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被迫害致死的功友朱绍兰

【明慧网2004年2月14日】2月4日,我们迎来了辽宁的又一个法轮大法日,在这里我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感谢师尊对我们的慈悲苦度。我幸运,幸运生在大法洪传之时,能当上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

在辽宁大法日到来的时候,我想说的话很多很多,今天我想向因捍卫信仰和真理,被迫害失去生命的朱姐说:“朱姐,昔日我们学法小组的全体学员全部走了出来,助师正法讲真相。我们一定以法为师,做师尊的合格弟子。”

朱姐和我们几乎都是96年得法的弟子,如果不是被江泽民迫害死。她今年应该是55岁了。她一辈子生活坎坷,身体很不好,动过两次大手术,每个刀口都是一尺多长。得法前,她真是受过不少病痛折磨。但自从得法以后,她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全身的病全好了,干活也有劲了。我们在一个学法小组,她经常对我们说,没有大法就没有我朱绍兰的今天。

朱姐家是做生意的,卖的东西有些是自己加工,活很忙很累,有时要干到后半夜两三点钟,但她还是抓紧时间到炼功点上炼功,晚上炼完动功,就到学法小组学习。在这片净土里,我们远离了自私,我们真的从污泥浊水里超脱出来了,不断的去掉了后天的变异,同时不断的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朱姐修的比我们都好,她能宽容、忍让在别人看来不能容忍的事情。

在我们这些真心做好人,且越做越好的时候,江××这个嫉妒心极强的邪恶小人发动了迫害法轮功这场浩劫,而一切镇压手段全是撒谎、栽赃、欺骗。

我们每个真修弟子,身心受益的大法弟子当然要上访,要找个说理的地方。在中国,在江泽民这独裁统治下,真没有说理的地方,当时有人说给联合国安南写信,我们签名,因为法轮功没有组织。当时我就签上我的名字,签完后顺便到朱姐家看看。朱姐当时身体消业很难受,但她听我说能有给法轮功评理的地方,她也毫不犹豫的去签上了她的名字。签完名后,朱姐又让她女儿找到我,孩子告诉我:“姨,我妈让我告诉你,如果你们去北京上访,一定告诉我妈,我妈说她爬也要爬到北京。”

朱姐呀,你虽然签完字后,被恶人押到看守所迫害而死,我没有见到你最后一面,但你让女儿捎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我仍然记忆犹新。你没有完成的遗愿,我们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替你完成了,我们大家走向北京,走向天安门,我们锦州的大法弟子还在天安门上,向全宇宙的生命喊出了我们助师正法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伟大师尊清白!”朱姐,我相信,我们做到的一切,您一定都看见了,您一定会为我们高兴的。

朱姐,要说的话很多很多,现在我们是越做越好,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我们成熟了,昔日我们学法小组的全体学员全部走了出来,努力做好师父要我们做好的三件事,朱姐你可以含笑天宇间了。

永远怀念您的同修晓理
2004年2月4日于锦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