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江夏区洗脑班对大法弟子钱友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14日】编者注:此文作者钱友云,女,区饲料公司职工。2003年5月从区五里界洗脑班成功走脱。从99年底两次进京上访后被公安局杨所长、一科王国良、胡新华主管逼供,并受尽市拘留所、看守所、女子监狱非人折磨虐待,后被区分局诬为带头在看守所绝食闹事,被非法判刑三年。出狱后又被非法绑架进洗脑班,经历了如上文所述的迫害事实。走脱后为证实大法,揭露邪恶,进一步向广大人民讲清所有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于2003年12月在江夏区打桥镇发传单时再次被绑架,目前下落不明,望知情正义之士提供消息。

* * * * *

2003年3月份,江夏区一个便衣突然闯入我家,叫我在转化书上签名,否则就威胁说要送洗脑班(五里界民兵训练基地)。

我问他我修“真善忍”错在哪?为什么剥夺我信仰自由、锻炼身体的权利?他说不管那些,不一会便打手机叫来了八、九个派出所的人,强行将我绑架(在我家楼下有人看到他们的非法行为),拖到派出所(纸坊镇)后他们说我签个名就可以走。我们学法轮功是要做好人,讲真话,我问他们为什么要我签名?为什么搞这种假大空的形式欺上瞒下、愚弄百姓?我拒绝签字,他们就将我强行绑架到了洗脑班,途中叫我签字的人说:你到洗脑班就知道那儿的厉害了。我说:你们这都是在知法犯法做坏事,江泽民违反宪法是真正的坏人头子,你们违背职业道德也会遭报应的。

一进洗脑班很多人便围攻我,要我按他们的规矩站在一个小圈子里,连续九天强制不让我睡觉,公安、检察院、法院等机构里抽调来的人轮流威逼我签字,写反面材料,不写就打耳光、抓头发、他们强迫我罚站,我说我腿在监狱就抽筋不能站(此前就被监狱迫害过三年),我就坐在地上,他们就朝我身上踢,踩我腿,打得我身子疼了好长时间。开始几天洗脑班头目不露面。第三天,区分局一科王国良、610办公室的政法委杨家煜副书记就开始找我谈话,杨旁敲侧击,叫我不要自找苦吃。王国良先是劝,见不行便污蔑大法。我正告他这种不道德行为对他绝无好处,他说他不怕什么善恶必报,说他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他谈到江夏区所谓“转化”的情况,我说那全是假的,被迫害的。他说:你说是假的,这回我就要跟你来个真格“转化”,到时候你想签名还没那回事呢。又问我这几天怎样?我说我要求睡觉。他们说写了才能睡。我说他们打我,王国良叫我不要诬陷人。我就把被踢青的腿给他看。

特别是第九天,王、杨突然召集各部门人开会,不一会这些人一下围着我。法院的黄敢走上来,朝我脸部猛打不停,打得我脸上火辣辣的,眼冒黑星,直到他打累了,手打疼了。旁边的人有点看不下去,把他拉开,他还大骂不停并扬言说:老子就是坏人,就是要打你。说着朝我下身猛一脚踢来,我侧过了身子。打完后王国良阴笑着问我想通没有,我说:你们对修“真、善、忍”这样善良的人也大打出手!他说不要诬陷人,威胁我不要乱讲。我就把打肿的脸给他看,他才无话说。

第二天我的眼睛青紫红肿很大,无法睁开。派出所唐所长与妻子在那办事时见我这样便劝我说何苦这么认真。我丈夫第一次被迫来劝我时看到我的衣服都被他们拽破了,脚肿得不能穿鞋子,身上还有伤。有个监管我的人,曾对我说:你真固执!他们那样打你我都看不过眼,常叫他们不要打。我说其实他们根本不想打,只是那些头指示的。她说也是。一个姓朱的常对我说:你就在我面前签个字,让我退休前记上一功。我说我们炼法轮功就是要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要重德、做好人,与人为善,你叫我转化,转化什么?转化到哪里去呢?有些人借口说我们炼功不要家,真是我们不要家吗?你们叫我转化不就是想得功劳、金钱报酬吗?把自己一时的利益建立在他人的痛苦、违背道义良心上,你们于心何忍呢?你们的行为是对自己对家庭还是对别人对社会负责呢?他无话可说。

在九天的迫害中,武汉市女子监狱中队还派两个干部来看我转化没有,我正告她们说我会坚定大法,坚持真理的,政府中少数人的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