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灌食至生命垂危 遇善良人救助脱险


【明慧网2004年2月14日】我于2003年11月19日在粘贴真相材料时被恶人举报。粘完后,没有把粘材料时用过的牙膏及时扔掉,在回家的路上被恶警非法绑架,推上车拉到派出所。搜身时,搜出一管牙膏,又从别处拿回我粘过的材料,对比一下粘那份真相材料的牙膏和我的身上的牙膏一样,又让恶人作证,估计是我粘的,所以就对我进行逼供。8个恶警分四班不分昼夜对我进行轮番刑讯逼供,采用不让睡觉的办法消磨我的意志。最后在恶警们无人性的折磨和摧残的痛苦下,我承受不住,第四天承认了那传单是我贴的。恶警接着又威逼问材料的来源,我死咬定材料是在自家大门口捡到的,恶人无奈把我非法押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的第四天,我进行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无罪释放。在绝食的第四天,副局长和国保大队恶警们开始给我灌食。他们指示5个囚犯对我强行灌食。他们捏住我的鼻子使劲捏两腮,当时两腮里面全捏坏了,用筷子撬开我的牙齿,用漏斗往里灌加浓盐的玉米面粥。由于我的鼻子被捏住,不能喘气,食物没被灌进去,反而呛进肺部里。我被憋得差点死过去。连续灌了两天后,恶警看实在没办法,便指示犯人们拖我到小号里。回大号后我就开始喘不上气来,胸闷,在犯人的报告下,管教也害怕承担责任,慌忙向上级汇报,看到我快要死了,才急忙送医院,检查的心率为126次/分。副局长和医生讨论了很长时间才同意抢救,我开始心绞痛,嘴唇发紫,手脚发紫,医生说你们再晚送一会儿人就死了。

在医院抢救的同时,恶警给我爱人打电话,逼家人拿钱到医院交住院费,后办理取保候审。当时的值班医生看到恶警们的邪恶非常痛恨警察,相反对我同情起来,把我的病情说得很严重,说我有冠心病、心衰、心肌病、严重营养不足、心率不齐,说心肌病有可能前一个小时,吃饭时还很好,可一小时后会有突然死亡。所以恶警们怕出人命,担责任,才办理了取保候审。

第三天,我家人到医院开诊断书时,听见医生跟恶警说:“牡丹江来人把她的病历复印了一份。”家人很惊讶地问:“她的病有那么严重吗?”表示出对我病历的怀疑。

第四天我就出院了,恶警问:“那么严重,怎么这么快就出院?”医生答:“因为她家困难,交不上住院费,所以就出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