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州市恶警叫嚣:“信仰真善忍,要把你整的活也活不了,死也死不成”

大法弟子叶兴华所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13日】叶兴华是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炼功前,他是一个重病缠身的人,慢性肾病综合症,尿蛋白高到4个+,长期中西医结合治疗,不见好转,还晕死在彭州市人民医院诊断室。后转到四川省军区肾脏病专科医院。治疗了三年,使叶兴华的浓黑的头发秃落现顶,家中的钱全部医完,他的病也没有医好。

这时他的妻子介绍他修炼法轮大法,通过修炼他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返本归真。人产生有病的根本原因是业力造成的。在学法修炼中,他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不断地提高心性,师父就不断地给他清理身体,他的身体完全好了,是大法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2000年7月9日,他、他的妻子和孩子,在彭州市广场,被彭州市公安局恶警非法绑架,遭受武警用胶棍毒打(公安局内),后被九陇(关口)派出所接走,进行非法讯问毒打,还叫他下跪 。他是法轮大法修炼者,以“真善忍”为指导,做一个更好的人,难道做好人是犯法吗?他坚决不跪。恶警沈兴发叫来5个恶人把他打翻在地,有的用脚踩头和背,有的用脚踢他的腰和腿,把他打得遍体鳞伤,后被非法拘留。

7月25日,他被隆丰镇政府接回,非法关押在镇政府内,恶人使用毒招,强制他用活麻(活麻为有毒野生植物,人皮肤稍一接触,就会出现大面积斑疹,奇痒难忍,属禁用刑具)抽打其他炼功人。他坚决抵制恶人的野蛮行为,恶人一阵拳打脚踢,又把他衣服脱光,用活麻抽打,又拉进治安室,4个恶人用两根狼牙棒和皮带暴打,把他打的大小便失禁,还把他反背铐在死树上曝晒4个小时,休克两次,恶人才去解手铐,然后用凉水泼醒,问他还炼不炼?他坚决地回答:“要炼”。恶人并骂:“把他打死算了,反正打死炼法轮功的人不负法律责任。”当时关在一起的有十几位同修,其中两位女同修被恶人李易军、蔡大学、杨勇用钢丝鞭抽打,钢丝鞭陷进肉里,全身血淋淋的。在他们的身体极度虚弱下,恶人还要强制他们劳动,干又脏又重的活。他在隆丰镇关押期间,关口派出所、隆丰镇政府一行十几人抄了他的家,拿走电视机、收录机、磁带和两台风扇,还罚款1200元。(不交罚金,不准回家)。

2000年12月底,为了给师父和大法申冤,他和妻子带着不满周岁的女儿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送昌平看守所,第二天他和妻子分开关押,后来妻子被遣送回四川省彭州市由当地政府看管。他被关押另一地方,一周后由浙江省青田县公安接走,关押在县看守所,被非法判劳教两年。

在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他坚持炼功。四大队教导员李洪青恶狠狠地说:“你要信仰真善忍,要把你整的活也活不了,死也死不成”。2月9日他被关禁闭,恶警强制把他的衣服脱掉,只穿内衣,坐老虎椅,(手、脚固定动不了)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第二天,所长、政委来禁闭室,他提出抗议:“中国讲不讲人权”。所长说:“你们法轮功是×教,对待×教徒不讲人权、人道和法律”。并又四个犯人轮番看管和读污蔑法轮功的材料,发现他一闭眼,四个恶人就在他脸上抽巴掌。到了第七天,他全身都肿起来,加上小便顺裤子流到鞋里,整个脚板都烂起来,恶警才把他放下来。

此后他分到特严组由四个犯人看管,每天劳动14小时,中饭后不准休息,在烈日下走队列。经常被恶警关小号和遭受长期折磨一直到期满释放。

直接参与迫害的恶人部分名单:
彭州市九陇(关口)派出所所长:沈兴发
隆丰镇政府:蓝远俊(原政协主席) 张洪福(副镇长)
李易军(原治安室主任)黄杰敏(女副镇长)
蔡崇银、杨勇(现农办主任)
彭启林、彭老七(雇用的打手)隆丰镇同德村人
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李洪青(四大队教导员)
直属中队指导员:马×× 队长:龚×× 黄×× 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