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庆安县大法弟子刘岩被迫害致死案更多事实 【明慧网】

黑龙江省庆安县大法弟子刘岩被迫害致死案更多事实

【明慧网2004年2月13日】刘岩,男,33岁,生于1969年,黑龙江省庆安县大法弟子,原五金公司下岗职工,后自己经营个体小商店全家人生活稳定。自1999年7.20以后长期的关押监禁、绝食抗议、酷刑及非人折磨,使刘岩身心受到重大伤害,从绥化劳教所被送出后住院数月,终因伤势严重于2002年7月21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刘岩于1996年春喜得大法,1999年7月20日前是庆安县辅导站副站长。自修炼大法以来,他一直勇猛精进,时刻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在哪都是个好人。他家住地附近的公厕几年来都是他每天义务打扫,清理得干干净净,默默地做着,从不张扬。

1999年7月20日,邪恶镇压铺天盖地而来,为了对国家和社会负责,7月22日,刘岩行使公民的合法权利到哈尔滨的省政府和平上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押送回庆安县,被县公安局非法监禁20多天,最后由县委宣传部写了一篇诬陷法轮功的文章,逼迫刘岩在电视上违心地照念,承受了巨大的精神痛苦后才放人。

1999年10月29日,众兴派出所所长常士军伙同指导员魏树国等恶警把刘岩从商店第二次抓去,把他同进京大法弟子一起关押在县看守所。那高墙、铁窗、铁门、电网,加上一些凶残成性的管教,全副武装的武警,阴森森的监室,简直就是人间地狱!每天给两顿饭,每顿一个玉米面窝头,一碗冻菜汤。窝头里沙子、泥土很多,还经常不熟;菜汤放一会后上面是菜汤、下面是泥汤,不如猪狗食!白天十七、八个人挤在一间不到20平米的监室内,都得盘腿端坐,否则轻者骂、重者打。监室内阴暗潮湿没有阳光,晚上十七、八个人侧身颠倒挤在不足十平米的板铺上,如果夜里谁起来解手回去就没地方睡了。刘岩就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一关就是72天,期间饱受精神及肉体的摧残!

2000年6月末,庆安县又一批大法弟子进京上访。县公安局副政委王至龙又派恶警第三次(6月29日)在无任何理由、证据及手续的情况下非法绑架刘岩至县收容站。在县众兴派出所所长常士军的指使下,恶警无任何法律手续,非法抄刘岩的家,把屋翻得面目皆非,并且一边翻一边破口大骂,污言秽语,不堪入耳。(所长常士军极其邪恶,多次带人抓捕及毒打大法弟子,勒索财物。辖区内大法弟子家几乎都被多次抄家,不管黑天白天,闯进去就翻,无任何法律而言。但善恶有报是天理,其人于2002年得癌症遭恶报死亡。)

任何对法轮功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法轮功没有任何组织,没有形式,每个修炼者做什么都是从法理上悟,遵从“真善忍”的原则,修炼上自己说了算。可是从1999年7.20对法轮功非法镇压以来庆安县不管有什么事都把刘岩抓去当陪衬。在县收容站被关押期间,刘岩为了争取学法炼功的环境,多次遭搜身,书被抢走。2000年8月,刘岩与其他被押的5名大法弟子绝食绝水抗议,在绝食第三天后,王至龙领着一伙人气势汹汹来了,不顾刘岩身体已极其虚弱,强行带出监室大打出手,骂不绝口,把刘岩打倒在地!刘岩被其在烈日下罚曝晒,被连打带踢直至休克过去。

2000年11月28日,为了抗议五个多月的长期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们集体绝食绝水。王至龙把刘岩等人拉出去进行肉体折磨,用竹条抽、侮辱谩骂、强行灌食。大法弟子们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不能动,王至龙、马江等四个恶警捏腮帮子,捏住鼻子不让呼吸,用铁勺子等硬物撬开牙齿强行灌食,令人窒息。有的牙被撬松动,两腮被捏青,嘴都被弄出血,极其痛苦。刘岩曾被强行灌食浓盐水,并呛到肺里,出现吐血症状。收容站姓马的恶警在给刘岩强行灌食浓盐水时曾说:“刘岩是站长,竟整事儿,给他和浓点”!绝食绝水第五天大法弟子们还被强行推注恶警们说的“葡萄糖”水,致使当时的在押大法弟子出现不同症状的身体反应。刘岩出现拉脓便血;有的女大法弟子的月经变成墨绿色或黑色;有的当时右耳失聪,渗血,并伴有吐血;有的大法弟子被释放回家后先大量喝水,然后排出墨汁样黑水……。刘岩绝食绝水抗议8天后,身体极度衰弱,生命垂危,县政府因为怕承担责任,才把人释放,但仍派原单位人员每天到家里监控看守。

