盛苦水的心不知怎的变醇变甜了。我从内心深处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就在我沉浸在得法的喜悦和幸福之中时,7.20镇压法轮功的运动铺天盖地地开始了。得法不久的我,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有点害怕,但很清醒,单从大法给我带来的身心变化,我坚信师父讲的是真理,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没有错。

我母亲72岁,病魔半世缠身。2001年6月的一天,突然肚子疼得要命。医院检查是胆结石、胆囊炎。拍片子的医生说:“这老太太怎么长了那么多的石头。”经过两个星期的治疗,基本脱离危险。大夫说,老人年龄大又体弱多病,不能做手术,只有进行药物控制。不巧的是,母亲有胃病,吃药伤胃,真没办法。于是我劝母亲也学法轮功。母亲不识字,我就给她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听了一讲,她说这是劝善的教做好人的,还说师父的话实在。听到第三讲,慈悲的师父就开始给我母亲净化身体了。我看到她便出一些葡萄子一样的东西。经过三周的清理,母亲说自己的肚子从来没有这么舒服松快过。母亲也开始炼功了。在这以前,母亲吃东西,冷也不行、热也不行、硬也不行、甜也不行、酸也不行,现在生冷不忌,什么饭菜都可以吃。五年来,我们全家都在大法中受益,都深深感受到了大法的慈悲与大法的威德。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作为大法弟子,蒙师恩得法益,我却没有堂堂正正去证实大法,真是惭愧。

邪恶的迫害还在继续着,善良的世人快清醒吧!不要轻信江氏的栽赃陷害,恶毒的谎言会给无辜的生命带来可怕的灾难。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只是在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修心向善、净化心灵、强身健体;不重名利、不问政治。这样的群体被无端打压迫害,说明了什么呢?善良的人们,静心环顾一下我们的周围、我们的社会,我们现在最缺少的是金钱物质?还是高尚的品德?起码的正义?

这个仍被迫害的群体,用他们的生命磐然不动地坚定着“真善忍”的信仰,不断地向世人述说着,为的是大家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