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河北廊坊市安次区仇庄乡父老乡亲们的信


【明慧网2004年2月14日】

河北廊坊市安次区仇庄乡的父老乡亲们:

您知道,在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所做的一切都是违犯我国宪法的,更是违反国际公约。江××因迫害法轮功,已在多个国家被告上法庭,被起诉犯有“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

邪恶的迫害就发生在我们仇庄乡。2000年正月初五,跟随江××集团的乡政法委书记刘凤军让怀有身孕的法轮大法学员举着胳膊的姿势罚站三个多小时。2000年3月21日刘凤军带领普照营村书记苏连普、治保主任卢振南,从看守所把大法学员王荣花、韩淑芬、杨凤芹、董颖、叶牡莲、欧阳宝玉、曹文霞,还有普照村的陈宝森、刘玉莲、张学伟接到仇庄乡派出所第二警区。中午刘凤军请苏连普、卢振南到饭店吃完饭回来,恶徒卢振南手拿一条椅子腿,让大法弟子鼻子贴墙站着,挨个问“还炼不炼”。大法弟子都说炼,恶徒卢振南就开始打,把屁股打得都象紫茄子色,还揪住头发往墙上撞,把董颖撞的面目皆非,口吐鲜血晕倒在地,墙上被鲜血染红了,头发揪下好多;把王荣花的牙撞掉了,头上撞起了大包、小包的,鼻子直流血;把欧阳宝玉打的脸都变了形。叶牡莲被关在一个屋里,三个恶徒一起打,打得阵阵惨叫;恶徒苏连普闯进关张学伟的屋里,问炼不炼,回答是“炼”,一阵嘴巴打在张学伟的脸上。后来他们打红了眼,一直打累了才罢手。

打的时候乡里的副书记、乡长、勤杂人员等大约30多人围观,打得太惨了,有的都看不下去,就躲开了。为了掩盖事实,他们把墙上的鲜血铲干净。

乡亲们啊,法律中规定不能用私刑,不许打骂、侮辱人身。而江××集团的打手对炼功人,如此凶残地迫害,这就是他们高喊的“以法治国、以德治国”吗?法在哪里?德在哪方?江××集团迫害法轮功,从来就没有讲过什么法律,也是对每个公民包括您在内的愚弄和欺骗。信仰自由和人怎样生活的基本权利是国家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迫害法轮功,是对国家法律的践踏。

有人说:“法轮功好是好,就是炼的人太多了,政府能不镇压吗?”乡亲们,这话不对啊!中国还怕好人多吗?不是好人越多,社会越文明、越安定、人民越幸福吗?谁都知道这些人炼功后身体健康了,脾气变好了,家庭和睦了,私心变少了,为别人着想多了。一切承包费、电费、地税等项都能积极缴纳,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谁能说这样的人不是好人?如果说好人多是江××镇压的理由,那么镇压的结果不可怕吗?那么江××是为了社会、为了政府、为了人民吗?其实,谁都知道不是,只是为了自己的权位,为了一己之私、小人妒嫉。江××是利用政府迫害“法轮功”,把一亿多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使这些人有家不能归,有班不能上,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江××不能代表政府。

炼功人身体的健康、道德品质的提高、亲人们的间接受益等等一切都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如实的告诉自己的同胞和政府这一切,不正是大法弟子坦诚、善良的体现吗?相反,让人放弃这一切,不是把人推向痛苦和死亡的黑暗中了吗?一些放弃修炼的人原来的疾病又缠身,花了多少药费也不见效、不能自理,还要别人照顾,精神和肉体都在痛苦中煎熬,哪有幸福可言?例如:管道职工学院副院长闫××、管道局物业管理处原贤文放弃了修炼,又登报又上电视,结果呢!时间不长都旧病复发而亡。这些人的疾病和死亡不正是邪恶迫害,而自己又不能明辨善恶、听信与顺从了邪恶的摆布导致的恶果吗?一些被迫放弃修炼的人在痛苦和无奈中重新捧起了《转法轮》,身体又奇迹般地好起来了,全家又恢复了祥和。这些例子太多了。