2001年1月17日,刘岩与十多名大法弟子去乡下散发大法真象资料,被县发展乡恶警绑架到县巡警大队。王至龙伙同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叶桂林(现已遭恶报得癌症死亡)、县巡警队指导员庞树贤及恶警尚满、唐洪达等人亲自动手,把刘岩等正在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三人用细绳及手铐反铐后吊起打耳光、用皮鞋踢,用硬物击打软肋。使用了“上绳”、“开飞机”、“秦琼背锏”等酷刑,不停施暴,从晚上9点多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4点多。他们先把一位大法弟子打倒在地,扒掉上衣,开始“上绳”!(“上绳”是一种残暴的刑罚:把人的两手臂拧到背后,用一根直径5-6毫米粗,2米长的细绳绑在一起再用力上拉,使细绳挂在脖子上,再用绳拉下来系在手腕上)这样,上边勒着人的脖子,使人呼吸困难;下边勒着胳膊,疼痛难忍。由于绳细一会就勒到肉里去了;即使这样王至龙等人还觉得不够劲,又拿了两个啤酒瓶子,插到细绳与后背之间,使绳子勒的更紧了。这种几乎使人窒息的痛苦,是人们难以想象的,那真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痛苦啊!就这样直到快把人勒死了,王至龙才叫松绳。然后王至龙对倒在地上的大法弟子一边骂一边打,又是拳脚又是打耳光,打累了庞树贤接着打。打了一阵又变换一种体罚方法叫“开飞机”,就是两腿侧劈至极限,身体向前大弯腰超过90度,双臂高举至极限。时间一长腰酸腿疼不说,两只手臂自然挺不住,往下垂落。可一垂落庞树贤就用笤帚把儿打手背和后背。王至龙向大法弟子的小腿冷不防猛踢一脚,因为这时两手在背后举着呢,来不及驻地,人就会一头栽下,使人的脸、鼻子、撞在水泥地上。大法弟子忍着疼痛刚要起来,王至龙又用穿着皮鞋的脚用力的碾大法弟子的手,真是残忍至极呀!当时大拇指被绳儿勒成残疾;一位大法弟子被打后吐血。每人都被打得全身上下伤痕累累,面目肿胀变形。几位大法弟子对这非法暴行以绝食绝水进行强烈抗议,然而这个早已人性泯灭的恶人---王至龙,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在大法弟子绝食绝水抗议的第五天,恶警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将刘岩等六名大法弟子偷偷(怕家属知道他们非法施暴的情况)分别非法送往绥化(男弟子)及齐齐哈尔双河(女弟子)劳教所。因刘岩伤势严重,劳教所拒收,恶警后通过关系强行把他留下。刘岩被判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里刘岩坚信大法,从未动摇过,曾绝食抗议21天。刘岩在未镇压前身体非常好,自大法被迫害以来,长期的监禁生活、绝食抗议、酷刑及非人折磨,身心受到重大伤害,身体极度消瘦、虚弱,出现各种病态反应:脚肿、发烧、咳嗽、吐血、肺部出现囊肿,生命垂危。绥化劳教所因惧怕承担责任,通知家人接回。但庆安县610办公室拒不接收,刘岩被劳教所强行跨省送至住在长春的哥姐处,他哥姐立即把他送进医院抢救。住院数月,耗资数万元医药费,终因伤势严重于2002年7月21日含冤离开了人世,时年34岁。

商店因他长期非法关押无法正常经营,被迫停业,损失数万元。他的含冤离世,使他的老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悲痛欲绝,大病一场,当时就瘫痪了!妻子痛失丈夫,孩子没有了爸爸!至今孤儿寡母俩生活困顿无着落!这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一出人间惨剧!

以上事件相关单位及个人: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
黑龙江省庆安县610办公室
黑龙江省庆安县公安局
黑龙江省庆安县收容站
黑龙江省庆安县看守所
黑龙江省庆安县巡警队
黑龙江省庆安县电视台
(制作播放诋毁法轮大法的新闻及内容)
黑龙江省庆安县众兴派出所
黑龙江省庆安县发展乡派出所
黑龙江省庆安县公安局副政委:王至龙
(现为庆安县公安局副局长)
黑龙江省庆安县公安局政保科长:叶桂林
(2003年1月遭恶报得肝癌死亡)
黑龙江省庆安县众兴派出所所长:常士军
(2002年得肺癌遭恶报死亡)
黑龙江省庆安县巡警大队指导员:庞树贤
黑龙江省庆安县巡警大队:唐洪达
黑龙江省庆安县收容站站长:马江(现退休)
黑龙江省庆安县众兴派出所指导员:魏树国
黑龙江省庆安县众兴派出所警员: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