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大法弟子的电话具有特殊震慑力


【明慧网2004年2月14日】我给国内打电话一般都是先自报家门是海外电话,想和某某核实有关什么事或通报什么事。以此为开讲的切入点主要是基于中国人的传统心态,就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和“远来的和尚会念经”。内地城市有海外关系的或能出国观光的人家所占比例毕竟非常小。普通老百姓如果接到一个真象电话可能会视为一种殊荣,而恶人或其家属接到海外一个质询某事件的电话,从我打的几个电话来看,一般会有特殊震慑作用。

一次给某市一个派出所所长家打电话,是他妻子接的。简记对话如下:

我: 喂,您好!请问某所长在家吗?
其妻:他不在。你是哪里?
我: 我这里是海外长途电话,想和他核实××事,因为某所长的工作与这件事有直接关系。
其妻:他已经不在那儿工作了,早调离了。你是××厂的吧。
我: ××厂?我这是在国外给您打电话。
其妻:那你怎么知道我们家的电话?(她听起来有点紧张)

我告诉她我是从明慧网拿到的电话,明确说了我打电话的事由,法轮功在国外的洪传情况以及婉转的劝善。她一直静静地听我讲了差不多有三分钟。后告诉我她也收到××厂人的信和他们的电话,她母亲是修佛的,他们家不会做害人的事,又一再说,她丈夫已不在那儿干了。这个电话打了约六七分钟。

一次是给一个魔窟的恶警打电话,因为有几个大法弟子被毒打得生命垂危。我直接说,我是海外法轮功学员,听说×××等几个大法弟子被打得很厉害,想和有关狱领导核实一下。接话的恶警立刻声音变了调,“谁打了,谁打了,你看见啦!”随即压了电话。其实,我还没有点一个恶警的名,对方已经如此“激动”的歇斯底里了,敢肯定他就是恶警之一,也感觉到,他心虚了。

再一次是给吉林市普通人家打电话讲真象,是一个老太太接的。刚开始有戒心,怕是有监听的电话,后来确实了是海外电话时,很兴奋,说,“你讲的我爱听,再给我讲两个。”我穿插着给她讲了六七条主要真相。老太太说:“我是修佛的,我一定为你的朋友(指刘成军同修)祈祷一分钟,那些人[注:指迫害刘成军的恶徒]一定下地狱。今天这个日子很特殊,我要写进我的日记里。”还把她的详细地址给了我,希望我给她通信,并说她能读懂我的信,等等。这个电话打了约半小时。

国内一个亲戚在电话上语气特别地告诉我,在工作单位曾收到过国内法轮功的电话,话语中透露出些许欣慰感。中国人茶余饭后爱闲聊,亲友邻里之间也爱交流一些传闻。一个海外电话,一定具有传闻价值。那么,我们的一个真相电话就会传到几个人甚至几户人家去,打一个真相电话就等于打了几个。其实,外来的和尚不见得会念经,主要是迎合了人们好新奇的心理。

通过向国内打电话,我体会,我们海外大法弟子的电话,是一种非常快捷的形式,也是非常省时省力还很经济的向国内同胞讲真相的形式,更是一个修炼过程,同时也不影响我们做其它形式的大法工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