2000年3月,大法学员户文健因在给全国人大上访信上签名,被政法委书记刘凤军抓到派出所,铐在大木轱辘上5、6个小时之后,拉到一间屋里拳打脚踢,被打得鲜血直流,并非法关押在派出所28天。2001年5月13日因喷写“法轮大法好”被天津东马圈镇派出所发现后,6个恶警不仅拳打脚踢,还用皮带抽打,直到把皮带抽打成几节,第二天被带到落垡派出所,恶警雇用了4名打手(一名姓刘),用木棍毒打他,浑身青一块紫一块,打得他头晕眼花,无法站立,晚上派出所副所长张万春、政法委书记徐连立两人一边问一边打,把脸都打变形了。2001年5月15日被送廊坊看守所,看守所见被打的惨状,太吓人了,不肯收容,张万春说尽好话才被送进去。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6个多月,吃的是窝窝头和没有一点油的菜汤,每天还要劳动十六、七个小时。2001年12月4日未经任何法律程序被强行送到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每天除吃饭睡觉外,其余时间都被迫坐在一张三寸宽的小木板凳上,强行洗脑。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2002年4月10日患脱髓壳白质脑病,劳教所不给任何治疗,让其家属接走在管道局医院住院46天,花药费1万多元,都是借的钱,他妻子承受不住精神和经济上的巨大压力,提出离婚,最后带着儿子离家出走。

一切仅仅是为了说句真话,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就遭受如此迫害。有人说“我们也知道法轮大法好,自己在家里炼就行了,别去中南海闹事了”。乡亲们啊!中南海西门是中央国务院信访办所在地,信访办是政府的职能部门,是专门让民众上访的地方,有冤情、有真心话不到那里去说,到哪儿去说?人们因为相信政府才去上访,法轮功学员想告诉政府他们炼功后亲身受益的经历,让政府知道炼法轮功对国家百利而无一害,不要听信个别别有用心的人的谎言。炼功人上访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任何过激行为,用最和平理智的表达方式上访;天底下哪有这样闹事的人哪!天津警察的殴打、抓捕“法轮功”学员,是非法的,也直接违反了国务院当时对气功的政策。我们不反对什么政府、也不参与政治,只是把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以及受迫害的真相告诉大家,希望大家一起制止迫害,给希望炼功的群众一个基本的环境。

乡亲们,如果你的亲人在大法中受益,他把大家都当作自己的亲人,想让更多的亲人受益,这不好吗?如果人人都这样想、这样做,我们的家庭一定是幸福的,社会一定是文明康泰的。江××集团不让老百姓了解这真实的一切,还编造自焚、自杀、杀人的行径栽赃陷害,挑起不明真象的人对法轮功的仇恨,为自己的镇压制造借口,多卑鄙呀!国家干部、政府官员是靠老百姓养活的,都是为老百姓服务的。而江××集团却通过恐吓威胁、抓捕酷刑、行贿诬陷等方式,迫害有一亿多法轮功修炼群体,不仅与他们自己宣传的“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而且腐化侵蚀和改变了政府职能,背叛了整个国家、政府和全体人民。

父老乡亲们,全球公审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序幕已经拉开,江××以及其帮伙已经在国外被起诉,被判罪。纽约的美国联邦法院法官早在2001年就做出一项史无前例的民事判决,“缺席审判”判定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虐杀法轮功学员,侵犯美国联邦法律中的「受虐被害人保护法」;美国旧金山法官爱德华-陈(Edward M. Chen)拒绝授予前北京市长、现任北京市党委书记刘淇和辽宁省副省长夏德仁主权国家官员豁免权,在提交给法庭的报告中,确认刘淇和夏德仁监督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有罪。

父老乡亲们,请你们了解真相,明辨是非,不要被江××一伙的谎言所欺骗;希望你们能够站在正义的一边,帮助你们身边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最后祝父老乡亲们新春好!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生活平安如意。

河北廊坊市安次区仇庄乡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