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盐山县农民一家受迫害遭遇


【明慧网2004年2月13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学员,河北省盐山县小营乡韩将军村人。我和丈夫、女儿97年末98年初先后得法,丈夫韩宗岱原是退伍军人,在部队得了乙型肝炎(医生都知道乙型肝炎是治不好的),婚后我也被染上肝炎,身体都很糟,常年保肝药物不停地吃,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两个孩子尤其是女儿从小体弱多病,打针输液是常事。

开始修炼后不长时间,我们俩大人就不需要再吃药了。女儿看到大人身心受益,也要一块跟我们一块学,同样奇迹出现了,从此以后女儿再没输液、打针、吃药的事了。道德升华,全家人和睦相处,化解了妯娌之间的矛盾,其乐融融——这些都是受益于大法。

1999年7月20日大法开始遭迫害了,我们承受着来自亲戚朋友等各方面的压力。残酷的迫害在不断的升级,那么多的大法弟子在遭受酷刑,有的甚至被毒打致死。在这种严酷的环境下,女儿为了让人们了解真相,在散发资料时被抓了。女儿被铐在河北省海兴县公安局的暖气片上,嘴被恶警打得直流鲜血,第二天被盐山县公安局接回并拘留半个月(当时孩子只有16岁)。在女儿被抓的第二天,县公安局、乡派出所和村治保主任到学校找我,非要把我带走。我知道他们的企图,抵制迫害,在半路上就走脱了,从此乡派出所经常到家骚扰。

  2001年初乡派出所王建军带领一伙人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随便抓人,把我带到乡政府轮流逼迫我放弃大法,不从就将我关进车库里冻,还抄走大法书籍等。同时乡派出所的宋月潭问我丈夫炼不炼,不说也要带走人。女儿又被抓进乡政府,嘴被派出所长张中勋打得直流鲜血,后来被关进冰冷的车库里,我们俩绝食反迫害,被关了十天才放人。

我被停职几个月后,由于乡校长多次找教育局,才恢复了我的工作。2001年7月正在上课时被乡派出所宋月潭抓走,绝水绝食四天闯了出来。从此对我停职、停薪并扣发了我两个月工资。

2001年8月份乡派出所又把我女儿强行抓进邪恶的洗脑班。在那恐怖的地方,经常听到法轮功学员被恶人打骂的可怕声音,使她年幼的心灵被伤害了,从此不敢修炼了。后来又拾起了药包子,去年被医院确诊为甲亢。

2001年9月份,我在走亲戚的路上被派出所王建军等人绑架,后来他们三天两头到我家进行骚扰。我和丈夫被迫流离失所。十六大期间,县公安局以检查计划生育为名,实为搜捕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他们挨户查找,在租房处找到了我们。丈夫在公安局受了什么酷刑不得而知,后来丈夫被非法判了刑。

乡派出所到我亲戚家把我铐往派出所,手被铐得多处是伤。乡政府的一人(好象是赵乡长)耍流氓,大声吼叫“你们进来,打!”呼的闯进十多个打手。姓赵的恶人脱下皮鞋打我并侮辱我。在送往洗脑班的路上,我揭露他们迫害的罪行,我说他们不配当国家干部。姓侯的所长满嘴脏话。在洗脑班,610的杨令军经常骂脏话,随意打人,我的鼻嘴经常被打得直流血。县610头子马瑞才唆使公安局打手立天军、杨令军和看守人员对我大打出手,随意骂脏话。后来他们企图把我送往唐山劳教,在医院体检时查出血压高、心脏病,见我连站立都很困难,劳教所拒收。押送的恶警见状到处找人非要留下我,见实在留不下便破口大骂,称要把我半路扔了。当时我已被他们折磨得不成样子。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我又被关了20天,恶人逼迫乡、村有关人员及家人在他们印好的保证书上签字才把我放回家。

乡610主任张志强哄骗我家人说他们不抓人,让我别到处去,并威胁逼迫家人看管我,吓得家人与我寸步不离,使我失去人身自由。两个月后,张志强一伙又让我带1000元要送洗脑班,我不去,他们不容许我讲理。我抽搐起来,抽的不成样他们也不放过,我儿子急了他们才放下我。后来还常到我家骚扰,使我不能安心生活。现在我被逼迫的生活困难,无钱给女儿医治。

乡亲们:用你们的善念想一想吧!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做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益的好人,却遭此不公对待?乡亲们,做人应该有善念、正念,而不应助纣为虐,推波助流,否则到头来只能是身受其害,目前的瘟疫不就是针对这些坏蛋的吗?请你们伸出援助之手,使邪恶没有施展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